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17, 2020
132 Views

我猛然見擡頭,看到噬魂獸的身後,還站着一個高大的身影,那是韓羅! 第4027章

Written by
banner

「跟著走吧!」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她對於小白獸的手段也是很驚訝的,不過很快她就發現了,小白獸落在他們幾人周圍的透明結界,其實是一種隱藏氣息並且能夠讓他們短時間內隱身的結界!

這種結界,也就能夠使用半個時辰左右,時間一久效果就會立即消失了!

黃文,黃武,三界此刻也明白周圍的人看不到他們,應該是跟主人懷裡小白獸弄出來的結界有關係了,沒想到小傢伙本事不小!

再聯想到接連兩次,他們三人都被對方弄的睡過去,心裡對墨九狸懷裡的小白獸,更加多了幾分警惕了!

有小白獸的結界,還有小白獸的指引,墨九狸幾人很快來到了巨石面前,然後小白獸從墨九狸懷裡跳了下來,走在前面,墨九狸微微一愣,隨即明白過來!

叮囑三界他們跟著自己的步伐走,墨九狸幾人很快就來到了巨石的后側!

等到成功來到巨石後面的時候,黃文和黃武都沒回過神來,他們兄弟兩人怎麼都沒有想到,讓諸神城那麼多高手,圍在外面的巨石,他們就這麼輕易的過來了,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吧!

三界跟著墨九狸的時間比較長,因此微微驚訝后就習慣了!

來到巨石后側,又走了沒多遠,就看到一個巨大的山洞,這個山洞是在巨石的下面,如果沒有小白獸帶路,就算是來到巨石后側,也會直接忽略掉的!

洞口的位置很黑,也很小,大概也就能夠容納兩個人並排進去的樣子!

小白獸停在洞口,看了眼他們周圍的結界,然後看向墨九狸問道:「我已經帶你們過來了,你現在願意跟我合作嗎?」

「我可以帶你進去,但是裡面到底是不是寶貝,我確實不清楚,再說就算裡面的寶貝,你和所有人都覺得是寶貝的話,我如果看不上,那在我眼裡也就不算什麼寶貝了,所以進去之後東西如何分配必須聽我的,你願意就跟著我進去,不願意就算了!」墨九狸聞言看著小白獸淡淡的說道。

「什麼?不行!萬一你看上我想要的東西怎麼辦?」小白獸聞言立即炸毛道。

「那沒辦法了,要麼你自己進去,要麼我們自己進去!」墨九狸無所謂的說道。

「外面這麼多人守著,裡面的東西絕對是寶貝,否則外面那些人又不是傻子!」小白獸聞言想了想看著墨九狸幾人道。

「寶貝這東西如果沒用,留在手裡只會是麻煩,所以我是不會為了一個用不上的寶貝,給自己惹麻煩的!」墨九狸笑著說道。

「又沒有人知道是你拿了寶貝!」小白獸無語的說道。

「小傢伙兒,別告訴我裡面的東西被拿走了,這裡還會一點動靜都沒有,我猜測沒錯的話,眼前的巨石只要裡面的東西被拿走,這塊突兀的巨石就會消失吧!」

「如果裡面的寶貝對我沒用,到時候我怕是出來,就要面對外面這些人的追殺奪寶了吧!」墨九狸彎起唇角看穿小白獸的心思說道。 韓羅嘴角帶笑的看着我,一臉玩味之色,就像是在看着到手的獵物,或者是美食。

我瞬間繃緊了神經,做好了隨手出手的準備。韓羅帶着噬魂獸,一步步的從臺階上往下走,讓我壓力倍增,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幾步。

“我謀劃了那麼久,所有的準備都差點被你毀掉。但既然你出現在這裏,我也就不用再麻煩了。孟輕塵不會出現在這裏的,你不用垂死掙扎了。”韓羅淡笑着說道。

他雖然外表看起來跟我一模一樣,但渾身散發着陰冷的氣息,讓我覺得很難受。他的實力之強大,毋庸置疑,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不得不思考着如何逃走。

我記得噬魂獸變成的秦晴告訴我,這裏好像還有別的出口,不知道隱藏在何處。如果能找到另一個出口,說不定還能逃出去。不過,噬魂獸的話,也並不值得相信。

沒錯,我沒信心也沒勇氣跟韓羅正面對抗,他只是站在那裏什麼都不做,也能給我帶來巨大的壓力,我覺得他能給我致命的威脅。

雖然說這場宿命之戰,早晚都要發生,但發生在此時,未免太不是時候。並不是我怕死,如果放在別的時候,哪怕是輸給韓羅,成爲他的附庸,我也毫無怨言,畢竟是我的實力太差。

但眼看着大批陰兵就要從血潭中來到陽間,我不能就這麼死在這裏,我必須把這個消息傳出去。

“秦晴,他的目標是我,待會我纏住他,你想辦法逃走。血潭底部,有着不計其數的陰兵,每一個的實力都有煉氣化神初期。那些陰兵正從血潭中往陽間來,你必須把這個消息傳出去,讓孟老他們想辦法解決。”我伏在秦晴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秦晴愣了愣,難以置信的看着我:“你說的是真的?單個實力都有煉氣化神初期的大量陰兵?”

