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95 Views

就在這時,一股恐怖的氣勢,從地底深處衝天而起,瞬間將其身形籠罩。

Written by
banner

「滾開。」一聲輕喝傳來,纖細中帶著幾分冰冷之感。

白生見此情景,臉上的笑容不變,同時開口道:「我不是你的敵人,不知能不能告知我,葉家主向著怎麼樣了?」

第一島廢墟盆地,白生的聲音回蕩開來。

但過去許久,卻是始終不曾得到回應,半空之中他不禁上前一步,眼中同時閃過一道微光,向著地底深處凝望而去。

「你不走,那就殺你了。」冷艷的聲音再度傳來,透著果斷的殺機。

話音剛落,一道凌厲的金光,從地底深處衝出,如似一道疾馳之箭,帶著陣陣的破開之聲,直指半空之中的白生而去。

這一擊之力,看似普通,但其內蘊含的力量,可謂是極其驚人。

「呵,我離去就是。」

「看樣子,葉家主應該無礙,至少命沒有丟。」白生輕笑一聲,同時抬手之下,一面白色菱角紋盾,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菱盾在出現后,迅速變化,化作一道屏障。

那一道金光威芒,在撞到菱盾上之後,竟是被慢慢化解開來,但白生的身形,同樣忍不住被震退了數丈之遠。

卻是見此人大笑一聲,藉助這股力量,直接遠遁而去,身形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哼……」地底深處,似傳出一聲輕哼。

隨著那白生的離去,這第一島再次恢復了平靜,圍繞在島嶼四周的暗島之力,雖說被之前的天劫之力震散了許多,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竟是在一點點的恢復。

第一島盆地,中心地區,此時的地底深處,被開鑿出了一個巨大的底下密洞。

密洞之中,並非一片漆黑,而是不知從哪裡散發出來的金光,將整個密洞點亮,此刻的葉飛正安靜的躺在洞停中心。

他身上的血痕,早已經消散,但體內的傷勢卻是不曾有恢復的跡象。

不多時,一旁的密洞通道之內,一位全身閃動著金光的女孩,慢慢地向著密洞中心靠近,一道道精純之力,同時湧入葉飛體內。

女孩全身泛著金光,淡金色的長發披在腦後,那雙動人的雙眸內,散發著難以形容的靈動之感。

重生麻辣小軍嫂 「血脈之力為引,靈契。」女孩聲音輕盈,緩緩地抬起手臂,隨即將在手背之上,劃出一道血痕,一滴金色的血液,從她的指尖溢出。

指尖輕觸,伸延到了葉飛的嘴邊。

下一刻,葉飛的周身,頓時升起了一陣濃郁的金光,身上的氣息竟是變得與女孩極為相似,彷彿是同一個一般。

若是有劫境強者在此,此刻定會驚訝不已。

這種上古契約,哪怕是放在數千之前,那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世間的靈獸無論強弱,都有著本身自己的意志,一般不會輕易臣服於人,哪怕是被強大的武修擒獲,最多也只能將其封印,強行納為己有。

