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80 Views

「瞧老夫這記性,朱小姐莫怪,這件事情確實是老夫忘了。」楚雲見此情景,如似老臉一紅,臉上同時露出歉意之色。

Written by
banner

朱紅冷哼一聲,一個築基境的強者,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忘記此事。

空氣中的氣氛,此時不免有些緊張,那楚雲只是尷尬一笑,沒有在繼續多說什麼,便是向著前方的鄉鎮緩步走去。

朱紅見此情景,也是只能作罷,隨即轉過頭來,望向隱龍二祖的成員。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朱紅沉吟少許后,便是低聲開口問道。

前方的二組隊長,離開抬手行禮道:「報告指導員,已經確定了那隻怪物,就在小鎮之內,但此物極為兇悍,幾大家族進去查探之人,沒有一個活著出來。」

說罷將此地的情況,一一向著朱紅報告了一遍。

三大家族的族人,連同隱龍二組,儘管將整個小鎮封鎖,但想要擒獲裡面的怪物,卻是有些困難,一時間在此陷入了僵局。

就在此時,前方的小鎮入口處,楚雲與萬鋒二人,在對視一眼后,隨即便是同時踏入了小鎮之內。

這二人都有著築基境的實力,戰力也是在場的,除了葉飛之外最強的二人,事已至此他們也是不得不出手。

「葉飛,那二人……」朱紅此時來臉上的表情,不免帶著疑惑之色。

她能夠感覺到,楚,萬,這兩家之人,明顯有些不太對勁,但又是一時間不知道是哪裡的問題,此時只能轉頭望向葉飛。

「他們,不想葉某見到那隻怪物。」葉飛目光沉靜,一句話點出了其中的關鍵。

無論是之前他乘坐的直升機遇襲,還是這楚雲與萬鋒的反常舉動,其目的明顯之後一個,那就是不想葉飛參與此事。

葉飛在說完之後,隨即向著前走去,他的靈識同時將整座小鎮籠罩,但卻是沒有發現那隻所謂的怪物。

「居然能夠逃過葉某的靈識。」葉飛目光微閃,內心不禁暗道。

就在葉飛思索之時,前方的小鎮之內,傳來一聲震耳的悶響,楚雲與萬鋒的氣息,頓時衝天而起。

小鎮外的眾人,此刻目光同時向著半空半空之中凝望而去,可見一團幽黑的霧氣,忽然在小鎮的半空憑空而現。

那霧氣漆黑如碳,在半空之中聚而不散,散發出無比詭異的氣息。

「楚家人聽命,全力出手相助太爺,擒獲那隻怪物!」

重生與言和歸來 「萬家族人,隨我殺入鎮內!」

隨著小鎮內,楚雲與萬鋒的出手,此時守在鎮口的眾人,眼中都是冒出精光,不在懼怕鎮內之物,紛紛向著裡面猛衝而去。

楚家為首的正是那位楚瀟逸,此子此刻眼中殺意湧現,全身的力量爆發到了極致。

這次的圍剿,楚家與萬家乃是主力,隨著這兩家的動作,封鎖小鎮的包圍圈,開始慢慢的縮小,近百位武道中人,全部湧入了小鎮之內。

「葉飛,我藍家是否也要一同入鎮?」前方不遠處,一身穿長袍,面相豪爽的中年男子,此時緩步走上前來,望向葉飛臉上露出爽朗的微笑。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藍菲的父親藍湛,葉飛也是許久未見此人。

「藍叔,此事藍家就不要參與了,這楚萬兩家有些不太對勁,融我進去一探便知。」葉飛開口的同時,向著藍湛一抱拳。

前方的藍湛,此時哈哈一笑,隨即點了點頭,抬手示意藍家人的後退。

對於這位女婿,藍湛的心中極為滿意。

江東葉家在華夏的崛起,同時也帶動了整個藍家的發展,每每藍家之人提起葉飛,都是忍不住豎起大拇指,藍湛的臉上也是有光。

「我陪你一起進去吧。」一旁的朱紅,隨即走上前來輕聲開口道。

前方的小鎮上空,那團黑霧極為詭異,而且楚萬兩家也不知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她也是有些不太放心葉飛獨自前去。 「也好,讓隱龍二組的人,先不要輕舉妄動,從那天黑霧上來看,這隻怪物並不算太強,向其將其擒下不難。」葉飛微微點頭,看了朱紅一眼低聲回應道。

他之所以一直沒出手,也是想要看看,那楚萬兩家究竟想要做什麼?

