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26 Views

唐崇耀搖搖頭,不再去看鹿一凡,在清理完工具之後,正式開始調酒。

Written by
banner

他將酒水倒入調酒壺中,攪拌均勻,連同冰塊一起倒入搖桶,飛快的搖晃了起來。

唐崇耀調酒時的動作極具美感,冰塊和酒水碰撞的聲音,彷彿一曲優美的交響樂,優美動聽。

隨著調酒的進行,唐崇耀的動作越來越誇張,出現了很多技巧性、視覺衝擊性、魔術性的調酒動作!

和偶像劇里那些小鮮肉耍酷的調酒動作相比,唐崇耀的調酒只讓人感覺更帥,更酷!

這才是真正的調酒大師!

而此時,鹿一凡打開了可樂,往裡面加了兩塊冰。

正當大家疑惑他究竟要如何調酒時,只見鹿一凡冷俊一笑,拿起可樂瓶,對著瓶口「敦敦敦敦~~~」的大口喝了起來。

我倒!!!!

大廳里所有人全都一陣狂暈!

鹿一凡卻不以為意的喝完一瓶可樂后,打了個飽嗝,大呼一聲道:「啊~~~~加冰的可樂果然喝著很過癮啊!」

卧槽!

真尼瑪是奇葩啊!

所有人看到鹿一凡的行為只會,都無語極了!

這傢伙到現在居然還有閑工夫喝飲料,這到底是有多沒心沒肺啊!

還是說……他已經破罐子破摔了?

咚!

一聲劇烈的響聲之後,唐崇耀已經將搖桶放在了桌子上。

然後,他對著那搖桶,雙手合十,微微鞠躬,嘴裡念叨著些什麼,像是在開啟一件什麼稀世珍寶前做的祭祀活動似的。

嘩~~~

等到搖桶內的酒水盡數平靜下來之後,唐崇耀這才將其拿起,把裡面的酒水倒入了酒杯內。

「小唐調酒的動作十分完美,我覺得可以給兩分。」 邪皇閣 管虎老爺子縷著鬍鬚輕笑道。

雞尾酒的打分規則很簡單,調酒動作滿分是兩分,酒的外觀滿分是三分,剩下的五分則是味道分。

齊媚也嬌笑著,微微交換豐盈的白腿道:「我也給滿分。」

同樣精通調酒的錢亦兵也點頭嘆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啊!這小唐的調酒功夫,都已經快趕上我了!」

不一會兒,五杯雞尾酒被工整的擺在評委面前。

「一……二……三……」

在場的人雙目緊緊看著酒杯,數著這裡面到底有幾光幾色。

最終,有人驚呼道:「天哪,是……是十光十色!!」

一聲出后,整個大廳內爆出了陣陣驚嘆聲浪!

(本章完)

:。: 「十光十色,真的是十光十色!沒想到唐大廚的調酒技術竟然達到如此驚天地泣鬼神的程度了!」

「怕是連錢亦兵錢大廚在調酒方面都不如他了!」

「從今以後,調酒界,唐大廚再無敵手,獨尊天下啊!」

……

……

只見那唐崇耀調出的五杯雞尾酒,從上至下,共分為十層,每一層分別閃爍著一種顏色,彼此之間沒有絲毫的混合跡象,而酒水周圍卻閃爍著始終不同色彩的光芒,讓人看后賞心悅目。

在場的人在一陣驚嘆之後,瞬間爆出如雷般的掌聲。

唐崇耀雙手環胸,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顯然對自己的作品十分滿意。

而後,他用高高在上的語氣,對包括鹿一凡在內的同組對手道:「你們還需要繼續比下去嗎? 直播之狩獵荒野 還需要自取其辱嗎?」

另外兩名參賽者臉色極為難看,但看著唐崇耀那五杯十光十色,終究只能嘆了一口氣,宣布棄權。

此刻,唐崇耀這一組只剩下鹿一凡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

「怎麼?還不認輸?再比下去,無非是浪費大家的時間罷了!」唐崇耀眼眸閃爍,語氣霸道十足。

而現場的各位廚師也是不耐煩的叫嚷了起來。

「小子,趕緊棄權吧!」

我的絕色美女姐姐 「是啊。人家連十光十色都能調的出來,你還比個什麼勁啊!」

「浪費我時間!」

「我們要看總決賽,趕快棄權!」

盧廣鐘不禁喜形於色。

該死的傢伙,讓你搶我未婚妻,現在知道被人羞辱的滋味有多難受了吧!

