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89 Views

程咬金還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李世民點頭道:「朕以為,這個可以有!」

「長孫無忌,你以為如何?」

李承乾追問道。

長孫無忌不語。

他又道:「你不會連與本王賭的勇氣都沒有吧?你剛才的質疑聲音現在往哪去了?」

長孫無忌依然不語。

「哼,膽小如鼠!父皇都說了,你卻是不敢,若是不敢,往後別在邊上一直吵人了。讓人心煩!」

李承乾又是說道。

最後的話一出,長孫無忌真的是生氣了。

「賭!怎麼不賭?太子殿下想怎麼賭?」

李承乾見得長孫無忌上了鉤,笑容逐漸掛於臉上。

「就賭這刀可斷你的佩劍!」

李承乾指著長孫無忌的佩劍說道。

「此佩劍是皇上賜予,我不想拿出!」

李世民卻是說道:「如果連乾兒的兵器都比不過,那配劍又有什麼用?簡直不如一塊爛鐵!」

李世民發話了,長孫無忌直言:「可是這是皇上贈我的,怎麼能?」

「到時候,朕再送你一把!」

李世民見不得長孫無忌這麼磨嘰,雖然他的出發點是好的。也讓李世民開心,但是他更想看看李承乾的成果如何。

「是!臣明白!」

長孫無忌點頭。

完后,表情有些兇狠,僅是在一瞬間。

「那太子殿下要怎麼下賭注」

「讓薛仁貴揮刀而起,與你的佩劍打個三個回合,若是你配劍斷的話,那你便自罰俸祿一年,充入國庫,造福百姓!」

「那若是你輸呢?」

長孫無忌問。

「本王不會輸!」

李承乾卻是這麼說道,讓長孫無忌差點被咽死。

「乾兒,這樣不公平,你少說也得說個賭注吧?」

這麼說的,他聽長孫皇后的。

「是,母后!」

完后,李承乾又是說道:「如果我輸了,那我這太子之位便拱手讓人!」

李承乾這麼說道。

讓長孫無忌一陣冷笑。

他似乎得逞了一般。

樂享全本首……發 長孫無忌冷笑后問:「太子殿下你說得可是真的?

「本王說話不假!」

長孫無忌接著向著李世民道:「皇上!您也聽到了吧?」

「這個……」

李世民一時無語。

「確定了嗎?」長孫無忌又確認道。

「長孫無忌,你怎麼這麼多廢話?」

重生逆天:妖孽,叫我大師姐 李承乾不喜。

長孫皇后卻是出來勸說:「乾兒,這太子之位可是皇上賜予的,不是你不要就不要的,那是不合常理的!更加不可能拿出來賭!」

「是啊,太子殿下,不可賭氣啊。好好的,為什麼和自己過意不去呢?」

程咬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而起,如果自己早點將這鍛造之法拿去,而不讓李承乾去處理的話,長孫無忌也不會知道,也不會讓李世民來了。

所以他的心中十分愧疚啊。

又勸李承乾不得,此時的他十分著急。

「大家,不必勸了,我心意已定了。 絕色萌妃:腹黑殿下狂寵妻 若是我造之刀不能斷其他兵器的話,那又有什麼用呢?我也愧對於父皇,不能為父皇分擔憂愁,也將是對不起我的太子之位!」