如今的葉飛,可是有著金丹中期的實力,那隻怪物雖說詭異,但幾乎沒有與他抗衡之力。

前方的小鎮內,半空之中的黑霧,越發的濃郁,卻是始終不見那隻怪物的蹤影,楚雲與萬鋒二人隨即踏空而起,靈識鎖定了黑霧。

「萬兄,切不可留手。」楚雲眼中殺意湧現,築基強者的力量,已然爆發到了極致。

一旁的萬鋒點了點頭,掌中靈光閃動,一把銀色長劍落入手中,身上的氣勢同時衝天而起。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二人此刻全力出手,向著半空之中的黑霧團衝去,同時下方兩家的族人,均是矚目凝神,看其模樣是隨時準備一擁而上。

「葉飛,你能不能看出,那怪物究竟是什麼?」小鎮的後方半空,朱紅盯著半空之中的黑霧,忍不住開口問道。

這東西在燕京盤踞已久,但真正是個什麼,朱紅卻是有些不知。

「那團黑霧,能夠阻隔靈識,我也無法看清。」

「不過你口中所說的怪物,應該是受傷了,以萬鋒與楚雲的實力,再加上下方的數百強者,說不定真能將其擒獲。」葉飛目光沉靜,臉上露出微笑。

他說完之後,緩緩抬頭望向前方的半空,心中也是不免有些好奇。

在葉飛的靈識之下,他可以清晰地感應到,那團黑霧中的氣息,明顯有些不穩,想必是與呂良一戰之後,受傷了重傷無疑。

就在二人交談之時,前方半空之中的黑霧內,忽然伸出數條粗壯的觸手,向著楚雲與萬鋒橫掃而去。

「擒龍手。」楚雲大喝一聲,楚家秘術已然施展,身形不退反進可謂氣勢十足。

兄妹戀人 一旁的萬鋒,更是不甘示弱,身形在半空之中帶出一道長虹,掌中的長劍靈光暴漲,一連斬出數道劍芒。

二人聯手之下,竟是隱約壓制了那團黑霧一籌,那些霧氣觸手,不斷地被震散,凌厲的劍芒同時斬入黑霧團內,攻擊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呼哧!」半空之中的黑霧團,在二人聯手之下,被劃開一道細小的缺口。

