banner
10 月 30, 2020
47 Views

讓她成長爲強者,比保護在自己羽翼之下更爲恰當,這就是柳塵的想法。

Written by
banner

接下來的日子,小婻就住在了柳塵這裏,從此,多了一個妹妹,而她多了一個哥哥。

而且這個哥哥能耐很大,竟然會配置基因藥劑,這讓小婻很是驚奇,每次柳塵配藥都悄悄躲在後面看。

久而久之,她就漸漸習慣了,心裏漸漸認可了這個陌生的哥哥,有了一絲絲的依賴。

至少目前柳塵就是她唯一能依靠的親人。

“小婻,你過來!”

這天清晨,柳塵從實驗室裏走出來,招呼正在打掃衛生的小婻過來。

“哥哥,有什麼事?”小婻臉上洋溢着一抹笑容。

這是幾天相處下來她最大的改變,至少已經開始恢復往日的純真笑容,已經不怕柳塵了。

她小跑來到面前,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柳塵。

“這是一支心靈藥劑,你直接喝了,然後按照我之前讓你背的心靈脩煉法開啓心靈之光。”

柳塵面色鄭重,語氣嚴肅的說了句,並拿出了一支試管,裏面裝着七彩藥劑。

正是心靈藥劑!

之前他就根據姜焱送來的20份原材料,百分百成功配置20份心靈藥劑,將十份送過去給老妖。

剩下十份,自然留着,現在拿出一份來就是要給小婻服用,開啓她的心靈之力。

之前他就思考過了,決定傳給小婻心靈脩煉法,因爲他發現小婻竟然有着驚人的鑄甲經驗,而且還有這方面的驚人天賦。

不得不說,小婻就是一位有着鑄甲天賦的小天才,或許,跟她死去的爺爺有關吧。

“哇,哥哥,這是什麼,好漂亮啊。”

小婻第一眼看到心靈藥劑,就被七彩藥劑給驚呆了,只覺得很漂亮,根本不清楚這東西意味着什麼。

柳塵笑了笑,說道:“來,喝了吧,等會你回房間好好按照我交給你的辦法開啓心靈。”

“嗯,哥哥,小婻知道了!”

小婻狠狠點頭,拿着七彩藥劑一口喝了下去,而後回到她自己的房間裏,開始按照之前背誦的心靈脩煉法消化心靈藥劑的神祕能量,開啓心靈。

這一步,柳塵之前就經歷過了,是以,他能夠粗略的看出小婻服用藥劑後的情況。

看了一會,見到小婻沒有一點危險後放心下來,至於服用藥劑後開啓的心靈世界,能不能真正破殼而出就看她自己了。

外人是無法喚醒她的,這根突破觀想境界開啓心靈之力不一樣,兩者不可相提並論。

用藥物和祕法開啓心靈之力,那是相當危險的,一個不慎可能就會永遠消失。

當然了,心靈純粹的人就越容易開啓心靈之力,凝聚心靈之光,小婻就是這樣,現在開啓是最佳時機。

“我也要提高自己的心靈之力了。”

看着小婻漸入佳境,柳塵自言自語,關上門,走回自己的房間裏盤膝坐下。

他取出了九份心靈藥劑,一一放在面前,首先,拿起一份直接仰頭喝了下去。

心靈藥劑,是用來補助心靈脩煉法修煉心靈,提升自己心靈等級的,本身是沒有副作用和危險的。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不能迷失了自我心靈,本心一失,必然造成無法挽回的心靈創傷。

嗡!

心靈藥劑入口,剎那,柳塵只感覺自己的心靈之光震動了一下,而後沸騰起來。

接着,心靈脩煉法自然而然的涌入心神,一字一句,無比深奧玄妙,透着無盡的祕密。

越是理解,柳塵就愈發驚奇,對開創這種奇妙方法的人感到無比的敬佩。

此時此刻,柳塵體內漸漸溢出一絲一縷奇異光芒,彷彿不存在,無法去描述。

但它又真實存在,無處不在,顯得格外玄妙莫測。

那就是心靈之光,一點心靈之光照亮了整個軀體,隱約間,柳塵彷彿看到了自己體內複雜的基因組。

只可惜顯得很朦朧,不清楚,根本無法照見清晰,更無法看到自我基因組的真實情況。

但隨着心靈脩煉法帶動,一縷心靈之光漸漸汲取心靈藥劑的能量,開始一點點的壯大。

從一開始髮絲一樣的心靈之光,隨着時間推移,一點點壯大,最後化作一個小小的光球。

“一瓶藥劑就這樣完了。”

許久,柳塵悠悠醒來,只感覺渾身說不出的舒暢,猛然覺得自己渾身力量有了無比清晰的掌控力。

彷彿一下子,他的控制力暴增了無數,像是通過了無數次磨礪一樣,但他卻沒有。

這是來自心靈變強,提高的一種奇妙體驗,心靈變強了,對身體的掌控就越完美。

“繼續!”

