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21 Views

饒了一大圈,原本不久前吳大叔送的藥材成了關鍵!

Written by
banner

姜南初充滿慶幸,多虧當初戰錚樺突然過來,所以沒有將藥材還回去。

「真的只要千年人蔘就可以了嗎?」

「沒錯,其他藥材都是比較常見的,等你們回去我將單子告訴白朮,一定會讓你復明。」

陸司寒喜怒不言語色,但從他緊緊握住姜南初的手就可以看出有多麼的激動。

「江爺爺,這次真的謝謝您了。」

「懸壺濟世本就是一名醫生該做的。」

兩人又陪江老醫生說了會話,才離開濟世堂。

「司寒,我們趕緊回去吧。」

姜南初心情放鬆的說,困擾兩人這麼久的事情終於有了轉機。

「既然到了帝都不如將陸薰茵的事情解決了再走,明天陪我一起去成家拜訪成邱。」

不用擔心視力,陸司寒的智力,手段通通都上線了。

「嗯,都聽你的。」

姜南初緊緊的挽著陸司寒的手臂。

「南初。」

「嗯?」

夜晚走在前往悅龍灣的小道上,月光將兩人的影子拉的嘗嘗的,看上去格外的般配,陸司寒就在這時候突然的開口。

「我比我自己想的更加愛你,更加離不開你。」

陸司寒這番突如其來的告白並沒有得到姜南初的任何回應。

「你沒有聽到我說話嗎?我說——」

接下來要說的話沒有再說出口,因為姜南初已經踮起腳吻住他的薄唇。

她學著他以前對自己的樣子,細細描述唇線。

「我好想快點長大,好想明天就當你的新娘。」

高高懸挂的月亮被烏雲遮住,好似聽到這段告白都覺得不好意思。

翌日清晨,兩人在柔然的大床醒來,這段時間姜南初學會了不少技能,比如幫陸司寒刮鬍須。

這個男人的稜角真是英俊的挑不出一點錯誤,替他洗趕緊之後姜南初印上去了一個吻,他看不到,她就能夠隨意的占他便宜了。

這個想法剛剛冒出來,姜南初就被陸司寒捧住頭,來了一通深吻。

事實證明,失明的男人同樣不好惹,對付姜南初一個小女人完全是得心應手。

兩人在盥洗室纏綿一番,前往帝都成家。

上一次過來還是因為陸薰茵的喪事,想想實在有些嘲諷。

成邱被父親緊急從集團召回,在大廳見到陸司寒與姜南初的那一刻,就知道一切都瞞不下去了。

「陸先生,姜小姐,對不起。」成邱低頭輕語。

「你的一句對不起,能夠抵得上我們受到的傷害嗎?」

「成邱,你還欠我們一個解釋!」

姜南初語氣不善的說,她無法原諒陸薰茵,同樣也無法原諒成邱這個幫凶!

「薰茵跪在我面前,求我給她自由,求我幫她完成願望。」

「陸先生,您不該找一個真心疼愛陸薰茵的男人,因為我做不到拒絕她。」

「我只是想讓她快樂而已,如果對方是姜小姐,您也會和我做一樣的選擇。」 冷宇轉念一想,又想起了先前老道士和惡魔同時都提到過的“血債!”,惡魔將安然吞噬,冷宇苦求,惡魔迴應“血債需要血償!”,這是不是代表子言傅也是已經被討還血債的惡魔,給吞了去了。

冷宇想着,一陣頭疼。

無論現在怎麼想,也只是猜測罷了。真正的答案,或許,總有一天會揭曉。也或許,永遠不會再有答案了…

冷宇下身,矇頭睡去。

一晃短信規定的時間馬上就到了。

期間冷宇準備了很多,冷宇思考過,既然是一個世界!那麼就要準備好足夠多的日用品!並且,這次是不需要出門的!

只需要乘上電梯,就可以到達目的地。而且,短信中也沒有說明,要在裏面呆多久,所以這次冷宇準備了相當多的食物和日用品。

同時,這次的任務是不需要出去的,這對被全國通緝的冷宇和安然,是很好的一點。

收拾完畢,冷宇拉上了揹包的拉鍊,背上了鼓鼓的一揹包東西,同安然一起就出門了。

相約集合的地方“1414”房間,就在冷宇屋子的隔壁,兩人推門進入,見其他三人已經是在裏面等候了。

何偉和蘇元慶兩人更然,居然害怕那邊沒有火源,帶了一大包打火機,以防萬一。

並且,火還可以抵禦野獸。畢竟現在沒有人知道那是個怎樣的世界,萬一野獸橫行,他們可就死定了。兩人想的,也倒是挺彌補冷宇的盲點的,冷宇倒是很是贊同。

小警察張珊更是直接,帶了兩把槍,好幾盒子彈。讓她的話說那就是,“有槍就有一切。”。

一行人打點完畢,直奔西邊的電梯而去。

衆人走近,發現左邊部常年幾乎不用的電梯居然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自己打開了!沒有人操作,自己卻開了。這讓一行人看見,不禁感覺渾身發毛。

