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83 Views

電話裡面哪有什麼了不得的事情,只有一個女孩兒清純清脆的聲音。

Written by
banner

「是我,許醉凝!」

「嗯,我看到了。」

歐陽楚垂眸,長長的睫毛擋住了他眼底的雲霧翻湧。

「有什麼事兒?」

「你去幫我說了學校的事兒了?」

她實在是沒興趣繞彎子說什麼客套話,所以也直接了當。

歐陽楚欣然點頭,意識到對面看不到后才繼續說。

重生之兵哥的嬌萌媳婦 「是我。」

他只是心疼她,他知道許醉凝在學校過得一定非常艱難,這才讓下面的人去幫忙疏通一下關係。

許醉凝是真的覺得彆扭,她實在是不喜歡欠人情,所以乾脆直接問。

「那你的儀器什麼時候準備好,我們去做實驗。」

「什麼時候都可以。時間你定就好。」

歐陽楚低頭看著滿滿當當的行程表,還是這麼說了。

「行啊。那今晚就開個房吧。」

女孩子脆生生的聲音傳來,讓歐陽楚不由得失神。

啪!

一聲清脆的異響,讓會議室里的高管們幾乎要哭出聲來。

是歐陽楚的鋼筆掉了啊,掉在地上了啊!

在會議中途接聽電話也就罷了,這個電話竟然還能驚的歐陽楚連筆都拿不穩嗎?

他們的思想浪潮無聲,歐陽楚也終於在這會兒回過神來。

掩去自己眼中的錯愕,他的喉頭卻不可避免的緊了一下。

聲音也略帶沙啞,但他還是盡量讓自己的聲音沉下去。

「我會讓人安排的。」

這才掛斷了電話,歐陽楚抬頭看著倉皇失措的高管們,眼底的失神沒人察覺。

「楚少,出什麼…什麼事兒了?」 盤古會所之外,那輛昂貴之車中,白玉堂驚慌的看著絕森。這一次,絕家出世,白家早就投靠絕森。

「絕少,怎麼辦?你如果真喜歡那個席琳娜,我一定給你。」白玉堂陰狠無比,只要絕森想要的,白家一定要做到。

「嗤!」絕森卻笑了起來,白皙的手上拿著方巾,輕輕的擦拭,然後把方巾慢慢的扔進白玉堂的口袋當中,淡淡說道。

「白玉堂,你覺得我缺女人嗎?」絕森的目光能夠殺人,只是一眼,白玉堂括約肌鎖緊,眉心都是冰霜。

「絕少,我是為了你!」白玉堂頓時大吃一驚,而此時的絕森卻慢慢靠向後座,冰冷無情說道。

「我們的世界,你根本不了解,白玉堂,別怪我沒提醒你,這個楊柏,我要玩。而你只需要安排古醫大會,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做,你也無法做。」

「他不就是邪醫,怎麼可能?」白玉堂想要爭辯,前方的路燈當中,突然黑影一閃,白玉堂的車窗當中,突然出現一張綠色的臉,陰森恐怖,舌頭拉的細長無比,猶如靈蛇一樣,穿透玻璃,舔在白玉堂的臉上。

「我的媽呀!」白玉堂哪有白家大少的樣子,車子都要飛了出去。而此時的絕森卻是狂笑不斷,身上的靈氣操控車子,已經飛躍高架橋,落在遠處的公路之上。

「楊柏,我要玩死你!」鬼臉消失不見,絕森又一次戴上口罩,衣袖當中滑落一枚黑色的珠子,上面鬼氣森森。

療養院當中,將近三個小時。夏侯天放和貝利院長都是焦急等待,郎嘯雲等人也都在門外,不知道裡面具體的情況。

房間之內,楊柏已經收功,一根根陰陽龍針,猶如星辰匯聚在席琳娜的頭部。陰陽龍針全部都用了,楊柏不光用了靈霧,還動用腦海當中浮現一種特殊針法。

楊柏的速度太快了,雙手連續的在席琳娜的頭部點出,龍氣輕微的激發,產生某種共振,同時每一根陰陽龍針也都在顫抖,連續的震動,席琳娜腦部那個特殊位置的腦瘤,在慢慢的分解。