李承乾說得是十分感動人心,李世民都快被他感動了。

最後,李世民說道:「乾兒,你的想法,朕知道了。好,朕便替你們作公證!」

李世民這麼說道。

長孫無忌似乎得逞了。

「謝皇上!」

他連忙說道。

長孫皇后看著長孫無忌,這個時候的哥哥讓她感覺到陌生無比,他是怎麼了,明眼人都是看得出來,他故意和李承乾作對。

至於李承乾則是與李世民行了個禮。

便讓薛仁貴出列。

薛仁貴手持著大刀看著長孫無忌。

長孫無忌慢慢的抽出了自己的佩劍。

「佩劍是當年皇上從敵軍那裡得到的,是隕鐵所造,堅硬無比,所向披靡從未輸過!」

長孫無忌說了那麼多,無非就是在告訴李承乾,他手中的劍強大無比。

這時的李承乾卻不以為意。

「長孫無忌,你說夠了嗎?說夠了,就可以開始了。」

長孫無忌的口中似乎在說什麼,但沒有說出來。

可是看嘴形,李承乾卻是明白,他在說,你的太子之位目前之止了。

「薛仁貴!不必客氣!」

忽然,他叫道。

薛仁貴立即會意。

「是!太子殿下!」

而後程咬金也是沒有辦法。只得與李世民與長孫皇后說:「皇上、皇后,我們到邊上一些,否則這刀劍無眼,萬一被傷著,那可不好!」

李世民會意,便拉著長孫皇后的手走到了一邊。

「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刀是怎麼樣的存在!」

長孫無忌笑了。

接著竟然主動攻擊。

他手中的長劍飛出,直達唐刀之所在。

當的一聲十分清脆。

長孫無忌往後退了一步。

他的力量明顯不及薛仁貴,剛才的那一招,讓他有些后力不足。

「長孫無忌,你還打嗎?」

李承乾突然這麼說道。

長孫無忌不解。

「這才第一刀,太子殿下不會這麼著急吧?」

李承乾卻笑了。

「你看看你手中的劍是怎麼樣的!」

長孫無忌轉頭一看,他的劍是已經出現了一層斷裂。

僅是一招,他所謂的隕鐵所造的好劍,竟然斷裂了。

那可是李世民賜予的。

這劍的意義非凡。

「不可能!」長孫無忌打量了一下手中的劍。

卻是一副震驚。

接著他抬起頭。

「我要看看你的刀如何?」

李承乾卻是道:「薛仁貴,將刀給父皇看!」

他可不信任長孫無忌這傢伙,萬一他給自己搞小動作呢?那可就不爽了。

給李世民就不一樣了。

至少可以保證一下真實性。

長孫無忌無解,因為李世民要看的話,他還只能退步。

薛仁貴得令,將唐刀交給了李世民。

「皇上請看!」

李世民接過刀一看。

「這刀是好刀,竟然一點痕迹都沒有!」

他看得真切。

程咬金也是湊了過來。

「嗯,是一把好刀!」

「那父皇,長孫無忌那裡……」

李承乾接著道。

「這場賭乾兒勝出,無忌,你便讓出一年俸祿吧!你自行交到戶部之中吧!」

李世民這麼說道。

「是!」

長孫無忌雖然心有不甘,可是他又能怎麼樣呢?

他手中的劍已經斷了。

「皇上,臣無能,將劍弄斷了!」

「父皇說過了,到時候還會給你一把,你不必驚慌,早些將俸祿交到戶部為上!」

長孫無忌心中不甘,但這一次是李承乾勝了,他也不能說什麼。

而李世民也沒有在意長孫無忌的表情,反而是注意起唐刀。

「這刀品質如此上乘,如果是裝備到我軍之中,定是會讓我軍變得更加強大才是。」

「是!父皇,兒臣便是這麼想的!」

李承乾趁機說道。

長孫無忌則在一邊,不發一言,這一次,他敗了。

敗得沒有臉面說話。

「難為了乾兒了,這一次十分成功!」

與此同時,還有一邊的程咬金也是十分憋屈。

如果他來造這刀的話,得到獎勵的便是自己了。

怪只怪自己太懶了,也差點害了李承乾,所以,他也不想了。

「為父皇,這一點辛苦不算什麼!」

「好!果然有朕之風範!」

同時長孫皇后則是問道:「這刀可有名?」

「唐刀!」

李承乾只說二字。

重返2008年 卻讓李世民哈哈大笑。

「好好好,唐刀唐刀!果然是好刀,那這刀鍛造需要多久?」

李承乾則是將邊上的工匠推出來。

「這幾人工匠在半天之內可以鍛造出一把唐刀。」

「半日之內嗎?若是這樣的話,那將此刀裝備到我軍之中的時間將變得十分之短。來人,讓李靖過來見朕!」

李世民突然十分激動的說道。

這一件事可比馬蹄鐵要讓他更加震撼。

馬蹄鐵可省馬匹,而武器卻是可以提升戰力。

只要武器鋒利一些的話,甚至可以在斷時間內幹掉敵人,減少自己損失。

如此一來,自己將立於不敗之地。

此時的程咬金也是不怕再接下來了,一個馬蹄鐵差點讓他困擾。

所以李世民叫來李靖的時候,他基本是不吭聲。

之後的事,便是李世民要求李靖下去準備大量的鍛造唐刀,而且還說了,一旦有需要的話,可直接到東宮之中找太子。 因為李承乾這些日子,又是救長孫皇后、又是造馬蹄鐵,還有最後的唐刀,讓得李世民是十分看重。

一些國家大事,也經常會讓李承乾知道。還讓他到太極宮宮裡旁聽。

可是,這卻造成了李承乾的困擾。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