1號鮮妻:宮少,別硬來 活該!

現在只是讓你嘗嘗被羞辱的滋味,等過幾天,血煞的ss級殺手來了,老子就要讓你死!

管詩涵的面色難看異常,她早知道鹿一凡會輸,卻沒想到對手的實力竟然恐怖如斯!

連華夏調酒協會的會長也只能勉強調出六光十色,可這唐崇耀竟然已經達到了十光十色的水平!

鹿一凡看著唐崇耀,又看了看耷拉個臉,都快哭出來的管詩涵,搖頭一笑道:

「如果你只有這點水平的話,那麼,這場比賽,我贏定了!」

什麼?

鹿一凡的話語傳到唐崇耀的耳中,此刻他微微一怔,不禁不屑的哈哈大笑道:「好啊,我就等你把酒調出來!」

卻見鹿一凡對著下人說道:「麻煩,把酒柜上的酒,全部給我拿過來!」

全部拿過來?

他這是要幹什麼?

下人花了好一番力氣,這才將上百瓶美酒全部放在了鹿一凡的桌上。

「這傢伙是在逗我吧?這麼多酒,哪怕一瓶一瓶的開,一瓶一瓶的調,時間也不夠啊!」

「嘩眾取寵!」

「他肯定是覺得自己會輸,所以才這麼拖延時間的!」

齊媚也用她那甜膩的聲音,輕笑著對鹿一凡道:「小哥,時間可只剩下十分鐘了,你確定來得及嗎?」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鹿一凡微微一笑,下一刻,他的氣勢徒然一變!

雙掌對著廚桌狠狠一拍,數百瓶美酒轟然全部爆裂開來!

雙掌畫出一個太極形狀,那漫天炸裂開來的酒水,竟然如同孺子投入母親懷抱一般,乖巧的向鹿一凡懷中撲去!

浩浩蕩蕩的上百斤酒水,竟然盡數被他攬在雙掌之間!

鹿一凡如同抱天攬月,掌間封閉了一個世界。

酒水形成的長蛇被他凝聚成一個球,在雙手間不斷旋轉、循環著。

管虎騰的一下子,驚駭的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失聲叫道:「太……太極調和手!」

砰!

錢亦兵震驚的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摔碎了也渾然不知,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鹿一凡的手,生怕錯過任何一丁點的細節。

齊媚同樣驚悚的喃喃道:「怎麼可能!傳說中只有食神朱大寶才會的逆天廚藝,太極調和手他怎麼可能會!」

齊媚驚的兩條修長的大白腿顫抖不已,兩個大白兔也顫抖的波濤洶湧。

可惜,此刻沒有人去欣賞這個嫵媚入骨的極品熟(和諧)女的美艷姿態了,所有人都在聚精會神的看著鹿一凡的表演。

聚集著一團上百斤的酒水,鹿一凡真元涌動,將那酒水不斷的壓縮再壓縮!

原本碩大一團的酒水,竟被他生生壓成了只有兩個籃球大小!

「杯來!」

鹿一凡一聲暴喝,卻見遠處工具處的五個酒杯憑空飛了起來!

鹿一凡做了一個龜派氣功的動作,對準那浮空的五個酒杯,猛力一推!

嘩!

五條酒水巨龍,對準了那五個空酒杯猛的竄去!

當酒水巨龍進入酒杯之時,酒杯的上方,竟然隱約留有龍鳴聲!

輕輕對著那五個酒杯吹了一口氣,五個酒杯像是聽鹿一凡的話一般,輕飄飄的飛到了五個評委面前。

鹿一凡負手而站,淡淡道:「若他的作品是十光十色,那我的作品,便是千光萬色!

五位,請品嘗的我『萬花筒』雞尾酒吧!」

萬花筒!!!

聞言,所有人都望向那五杯雞尾酒。

奇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杯中的酒水形成了如同萬花筒一般的變化,無時無刻,不斷變換著顏色和形狀!

所有人都驚呆了!