漆黑的霧氣之內,隱約可見一道黑色的身影若隱若現,似乎是個人形的模樣,但極為飄忽難以看清。

「楚家後輩,全力出手,給老夫轟散那團黑霧!」楚雲見此情景,頓時眼前一亮,手中的攻勢更為凌厲了幾分。

隨著此人的大喝,一旁的萬鋒同樣開口,命令萬家之人準備攻擊。

下方的幾百位族人,身上的氣勢同時爆發,掌中法器猛然祭出,一時間小鎮的半空之中,各色耀眼的靈光閃爍,攻勢可謂是驚人。

數百強者的聯手,在加上楚雲萬鋒二人,此刻爆出來的威勢不言而喻。

「楚家族人全力出手,誰能將那東西轟殺,本少爺重重有賞!」楚瀟逸面露瘋狂之色,此時發出一聲大吼,題體內的力量同時爆發。

此子的武道天資,確實是極為不俗,上次被葉飛打斷的雙腿已然恢復,更是踏入了半步築基之境。

「斬雲刀。」楚瀟逸低喝一聲,掌中靈光閃動,一把青色的短刀,頓時出現在了他的掌中。

「啼!」一聲嘶鳴,忽然在半空之中響起。

楚瀟逸此刻氣勢如虹,掌中的青色短刀青光大盛,隱約有靈體在光芒內若隱若現,這等威勢唯有靈器獨有。

「楚家傳承至寶,斬雲刀!」

「楚兄,好大的手筆。」上方的半空之中,萬鋒在看到那把青色短刀后,可謂是一眼就將其認出。

如此同時,此刀一現,楚家的眾人,眼中都是露出狂熱之色,紛紛祭出法器,周身的罡氣爆發,向著半空之中猛然衝去。

「萬兄,現在可不是閑聊的時候,事情鬧到這個地步,你萬家也脫不了干係吧。」楚雲手中攻勢不停,望向前方之人低聲開口道。

他在說完之後,眼角的餘光,明顯掃了後方的葉飛一眼,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憚之色。