最後的關頭,楊柏體內的龍氣護住席琳娜的身軀,席琳娜突然慘叫一聲,一口膿血噴出。席琳娜七竅流血,相當的嚇人,都是烏黑的顏色。

「公主!」門口的人都嚇玩了,風飛煙也嚇了一跳,趕緊把準備好的藥水,噴在席琳娜的臉上。

楊柏拿出一些草藥,風飛煙利用秦家煉丹術,簡單的在房間研磨配置成藥水,能夠恢復席琳娜細小的血管。

「沒事,別擔心!」楊柏已經收功了,席琳娜真的太幸運了,如果沒有,今晚還真的無法活下來。

青靈煙已經讓腦瘤腫大起來,已經開始壓迫神經。畢竟青靈煙蘊含的藥性太強了,腦瘤這樣的物質也是吸收營養成分的。

「楊柏,我,我怎麼了?」席琳娜終於睜開眼瞼,感受到體內好像輕鬆無比,剛才的巨疼已經消失不見,身上的汗水也都沒有了。

「你好了,沒有胃病,還有你的腦瘤,也都出來了,以後你能夠歡快的唱歌了。」楊柏哈哈一笑,能夠救下席琳娜,楊柏也相當的高興。

「真的,太好了!」席琳娜猛的站了起來,就算渾身是血,猛的撲向楊柏。席琳娜可是西方人,講究可是禮節之吻。

「楊柏,不可以!」風飛煙當場就不幹了,這些外國妞簡直就不懂禮貌,怎麼能夠這樣,太不知道廉恥了。

風飛煙完全忘記本身也出國留學,這就是吃醋席琳娜。席琳娜的熱情太火辣了,楊柏都差點喘不過氣來。

「呼!」楊柏好不容易被風飛煙更掙脫出來,而席琳娜卻看著風飛煙焦急的樣子,頓時嬌笑道。

「風小姐,我也要感謝你!」席琳娜又一次朝著風飛煙而來,風飛煙更加不幹了,這個公主渾身都是鮮血,還親什麼親。

「我會好好感謝你們的,尤其楊柏,我太愛你了。」席琳娜興奮的伸出玉臂,又一次想用擁抱楊柏。

「貝利院長,你們趕緊進來!」風飛煙又一次攔了下來,狠狠瞪著楊柏。楊柏卻是無奈的聳肩,誰讓席琳娜這麼興奮。

男神來襲:昏到盡頭就是婚 「公主!」門口呼啦湧進許多人,這些人看到席琳娜滿身都是血,也是嚇了一跳。不過看到席琳娜如此的興奮,肯定是病情穩定了。

「我好了,我徹底好了,我又可以召開演唱會了。」席琳娜天籟之音,顫抖在房間響起,眾人已經歡呼起來。

「多謝,楊大師!」貝利等人趕緊感謝楊柏,席琳娜剛剛恢復,一定要多休息。席琳娜想要跟楊柏說話,可是時間已經不早了,楊柏要返回郎家,不能夠留在盤古會所。

「走了,別看了,公主有那麼好嗎?除了白,除了嗓子好,有什麼可好的?」風飛煙也跟著楊柏離開盤古會所,本來楊柏讓郎青義開車送風飛煙,可是風飛煙非要讓楊柏親自送,這明顯就是不舍離開楊柏。