我深吸了一口氣,點點頭:“沒錯,如果他們來到陽間,整個世界都會生靈塗炭,一片混亂。”

因爲有“坎”字決的幫助,我的速度遠比那些陰兵快。但以他們的速度,用不了多久就會通過血潭來到陽間,情況十分危急。

“羅漢,你還在想辦法逃走?不用掙扎了,我身後的階梯,是唯一通道。來吧,我們本來就是一體,只有跟我融合,纔是你的最終歸宿。”韓羅語氣淡漠。

想逃走幾乎是沒可能了,我深吸了一口氣,直勾勾的盯着韓羅,質問道:“這血潭下面的情況,你應該知道吧?”

韓羅臉色微變,但很快恢復如常,點頭道:“沒錯,我當然知道。你指的是陰兵過境?羅漢,你沒資格插手這件事。”

“混蛋,你知不知道那些陰兵的恐怖?如果他們來到陽間,整個世界都會徹底混亂!”我怒吼道。

韓羅聳了聳肩:“那又關我什麼事?這個世界太骯髒,清洗一下,未免不是件好事。”

我跟他根本沒法溝通,他不會關心普通人的死活,也不會去理會這個世界到底會變成什麼樣。但我想不通,他爲什麼要這麼做?

“韓羅,你這個瘋子,你到底想幹什麼?陰兵過境,讓整個世界生靈塗炭,對你有什麼好處?”

他搖了搖頭:“我沒有跟你解釋的義務,本來我的計劃完美無缺,沒想到你今晚竟然會找到這裏來,還重傷了我的噬魂獸。不過,既然天意如此,我也沒必要違背。來吧,靈魂歸位,以後你會明白我所做的一切。”

話音剛落,我就覺得腦子昏昏沉沉的,像是幾天幾夜沒睡覺一般。掙扎着睜開眼,讓自己清醒,我發現我的身體竟然不受控制的,一步步走向韓羅。

“羅漢,你醒過來!快點醒過來!”秦晴拉着我的胳膊,試圖讓我停下。

可我自己都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已經身受重傷的秦晴,更拿我沒辦法,死死拽着我的下場,就是跟着我一塊緩緩走向韓羅。

“寂寞,你也該出現了,靈魂歸位!”韓羅大聲道。

我驚奇的發現,韓羅身旁的噬魂獸竟然開始發生了變化,逐漸變成了寂寞的樣子。不管是身形樣貌,還是靈魂波動,都跟寂寞如出一轍。

“原來是這樣,你果然有兩隻噬魂獸!難道你試圖用噬魂獸來達到靈魂圓滿?”秦晴驚叫道。

我也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噬魂獸確實有吞噬別的靈魂,然後壯大自己的能力。而且最神奇的是,噬魂獸可以模仿任何人的靈魂波動,韓羅的本意是想用兩隻噬魂獸,分別模仿我和寂寞的靈魂,然後與其融合,達到靈魂圓滿。

“秦晴,你還是跟以前一樣聰明。不過你重傷了我的一隻噬魂獸,差點毀了我的計劃,如今我也只能提前融合了羅漢的靈魂。”韓羅迴應道。

噬魂獸變成的寂寞,比我要主動的多,緩緩走向韓羅,最後竟然跟韓羅融合在一起,韓羅的身上也散發出一絲寂寞的氣息。

我用盡了各種辦法,都沒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依然很緩慢的接近韓羅。我感受到他的身上散發着強烈的吸引力,我不由自主的就想靠過去。

“羅漢,你快清醒過來啊!再這麼下去,你就真的會跟他融合在一起,以後再也沒有獨立的自主的意識。”秦晴不停的喊道。

她的話我都能聽到,我也想醒過來,可是我真的沒辦法,身體完全動不了,就連開口說話都沒辦法。

鄉野小神醫 “來吧,靈魂歸位吧!”韓羅就像是念了什麼咒語一樣,只是簡單的一句話,讓我差點就心防失守,衝他狂奔過去。

不,我絕對不能過去,我要是過去就會被他吞噬,成爲他的附庸。我會失去我的一切,而且這個瘋子想要用陰兵過境毀了整個世界,我絕對要阻止這件事!

“震!”