前方的萬鋒聞言,臉上的表情明顯凝重了幾分,隨即不在多言,掌中長劍猛然斬出劍芒,向著上方的那團黑霧轟去。

此時後方不遠處,一直沒有出手的葉飛,在看到那把青色短刀后,眼中不禁閃過一道微光。

「靈器。」

「在一個築基小輩手中,著實有些浪費了。」葉飛面露惋惜之色,那楚瀟逸根本發出不出靈器的全部力量,著實有些暴殄天物。

葉飛此時仍舊沒有出手,他的靈識此刻不斷地伸延,將前方的黑霧封鎖,試圖探入其內看清楚那所謂的怪物究竟是什麼東西。

前方的半空之中,那團黑色霧氣,似乎有些抵擋不住眾人的聯手,在不斷的收縮之下,明顯變小了許多,其內的氣息更是越發的混亂。

「哈哈,哈哈,這怪物不行了。」

「全力出手,爭取一擊將轟殺。」楚雲此時哈哈大笑,眼中同時爆出寒芒。

不等他的話語落下,下方的楚瀟逸已然衝上前來,此子手中的青色短刀,如似對那黑霧有所克制一般,所過之處那些黑色觸手盡散。

「一定要殺了此人,你給本少爺去死!」楚瀟逸雙目泛紅,他周身的力量已然全部爆發,幾乎完全衝破了黑色觸手的封鎖。

青色的短刀劃過之處,上方的幽黑霧團,被其深深撕開一道裂口。

楚瀟逸眼中露出興奮之色,對於這個怪物的來歷,他可謂是極其清楚,當初先遇到這個怪物的那個人,正是這位楚家大少爺無疑。

楚瀟逸心中深知,那其實不是什麼怪物,而是一個海外的異人,因為被他派人圍攻,才變成如今這幅模樣。

「只要將你斬殺,那此事就能掩蓋過去,本少爺的命才能保住。」楚瀟逸腦中不斷思索,眼中殺意越發的濃郁。

當初他遇見這個海外異人之時,從其口中聽到了一個凜然心顫的名字,正是那江東葉飛無疑,一旦此人真的與葉飛有什麼關係,後果怕是不堪設想。

正因如此,楚萬兩家才會不留餘力,將要在葉飛發現之前將其徹底轟殺。

「呼呼。」上方的黑色霧團內,傳來一陣陣怪異的刺耳的聲響。

楚瀟逸已然臨近那道黑霧裂縫前,低吼一聲之後,沒有過多的猶豫,用盡全身之力,斬出一道青色的刀芒,直指黑霧團斬去。

萬鋒與楚雲二人,幾乎也是同時出手,靈識之力湧現而出,將整片黑霧團包裹。

「幽霧要散了,各位切莫在留手。」

「對對對,殺了那頭怪物,為死去的族人報仇!」下方的兩家族人,此時紛紛忍不住大吼,這些天死在那黑氣下的同族可謂是不少,他們對於此物都是極為憎恨。

前方的半空之中,黑霧不斷翻滾涌動,其內那個若言若現的身形,也是慢慢的變得清晰起來。

隨著眾人的目光望去,竟是一頭人形的蜘蛛怪物,看上像是個金髮女孩的模樣,但背後長著八根黑長的觸手,讓人一眼望去不免心身畏懼。

「嘶嘶。」黑霧中的怪物,發出極為刺耳的威脅之聲。

似乎是被這些人激怒了一般,只見一股氣息之芒,怪物的體內爆發而出,四周的空氣之中,頓時出現一道無形的壓制之力。

連同那楚雲與萬鋒在內,只覺得體內的靈力,彷彿在不斷被吞噬一般,身上的氣勢明顯減弱了許多。

「萬兄,這股力量那怪物無法支撐太長的時間,我二人聯手之下足以破開。」楚雲似乎早有所料,掌中靈光一閃,一件極品先天法器,落入了下的掌心之中。

這二人說罷,便是不再猶豫,身形閃動之下,同時向著半空之中猛衝而去。

原本因為靈器的加持,沖在最前方的楚瀟逸,此時身形忍不住被震退了數步,體內一陣虛脫之感,盯著半空之中的怪物,不禁暗罵了幾聲。

後方的半空之中,葉飛在感受到那股壓制之力后,頓時眼中精光暴漲,周身的氣勢不覺地擴散而出。

「暗島之力……」

「我應該沒有感覺錯的,那到底是什麼?」葉飛眼中雷威閃動,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化不定,此時心緒不知為何,變得有些煩躁。

只是片刻的思索,不等一旁的朱紅反應過來,葉飛的身形已然消失不見,下一刻他便是直接出現在了那片黑霧的下方。

「全部給葉某住手!」葉飛冷喝一聲,身上的氣勢同時衝天而去。

這股壓迫之力,可謂是極其驚人,下方那數百位兩族之人,紛紛忍不住一連向後退出數步,眼中都是露出驚駭之色。

上方的萬鋒與楚雲二人,臉上的表情同時變得難看起來,各自心中暗道不好,但在這股威壓之下,他們也是不敢隨意在移動身形。 此時的半空之中,葉飛眉頭微皺,望著半空之中,那隱藏在黑霧內,始終有些若隱若現的奇異身影,臉上不禁露出了思索之色。

「你們幹什麼?」

「還不給本少爺動手,殺了那頭怪物。」上空的楚瀟逸,因為靈器的原因,此時感受到了壓迫之力,實際上並沒有多少。

這也是因為葉飛,沒有想要傷到這些人之心,他此刻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僅僅是只是一股無形之勢。

此時的楚瀟逸,在大吼一聲之後,竟是手持青色短刀,沒有理會四周眾人的目光,直接向著前方的黑霧沖了過去,欲要將其一刀徹底斬殺。

盛世為凰 「葉某的話,你沒有聽到么。」 總裁的逃跑妻 女尊重生:妻主寵夫太逆天 半空之中葉飛面色如常,只是聲音中多了幾分冰冷之意。

話音未落,那楚瀟逸的身形,便是陡然一頓,臉上露出痛苦之色,同時噴出一口鮮血,向著下方墜落而去。

一旁的楚雲,連忙身形閃動,將自己的孫兒接住,抬手點出一道靈力融入其體內,這才勉強將其的性命保住。

「葉大師,老朽代逸兒向您賠罪,還望葉大師能繞小兒一命。」楚雲在穩住了孫兒的傷勢后,連忙抬手向著葉飛恭謹一拜。

後方的萬鋒,此刻臉上的表情,也是難堪至極,沒有多說什麼同時抬手向著葉飛抱拳。

僅憑一句話,就直接震懾了全場,下方的那數百位兩家族人,此時眼中都是忍不住露出驚駭之色。

「他就是江東葉飛嗎?居然連太爺在此子面面,都不敢有半分怠慢!」

「華東之主,果然名不虛傳。」

「他想要做什麼,難不成要放了那個怪物?」

下方的人群中,大多數人都曾見過葉飛,一眼就認出了其身份,身形後退的同時,均是忍不住開口紛紛議論道。

半空之中,葉飛目光沉靜,掃了楚雲一眼后,隨即轉過頭來望向前方的黑霧團。

沉默片刻之後,葉飛身形不斷靠近,不滅靈識向著其內收縮融入,隱約間他似乎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這是……」他心中的那股焦躁之感,此時不覺地再度濃郁了幾分。