「我跟席琳娜是朋友,跟你一樣。」楊柏揉了揉眉心,司機開著車先把風飛煙送回秦家,再把楊柏送回郎家。

郎嘯雲等人都先一步返回郎家院落,那裡是京郊,郎家有一處古院留在那。

「不一樣,我怎麼能夠跟席琳娜一樣,你忘記我們在長白山當中了。」風飛煙嘟著小嘴,不滿的看著楊柏。

「我們經歷過生死,我不管,我們就是不一樣。」

「不一樣,我們不一樣?」楊柏嘴裡嘟囔著歌詞,好笑的看著風飛煙。氣的風飛煙都想打楊柏。

「這次古醫大會不簡單,我一定會告訴師傅的。楊柏,明天我去找你?」風飛煙真的很想跟楊柏在一起。

「我明天去周家,對不起。」婉轉的拒絕,風飛煙就是一愣,頓時想到周芷燕的事情,神色落寞無比。

「你這次來,是為了芷燕?」好半天,風飛煙才說話。楊柏看到風飛煙這個樣子,也舔了舔嘴唇,輕聲說道。

「提親,我來提親的。」楊柏的回答,又一次讓風飛煙沉默下來。風飛煙真的很失落,楊柏有女朋友,曾經為了周芷燕親自前往長白山求葯。

風飛煙有點傷心,可也知道,楊柏這樣的奇男子,身邊也不缺女人。可就在風飛煙都要落下淚的時候,楊柏的手卻抓住風飛煙的手。

「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都是我一廂情願。」風飛煙感受到楊柏的溫暖,終於眼淚都留下來了。

