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83 Views

他此前也很喜歡這樣的感覺,站在這個城市的最高端,如同一個王者般的朝下俯視,整個城市的命脈彷彿是掌控在了他的手中,位居巔峰,掌控無限江山,這是何等的威風,何等的氣勢。

Written by
banner

然而,現在他卻是意興闌珊,還是站在以往同樣的位置朝下俯視,可是已經是沒有了之前的那份豪邁與霸氣。

他的結髮妻子在五年前因為疾患而去世,而今晚,他再度失去了他身邊唯一的親骨肉——華天龍!

他突然悲哀的發覺,就算是他能夠站的很高,位居巔峰,手中掌握著無數的權勢與財富,可是,卻依然無法挽回身邊親人的性命,就連自己唯一的兒子也保不住。

這又是何等的諷刺?

他打拚多年的無限江山,只想計劃在未來十年內讓他的兒子逐步的接管,可是,今晚隨著華天龍的死去而一切都化成了泡沫。

視兒子為命根的他,心中無法容忍這一結果,更是無法容忍方逸天所做出來的挑釁。

就算是不需要去查明,他心中也判斷出這一切都是方逸天所謂,也唯有方逸天才有這個能力,因此,他此刻的念頭只有一個——將方逸天殺了,然給再給自己的兒子陪葬!

為此,他不惜做出一切的犧牲,包括將在海外的私密高手連夜叫回來!

華天虎已經是準備孤注一擲的與方逸天一戰,發誓要將方逸天擊殺來化解他心中的怒火!!

「咚咚咚!」

這時,一陣敲門聲傳了進來,打破了房間中的沉靜。

「進來吧!」

華天虎深吸口氣,語氣沙啞的說著,同時也緩緩轉過身來。

門口打開後走進來一個腳步輕靈宛如魅影般的男子,正是天煞,他走到了華天虎的面前,說道:「虎哥,一切都安排好了。五大高手連夜坐飛機趕回來。 我在荒古撿屬性 此外,聘請的國際殺手已經談攏,這次來的是在國際上排名前十的三個殺手,總共花費一千萬美金!」

「錢不是問題,只要能把方逸天跟他的那些幫凶都除掉,花多少錢都值得!這一次,我要讓方逸天以及他身邊的所有人死無葬身之地!」華天虎語氣一沉,冷冷說道。

天煞點了點頭,給他的感覺,眼前的華天虎外貌沒什麼變化,不過神態間就像是蒼老了十歲般,竟是有中老邁的感覺起來。

可見,華天虎對於華天龍之死表面上沒有過多的流露出來,不過內心中已經是悲憤沉重無比,整個人彷彿是被擊垮了般,瞬間感覺蒼老了十歲。

天煞跟隨華天虎這麼多年,華天虎這樣的神情還是第二次看到,第一次是五年前華天虎的結髮妻子疾患病死的時候。

可是,如果你認為此刻是華天虎最為脆弱的時候那麼你就錯了,越是這樣,華天虎心中所醞釀著的風暴一旦爆發那麼就更加的駭人恐怖。

這時,有一個人走進了華天虎的辦公室,這個人臉上帶著一副眼鏡,舉止穩重,神態老練,他走到了華天虎的面前,說道:「虎哥,關於調查方逸天的資料已經是歸類總結。這個人表面上是華天集團現任董事長林淺雪的私人保鏢,不過真實的身份只怕不簡單。我們動用了一切手段,想要將這個人的檔案調查出來,不過卻是遇到了重重阻力,他的檔案根本無法查閱,唯有國家級的領導以及鮮有的幾個上將將軍才有資格查閱他的檔案。也就是說,這個人的私人檔案被列入了國家的一級機密!」

華天虎聞言后眼中閃現出了絲絲犀利如刀般的寒芒,他心知方逸天此人不簡單,可沒想到對方的身份竟然掩藏得如此之深,竟然連他手底下的勢力都無法查探得出一絲半點。

「虎哥,我們懷疑這個方逸天跟國家的一些大人物極為嫻熟,關係也不淺,而且這個人顯然是經過專門的特訓,說不定是國家一些私密部門中的特工!」戴眼鏡的男子推了推鼻端上的眼鏡,說道。