就在葉飛準備直接踏入黑霧內時,其內的那道怪異身影,陡然向他發動了攻擊,八條粗壯的觸手,呈封鎖之勢,將其退路完全封死。

「嘶,看來葉大師與那怪物,並沒有什麼關係。」後方的楚雲此時不禁深吸一口氣,心神逐漸放鬆下來。

沉吟少許之後,楚雲抬頭看了前方的萬鋒一眼,二人一番對視之後,便是同時向著後方退。

下方的近百人族人,見此情景同樣一眼後退了數步,但眾人的目光卻是一直聚焦在葉飛身上,能見到這樣的強者出手,當真是可遇而不可求之事。

隨著眾人的目光望去,葉飛身形並沒有半點的躲閃,已經一步步地向著黑霧靠近。

「砰,轟隆!」陣陣碰撞之聲,在同一時刻不斷傳來。

此刻連同那楚雲與萬鋒在內,都是看的一陣目瞪口呆,那八根漆黑的觸手,不斷地攻擊著葉飛,但至始至終都無法破其防禦。

在他們的眼中,彷彿那葉飛根本不屑出手還擊,只是直直地向著黑霧團內緩步走去。

「他,他如今到底踏入了何等境界,那黑色觸手的威勢,據說呂老都不敢硬抗。」

「太強了,我二人與她根本不在一個層次。」楚雲與萬鋒此時一臉的複雜之色,望著半空之中,那有如天神般的青年,不禁開口低語道。

下方的那數百位兩家族人,此刻心中的震撼,同樣也是不言而喻。

上方半空之中,眾人眼中看到的情景,著實讓人心神動容,眼中不免閃過一絲狂熱之感。

「丹氣,禁空。」葉飛的身形忽然停住,他已然站在了黑色霧氣的跟前。

只見其抬手之下,一股排斥天地之力湧現,這一刻彷彿連時間都凝固了一般,半空之中那飛舞的觸手,被其瞬間定住。

葉飛眼中精光閃動,周身泛起了閃動的雷弧,再度移動身形之下,四周的黑色霧氣以視線可見的速度,不斷地稀釋隨即消散。

不多時,隱藏在黑色霧氣內,那所謂的怪物身形,已然落入了葉飛的視線之中。

「你是……。」

「琳!」葉飛身形猛然一顫,在他看清楚黑霧內,那道身影的面容后,頓時腦中有如被一道晴天霹靂砸中。

隨著葉飛的目光望去,可見此時的琳,身上原本的氣息全無,雙目緊閉滿臉痛苦之色,而再她的額頭之上,閃動著一道奇異的幽光,有如人眼一般詭異無比。

不等葉飛反應過來,只見琳額頭上的幽光陡然一閃,她被的八隻觸角陡然轉動,化作八根鋒利的長矛,帶起破開之聲直指葉飛而來。

「被控制了么,暗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一時間葉飛腦中不免有些混亂,無數的問題在他的腦中不斷響起。

自從離開北海十二暗島后,島上的情況葉飛便是一無所知,那地方本就很少有人前往,就去之後能夠安全走出的人,更是屈指可數。

這也導致的暗島消息的封閉,顯然是在葉飛走後,獨盜團似乎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

「呼哧。」前方那鋒利的長矛,此刻已然襲卷而來。

葉飛目光一閃,全身的氣勢暴漲,抬手之下掌中一縷金光凝成型,金丹大道強者的力量,這一刻已然全部爆發而出。

在這股力量之下,那原本勢不可擋的凌厲長矛,已然被生生定在了半空。

葉飛身形隨即閃動,下一瞬便是出現在了琳的身旁,他的眼中精光閃動,掌中迅速掐訣,抬手點出一道靈光,融入了琳的額頭中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