「你是什麼東西?」楊柏並沒有看向風飛煙,雖然抓住風飛煙的手,卻冷冷的看向前方的司機。

「什麼?」風飛煙疑惑的抬起頭來,而就在這時候,明明開車的郎家紅衣衛,卻詭異的轉動腦袋。

180度,相當恐怖的角度,那個司機就這麼直愣愣的轉過來,就算是死人也無法這麼轉動腦袋。

風飛煙可是醫生,當然能夠聽到脊椎斷裂的聲音,眼前的司機已經是死人了,可是這樣的一個人,居然能夠笑,而且笑的邪惡。

「嘎嘎嘎,少爺問你好,你真不該得罪少爺!」奇特的聲音,從司機的口中傳來,司機的嘴越來越裂開,裡面散發一股惡臭之味。

「我不行了!」風飛煙當場就捂住嘴,驚恐無比的看著司機。而此時的司機依舊在開車,雙眸卻兇殘的看著楊柏。

「絕森?修真者有這樣的手段?」楊柏真的沒有想到,就為了席琳娜,絕森這麼快就動手,而且當著自己的面就害了司機。

「嘎嘎嘎,我是少爺的鬼靈,少爺讓我吃了你,哈哈。」司機獰笑一聲,嘴角撕裂,鮮血橫流,而一條血紅的舌頭,突然猶如靈蛇一樣,朝著楊柏就斬了過去。

「找死!」一道劍指而出,犀利的劍氣,穿透車廂,整個車子都四分五裂。可是劍氣穿透血紅的舌頭,卻沒有傷害到。

「嘎嘎嘎,你是傷害不到我的,你的身上沒有靈氣,根本捉不到我。」司機已經被惡靈附身,絕森擁有御鬼之術,這是靈寶道一項秘術,只有少數人能夠修行。

絕森擁有幽冥之體,天生蘊含鬼物,掌控鬼靈,隨時都能夠滅殺敵人。鬼靈在虛實之間變化,只有特殊的靈氣之法,才能夠滅殺鬼靈。

「楊柏,車子裂開了!」風飛煙都不敢睜開眼睛,可是模糊的視線當中,明明看到車子已經廢掉,楊柏已經摟住風飛煙縱身跳入花壇當中。

「轟!」司機的舌頭又一次飛出,纏繞在一個電線杆之上,巨大的力量傳來,電線杆應聲斷裂,朝著楊柏就砸了下去。

「遊戲已經開始了,我要吃了你,你別跑!」司機鬼靈猛的趴在地上,速度奇快,四肢猶如蜘蛛一樣行進。

楊柏凌空點出劍指,電線杆化為齏粉。楊柏摟住鬼靈,目光已經深邃起來。

「絕森,你真的不該惹我,你惹得起我嗎?」楊柏就這麼看著鬼靈,看著鬼靈飛速而來,楊柏的拳頭綻放一股特殊的光芒。

「你算什麼東西,給我吃了,我可以聞到你身上的血液,太好吃了。」 楊柏遇到鬼靈,跟見到式神也差不太多。可是身邊的風飛煙可不行,哪個女孩不怕鬼,尤其這個模樣。

「楊柏,我害怕!」風飛煙這樣的火爆女,都怕成這個樣子,深深埋在楊柏的身上,死也不抬頭。

「不怕,馬上就好。」楊柏都能夠聽到風飛煙顫抖的心跳,頓時目光冷酷起來。

「吃了你,你的血很美味。」路口之上,一輛路過的計程車當場就撞樹上了,司機扭頭就跑。

「嗖嗖!」陰風大陣,這頭鬼靈已經來到楊柏的身邊,伸出細長的舌頭,朝著楊柏又一次纏繞過去。

「啊!」可就在舌頭落在楊柏手中的時候,楊柏的拳頭之上也綻放龍吟聲。楊柏可是擁有《鎮鬼龍符》,一切邪祟統統都被鎮壓。

絕森擁有的鬼靈,也只有慘叫的機會,司機的屍體慢慢的倒下,一道黑煙瘋狂的扭曲升騰,更加恐怖的慘叫而來。

「放過我,求你放過我。」鬼靈想要求饒,楊柏一拳砸了出去,恐怖的氣浪,淹沒鬼靈碎片。

「絕森,我記住你了。」楊柏低沉的說著,輕輕安撫風飛煙。好半天,風飛煙才抬起頭來,抖如篩糠,眼神飄忽,完全被嚇住了。

「真的沒事了,這邊好像打車費勁?」楊柏朝著前方看了看,遠處好像傳來警笛聲,剛才那個計程車司機應該報警了。

「這下好像麻煩了!」楊柏也趕緊拿出手機,聯繫郎嘯雲,畢竟郎家手下死了,這裡可是京城。

很快,警笛聲傳來,來的卻不是警車,而是四輛特殊的奧迪A3,如墨的黑漆,反射一道黃光。車身之上,那是一道特殊的黃色符文,那是古老的篆字,名為炎黃。

「炎黃組的?這麼快?」楊柏就是一愣,剛剛來到京城,沒有想到這麼快在這裡遇到炎黃組的人。

楊柏摟著風飛煙,四輛車甩出一個漂亮的弧度,來到楊柏的腳下。每一輛車中,都走向四人,都穿著炎黃組的制服,雙眸冰冷的看著楊柏。

「何宗何門?這裡的人怎麼死的?說出來歷,不然就地擊殺!」這些人手中都有特殊的槍械,一道道紅色的射線,落在楊柏的身上,同時這四人身上都散發淡淡的靈氣,顯然都是修真者。

「我是楊柏!」楊柏想要掏出證件,可就在此時,最後一輛奧迪車當中,猛的走下一人。黑色的披風,黑色的皮衣和皮褲。

大長腿,絕對火爆的身段,在這冬天當中,居然有女子這麼穿著。女子短髮裡頭閃爍藍晶,相當的好看。

容顏也絕對的秀麗,雙眸卻猶如寒冰一樣,女子很美,只是太過冰冷。這種冰冷跟冷艷無關,完全就是骨子裡散發出來的。

「隊長,這個屍體好像被惡靈附身了?」一名炎黃組的人,已經檢查死亡的屍體,路口都已經被警方封閉,遇到這樣的情況,都是炎黃組進行處理。

「惡靈?我看看!」這名冷酷的女子,邁著大長腿,黑色的皮靴,都散發光芒,楊柏看著眼睛都發直。

「這麼長?比石靈兒還要長,這簡直就是模特中模特。」風飛煙也是這麼認為,這女人很高挑,明明很美卻怎麼那麼冰冷。

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拒人千里之外,而且穿著皮衣,這麼冷的天,她難道不冷嗎?