「不管他是什麼人,總之,他必須死!」華天虎森冷說著,而後話鋒一轉,說道,「既然他的身份如此的特殊神秘,那麼暫且不去深究他的身份,他身邊都有哪些人可都查探清楚了?」

「虎哥,都已經查探清楚。此人與眾多女子有著極深的關係,分別是華天集團的現任董事長林淺雪,天海市炫色酒吧的女老闆師妃妃,以及一名叫甄可人的女子,就連慕容家族中的千金慕容晚晴也與他關係不淺。此外,在方逸天居住的地方,有一個藍姓女子與他住在一起,關係非同一般。天海大學一名女教師舒怡靜與他也曾有往來。」那個戴眼鏡的男子不疾不徐的說道。

「這麼多?還真是出乎我的意外!很好,你下去派人做好準備,今晚前往天海市,該怎麼說你應該知道。」華天虎低沉說道。

「虎哥,這當中有慕容家族的慕容晚晴,虎哥您看……」眼鏡男子謹慎問道。

「都給抓過來!慕容家族又怎麼了?慕容威這個小人還巴不得他這個侄女死了呢!跟我兒子的死比起來,什麼人都微不足道!」華天虎目光一沉,冷冷說道。

「是,虎哥!」這名眼鏡男恭聲說著,便走出了華天虎的辦公室。

…………

「天煞,你跟了我多少年?」華天虎語氣嘆了聲,突然開口問道。

「十年!」天煞走上前,說道。

「十年,十年……」華天虎目光一閉,而後笑了笑,說道,「十年前你我相遇,意氣相投,成為莫逆!八年前,你我一手創辦虎頭會,同生共死,並肩作戰,殺敵無數,踩著無數的白骨累累終於成就了今日虎頭會的盛況!可以說,你是我身邊最信任的兄弟!」

「當年,要不是虎哥慷慨解囊,也不會有我存在這個世上。」天煞低沉說道。

「不說這些,不說這些。這十年來,你也不知道多少次救我於危難中,這份情誼,我永生銘記!可是,天龍的仇我一定要報!」華天虎眼中瞬間殺氣騰騰,低沉咆哮的說道。

「虎哥,天煞知道該怎麼做。明天,不是方逸天死就是我亡!縱然我殺不死他,但虎哥的計劃也能夠順利完成。」天煞目光一沉,說道。

華天虎聞言後點了點頭,接著,走到了天煞的身邊,慢慢地抬起了右手,略顯沉重的拍了拍天煞的肩膀,像是示意讓他保重,又像是做著最後的告別! 天海市。

將近凌晨五點鐘,方逸天他們一共六個人才順利的回到了天海市內。

誠如方逸天所預測的那樣,在進入天海市的高速路口果真是有著警察在設置關卡檢查著過往的每一輛車輛,能夠如此迅速的調集來這些警力,想必當中華天虎也動用了不少關係,目的顯然是想要將他攔截下來。

不過方逸天他們早有準備,行動過後將一切可以的痕迹都抹得一乾二淨,因此這些把手在關卡的警察根本檢查不出絲毫的問題,只能是放行。

車子駛入了天海市後方逸天囑咐張老闆、小刀他們回去好好休息,養精蓄力,畢竟,接下來要面對的將會是華天虎洶湧狂暴的反擊。

跟張老闆與小刀他們分開後方逸天先是將銀狐送到了她的住所,上次銀狐受傷時方逸天曾把她送回來,因此倒也是輕車路熟。

到達銀狐居住的那棟臨海別墅後方逸天緩緩停下了車,看向了銀狐,微微笑道:「銀狐,奔波了一夜,挺累的了,回去好好休息吧。今晚真是謝謝你了。」

銀狐臉色一如既往的冰冷,沒有多說什麼,下車后她突然轉身,看著車裡面的方逸天,說道:「這些天你也多加註意點吧,所謂困獸猶鬥,華天虎怎麼說也是一方人物,小心點總沒錯。」

方逸天臉色一怔,銀狐這是在關心自己?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啊,剛才在車裡面跟他說這些赤裸裸的挑逗話語已經是讓他驚駭不已,沒想到這會兒居然關心起他起來了,還真是始料未及!