我在心中默默嘶吼,我覺得想要對付韓羅,只能動用“震”字決。但這裏陰氣太濃郁,根本無法引動雷霆。

不過我記得那次我和秦晴在下地府的途中,孟老跟黑暗中的神祕人物對抗,用的也是雷霆巨爪,那種環境中都能調動雷霆之力,爲什麼我不行?

雷霆生於天地間,乾爲天,坤爲地。如果同時動用“乾”字決和“坤”字決,能不能創造出雷霆出來?

“乾!坤!震!”我努力嘗試了一下。

空氣中瞬間多了一絲雷霆氣息,不過實在是太微弱了,根本無法用它對韓羅造成任何傷害。

“乾!坤!震!”

這次我用盡了全身的力量,一陣噼裏啪啦之後,手指肚粗細的雷霆突然從頭頂落下,目標直指韓羅的頭頂。

韓羅皺了皺眉,擡頭看了一眼,一伸手,一股黑氣飛了出去,擋住了雷霆的襲擊。我的心一下跌落到谷底,我真的黔驢技窮了,實在沒有別的辦法。

“到了現在,你還敢反抗?哼,不知好歹。”韓羅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了千魂幡,隨手仍向我。

這並不是我之前見過的那面千魂幡,它散發的氣勢無比驚人,沒等我反應過來,千魂幡內涌現密密麻麻的鬼魂,圍繞在我的周圍,一個個都張開了血盆大口。

尼瑪,這哪是千魂幡啊,分明是萬魂幡,鬼魂實在太多,我的身上趴了厚厚一層,都在吞噬着我的血肉。最痛苦的是,我的腦海中還出現一種奇怪的聲音,聽的我頭疼欲裂,簡直想撞牆。

“什麼時候屈服了,我再收了你。秦晴,該談談咱們之間的事情了,事實證明,最後的贏家是我。你該兌現你的承諾了吧?”韓羅衝秦晴笑道。

我被鬼魂包圍在中間,秦晴早就被擠到了一旁。她無數次試着把我救出來,卻根本拿那些鬼魂沒辦法。

秦晴冷聲道:“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說實話聽到韓羅剛剛那番話的時候,要不是我動彈不得,我肯定衝出來質問他什麼意思。丫的把我困住,然後跟秦晴聊七聊八,撬牆角也不是這個撬法啊?

但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他們兩個之前難道還有什麼過去不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秦晴只是在以前去陰間理髮店的時候跟韓羅有過接觸。

韓羅笑着搖了搖頭:“你還在生氣?這是何必呢?夠了,我能給你的,羅漢給不了。他能給你的,我卻都能給。回來吧,過了今晚,整個世界都沒人是我的對手。你的命,也只有我能改!”

秦晴的臉色變的複雜起來,看的我的心情也很複雜。從她的表現看來,他們兩個之前肯定是有什麼過去,那她當初爲什麼在明知道我不是韓羅的情況下,還把我約到賓館,耍了我一頓?

秦晴剛準備說話,突然血潭內傳來了水花四濺的聲音,我雖然沒辦法看到血潭內發生了什麼,但卻能感受到陰兵的氣息,他們終於來了!

“韓羅,你到底想幹什麼?爲什麼要讓那些陰兵出現在這裏?”秦晴有些焦急的問道。

韓羅突然怪笑不已,朗聲道:“來了,終於來了。終於不用再對魔剎鬼王那個混蛋低聲下氣,這些陰兵,來到了我的底盤,就只能聽我號令!” 第4028章

小白獸沒想到竟然被墨九狸給看穿了,心裡有些後悔找這個女人了,但是除了這個女人它又不信別人,最後瞪著墨九狸片刻,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的說道:「行,我答應你就是了,但是你不僅要帶我進去,還要帶我安全離開這裡,否則我是不會同意的!」

「這個就要看裡面的東西會不會讓我失望了,如果裡面的東西和你說的不同,我不介意把你當寶貝丟給外面的人!」墨九狸淡淡一笑的說道。

「卑鄙的人族!」小白獸無語吼道。

墨九狸微微一笑,往山洞裡面走去,小白獸見狀,直接竄到墨九狸的懷裡,墨九狸也沒說什麼,抱著小傢伙兒往山洞裡走去!

三界幾人也算聽明白了墨九狸和小白獸的對話了,雖然他們此刻還不清楚,小白獸本事不弱,為何不自己進來山洞,非要拉上他們主人,但是似乎這小白獸想要山洞裡面寶貝附近的東西!

看起來,最近半夜散發光芒的寶貝附近,還有別的東西啊,三人想到這裡,也沒多問,跟著墨九狸身後一起走了進去……

墨九狸走在前面,帶著三界走進山洞后一段距離,裡面就徹底失去光亮了,墨九狸開始拿出幾顆夜明珠遞給身後的三界等人,但是卻發現原本很亮的夜明珠,在這山洞裡面卻一下子變得暗淡無光了……

墨九狸一愣,只能讓三界幾人把夜明珠收起來,然後打出火焰,在幾個人的周圍,這才照亮了他們幾個人周圍的情況,讓幾個人都不至於看不到路,火焰也能在出現意外的時候,保護三界幾人!

