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138 Views

好歹也是跟過劉一東在一起這麼急了,劉一東那眼神和笑容,在暗示得什麼,任曉萍肯定是懂的,她這時就在劉一東腿上撒嬌挪動了屁股,「你不要這樣,我還懷著你孩子呢!」

Written by
banner

「這哪有什麼呀!我輕一點就好了。」

劉一東連忙哄著任曉萍,任曉萍只能任由他開始動手了……

不到一會兒,他們兩個熱情爆發……

失控的兩個人絲毫沒想到胡林宏正好來到門口,那門就是掩著的,當他聽到任曉萍那叫聲,當即勃然大怒,更是通過門縫看見他們兩個糾纏在一起的畫面。

怒火宛如鋪天蓋地的襲來,登時就將門一踹。

嘭的一聲巨響。

讓劉一東和任曉萍顧不得彼此之間的需要,惶恐不安朝胡林宏看去。

刷的一下子,任曉萍的臉色白得跟一張紙一樣,渾身顫抖,好幾次她想迅速從劉一東身上離開,她害怕得腳發軟,連站都站不起來。

劉一東看見胡林宏時,猶如晴天霹靂,心裡也恐懼,害怕,萬一胡林宏要是對他動起手來,那怎麼辦呀!

一下子他也慌亂了,忙不迭與任曉萍分開,連忙將褲子給拉上。

任曉萍也慌忙拉上自己的衣服。

「好你一個任曉萍,你對得起我嗎?居然給我戴綠帽子。」胡林宏雙眸發怒,咬牙切齒:「我要打死你們這對狗男女。」

胡林宏握緊了拳頭就朝劉一東揮了過去,還一隻手將劉一東的衣領給揪住,劉一東原本就是一個嘴花花,而不怎麼會動拳腳的男人,胡林宏就不一樣了,常年就在特殊隊里,接受鍛煉和培訓。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劉一東根本就不是他對手,只能任由胡林宏揮了幾個拳頭。

任曉萍看得實在心疼,就不顧被抓到的心虛,反而上去抱住了胡林宏揮打劉一東的手臂,「胡林宏你鬆手,放開他。」

怒髮衝冠的胡林宏一回頭看到任曉萍,而且還是偏幫著劉一東,心中的怒火就猶如一顆原子彈一樣爆發了,直接將手臂一揮。

任曉萍「哎呀!」一聲,人已經飛到沙發那邊去了。

任曉萍又看到胡林宏揮起拳頭揮向劉一東,這次她又忙不迭沖了過去,直接將衝到了胡林宏和劉一東兩人中間去,張開雙手,公然偏袒劉一東,「胡林宏你住手!」

「賤人!」青筋暴起,一臉憤怒的胡林宏終於忍不住揮了任曉萍一巴掌。

啪的一聲,都直接將任曉萍給得耳朵都嗡嗡作響,頭都開始冒眩暈。

胡林宏接著氣憤大罵她:「我對你這麼好,還敢給我戴綠帽子。」

劉一東就在這個時候趁機逃脫了胡林宏的手掌,連忙退了一步,眼底也掩飾不住他對胡林宏的恐懼和害怕,感覺到嘴裡有股生鏽的血腥味,他吐了一口口水,一看,那都是鮮紅的。

面頰都是疼得跟針扎了一樣。

任曉萍緩過神,慢慢抬起頭對視胡林宏,竟然都已經讓胡林宏抓到她和劉一東在一起了,那她還有什麼好害怕的,反正她早就已經想著要跟胡林宏離婚了。

「胡林宏你就不是男人,我早已經看你不順眼了,你以為我稀罕跟你在一起嗎?我每一次看到你,我都覺得噁心,我巴不得跟你離婚,要不是你死皮賴臉覺得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你的,就跟我說,為了孩子,我們好好過日子,反正有你這麼喜歡當便宜老爸,那我只好成全你了。」