「好,我知道了,如果你是擔心我出事了沒人有資格開你的車那麼倒是不必。」方逸天懶散一笑,說道。

「滾!有多遠給我滾多遠!如果你不想跟我痛快打一場的話!」銀狐臉色一寒,冷冷說道。

方逸天哈哈一笑,而後吹了聲口哨,當做是告別,便驅車遠遠離去。

…………

藍湖別墅區,雪湖別墅。

方逸天回到雪湖別墅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五點半,他停下車,而後掏出鑰匙,打開別墅門口后朝著裡面走了進去。

別墅大廳開著黯淡的燈光,藍雪她們顯然已經是沉浸在了夢鄉中,因此方逸天輕手輕腳的走著,朝著樓上走去。

走上了二樓后他看了眼藍雪的房門,想要進去看看藍雪,可又覺得現在這個時間段太晚了,大凌晨的跑去藍雪的房間,萬一把她驚醒指不定還以為見到鬼了要驚叫起來吧。

方逸天沒有先回房間,而是徑直走進了浴室中,脫下衣服后暢快的洗澡起來。

行動了一整晚,他倒也不是很累,只是身上難免沾染著一些血腥氣味,也出了一身的汗水,洗個澡后要感覺到清爽許多。

洗完后他全身僅僅是穿著條褲衩,手中拎著脫下來的長褲長衣朝著房間走了進去。

他伸手擰開了自己房間的門口,關上門后隨手將手裡拎著的衣服扔到了一張寫字桌上,睏乏的他懶得打開房燈,直接走到了那張柔軟的大床。

沒有開燈下,房間光線有點暗,他直接躺下了床,深吸口氣,閉上了眼睛。

夜涼如水,初秋的夜晚已經是有點涼意。

方逸天隨手伸向一旁,準備將床邊上的薄被拉過來蓋住胸口,然而,一伸手之下他全身立即怔住,整個人身體立即緊繃起來——

他竟是感覺伸手一探之下,觸摸到那襲薄被的同時也接觸到了一具軟玉溫香的軀體!

也不知是湊巧還是天意,總之,給他的感覺,他的右手掌心正按在了一團飽滿之上。

「老子的床上怎麼會有個女人?」

方逸天的腦袋一陣短路,整個別墅中出了李媽之外也就是林玉蓮跟藍雪,難道是——

心想著,方逸天轉身一看,可光線有點暗淡,他的眼睛也一時間還沒習慣這樣的暗淡的光線,不過卻是依稀看到自己的右手邊正蜷縮著一條妙曼婀娜的倩影,蓋在她身上的薄被勾勒出了一道妙曼不已的身姿。

憑著對這具身體的熟悉,方逸天瞬間便是明白自己的床上躺著的是誰了,當即他忍不住笑了笑。

果然——

「嗯……逸天,是你回來了嗎?」

這時,這個女人身體微微一動,緩緩睜開了一雙眼眸,醒了過來,顯然剛才方逸天不經意間的觸碰之下將她驚醒了。

「雪兒,你、你怎麼睡到我床上來了?」方逸天禁不住苦笑了聲,床上躺著的正是他未婚妻藍雪。

「逸天——」藍雪口中輕喚了聲,身子朝著方逸天依靠了過來,同時伸出了白嫩的手臂搭在了方逸天的胸口上,當她意識到方逸天身上基本都是脫光后她身子禁不住微微一顫,不過她並沒有縮回手,而是將身上蓋著的薄被蓋在了方逸天的身上,嬌柔的身子緊貼著方逸天的身子,口中說道,「我這不是在等你嘛……我準備睡覺的時候看到你還沒回來,然後就、就到你房間的床上躺著了,本想等著你回來再睡的,誰知道躺著躺著就睡著了……」

方逸天心中一動,泛起了陣陣暖流,他伸出右臂,讓藍雪枕著他的手臂,將她摟在了懷中,說道:「你這個傻瓜,不是讓你先睡的嘛,怎麼還想著要等我回來。」

「那我也是睡了呢,睡在你床上不是睡啊?」藍雪沒好氣的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說道:「也是,不過你睡在我房間就不怕第二天你媽發現了嗎?」

