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06 Views

而在這樣子的場合,莫子煦特意派人過來找她,這個事情,怎麼說都透著一股詭異勁兒。

Written by
banner

她這麼一想著,抬眼去看那個小廝,沒想到那小廝正好抬起頭來,拿眼瞄她,看著她抬眸盯著自己瞧著,心中便是一抖。

更不敢與她對視了。

花虞眯了眯眼睛,面上的表情有些個古怪,抬眸掃向了四周,卻瞧見了那莫清檸瞬間有些許的慌亂,無比著急地,將自己的眼神轉移到了旁邊。

花虞挑了挑眉,看來,要找她的人,並不是莫子煦啊!

「魚兒。」別說是花虞了,就連那坐在了花虞身邊的蘇盈袖,也看出這個小廝的不對勁來了,她皺了皺眉,道:「這事……」

她想要提醒花虞一句,這話出口,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如今的她們畢竟還身處在了這端平郡王府當中,她若是說話不客氣,這小廝不會做些什麼,可這小廝背後的主子,卻不一定會就這麼算了。

還未等蘇盈袖把話說話,花虞就已經從自己的位置之上站起了身來。

蘇盈袖怔忪了一瞬,隨後忍不住看向了她。

「袖袖,我先過去看看,你不必擔心。」沒想到花虞的面上很是從容,說這句話的時候,還遞給了蘇盈袖一個安心的眼神。

蘇盈袖明白,這是讓她放心,花虞自有分寸的意思。

她抬眼看了一下,碧衣一直跟在了花虞的身邊,除了碧衣之外,還有花虞那督察院的人侯在了一旁。

這個陣勢,想來對方也不敢做些什麼才是。

主要她有些個摸不清楚花虞的意思,瞧著花虞如此,便只能夠點了點頭。

花虞頓時對她笑了一瞬,抬眸看向了那個戰戰兢兢的小廝,道:「帶路吧。」

那小廝聽到了花虞的話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忙不迭引著花虞,往這花廳外面走了去。

而那個一直關注著這邊動向,被花虞的一個眼神,給嚇得心神大亂的莫清檸。

瞧著他們動了,也忙不迭站起了身來,追了出去。

蘇盈袖看著莫清檸匆匆離開的方向,忍不住皺眉。

莫清檸的性格不大好相處,可蘇盈袖卻覺得,莫清檸不是什麼壞人。

至少她對人的不滿,幾乎都表現在了臉上。

不像是楊綵衣、江愫芸那起子,會在背後使什麼陰招的人。

只是也不知道她今日是怎麼想的,約了花虞出去幹什麼? 這就算了,為什麼用上了她的哥哥莫子煦的名頭?

她難道不知道,無論如何,莫子煦也是一個男子,被人知道跟花虞相會,還不知道花虞會被人編排成什麼樣子呢!

蘇盈袖心中有些個擔憂,可她知道,她都看得明白的事情,花虞心中自然也是清楚的。

即便如此花虞還是出去了,必然是有自己的打算。

想來,應該不會吃什麼虧才是……

這麼一想著,蘇盈袖只能夠按耐住自己著急的心情,等著花虞回來。

……

那邊,花虞跟著這個小廝,也沒有多加詢問,一路從花廳裡面離開。

七拐八繞的,竟是到了一處很是僻靜的地方。

這地方有假山流水,還有一個冬日裡顯得有幾分荒涼的亭子。

花虞往那亭子當中看了一眼,就瞥見了莫清檸的身影。

她微微挑眉,猜到了是莫清檸約見她,卻沒有想到莫清檸如此的直接,竟是在她跟著這小廝繞圈子的時候,已經提前抵達了這裡。

這裡瞧著也沒幾個人,除了莫清檸身邊伺候著的人,也就只有花虞還有花虞身邊的幾個人了。

「大人……」碧衣有些個猶豫,這位郡主,之前對待花虞,可都一直算不上太過於友好啊。

花虞沒說話,反而是掃了她身後的江海一眼,江海點了點頭,示意她這周圍並沒有什麼埋伏。

莫清檸身邊的這幾個人,瞧著他們吐納的氣息還有走路的方式,也不像是會武的。

花虞對於江海的判定是極為相信的,因此只安撫了那碧衣幾句之後,抬腳走向了亭子之中。

碧衣被花虞給留在了這邊,心中不由得有些個焦急。

她來回地在江海的面前踱步,江海看著她這繞來繞去的,不禁出聲道:「放心吧,大人有分寸。」

碧衣聞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她記得這個人,乃是之前在雍親王府裡頭伺候的來福。

她對於這個人算不上多麼的熟稔,畢竟從前的碧衣,是被人當成是暗衛來培養的。

碧衣自己也清楚這周圍沒有人能夠對花虞不利,可是打從上一次花虞喝的粥,被人下了毒之後,她就多了幾分警惕。

因此才會顯得有些個焦躁。

聽了這來福的話之後,倒也鎮定了幾分,掐了自己一把,讓她冷靜了下來之後,隨後對著那個來福點了點頭,輕聲道:「多謝福大人。」

被稱之為福大人的江海,有那麼一瞬間,還沒有反應過來,她是在跟自己說話。

等他回過了神來,也不過是對著這個碧衣點了點頭。

而那邊,莫清檸也不知道對花虞說了一些什麼,最後竟是一臉沉肅的對花虞福了一禮,隨後帶著自己身邊貼身的丫鬟,離開了那亭子之中。

她走過來的時候,碧衣和江海兩個人,還沒有反應過來。

卻見那莫清檸已經腳步匆匆地離開了這邊,連頭都沒有回。

兩個人不由得有些個獃滯,合著他們都想多了?