而這種靈契,則是靈獸天生具備的一種天賦神通,而且對靈獸而言極為不平等,契約一旦形成,對於武修來說,可謂有百利而無一害。

這就相當於一只強大的靈獸,獻祭了自己一般。

今後靈獸的生死,只在武修的一念之中,而且武修還能無節制吸取靈獸的力量,只要願意,甚至能夠將其吞噬而增強自己的力量。

「璇兒一定要救你。」璇兒輕聲低語,湧入葉飛的懷中。

密洞之內,耀眼的金光,將整個洞室籠罩,無比精純的力量在空氣之中蔓延。

……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三天很快過去。

白生再也沒有出現在了第一島上,而第一島的盆地地底深沉,葉飛與璇兒,已然化作一個巨大的光球,安靜地躺在密洞之中。

轉眼,一個月過去,葉飛沒有醒來,第一島內也沒有出現任何的靈力波動。

而隨著葉飛陷入沉睡,東西方武道界的局勢,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發的緊張起來。

華夏江東,葉家莊園之內,葉飛一直了無音訊,葉家之人心中都是不免有些著急,此時的莊園中心大堂之內,藍菲綉眉微皺,似乎是在思索著什麼。

「菲兒姐姐,哥哥他什麼時候回來?」大堂前方門前,此時葉靈從外面走進,她撅著小嘴,緩步走到了藍菲的身旁。

已經一個月了,一點消息都沒有。

葉飛就方才忽然消失了一般,因為上次與朱紅分別之時,他的時間緊迫,如今除了暗島白生之外,沒有一人知道此刻葉飛所在的位置。

「快了,再等等,我已經派人出去打聽了。」藍菲溫柔地一笑,輕聲開口回應道。

葉靈撇嘴小嘴,不禁輕聲道:「每次都這樣,離開家裡就沒了消息,害的我們一直為他擔心。」

大堂之內,藍菲聞言,臉上的笑容不變,她緩緩抬起手掌,輕輕地搖了搖頭眼前之人的腦袋。

「你哥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靈兒一定要聽話,努力修鍊提高實力,這樣以後我們就能幫到他了。」藍菲聲音溫柔依舊,緩緩開口說道。

對於如今武道界的局勢,藍菲極為了解,儘管因為土御一族的事情,東亞武道聯盟有所收斂,但西方武道界那邊,聽說已經準備向著華夏武道界宣戰了。

「嗯。」葉靈眼中有微光閃過,低聲輕嗯回應。

二女一番交談之後,葉靈很快離去,藍菲則是一直身處大堂之內。

她抬頭望向門外,臉上的表情若有所思,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一般。

不多時,前方大堂門前,一道人影隨之陡現,那是一位身穿深色長袍的老者,身上的氣息不俗,已然緩步進入了大堂之內。

「老朽見過藍小姐。」來者正是西南唐家,如今的唐家老祖唐昊。

他儘管年紀遠超藍菲,但對於眼前之人,可謂是極其的恭謹,開口的同時禮貌地抬手抱拳,那是顯然是發自內心的尊重。 除去葉飛不說,如今葉家事物,以及華夏武道世家聯盟,均是藍菲一手掌握,而且她的實力,更是可以輾軋武道世家之人。

在華夏武道世家家主心中,藍菲有時候在他們心中的位置,甚至要高與葉飛。

「唐老,菲兒只是晚輩,您大可不必這般。」藍菲連忙站起身來,同時迎上前去。

她輕鬆的將華夏各大世家凝聚,眼前之人可謂是功不可沒,如今的西南唐家,雖說沒有明說,但卻是像極了葉家的一個附屬世家,儘管唐家一些小輩,平時會有些怨言。

在唐昊的心中,對於能夠成為葉家的附屬家族,他感到極為的自豪。

「藍小姐,禮不可廢。」

「如今華夏武道世家,能夠團結一心,老朽心中感激不盡。」唐昊臉上的神情真誠,再次向著前方之人抬手抱拳。

藍菲見此情景,也是不在多言,她抬頭望前方之人,臉上閃過一絲擔憂之色。

「唐老,這段時間,您有沒有查探到葉飛的消息?」藍菲眼中有靈光閃過,雙眸中期盼之色見顯。

大堂前方,唐昊聞言暗嘆一聲,隨即輕輕搖了搖頭。

經過華夏百家聯盟的打探,他如今唯一可以確定是,葉飛並不在華夏境內,而此刻具體的位置,唐昊卻是不知。

前方堂上,藍菲看到唐昊搖頭,神情不免落寞了幾分。

只是片刻的沉默,她的眼中隨即被一片堅韌所替代,她堅信葉飛一定不會有事的。

「西方武道界那邊,最近有什麼異動嗎?」藍菲雙眸微閃,一提到武道界的局勢,她彷彿是瞬間變了一個人一般。

她的眸光犀利,周身氣勢不凡,散發出一股無言之勢。

唐昊聞言,連忙抬手開口道:「西方各大武道勢力,已經開始聯盟,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正式向華夏武道界宣戰。」