「我是楊柏,我可以解釋一下。」楊柏著急回家,當然想好好跟炎黃組解釋一下,就想從儲物戒指當中拿出證件。

「我問你了嗎?閉嘴!」這名女子冷冷的說著,空中都彷彿凝結雪花,要不是楊柏體魄強大,估計嘴真的閉上了,那是被凍上。

「你問不問我,我也要解釋。」女子也沒有想到,楊柏的脾氣可是二愣子,這麼晚的天,哪有功夫在這裡墨跡。

「你叫楊柏,炎黃組的?」炎黃組的人猛的看到證件,頓時就愣住了。手中的槍械剛要放下,這名女子卻猛的一抬手,更加冰冷說道。

「原來你就是楊柏,D市的神秘教官,擊敗慕容尋的人。」 嗨,親愛的初戀 女子冷冷的看著楊柏,目光更加冰冷,甚至有點殺意。

「這怎麼回事?」這股殺意不對,明顯的不對,怎麼好像跟風飛煙散發的氣息有點類似。

溺愛成婚 獨家蜜愛:顧少甜寵迷煳妻 「我就是,你是?」楊柏恢復淡然,周圍的隊員,看到隊長向勝男如此,又一次舉起手中的槍,沒好氣的看著楊柏。

「炎組,向勝男!」向勝男可是炎組的十二隊長之一,峨眉山天驕,境界神秘,傳說擊敗過金丹期大能。京城的範圍內,都是向勝男負責。向勝男在炎黃組很獨立,出名的女羅剎,嫉惡如仇,出手狠辣,要比其他隊長完成的任務還要多,常年都在執行各種任務。