「你……」胡林宏氣得指尖指著她,四個手指握得緊緊的,手臂上都開始隱隱約約冒起了青筋與肌肉,他咬牙切齒地瞪著任曉萍,「好,很好,任曉萍你有本事了,給我戴綠帽子還說出這樣的話,你以為我就會這麼算了嗎?」

「你想把事情鬧大?」聞言,任曉萍就下意識這麼覺得。

「哼!」胡林宏冷笑,這樣的戴綠帽子事件,他又怎麼可以讓那麼多人知道,任曉萍不要臉,他還要臉,他以後還要做人的。「任曉萍你就等著吧!」

胡林宏那性格原本就是報復心極其強的人,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會老是想著跟席錦琛暗地裡進行比較。

任曉萍看他說完話,轉身就大步離開這裡。

劉一東見他一走了,他才敢慢慢靠近任曉萍,那臉上都是關心任曉萍的焦慮,「你怎麼樣?有沒有事?肚子里的孩子有沒有事?」

「沒事!」他這麼一問,任曉萍突然才想了孩子,剛才被胡林宏這麼一推,都沒事,看來她和劉一東的孩子就註定該生下來。

「那現在該怎麼辦?胡林宏都已經知道了你和我的事。」說實在的他心裡頭還會擔心胡林宏對他實行報復手段。

「能怎麼辦?離唄!」

「可你是說過你要是就這麼跟胡林宏離婚了,你爸那邊就不好交代嗎?」

「現在都已經讓他知道了,我就算是不想這麼快跟他離婚,那也得要離了。」

「那你也要趕緊想想辦法,讓你爸那邊對你和胡林宏的事,別有這麼大的反應。」

「放心,我來想想辦法。」任曉萍雖然這麼對劉一東說,其實她心裡頭一點主意都沒有。

因為胡林宏發現的事,任曉萍也不好再多待在這裡,就一路回家去了。

到了家,她還特地跟宋淑芬問了胡林宏有沒有再次過來家裡。

宋淑芬有些奇怪看著她,「他走都走了,怎麼還會回來?」

「……」那胡林宏是回特殊隊去了?

宋淑芬又見她不出聲,就關心問:「怎麼啦?是不是你剛才出去遇到他了?惹他不高興了?」

「沒有的事。」任曉萍神色略顯慌忙,很快就否定宋淑芬說的話。

「那你又為什麼這麼問林宏的事呢?」

「我就是隨便問問而已,媽你幹嘛老問我呀!」任曉萍開始躲避宋淑芬的話,心裡頭極其不安。

直到了晚上。

任繼德沒有回來,任曉萍再次出神,心不在焉。

宋淑芬連忙喊了她很多次,都沒搭理她。

「媽你說爸最近這一陣子都回來,怎麼今天就不回來了呢!」知道她懷孕之後,不僅僅是胡林宏很高興,就連她爸都很高興,還說等她生下孩子之後,還會飯館子交回一部分讓她管,連續大半個月天天都回來這邊。

「可能是你爸讓羅小仙給拉到那邊去了,要不然就是你爸做生意,還忙著呢!」

「哦!」任曉萍又開始心不在焉。

知道了晚上十點多了,她都還坐在沙發看電視。

宋淑芬幾次催她去睡覺,她都說還在等等。

最後宋淑芬自己承受不了睡意,就回去睡了。

到了快十二點,任曉萍懷著心事,去躺著,但她也沒睡得這。

接下來的兩天,她心裡頭老覺得很不安,總覺得太過於平靜了,有點不太像是胡林宏的風格。

到了第五天的時候。

任曉萍剛一起來,她的房門就讓給踹開了。

嘭的一聲巨響,直接將她從床上嚇得驚醒。

神色不安看著門口的任繼德。

「我問你,你最近是不是又做了什麼讓胡林宏不高興的事?」

「我……我……」欲言又止,許久都沒說出多幾個字來解釋。

任曉萍開始不斷告訴自己要冷靜要冷靜,她漸漸又開始觀察起任繼德,她爸這麼問她,是不是就意味著胡林宏沒告訴他,自己跟劉一東的事了?不然一進來的時候,她爸就應該會指著她大罵才對。