稍微感應了下,柳塵繼續喝下了一支藥劑,接着沒有停止,而是連續不斷的將剩下的幾支心靈藥劑一一喝光。

這次他足足喝了七支心靈藥劑,一口氣喝光,化作一股磅礴的能量在體內席捲開來。

轟!

心靈沸騰,幾乎要燃燒起來,那一個小光球猛然膨脹,在心靈脩煉法的帶動下竟然快速的膨脹。

柳塵的心靈在壯大,心靈之光凝聚,綻放出一絲一縷神祕的光芒透出體外。

他的身體漸漸變得透明,彷彿化身爲一團熾烈的光,無比強烈,卻又不刺眼。

光芒越來越強烈,最後竟然將柳塵的身體徹底掩蓋,包裹其中,彷彿化作一個光繭。

隨着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那個光繭越來越強烈,包裹的嚴嚴實實,只能隱約看見裏面的一道人影。

光繭內,柳塵盤膝而坐,面色平靜,眉心位置閃爍着一點點幽光,四周圍的光芒不斷地涌入其中。

眉心聚斂着無盡光芒,像是心靈之光在有意識的匯聚,醞釀着什麼東西。

滋滋…

突然,眉心位置傳來一絲絲滋滋聲響,有點點火星飛濺,顯得格外神奇。

火星越來越多,點點飛濺,彷彿裏面有火焰開始點燃了,無盡的心靈之光匯聚而來。

咔嚓一聲,包裹柳塵的光繭破裂開了,自裏面一出一縷奇異的光焰,透明,聖潔,無暇,充滿了神祕氣息。

這是一縷玄妙的火焰,是無數心靈之光凝聚點燃而出,化作一縷心靈之火。

“心靈之火,照見自我!”

一聲悠悠呢喃傳來,柳塵自矇昧之中甦醒,整個人豁然開朗,只感覺心靈一亮,內外通透。

這一刻,柳塵感覺自己心靈變得無比強大,彷彿只要一縷心靈之火不滅,自己意志就不朽。

他甚至在一剎那間,感應到了體內密密麻麻的基因組,真正的看到了自己的基因組祕密。

只不過一閃而逝,並沒有長時間看見,因爲柳塵目前還沒有達到觀想層次。

雖然開啓了心靈之力,點燃了心靈之火,但真正實力還沒走入那個層次,基因組未曾進入重組,是以,無法真正觀想體內基因組。

“心靈之力當真奇妙…”柳塵不得不感慨一句。

他深吸一口氣,細心的體悟着心靈提升帶來的驚人變化,由內而外完美掌控自己的身體乃至力量。

“哥哥,你醒了?”

正想着,門外穿來一個清脆的聲音,尋聲望去,才發現門口站着一個怯怯的身影。

小婻正站在房門口,怯怯的看着他,大眼睛閃閃發亮,彷彿剛纔看到了柳塵那種不可思議的變化。

“小婻,你醒了?”柳塵高興的起身。

他打量着眼前的小婻,很快發現她身上瀰漫着一股獨特的生命磁場,那就是心靈之力了。

果然小婻沒讓他失望,成功開啓了心靈之光,這是好事,對小婻來說是天大機緣。

“哥哥,你身上怎麼發光呀?好溫暖,好舒服呀!”

小婻脆生生的說了句,小臉蛋上滿是舒適的表情,彷彿在沐浴着神聖的光芒一樣。

這讓柳塵愣了下,很快反應過來,是小婻開啓了心靈之力,純粹的心靈,感受到柳塵身上剛剛提升的心靈之火的磁場。

那是一種能讓人心靈溫暖安定的力量!

“小婻,等下我….”柳塵正要說什麼,忽然心靈之火劇烈跳動,一股不妙的感覺傳來。

“不好,有危險!”

剎那,柳塵臉色大變,只感覺一股強烈的危機瀰漫心靈,渾身發毛,心靈之火預感到了危機。 “封少,已經發現目標,就在前面的藥店裏!”

廢墟藥店外,一道道人影隱藏藥店四周廢墟建築中,悄然包圍了這裏。

藥店正前方,一棟廢棄大樓上正站着一個人,身穿黑衣,戴着墨鏡,手上正打開一個虛擬光幕通訊。

上面的一個青年投影,正默默的看着藥店。

“人就在裏面嗎?”青年的投影,通過通訊設備看到了前面的藥店情景。

他目光冷厲,哼道:“那羣廢物,連一個小子都打不過,超級基因甲不容有失。”

“給我炸了那家藥店。”

下一刻,被稱爲封少的青年直接開口,冷厲的話語充滿了殺氣,直接要炸燬藥店。

果然,那黑衣人低頭領命:“是,封少,我立刻讓人炸平藥店,保準裏面的人跑不出來。”

“一號,三號,用特殊核爆彈,炸平那裏。”黑衣人生硬的傳達了一個命令。

就見,四周一些廢棄大樓裏面,埋伏好的兩個狙擊手,忽然更換了威力超強的核爆彈。

所謂核爆彈,就是以熱核聚變原理,製作出來的特殊子彈,威力超強,殺傷力驚人。

“鎖定,開火!”