五人拎着大包小包擠進了電梯,電梯內部是沒有燈光的。隨着電梯門地一點點關閉,電梯內部也是失去了亮度。

整個電梯裏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暮然間,電梯動了!

冷宇感覺電梯是往下落的!並且能感覺的出來,速度居然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後都趨近於一種不穩定的狀態。這種感覺很可怕,就如同是電梯失靈了墜井的感覺一樣!

衆人一下子變得心慌起來,各自扶着兩邊的護手,做着墜井的應對措施。背抓着護欄,胳膊和手臂都處於半蹲姿態,這樣可以有效地減小墜井時造成的傷害。

衆人心慌,冷宇則是將站在一旁的安然抱在了懷裏,比起做那樣的應對措施,抱着安然,能讓他更加的心安。

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可是,電梯依舊是沒有停的意思!並且速度依舊不減。所有人開始疑惑,這裏明明只是十四層而已,以電梯這種速度下落,沒有可能這麼久還沒有落到底。

就在衆人稍有鬆懈,疑惑之際。

電梯“咚”的一聲,砸到了地上,好似撞在了一塊金屬上!衆人隨即感覺眼前一黑,腦袋一震,全都昏了過去…

茫茫黑夜,冷宇做了一個夢。他夢見了一直花斑五步蛇,直直咬向了他的胸膛…

過了不知道多久,冷宇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暮然間,一道刺眼的陽光直射到了他的眼睛上。冷宇連忙擡手遮蔽,將目光扭向了一旁。暮然,冷宇發現自己此時居然躺在地上!眼前地上全是昏黃的沙土,自己渾身好似只穿了一條內褲。

瞬時間,冷宇感覺疑惑。連忙起身,打掃了一下身上的沙土,眼神掃向了四周。

此時,在他眼前的周圍,居然是一個古代時期的小村落!房子,屋子,都是茅草和木頭製成的!

暮然,冷宇忽覺不對,周圍的人都哪去了??

冷宇連忙轉動身子,四下尋找。可是周圍除了滿地的沙土以及破舊的房院,之外,什麼都沒有。

冷宇有些呆了,不覺間擡頭望向天空。

就在這時!冷宇又一次被那片光源刺着到了眼睛。冷宇趕緊躲避,但又心生好奇,一點點適應着那片陽光,慢慢的朝那邊看去。

這時候,冷宇總算看清楚了。就在冷宇頭頂的斜上方,此時居然有一個什麼東西懸掛當空!隱隱約約紅色的,觸手可及。

冷宇很是好奇,那個是什麼?

想着,冷宇伸出手向那東西探去。冷宇手觸碰到那個東西的時候,那個東西瞬間就失去了先前耀眼的光彩。

待在冷宇手中,冷宇這纔看清楚了那個東西的模樣。原來是一個紅色的包裹!

冷宇更是疑惑了,這憑空怎麼會飄着一個包裹?

想着,冷宇將那紅色包裹打了開來。

赫然,就在打開的一瞬間,冷宇面前瞬間閃出了一道光,然後一道水晶牆一般的東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並且很有紋理!上面還寫着什麼字!

冷宇驚訝之餘,定睛朝那看去。

【請選擇一項天賦】

【A:(挖礦專精)挖礦效率+10%】

【B:(疾風步)移動速度+12%】

【C:(製藥專精)製作藥品成功率+5%】

然後下方就是ABC三個選項的點勾的地方。

看到這兒,冷宇仍然是一頭霧水。但又很快的平靜了下來,既然短信說是那個世界,那麼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肯定不是自己處在的那個世界!所以發生一切事情,都是可能的!

冷宇仔細看了看這三個選項。既然短信中提到,在這裏面如果死亡,那麼在現實中也會死亡。那麼,生存能力,是冷宇首要考慮的!

“B,疾風步!”冷宇肯肯的點了“B”的選項,然後那片藍色的水晶頁面瞬間從他面前消失了。然後B選項的字樣,化作了一片星芒,從他頭頂灌入到了他的身體。

瞬時間,冷宇就感覺自己的腳步輕盈了許多,這種感覺很微妙,讓人感覺很舒暢。

冷宇這時候,無意間朝地上掃了一眼,赫然發現,地上居然陳列着三個閃閃發亮的東西!