「啊——」藍雪口中輕呼了聲,而後便是說道,「反正我已經是你的老婆,遲早要睡一起的,就當做是提前適應吧,嘻嘻……再說了明天我早點起來不就行了。」

方逸天心中一暖,藍雪如此的貼心實在是讓他心中感到幸福與滿足,有這樣的妻子任何男人此生也無怨無悔了。

「既然你想要提前適應,那麼我們是不是也該提前造人了呢?」方逸天心情大好,開口調侃的說道。

「嚶——」藍雪口中嬌呼了聲,而後說道,「你可別想壞,現在多晚了?你看你,才剛回來,明天還要去接爺爺呢。」

「哦,也是,還真是差點忘了。那麼我們睡吧。好久都沒抱著老婆睡覺了,今晚一定會做個美夢。」方逸天笑了笑,伸手揉了揉藍雪嫩滑的玉臉,說道。

藍雪莞爾一笑,雙手緊抱著方逸天,趴在他的身上,臉上泛著絲絲甜美的笑意。 第二天,方逸天也不知道睡到了什麼時候,只感覺到睡夢中被一直柔嫩的手緊緊地捏住了他的鼻翼。

他感到一陣悶氣,睜眼一看,便是看到藍雪巧笑倩兮的坐在了床頭上,臉上泛著美麗動人的笑容,看到他醒來后便嗔聲說道:「快起來啦,都十點鐘了。爺爺剛打電話過來,說他已經到了京城的國際機場,準備登機了。」

「嗯……老爺子要登機了?從京城飛過來大概兩個多小時吧?」方逸天伸了個懶腰,說道。

「是啊,你起來了刷牙洗臉然後吃點東西,我們也該去機場了。」藍雪說道。

方逸天一笑,伸手攬住了藍雪那嬌軟纖細的腰肢,說道:「雪兒,要不我省去了刷牙洗臉吃早餐的程序,抽出這些時間來抱抱你吧,昨晚都都沒抱夠呢,抱著抱著就睡著了,還真是感到有點意猶未盡。」

「啊——」藍雪一張白皙如玉的臉頓時漲紅了起來,她嗔了方逸天一眼,便是沒好氣的說道,「誰讓你昨晚那麼晚才回來的,活該……好啦,別鬧了,你快起來吧,要是耽誤了事情,你就不怕爺爺唯你是問啊?」

藍雪搬出了藍老爺子的名頭,還真是個奏效的辦法,方逸天臉色一變,便趕緊二話不說的從床上爬了起來,飛快的穿上了衣服。

他奶奶的,在南方諸省這邊,那可是藍老爺子的地盤啊,南方這邊藍老爺子也不知道有多少一手培養帶出來的軍官司令,萬一惹得藍老爺子發貨了,他老人家二話不說,將他帶到隨便一個軍區都有他苦頭吃。

噗嗤!

藍雪看著方逸天那一臉著急后怕的模樣,忍不住掩嘴一笑,模樣俏皮生動,唯美到了極點。

「我在下面等你,洗臉刷牙后就下來吧。」藍雪輕笑著,便走出了方逸天的房間。

方逸天打了個呵欠,穿好衣服后便朝著二樓的衛生間走去,刷了牙,隨便洗個臉后便朝著樓下走去。

…………

李媽與林玉蓮她們都在樓下,看到他走下來后林玉蓮便笑著說道:「小方,你起來了,趕緊去吃早餐吧。雪兒說你昨晚回來得晚,因此早上我們吃早餐的時候也沒喊你,讓你多睡一會兒。」