隨着一聲令下,兩顆熱核聚變炸彈呼嘯而至,目標正是柳塵所在的藥店。

……..

“危險!”

藥店裏,一股強烈的危機籠罩心神,讓柳塵剛剛突破凝聚的心靈之火劇烈跳動起來。

他臉色大變,想都不想,直接抱起一旁茫然無措的小婻,一個加速衝向了藥店後面的一個逃生小門。

而就在這一刻,身後一股強烈的光芒爆開,伴隨着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

轟隆!

只聽一聲轟隆巨響,接着,兩團熾烈的火焰爆發,宛若兩顆小太陽一般爆炸開來。

強大的熱浪席捲而來,將柳塵和小婻雙雙炸飛出去,兩人正好摔在藥店後的小門之外。

“該死!”

柳塵摔得七暈八素,只感覺渾身被一股強烈的火焰包裹,可怕的高溫瞬間灼傷了皮膚,頭髮都瞬間化作一片焦黑。

小婻更是被這一次突如其來的爆炸直接重傷,躺在不遠處吐血,暈厥過去。

轟隆隆…

氣浪滾滾,火焰焚焚,緊隨而來的是兩朵小型蘑菇雲騰空而起,附近的廢棄大樓當場崩塌大半,煙塵滾滾,氣浪席捲而來。

“封少,裏面的人肯定死了,化作灰燼,您要不要親自過去看看結果?”黑衣中年人恭敬的詢問。

他看着藥店騰起的兩朵蘑菇雲,強大氣浪連這裏的廢棄大樓都搖搖欲墜,威力之大不容小視。

“不用了!”封少淡漠的擺手,說道:“我一向不看過程,只看結果。”

“去吧,就算是挖地三尺,你們也必須將我要的東西帶回來,否則,你自己提頭來見。”

光幕投影上,那位封少輕哼一聲,看着炸成灰燼的藥店,認爲裏面的人已經死了。

“是,封少!”

黑衣中年神情恭敬低頭,封少說完後直接斷開了聯繫,投影消失,只留下那個黑衣人暗暗抹了額頭冷汗,背後都溼了。

“那混蛋,差點讓我被封少處罰,被炸成灰燼真實便宜他了。”黑衣男子一臉殺氣道。

他雙目投向前面廢墟,本來的藥店已經被夷爲平地,那裏出現兩個大坑,可以看出剛剛的爆炸威力有多強了。

“所有人下去,將封少要找的東西找到帶回來。”黑衣男子對着通訊號直接吩咐。

話音剛落,就見幾個埋伏好的黑甲戰士提着槍快步走去,穿過煙塵滾滾的廢墟,要尋找封少要的東西。

砰!

正當此時,煙塵中傳來一聲悶響,就見本來走入藥店廢墟的一個黑衣人橫飛出來。

他身體破了一個洞,血水噴涌,躺在那裏一動不動,顯然被一擊轟殺了。

“有情況!”

四周的幾個黑衣人臉色微變,看着突然飛出來的一個同伴,竟然莫名其妙的死了。

可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就見一道迅疾的人影一閃而過,從煙塵中衝了出來。

“開…”有人張嘴大喝。

只可惜,話沒說完就見一道寒芒劃過脖子,噗嗤一聲,腦袋直接騰空而起,血水噴了一地。

其他人清楚的看見,一個渾身狼狽的青年,揹着一個昏迷的小姑娘衝出來,一刀結果了一個黑衣人。

那人正是柳塵,赤紅的雙目中透着一股凜冽的殺氣,顯然被突然到來的襲擊激怒了。

嗖!

柳塵衝出被炸平的藥店廢墟,雙目凌厲的掃過四周,看到了正在這些黑衣人。

但他沒有停留,直接加速奔跑,一個起落跳上了一棟倒塌的樓房,在廢墟樓頂上快速的騰躍而去。

“該死!”

“目標沒死,快追!”

那個爲首的黑衣男子勃然大怒,看着廢墟中衝出來的柳塵,揹着小婻快速逃出去。

見到這裏,他哪裏還不明白,對方根本沒有被炸死,反而活了下來。

而且剛剛衝出來就殺了兩個手下,簡直被氣炸了。

“追,給我追!”

黑衣中年陰沉着臉,快步跨上了一輛黑色懸浮機車,啓動後瞬間飛了出去。

緊接着,四周圍隱藏的大樓裏面,忽然廢棄一輛輛懸浮機車,足足十一個黑衣人駕駛懸浮機車追殺出去。

……..

衆人剛離開,廢墟城很多人都被驚動了,強大的爆炸讓整個廢墟城裏的人惶恐不安。

黑市,老妖感到一陣不妙,剛剛回來沒多久,就感覺一股強烈震動,接着他走出來,看到了爆炸所在,臉色頓時變了。

“不好,那是小怪物藥店所在,難道出事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