可鹿一凡卻淡淡一笑,然而道:「萬花筒的效果,需要在暗處看才有意思!」

鹿一凡沒有絲毫自得,彷彿在說著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一般。

管虎立刻命人把大廳的窗帘和燈全都關閉。

卻見鹿一凡的雞尾酒在黑暗中,竟然如同螢火蟲一般,閃爍出五彩繽紛的光芒來,將整個大廳照成了夢幻般的世界!

不僅如此,五杯萬花筒的中心處,竟出現了五條七彩巨龍,在不斷爭搶著一顆珠子!

五龍戲珠幻象!

齊媚頓時捂著小嘴,俏臉上滿是震撼:

「這……這怎麼可能!千光萬色!五龍戲珠!這怎麼可能!!」

鹿一凡微微一笑,對著各位評委道:「各位,請嘗嘗看吧。」

當下,被震驚著的五位評委,端起酒杯,輕輕抿了一口。

大廳內死寂一片,所有人都被這五杯奇異的雞尾酒驚呆了。

他們看到評委喝酒,心中也是饞的要命。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只見五位評委將面前神奇的雞尾酒端了起來,閉上眼睛,輕輕感受著雞尾酒的味道。

幾秒之後,五位評委幾乎是同時猛然睜開,並瞪大了眼睛,彷彿感受到了什麼無比讓人震撼的事情一般!

錢亦兵的臉上一開始先是帶著一種被酸倒牙的表情,接著,又是苦苦的皺起眉頭,轉而又異常沉醉,彷彿那雞尾酒中有很多種不同美妙的味道一般。

齊媚的表情更是誇張,她面部潮紅著,蔥白的玉臂不知為何,偷偷的捂著自己的雙腿之間,美眸含波帶媚,蓬勃的欲(和諧)望似乎隨時都要爆出來。

感受到自己身體的奇異感覺,齊媚驚駭的心道:「這酒太可怕了!

我喝下去的一瞬間,只感覺到好像有無數我想要喝的美酒,在我的味蕾上,來回不停旋轉,不斷刺激它,讓它源源不斷的產生那種醉酒時的滿足感一樣!」

足足過了一刻鐘后,齊媚方才品完這一小口酒水。

因為太好喝了,味道和感覺太奇異了,她根本捨不得咽下去!

當她再次睜開眼睛時,看向鹿一凡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驚駭!

再看看其他四位評委,他們的臉上也都和自己一樣,全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過了好久,管虎才緩緩開口感嘆道:「萬花筒……萬花筒……

果然名不虛傳啊!

我只是喝了幾口酒,就感受到了上百種不同的口味。

每一種口味,都那麼的純正,可偏偏這上百種口味又是混雜在一起的!

如此美妙的感受,老夫打出生到現在,還是第一次感受到!」

錢亦兵同樣讚歎的說道:「以前我以為飄飄欲仙只是一個形容詞而已。

沒想到今天,我竟能親身感受到這種感覺!

我敢斷定,整個華夏,只有你鹿一凡能調出如此美妙的雞尾酒!」

齊媚則捂住自己抑制不住抖動的豐滿雙峰,問道:「剛剛,你用的那一招是不是太極調和手?」

鹿一凡點點頭,笑而不語。

齊媚這才嘆了口氣,坐在太師椅上道:「難怪,難怪……四位,我給鹿一凡滿分!」

管虎:「呵呵,無論是外觀,表演還是味道,都是完美!滿分都不足以表達老夫的敬意!」

「同意!」

「我也給滿分!」

「要是有1oo分,我就給1oo分了!」

鹿一凡沒有顯得多興奮,彷彿這些評委給滿分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一般。

管詩涵倒是驚喜的狂呼出聲來!

她萬萬沒想到,鹿一凡竟然真的贏了,而且還贏得如此牛逼!

什麼太極調和手,什麼萬花筒,她不太懂,但是聽上去就很牛逼,很霸氣的樣子!

只有盧廣鍾微微皺眉,心中暗想,這鹿一凡看起來有兩把刷子,看來決賽的時候,必須得讓那四個評委作弊了。

此時的唐崇耀,臉色慘白一片,無比的跪在了地上!

輸了!

他引以為傲的調酒竟然輸的一塌糊塗!

唐崇耀的身軀不斷顫抖著,表情顯得那麼的無力,那麼的絕望。

鹿一凡緩緩踱步到他身前,微笑著伸出手。

唐崇耀卻抬頭狠狠瞪著鹿一凡道:「我不需要你一個臭學生的憐憫!」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