立刻很快了就說:「我哪有做什麼事讓他不高興了,我就一直待在家裡,我又沒回特殊隊去。」

「那他今天怎麼把離婚書都帶來了?」任繼德之前看到他們兩個的感情好了,心裡還是挺欣慰的,沒想到沒過多久,胡林宏就帶著離婚書來這裡了。

「那我怎麼知道呀!」任曉萍心虛低著頭。 「趕緊收拾一下,下去。」任繼德說完后,轉身就走。

任曉萍知道胡林宏沒跟她爸說了她出軌的事,這下她就稍微可以放心了,這也意味著胡林宏不會,也不好意思跟她爸說這事,那就算是她跟胡林宏離婚之後,只要她稍微努力一點,那她還是可以管理家裡的生意。

懷著這樣的心情。

任曉萍開始起來洗漱。

狠妻耍大牌 外面大廳。

任繼德還在不斷勸胡林宏,「曉萍還在懷孕呢,你們都有孩子了,就算是有什麼爭執,你也不能這個時候說離婚,你這樣做對你自己的聲譽都不是很好。」

胡林宏抿緊了嘴,任繼德不斷說話,他也沒搭聲。

任曉萍出來之後,一坐下,與胡林宏是面對面,任繼德和宋淑芬就坐在胡林宏旁邊。

這時胡林宏冷聲說道:「任曉萍懷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是劉一東的,她給我戴了這一頂綠帽子,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早已經連她肚子里的孩子都給打掉,現在你還要讓我不跟她離婚,你是想我們胡家的人好欺負,還要代替劉一東養孩子嗎?」

他這話一出,瞬間讓任繼德和宋淑芬兩人同時震驚,不敢相信的目光同時落在了任曉萍身上。

繼而,任繼德義憤填膺質問任曉萍:「他說的是不是真的?你真跟那個劉一東鬼混在一起了?懷了他的孩子?」

「……」

任曉萍剛開始還抱著胡林宏不好意思跟她說這件事,沒想到……真的說了。

而又被這麼任繼德質問,她也一下子找不到聲音來解釋這件事。

任繼德心裡頭原本還有一絲絲的不相信,看到她的遲疑,他的心一下子拔涼拔涼,隨之被憤怒和羞辱所佔據,一怒之下他揚起手臂就狠狠甩了任曉萍一個耳光,然後還指著任曉萍破口大罵:「賤人!我們任家的顏面都讓你丟光了。」

任曉萍直接讓他給打懵了,捂住被打的面頰。

宋淑芬都被這一幕給嚇得忘記反應了。

「我們家是少給你吃還是少給你穿?讓你這麼不要臉做出這樣的事,我今天就當沒你這個女兒,非要把你打死不可。」說著,任繼德憤然站起來,揚起手就要打任曉萍。

陡然就讓宋淑芬給攔下,「繼德,這件事是她不對,但怎麼說她肚子里還懷著孩子,你這麼對她,那就是一屍兩命呀!」

任繼德看到她這麼維護任曉萍,胸腔內的怒火絲毫沒熄滅,反而像是澆了汽油那般,燃得更加猛烈了,額間青筋暴跳,眉毛不一處不透著怒火,面頰的青筋也不斷在冒起,咬牙切齒地瞪著宋淑芬,「她這個樣子都是因為你慣出來的,做出這麼不要臉的事,你還偏袒她,這麼說你是覺得她出軌的事,那沒有錯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固然她有錯,你打也都打了,你總不能往死里打吧!好歹她也是你女兒……」