自從天宮寶庫一行結束之後,武道界的局勢,一直極為緊張,戰爭的爆發,只是時間問題。

「那華夏隱門這邊……」藍菲綉眉微皺,輕聲低語道。

面對西方武道界的強勢,藍菲心中清楚,單單隻靠武道世家的力量,是不足以與之抗衡的,這場大戰的主力,當屬華夏隱門。

而隱門對待此事的態度,一直是處於沉默。

「藍小姐,你也知道,隱門向來低看武道世家幾分,具體的消息,老朽不太清楚。」唐昊此時深吸一口,不禁搖頭開口道。

華夏隱門,一直隱藏與深山之中,哪怕是準備應戰,多半也不會與武道世家有所交集。

「唐老,這件事情不能怠慢,還需麻煩您親自去一趟燕京。」

「讓呂老前往隱門,打探一下隱門那邊的態度。」藍菲沉吟少許后,隨即再次開口說道。

前方大堂內,唐昊聽到這話,隨即點頭稱是。

二人一番交談之後,唐昊則是很快告辭離去,堂內的藍菲在一番思索之後,轉身離開大堂向著莊園後院的方向走去。

不多時,後方後方的須彌大陣,落入的她的視線之中。

在不考慮贏么的情況下,藍菲必須提前做好準備,葉家的力量,是時候該慢慢展現出來了,葉門如今的實力,可謂不容小視。

……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東西方武道界的局勢越發的緊張。

轉眼,又是半年過去。

這半年的時間,葉飛一直沒有消息,準確的說,應該是他一直處於沉睡之中,對外界的事情一無所知。

海外,北海十二暗島,如今地第一島內,依舊是如往日一般平靜。

而其他的島嶼,卻是在這半年之內,發生了極大的變化,西方武道界教廷黑衣聖主,以及血族強者,修道院的大祭司,早在三個月之前,齊齊登上暗島。

面對這樣的強者,暗島的異人根本無力抵抗。

內環炎島,此時那座火紅色的圓形建築之內,此時的炎島島主,正坐在大廳之內,臉上的表情難看至極。

「島主大人,我們之前派去外島查探情況的異人,一個都沒有歸來。」大廳之內,前方一位身形高大,有著完全體實力的異人,此時上前彎身一拜。

炎島島主聞言,臉上難看之色,不禁更濃了幾分。

他本想開始說些什麼,卻是眼中忽然閃過一道精光,同時猛然站起身來,向著前方門外望去。

「什麼人?」炎島島主體內氣息一凝,目光所到之處,已然出現了一道身影,讓他感到心神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大廳之內,那位高大的異人,在反應過來之後,也是猛然轉身向著後方望去。

隨著他們的視線望去,可見那道身影慢慢臨近,是一位面色煞白,相貌不凡,留著齊肩長發的俊俏男子,身著一身黑色的燕尾服,正慢慢地走進大廳。

「大膽,你是什麼人,竟敢潛入這裡,簡直是找死!」大廳之內,那位身形高大的異人男子,此刻眼中怒意見顯。

只見他說完之後,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便是向著前方之人撲了過去。

這座紅色的堡壘建築,是炎島之主的居所,哪怕是炎島上的異人,在沒有得到許可的情況,都是不允許進入其內的。

「呵,螻蟻之輩。」黑衣男子冷笑一聲,此刻只是輕抬手臂。

下一刻,一股暗紅之芒,從他的指尖併發而出,如同一條紅色的鎖鏈一般,輕易地將前方之人封鎖束縛,他同樣已然進入了大廳中心。

那位完全體的異人,此刻體內的能量核不斷遠轉,想要掙脫開來,但卻是無濟於事。

「你,你到底是誰?」身形高大的異人男子,此刻眼中露出驚恐之色,他能夠感覺到,自己與前方之人根本不在一個級別上。

前方大廳之上,炎島之主此刻並沒有出手,而是目光死死盯著那位黑衣男子。

只見此時,黑衣男子的臉上,忽然露出邪意的笑容,抬起的雙手握掌成拳,那道伸延出來的暗紅之芒,頓時變得扭曲。

「島主大人,救……救我。」

「啊!」

只聞一聲慘叫,廳內的那位完全體異人,彷彿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壓碎一般,化作了一灘血水隨之被哪位神秘男子吸入體內。

「自我介紹一下,我來自西方血族。」

「你可以稱我為子爵大人。」黑衣男子邪魅一笑,身上的氣息慢慢平復,同時抬頭望向前方,目光落在了炎島島主的身上。

血族的實力,本身極為強悍,遠不是暗島島主能與之抗衡的。

如今的這位炎島之主,本身的實力,僅僅只有返祖級,相當於華夏武道界的先天強者,在內環島主之中,可以說是實力最弱。

「血……血族,你想要做什麼?」炎島島主瞳孔微縮,身形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他在前方之人身上,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那股力量不是他可以與之一戰的。