莫清檸把花虞叫過來,其實只是單純的想要跟花虞說幾句話罷了?

碧衣有些個愣神,沒反應過來。

「花大人可在?」 碧衣聞言,忙不迭抬頭,這一抬眼,卻瞧見了面色很是難看的梁旭。

她愣了一瞬,隨後忙道:「在。」

袖手驚天:王爺請入榻 話音剛落,梁旭已經抬眼,瞧見了那站在了亭子當中的花虞,抬腳大闊步往那邊走了去。

整個過程是行雲流水一般,尚且都沒有給她多少反應的時間。

碧衣一時有些發懵,這是怎麼一回事?

花虞來見的人,不是莫清檸嗎?

怎麼那個莫清檸剛剛才走,梁旭就過來了?

只到底梁旭是讓她極其放心的人,碧衣身為褚凌宸身邊的暗衛,自然知道褚凌宸身邊的關係網,誰最為可靠,而誰是不可相信的了。

梁旭乃是褚凌宸的心腹,無論如何,都不會對花虞做出什麼危險之事就對了。

因此,她雖說有些個驚訝,卻也沒有跟上去。

而梁旭身邊跟著的小廝,瞧見這二人都站在了這邊,自然也是無比乖覺地停下了腳步。

最後,僅有梁旭一個人走到了那亭中,看到了花虞。

「花大人。」梁旭喚了花虞一聲,他面色帶著些許的疲倦不說,那一張本就冰冷沒有什麼太多表情的臉,此事看起來更是帶著幾分的蕭瑟。

使得他整個人,就好像是冰棍一般。

剛剛一靠近,花虞就忍不住緊了緊自己身上的白狐披風。

她轉過了身來,輕輕地看了梁旭一眼,隨後道:「梁大人來了。」

梁旭點了點頭,剛才找他傳話的人,分明是這端平郡王府內的小廝,他跟莫子煦的私交甚好,這端平郡王府不知道來過了多少次了。

自然是一眼就辨認了出來。

那小廝說花虞想要見他,他心中帶了些疑惑。

想著花虞莫名其妙的,怎麼會讓端平郡王府的下人給自己傳話。

心中正有些個疑惑呢,抱著隨便來看一看的態度,還真的瞧見了花虞。

梁旭的心中,也有些許的古怪。

沒想到,花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忽地道:「梁大人這一段日子,瞧著倒是憔悴了不少。」

這話說得莫名,梁旭跟花虞也不是平日里互相關心的身份,因此,梁旭抬眸,有些奇怪地看了花虞一眼。

「多謝花大人關心。」至於別的,他卻沒什麼興趣說下去了。

旁人都道是花虞乃是真正的人間絕色,唯獨梁旭在花虞的面前,沒有什麼太大的表情。

也沒覺得花虞跟尋常的女子,有些個什麼區別。

花虞勾唇一笑,沒有將梁旭這冷淡的態度看在了眼裡,反而只是出聲道:「說起來,連帶著世子爺,也病倒了。」

她這話一出,原本冷淡到了極點的梁旭,面色卻瞬間大變,猛地抬眼看向了花虞。

「梁大人不知道嗎?」花虞的面色不改,甚至還輕笑了一瞬。「今日世子爺未曾出現在了壽宴之中,便是因為病了。」

總裁大人,不可以 梁旭默然,他知道,他當然知道。

可知道又能夠如何?

所謂的生病,他還有莫子煦兩個人心中都極為清楚,不過是一個託詞罷了!

梁旭的思緒回籠,想到了那一日,在這端平郡王府內發生的事情……

三司會審之後,他終於是按耐不住。 直接找上了門來,想要問一問莫子煦,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想法。

倘若他也想要就這麼找一個尋常女子成親的話。

那麼日後,梁旭也不會再糾纏。

想是這麼想的,梁旭也以為自己的意志,還有控制力,可以輕易地做到這些個事情。

卻沒想到,剛一瞧見了莫子煦,他就有些個忍耐不住。

瞧著他開口說話,竟是一瞬間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左右了思想,就那麼撲上去,堵住了他的唇。