「她不是我女兒,我沒有這麼不要臉的女兒。」

「繼德……」宋淑芬焦急喊著,但又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勸任繼德了。

「閉嘴!」任繼德這時的眼中布滿了諸多的嫌棄與厭惡,「你要是敢再幫她多說一句話,你跟她都一塊滾出任家。」

宋淑芬看他也是正在氣頭上,一點都不想是開玩笑的樣子,立刻就不敢再出聲了。

胡林宏冷眼看著這一幕,穩穩地坐在沙發上。

任曉萍捂住被打的面頰,目光剛好與胡林宏對視,看到他冷眼冷麵的樣子,再來想到了自己讓任繼德給打了,頓時心間的怒火逐漸冒起,就算是她先前做錯了,胡林宏要離婚就離婚唄,非得要將這件事告訴她爸,如果胡林宏不說,那她爸也不會這麼對她,所以,她恨胡林宏!

感覺到任曉萍眼神充滿怨恨投來,胡林宏仍然是無動於衷,他將帶著的鋼筆往桌面一放,接著說:「等一下我還要回特殊隊,簽字離婚吧!」

任曉萍看著桌面上的鋼筆,她很想衝動之下就去簽了,但是,他害自己被打了一巴掌,她偏偏就不想如胡林宏的意願就這麼爽快地離婚了。

任繼德金剛怒目看著任曉萍,繼而,滿眼的羞愧地看了胡林宏一眼,覺得自己無顏面在繼續面對胡林宏,但同時又覺得胡林宏就是一個不錯的女婿,而至於那個劉一東什麼東西都不是,越想越生氣,甩手就走了出去。

宋淑芬束手無措,只能追任繼德去。

大廳里就剩下任曉萍和胡林宏。

「趕緊簽字。」

「我不簽。」任曉萍就是要跟他作對。

「任曉萍你到底還要不要臉?你不要臉,我還要,你自個都做出那些不知廉恥的事,你還好意思不跟我離婚?」看來他又重新認識任曉萍了,除了不知廉恥之外,還很厚臉皮,就是一個超級無敵的賤人。

「我就好意思不跟你離,我要讓這一頂綠帽子在你頭上戴久一點,我要所有人都知道你胡林宏的媳婦出軌了,直到我出氣為止。」任曉萍瞪圓眼,氣憤說道。

「好呀!我怕你不成呀!」胡林宏已經豁出去了,「你一天不跟我離婚,我就一天去找劉一東麻煩,我見他一次就揍他一次,揍到他死為止,讓你肚子里的野種沒父親。」

「你敢!」

「我有什麼不敢的,任曉萍你也不掂量掂量你有什麼資格這麼對我說。」胡林宏雙眸迸發出冷酷無情地對視她。

「……」任曉萍氣狠狠地瞪著他,雙手收箍成拳頭。

如果是以前胡林宏還會忌諱她幾分,現在胡林宏根本不會再受她的要挾。

她一要挾胡林宏,他就會對劉一東下狠手。

而劉一東現在就是她軟肋。

她不得不向胡林宏妥協。

她簽了字,還跟胡林宏跑了一趟民政局,把婚給離了。

胡林宏拿了離婚證,直接就回特殊隊去。

任曉萍拿著離婚證朝回家的方向走去,剛到家門,她就看見門口有好幾件被丟出來的衣服,她仔細一看,發現這些衣服都是自己的。

當時她就心裡有股不詳的預感。

她剛走進家裡,任繼德已經站在那邊等著她!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從今天開始起,我任繼德就沒有你這個女兒,現在滾出任家。」

「爸!」任曉萍驚愕看著他,不敢相信自己就被趕出家門。「我是你女兒,你不能這麼對我,就算是我做錯了事,我以後我會改,你不能這麼對我呀!」

「不管你以後怎麼改,你都已經不是我任繼德的女兒。」

任繼德鐵了心要將她趕出去,沒轍的她只能向宋淑芬求救,「媽,你勸勸我爸,我真的知道錯了,你讓他原諒我好嗎?」

宋淑芬也知道女兒被任繼德趕了出去,這就意味著整個任家以後都是羅小仙母子的了,所以她無論如何都是要幫自己的女兒,「繼德,她都說自己已經知道錯了,你就原諒她吧!是,我知道你很林宏,但是現在他們兩個都已經離婚了,沒有辦法再挽回了,你就原諒曉萍,以後她不會再犯錯了。」