「那還真是多謝媽了,看來還是媽體貼人意啊。」方逸天一笑,說道。

林玉蓮禁不住白了他一眼,說道:「你少跟我說好話,要說也是跟雪兒說起,是雪兒說讓你多睡一會兒的,我哪知道你昨晚什麼時候回來。」

方逸天一怔,看向了一旁的藍雪,笑道:「原來是雪兒的一番好意,看來所謂的夫妻同心也就是這樣子了。」

「啊……你、你少說話,給我吃早餐去!」藍雪一張臉頓時羞紅萬分,嗔聲說道。

方逸天嘿嘿一笑,這時李媽也將重新溫熱過的早餐端上了餐桌上。

方逸天吃過早餐后已經是早上十點半鐘,看著時間點也該去機場了,待到藍雪與林玉蓮上樓換了一身衣服走下來后便準備開車去機場接藍老爺子。

藍雪說這次藍老爺子過來天海市也並非是獨自一人,身邊還有兩個人跟著,因此方逸天他們便是開了兩輛車過去。

方逸天獨自開著他那輛黑色賓士,林玉蓮坐著藍雪開著的瑪莎拉蒂轎車,朝著天海市機場方向呼嘯飛馳而去。

方逸天開著車跟在藍雪車子的後面,這次藍老爺子過來恰好是他與虎頭會即將開展最後決鬥的時間點,也不知道藍老爺子這次來會不會讓這次的事態產生什麼化學反應。

說實在的,方逸天倒也不希望這些事驚動到藍老爺子,更不想讓藍雪她們知道這些事之後對他擔心牽挂,他只想私底下用自己的方式將虎頭會給解決了,他以及身邊的人在天海市這邊也不會遭到虎頭會暗中的威脅了。

方逸天一路想著,約莫一個小時後車子已經是駛到了天海市機場,車子停在了機場停車處後方逸天與藍雪她們便走下車,朝著機場內走了進去。

「如果飛機不晚點,那麼應該是十二點四十分鐘到,現在還有將近一個小時呢。」藍雪看了眼時間,說道。

「你這丫頭,這麼心急,我們先等一會兒吧。」林玉蓮一笑,說道。

「我有種預感,老爺子這次來了之後指不定要催促著我跟雪兒早點晚婚,老爺子每次見到我都念叨著要抱個重外孫,可這事完全不是我能做主的不是?關鍵的要看雪兒啊,生孩子還得依靠她呢。」方逸天一笑,說道。

唰!

藍雪絕美萬分的臉『唰』的一聲頓時紅了起來,嬌艷欲滴,美眸滿是羞赦之意的嗔了方逸天一眼,說道:「你、你胡說些什麼啊,爺爺才會是為這件事來的呢。」

林玉蓮在旁呵呵笑著,說道:「雪兒,小方說的也是,別說你爺爺,你爸爸他也是期盼著你們的孩子能夠早日臨世。」

「媽……你、你怎麼跟這個壞蛋聯合起來欺負我了。」藍雪嘟了嘟嘴,嬌嗔的說道。

「好,好,媽不說了,這事兒你們自己做主。」林玉蓮一笑,說道。

藍雪聞言后依舊是羞紅著臉,暗中一雙流轉的美好又嗔又怨的瞪著方逸天,方逸天嘿嘿一笑,裝作沒看見。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眼看著,藍老爺子所坐的班機已經是即將到來。 藍雪看了眼時間,已經是十二點五十分了,這會兒飛機應該降落天海市機場,就等著藍老爺子他們走出來。

「說起來我也跟老爺子有段時間沒見面了,不能時常照顧他老人家,心中還真是愧疚萬分。」林玉蓮臉色也是微微著急,口中輕嘆說道。

「媽,你不是要陪在藍叔身邊嘛,老爺子也不會責怪你。再說,老爺子身邊可是有著不少人,有人照料著就行。」方逸天一笑,開口寬慰說道。

林玉蓮點頭笑了笑。

這時,前面一陣人流涌動,看來班機的旅客已經是紛紛朝著出口處走來。

藍雪一手抓著方逸天的手臂,腳尖稍稍墊了起來,目光急切的四下搜索著,想要從前面不斷走出的人流中尋找出藍老爺子的身影,可左望右看依舊是看不到藍老爺子那健朗的身影。

「雪兒,別這麼心急,一會兒老爺子就走出來了。」方逸天見狀,忍不住笑著說道。

「哼,我當然心急了,我巴不得現在就跟爺爺說你欺負我,讓他給我主持公道。」藍雪哼了聲,說道。

「什麼?」方逸天一聽,心中頓時七上八下起來,連忙說道,「要真這樣,我還是暫時躲避一下,哦,我先回去車裡面等著吧。」

「噗嗤——你著急什麼啊,跟你開玩笑呢……」藍雪沒好氣的橫了他一眼,說道。

「老爺子……老爺子,老爺子在哪兒呢,我看到他了……」這時,林玉蓮禁不住欣喜的開口說道。

「啊?爺爺呢?在哪裡啊?我也看到了……爺爺,爺爺,我們在這裡……」藍雪聞言后連忙轉頭一看,而後便是朝前前面人流處那道雖說年近古稀可依舊是不顯老邁之色,身子骨依然是筆挺健朗的老者揮舞著手!