那種感覺,至今還縈繞在了梁旭的心頭。

他不知道莫子煦是什麼樣的感受,他自己渾身卻好像是過了電一般,整個人都在顫抖。

卻無論如何,都不願意放開莫子煦。

奇怪的是,不知道為什麼,莫子煦也並沒有推開他。

只是他二人沉浸在了此事之中,竟是沒有注意到,端平郡王不知道什麼時候,沖了進來,親眼看到了這麼一幕……

後來他怎麼離開的端平郡王府,如今竟是有些個想不起來了。

只是從那一日之後,他便渾渾噩噩的,整個人都有些個不在狀態。

只想著第二日見到了莫子煦之後,再好好地跟莫子煦說一說。

哪裡知道,那一日之後,莫子煦便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他們兩個人該說的話尚且還沒有說完,莫子煦卻忽然『生病』,這一病就是許久,他幾次想要衝進端平郡王府當中來找莫子煦。

卻都被人給堵了回去。

說是端平郡王下了命令,不許讓他靠近王府當中一步。

梁旭沒有了法子,也曾寫了幾封信,讓人送到了這府中,可不管是什麼樣的內容,寫得如何的情真意切,卻都沒有收到迴音。

莫子煦不見蹤影,加上端平郡王府的態度,讓梁旭心中忽地產生了很是荒謬的念頭,那就是從始至終,只有他是不正常的。

或許莫子煦早就已經打算好了,要找一個女子,共度餘生。

或者是他已經跟端平郡王說好了,只要過了這一段,讓梁旭死心了,就可以迎娶世子妃進門了。

梁旭知道自己現在的想法很是荒謬,可一直見不到莫子煦的人,實在是讓他忍不住的多想,甚至連做事情,都變得心不在焉了起來。

近日來,他更是連朝事都沒有辦法專註。

叔伯瞧著他這個樣子,卻撬不開他的嘴,沒辦法得知是什麼事情,也只能夠讓他告病在家。

一直到了今日,說是端平郡王的壽辰,梁旭的心中忽地就升起了希望,說不準,他今日可以見到莫子煦。

因此他難得的,打起精神跟著叔伯一起出了門。

哪裡知道,莫子煦還是在『病中』。

他連個人都沒見到,更不要說能夠得知莫子煦究竟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想法了。

如今又聽到了花虞吐出了這樣子的話來,梁旭就有些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花虞瞧著梁旭那個表現,雖不清楚他心中是一個什麼樣的想法,卻也知道,肯定不是很好受的就是了。

她微微嘆了一口氣,倒也沒有折磨這個梁旭,反而徑直開了口。 「梁大人有所不知,世子爺如今是真的病了。」

花虞這話一出口,立馬就喚回了那梁旭的思緒。

他猛地抬眼看向了花虞,眼中帶著滿滿的不敢相信。

花虞瞧著他這個樣子,忍不住搖了搖頭,估計連梁旭都以為,莫子煦是託病不見他呢。

方才她剛剛進入了這個端平郡王府的時候,不也是這樣的感覺嗎?

思及此,花虞便道:「具體的,我也不是太過於清楚,不過,是我之前聽郡主所說的,說是那一日,你來了這端平郡王府之後,不知道為什麼,端平郡王發了好大的火!」

這個也是莫清檸找花虞的原因。

花虞還以為,莫清檸是想要做些個什麼呢,沒想到,她這一次,完完全全的是為了自己的哥哥,才會如此。

「郡王爺跟世子爺兩個人起了衝突,也不知道世子爺究竟說了一些什麼,竟是將郡王爺給徹底惹怒,郡王爺他……請了家法!」

梁旭面色巨變,家法?

「郡王爺下手很重,當時郡主收到了消息,趕過去的時候,世子爺已經被打得奄奄一息,倒在了地上,她還以為,世子爺人沒了,氣得直打郡王爺。」

「他怎麼樣了?」梁旭聽到了這裡,是再也忍耐不下去了,心中各種滋味交雜。

最多的,是一種滲入骨髓的心疼,還有濃濃的愧疚之情。

他之前做的事情,全然是沒有過腦子的,自己想著要那麼做,就那麼做了,他想到了這裡,心中就頗為不是滋味。

因著心裡顧念著的,都是那個人對他,是不是也是一樣的感情。

而完全忽略了,郡王爺看到他們二人這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眼下想起來,他真是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才好。

他做的,這都是一些個什麼畜生事?

「不好。」花虞瞧著梁旭的臉色難看,卻也沒有將話說得合他的心意,說到底在這個事情當中,梁旭肯定是有責任的。

莫清檸方才告訴她的時候,並沒有認真說,那郡王爺是因為什麼發了這麼大的火。

然而花虞只要認真一想,就能夠知道是為什麼了。

莫清檸說,那一日梁旭也在,而且還離開了。

再聯繫今日郡王爺對梁旭的態度,不難想到,這梁旭究竟是做了一些什麼,才會讓郡王爺大發雷霆。

甚至對自己最為寵愛的兒子,發了那樣大的火。

「世子爺撿回了一條命,可人也被打了一個半死,如今還癱在了床上,動彈不得,然而郡王爺為了處置他,直接讓人將他的院子給圍了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