「你既然你想幫她,那你就跟她一塊滾出任家,我任繼德沒有你這個老婆,也會有其他的老婆。」

「繼德……」宋淑芬驚愕看著他,「你不能這麼對我的,我是明媒正娶的老婆,那個羅小仙算什麼呀!你不能把我們倆母子趕走。」

「小仙是不算什麼,她給我生了一個兒子,她沒名沒分一直跟著我,你走了之後,我就娶她。」

「不要!我不要走,這裡是我家,我不走,那個羅小仙憑什麼得到屬於我的東西。」宋淑芬慌忙說道,整個人都陷入了瘋狂與歇斯底里的狀態。

馴妻成癮:無賴九皇妃 任曉萍一臉愕然看著任繼德,沒想到她爸連她媽都趕出任家,這也意味著以後的任家什麼都是任曉棟那母子的了?不行,憑什麼她這麼辛苦管理的飯館子,都讓任曉棟和羅小仙奪走這一切。

她咬咬牙,只能說:「媽你留在這裡吧!我走!」

「曉萍……」宋淑芬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什麼都不能做,她要是還繼續求情,她也要離開任家。

她不能走,一走,羅小仙和任曉棟都把屬於她們母女的財產給搶走了。

「爸!這件事我也知道錯了,婚也離了,我是不求你原諒,只希望你不要氣壞身體了。」任曉萍一下子也改變了策略,該走溫情路線。

任繼德冰冷瞥了她一眼,憤然冷哼了一聲,「滾出去之後,別再跟任何人說起你就是我任繼德的女兒,我也會登報紙說不認你這個女兒。」

「爸!」任曉萍沒想到他連最後的希望都掐沒了。

「滾!」

就這樣,任曉萍讓任繼德趕出家門,無奈之下,她也只能去找劉一東。

同時當晚,羅小仙和任曉棟再度搬了進來住。

楊三蘭一看見她,沒有給她好臉色看,因為之前劉一東讓胡林宏給揍了,她就把這件事怪到了任曉萍頭上去。

「伯母,一東他在嗎?」

「不在。」像任曉萍這種禍害精還是少讓她跟自己兒子有接觸。

「我有急事找他。」任曉萍不相信,現在劉一東生意失敗,就只能往家裡的雜貨店待了,怎麼可能不在家呢,她也知道楊三蘭說謊。

「我都說了,他不在。」

「伯母……」

「你這個人真的很討厭,你手裡還那種幾件衣服,還來找我兒子,你要幹嘛呀!」楊三蘭那大嗓門嚷嚷,引起街上的路上彷彿往這邊看。

任曉萍那傲慢跋扈的性子,又豈能受得了這些,又再加上今天發生那麼多順心的事,當即也就爆發了,跟楊三蘭對著干:「我要幹嘛?我要找他負責,我肚子里懷的就是他孩子。」

「你……你可不要血口噴人,你一個已婚的,竟然說你的孩子就是我兒子的,任曉萍你真是會搞笑。」楊三蘭並沒有聽劉一東說起關於他和任曉萍的事,所以對於任曉萍說的話,她覺得任曉萍就是有病。

「是不是他孩子,你把他找出來,你不就知道了。」劉一東那麼喜歡她,而她也為了劉一東放棄了那麼多,她深信劉一東就把這件事跟楊三蘭解釋清楚的。

「你瘋啦!」任曉萍可以不要名聲,但她兒子還要忌諱點,怎麼說都是還沒結婚的。

「我有沒有瘋,你讓一東下來,你不就知道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