前面隨著人流不斷走來的正是藍老爺子,他的身邊還有兩個人,一男一女!

方逸天自然也是看到了藍老爺子,微笑著跟著他招了招手,同時目光朝著藍老爺子身邊兩人看了眼,臉色稍稍怔住,那名男的是個與他年紀相仿的年輕人,身上有股內蘊的精芒,就像是重劍無鋒,可一旦這柄重劍露出鋒芒那名將會是犀利無比,極為恐怖的存在!

這個年輕人正是藍老爺子的貼身侍衛吳劍鋒,乃是從各大軍區的特種部隊中精挑萬選,挑選出來的無論是在各個能力方面都堪稱頂尖的特種兵,負責保護藍老爺子的安全。

那名女的也是二十齣頭的年紀,有著一頭齊耳短髮,膚如凝脂,一張水靈的瓜子臉俏美生動,撲閃著的眼眸更是美麗動人,身上有股颯爽英姿之色,更是有股軍人的幹練作風。

「沈顏夕?她怎麼也來了?」

方逸天稍稍一怔,認出了藍老爺子身邊的這個美女正是沈顏夕,負責藍老爺子身體的健康狀況。

方逸天上次去京城的時候認識了這個美麗而又英姿颯爽的美女,而且彼此間還發生了一些近乎於曖昧的關係,他永遠也忘不了在京城他走進藍雪的房間誤以為床上躺著的沈顏夕就是藍雪,因此厚顏無恥的走過去抱著她,而且還強吻了她的事情。

「雪兒,還有玉蓮,你們都來了,哈哈,讓你們等久了吧。」這時,藍老爺子已經是隨著人流走到了出口處,一雙渾濁的老眼閃動著欣喜激動的光芒,爽朗笑著,說道。

「老爺子,還有我呢,你怎麼不提一下我啊?」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哼,你這臭小子,聽說你在這邊還欺負了雪兒?我還沒找你算賬呢!」藍老爺子走過來后目光瞪著方逸天,吹鬍子瞪眼睛的說道。

方逸天一聽,氣勢頓時軟了下去,他可以跟任何人頂嘴,還真是不敢招惹藍老爺子這尊神,萬一頂嘴了,憑著藍老爺子中氣十足的聲音,只怕聲動八方,引來無數人圍看。

「雪兒……」

沈顏夕看著藍雪,欣喜一笑,美麗的瓜子臉上蕩漾著誘人的魅力,性感成熟的身子更是曲線玲瓏,妙曼之極。

「沈姐姐,你也來了,太好了,這下就有人陪著我出去玩了。」藍雪伸手拉著沈顏夕的手,說道。

「我也是不放心老將軍的身子,所以也就跟過來了。」沈顏夕笑著,而後便跟林玉蓮打了聲招呼,接著,她眼角的目光似乎是偷偷的朝著方逸天瞥了眼。

看到方逸天似乎是沒有注意過她時,美麗的臉上似乎是抹上了一絲黯然之色。

「老爺子,你要來天海市就提早說聲嘛,這樣我跟雪兒也可以回去京城接你過來不是。您年紀也大了,出行多少有點不方便。」林玉蓮看著藍老爺子,笑盈盈的說道。

「有什麼不方便的,當年我這雙腿也不知道走過了多少千山萬水,這點路程不算什麼。玉蓮,政兒是在江南省沒跟你過來吧?」藍老爺子問道。

「我是過來看看雪兒,藍政還在江南省那邊呢,忙得脫不開身。」林玉蓮說道。

藍老爺子點了點頭,說道:「政兒公務繁忙,身邊少不了你在背後的幫助,他一步步走到今天與你在背後的支持也分不開,辛苦你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