前方大廳中心,血族子爵臉上的笑容不變,看了前方之人一眼后,他隨即從右邊的口袋裡,掏出一張紅色的信封,隨手扔向前方之人。

「放心,我不會殺了。」

「三天之後,內環所有的島主,都會齊聚靈域島,這是邀請帖,我不希望看到有人缺席。」血族子爵輕笑一聲,說完之後隨即緩緩轉身。

不等炎島島主在說些什麼,此人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

大廳上方,炎島島主望著手中的邀請帖,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化不定,一如今暗島的情況來看,他若是離開炎島,怕是難逃一死。

「是在不行,只能先逃離暗島了,東西方武道界的事情,與我有什麼關係。」炎島島主看了一眼手中的紅色信封,此刻心中已然有了決斷。

這個島主之位,他怕是做不安穩了,還不如趁早離去,避開這場大戰。

……

暗島第一島,此刻拿出盆地中心地底,密洞之內,葉飛仍舊處於沉睡狀態,洞內的金光,經過這半年的時間,已經慢慢的退散。

密洞中心的平台之上,視線可見兩道身影,此刻正相擁在一起。

不知過了多久,葉飛的意識慢慢恢復,他的身形一顫,同時緩緩睜開雙眼,眼中透著迷茫之色。

「我是誰,我在哪……」

一陣恍惚之感,此刻充斥了葉飛的心神,長時間的沉睡,讓他腦海中的記憶出現了斷層。

「這裡是,暗島。」

「我是葉飛!」石台之上,葉飛體內靈力涌動,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精光。

半年之前,玄蛇渡劫,他身受重傷,最終昏死過去,之前的一幕幕,此刻迅速在他的腦海中回放,葉飛子啊回過神來之後,連忙開始查探自己的身體。

靈識內視之下,他身上的傷勢已經痊癒,而且實力似乎還有所精進。

「距離通神境,如今只差一個切機。」葉飛臉上露出笑容,心中不免有些興奮。

到達了元嬰境圓滿,只需回到葉家,閉關一段時間,踏入通神境則不是什麼難事,至於以後的事情,葉飛此時懶得多想。

若是相比之下,通神境的實力增長,怕是要更為艱難,不是此刻的葉飛需要考慮的。 地底秘地,那處平台之上,葉飛定了定身形之後,只感覺身上旁一陣溫暖之感,隨即低頭向著身旁望去。

總裁,不可以! 「嗯?你是……」葉飛面色一怔,隨著他的視線望去,此刻身旁躺著一位全身泛著金光的女孩,正用那雙靈動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地盯著他。

那縷金光很是溫暖,給人一種舒適輕宜之感。

女孩很漂亮,淡金色的長發,雙眸中泛著靈光,此時臉上帶著笑容,給人的感覺很是可愛。

「你竟然不認得璇兒了。」女孩緩緩起身,輕撇著小嘴,低聲望著葉飛低聲開口道。

葉飛聞言,腦中頓時一陣嗡嗡作響,不由地愣了許久。

「璇兒?」

「上古玄蛇……」葉飛臉上露出少有的驚訝之色,下意識地開口低語道。

同時他的腦中,很快出現了一段信息,那是對之前渡過的獸劫的介紹,根據腦中的信息葉飛得知,那道天劫名曰化靈劫。

之所以如此恐怖,那是因為一旦靈獸渡過此劫,便可化作人形,而且沒有九九至極的壽元限制。

只是這道信息,並非是來自葉飛的傳承記憶,這讓他心中疑惑不已。

「嗯嗯。」平台之上,女孩連連點頭,同時張開手臂,撲到了葉飛的懷中,顯然對他很是依賴。

葉飛沉默片刻,識海之中,再次出現一段古文記載,那是一種遠古契約之術,同時關於上古玄蛇的記憶,一併都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這一刻,上古玄蛇,彷彿成為了他身體的一部分一般。

他昏迷的半年內所發生的事情,以及上古玄色數百年前的記憶,此刻都清晰地出現在了葉飛的腦海之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