冷宇彎腰,朝那看去… 第372章每一個嘲笑我的人都要準備好付出代價

「懦弱的人,永遠都會為自己找理由。」

「我不會傻乎乎的放手,我會讓她喜歡上我,為此不惜一切代價。」

「成邱,你的一時心軟才是造就陸薰茵悲慘一生的始作俑者。」

陸司寒淡淡的說,他低垂著眸,但氣勢從不收斂半分,十分滲人。

「你們要對薰茵做什麼?」

「我求你們放她一條生路好不好,她也是一個可憐人,她只是深愛著您而已。」

成邱慌張的說。

陸薰茵這輩子壞事做盡,想不到還有人全心全意的愛著她,包容著她。

不得不說成邱的這番心意讓姜南初感動,但是她沒有這麼聖母。

「我求她的時候,她有放過我一條生路嗎?」

「她有放半雨的孩子一條生路,她有放段老夫人一條生路嗎?」

「我不會故意折磨她,我會把她交給法律處置,讓她這樣高傲到不可一世的人這輩子都困死在四四方方的小地方,才是對她最可怕的懲罰。」

「不可以,不可以! 聯盟之冠軍之路 你這樣做就是在逼死她!」

成邱絕望的大喊。

「這一切都該怪你不是嗎,是你給了她傷害別人的武器。」

留下這番話,陸司寒與姜南初一同起身往外走去。

所有人都該所犯的錯誤付出代價,只是有時候懲罰來的晚一些罷了。

與此同時錦都議長府內,一名醫生被秘密囚禁在房間。

「戰少爺,我只是一個小老百姓,你大人有大量不要為難我。」

「不用緊張,找陳醫生過來是想問問我哥哥得的什麼病,這段時間他不在錦都,又秘密召集這麼多名醫,我實在很擔心。」

「這——」

「身為醫生我是有職業操守的,關於病人的隱私絕對不可以泄露。」

「不願意說是嗎,那你這張嘴留著就沒有任何意義了,董離,割了他的舌頭。」

男人冷聲發布命令。

「不!我說,我全部都說!」

在自身的安全和他人的秘密之間,醫生很快做出的選擇。

男人唇角微勾淡笑看著他。

「陸司寒中了蛇毒,雙眼瞎了。」

「沒有治癒的可能了嗎?」

「幾乎沒有,除非用千年人蔘做藥引,但是世界上千年人蔘已經成為不可遇,不可求的寶物。」

「好,我知道了。」

男人給了董離一個眼神,董離會意帶著陳醫生離開。

姜南初與陸司寒在悅龍灣最後住了一天時間,完全不知道此刻錦都局勢變化莫測。

考慮到失明一天就多一天的麻煩,兩人沒有耽誤時間,第二天飛往了錦都。

從機場出來,兩人直接回到別墅,卻在晚餐時間迎來一位不速之客。

「戰少爺,沒有先生的允許,任何人都不可以進入別墅。」

「你個老東西,居然都敢這麼對我說話,你算哪根蔥?」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整個國家都是我父親的,有我戰珉去不了的地方嗎?」

戰珉說著就想直接採用強硬的手段破門而入。

「這個戰珉,之前吃過這麼多虧了,想不到還是死性不改,不知收斂!」

姜南初放下筷子氣憤的說。

「我估計他是聽到風聲,知道我瞎了刻意過來打探的。」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放他進來吧,他想看就讓他看個夠,這輩子他可能也就只有今天這一時刻能夠從我身上找到優越感了。」

姜南初聽到陸司寒這般囂張的話,忍不住笑出來,他說的倒也是實話。

讓姜南初更加欣慰的是自從知道雙眼可以痊癒,陸司寒又恢復成原來自信的模樣。

「戰少爺您也說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難道您的身份已經尊貴到可以代替議長閣下了嗎?」

「好一條陸司寒的走狗,說起話來伶牙俐齒的。」

原本姜南初不打算搭理戰珉,但正好聽到他在辱罵徐叔。

姜南初那個暴脾氣立刻就上來了,她往外走了出去。

「一條走狗都能把你堵得說不出話來,那是不是說明你連走狗都不如呢?」

「姜南初——」

「叫我嫂子,你這個臭弟弟!」

「徐叔,我們不和他計較,你去把門打開吧。」

「是,南初小姐。」

「呵,識相就好,你能不能嫁入戰家還不確定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