任何修真者,觸碰凡俗規定,擅殺凡俗之人,無論是八山六道何人,就算是峨眉山弟子,向勝男都抓捕過。

「向隊長,這個鬼靈附身我的司機,對我進行攻擊。」楊柏根本不知道向勝男,簡單解釋一下。

可是沒有想到,向勝男目光更加陰冷起來,甚至說殺氣和怒火交織在雙眸,明顯已經動怒。

「你沒聽說過我?他沒有告訴你?」向勝男看到楊柏不認識,當場就要暴走。楊柏嚇了一跳,本能的後退。

「什麼跟什麼?這件事,跟絕森有關,你們趕緊處理。」楊柏不光是教官,手中還掌握一個徽章,對炎黃組有監控的權利,只是楊柏並沒有拿出,總覺得向勝男乖乖的。

「靈寶道絕森,楊柏,你境界都掉落了,如何能夠擊殺惡靈的。來人,給我控制起來,拉回組裡。」

「什麼?抓我?」楊柏就是一愣,而此時兩名炎黃組的隊員,朝著楊柏而來。其中一個人,唉聲嘆氣。

「楊教官,抱歉了,誰讓那個傢伙沒有提到隊長,不然的話,你早就走了。」隊員的話,楊柏更加迷茫起來,而風飛煙看到楊柏要被抓,頓時就不幹了。

「憑什麼,我們是受害者,你們到底是什麼部門的,我是風飛煙,秦老的徒弟。」風飛煙嬌斥連連,拉著楊柏就後退。

「你就算是秦老也沒有用,回去跟我調查,今晚誰也別想睡。」向勝男檢查一下屍體,冷冷的看著楊柏。

楊柏在後退,看著兩人拿著封靈手銬,也是相當的不滿。

「什麼人?你們說清楚,不然的話,我可要動手了。」楊柏脾氣也不好,而此時那個隊員,又一次壓低聲音說道。

「宋隊長,沒有跟你們提我們隊長嗎?宋隊長可是一直提你,說你是他最好的兄弟,生死兄弟。」

「宋端武?沒說過,怎麼了?」楊柏迷茫起來,而遠處的向勝男顯然又一次聽到了,頓時一抬手。

一道青芒,化為箭羽,朝著楊柏前方就轟了下去。地面碎裂,恐怖的靈威震動天地。這兩名隊員都嚇了一跳,隊長發怒了,這下更麻煩了。

「你們別過分了,給我起開!」楊柏看到真要動手,一揮手,這兩名隊友,猶如風箏一樣都飛了出去。

楊柏的力量多強,要不是看在炎黃組的份上,這兩人早就身死了。楊柏這麼一反抗,冷冽的殺氣已經徹底鎖定楊柏。

「跟我回炎黃組,不然我把你就地放倒,我倒要看看,他的兄弟在我手中,他敢不敢躲著不見我。」向勝男冷冷的說著。

「等一下,你要見宋端武?」楊柏起初還挺生氣,不過看到向勝男這個樣子,旁邊的風飛煙好像反應過來,壓低聲音在楊柏的耳邊嘀咕什麼。

「閉嘴,不許給我提他!」寒冰猛的凝聚,本來就是冬天,可是四周彷彿化為冰雪的世界,那是絕對的冰寒之地。

「太冷了,楊教官,你別在招惹我們隊長了,求你了。」這些隊員都要哭了,渾身都要被凍結一樣。

風飛煙又一次哆嗦起來,向勝男的氣場太強了,彷彿冰雪女王一樣,雙眸越發的冰藍,靈氣都化為冰寒之刃,凝聚虛空。

「我可以打電話,讓宋端武過來,好嗎?」楊柏都要無語了,心中暗罵宋端武。這個傢伙就是混蛋,招惹什麼女人不行,招惹向勝男,這簡直油鹽不進,這個女子也太恐怖了,好像戰力驚人無比。

破妄金瞳之下,楊柏當然能夠看到,向勝男的丹田當中,那金光燦燦的金丹,眼前的向勝男絕對是金丹期大能。

「金丹期,宋端武,你連金丹期的大能都泡,你真的是找死。」楊柏已經拿出手機,當著向勝男的面,老實打了過去。

楊柏當然得打電話,難道還跟金丹期抗衡嗎?顯然是不明智的。楊柏是二愣子,也不是白痴,電話很快就接通了。

這個電話是宋端武專門給楊柏留的,其他人並不知道。電話當中,響起宋端武無比慵懶的聲音,楊柏彷彿都能夠看到絕美的宋端武,敷著面膜干著某種不為人知的壞事。

「老宋,趕緊過來接我,我被惡靈襲擊了。」

「什麼?你在哪,我馬上就到。」電話那頭的宋端武一個激靈,不愧是楊柏的兄弟,關鍵時刻還是相當給力的。 楊柏已經放下電話,小心翼翼的看著向勝男。炎黃組的隊長,居然隱藏一個金丹期大能,楊柏眼神也在變化。

「他一會就到,怎麼樣,咱們好好說話?」楊柏有點心虛,地面上都結成冰塊了,司機的屍體都在碎裂,比剛才還要恐怖。

「哼!」女人就是女人,金丹期的女人更加的不講道理。向勝男冷冷的收回一切,嚇得身後的隊員也捂住胸口。這些人都知道自家的隊長,實力超強,在炎黃組當中說一不二,就算面對組長煌也是冰冷無比。

炎黃組可是男有麒麟王,女有峨眉刺,這兩人絕對是妖孽級別,誰都不敢輕易得罪。

向勝男的氣息慢慢收回,楊柏身上散發的龍氣,保護住風飛煙。風飛煙也震驚的看著向勝男,總覺得面前的女子猶如女魔一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