「主人,這洞內有很不少怨靈,但是似乎存在的時間太久遠了,實力很弱,幾乎都要消散了,讀取不到任何記憶……」這時三界在墨九狸心裡說道。

「看起來應該不是近期來到這裡的,你再看看有沒有能夠知道什麼的怨靈!」墨九狸聞言回道。

三界點頭,一邊跟著墨九狸往裡面周,一邊搜索洞內的怨靈,遺憾的是,一路上三界也沒遇到一個神識清楚的怨靈……

墨九狸幾人走了大概半個時辰后,小白獸弄出的結界消失了,墨九狸有些無聊的問道:「小傢伙兒你的天賦技能不錯嘛,竟然能夠保持這麼久的時間?」

「哼……那是自然,我又不是愚蠢的人類!」小白獸聞言冷哼一聲說道。

走在後面的黃文和黃武……

為毛感覺這隻小白獸,分明拿主人沒辦法,還總是一副想跟主人對著乾的模樣啊,再說了,能不能不要總是把愚蠢的人類掛在嘴裡啊!

「那你是什麼?看你這樣子不是貓,不是狐狸也不是龍的,難道是雞?」墨九狸故意笑著問道。

「你才是雞,你見過我怎麼可愛威猛的雞嗎?」剛才還很傲嬌的小白獸,又被墨九狸一句話給弄的炸毛的吼道。

黃文和黃武看著小白獸渾身絨毛都立起來,氣的像個刺蝟似的,忍不住在心裡偷笑,這個小白獸遇上主人,絕對會少活好幾年的…… 我更加確認,韓羅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他竟然想控制那些陰兵。且不說那些陰兵如何能否被他控制,就算他真的能掌控可怕的陰兵大軍,估計給世界帶來的是更大的危害。

“韓羅,我不管你到底想怎麼樣,快點把羅漢放了!”秦晴越發的着急。

韓羅怪笑道:“放了他?如果你沒傷了我的噬魂獸,這件事還能商量,畢竟我現在也沒有讓靈魂歸位的心思。但現在,我不可能放過他!”

他揮了揮手,圍繞在我四周的鬼魂瞬間消失,腦海中那怪異的聲音也戛然而止。緊接着,我的身體緩緩的接近他,有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感,讓我渾身戰慄不止。

“轟!”

韓羅的身後傳來一聲巨響,我看到階梯之上的那扇鐵門竟然飛了過來,直直的往韓羅身上砸去。

韓羅這不要臉的東西根本沒想着躲,竟然控制着我的身體,擋住了那鐵門。我被砸的差點暈了過去,腦袋有點懵。

“韓羅,你大爺的,快把老子放開!”我忍不住破口大罵。

但罵完之後我反應了過來,我能說話了!而且我的身體已經恢復了自由,只不過被鐵門狠砸了一下,估計得一會緩不過來,渾身上下都是疼的。

緊接着,我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就被一雙有力的胳膊抱了起來。扭頭一看,竟然是蘇陽?

“羅漢,你怎麼樣了?是不是被韓羅打的?特麼的,竟然敢動我兄弟,活的不耐煩了!”蘇陽罵罵咧咧的吼道。

他的嗓門真大,我的耳朵都快被震聾了。原來剛纔是蘇陽把那扇鐵門給轟開了,不過我很想罵他幾句,要不是他那麼粗暴的闖進來,老子能傷成這樣?

蘇陽一直都是個沒心沒肺的傢伙,衝進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摔在地上的我抱了起來,完全沒有防備的意思。這給了韓羅可乘之機,他大手一揮,剛剛那羣鬼魂又涌了上來。

“蘇陽,小心!”我趕緊提醒蘇陽,我好不容易纔多了個幫手,別剛一出來就被弄死。

蘇陽扭頭看了一眼那些鬼魂,不以爲意的擺了擺手:“我以爲是什麼玩意呢,沒事,他們傷不了我。”

這時我才注意到,蘇陽的背上依然揹着龜甲,分明就是個虎背熊腰的忍者神龜。他的依仗不僅僅是身上的龜甲,鬼魂到了我們面前的時候,蘇陽從兜裏逃出來一張符,朝着鬼魂扔了過去。

那張符籙接觸到鬼魂的時候,立即燃起了大火,火勢十分迅猛,很快就燒掉了成羣的鬼魂。韓羅皺了皺眉,收回鬼魂的攻擊。

“混蛋玩意,趁我不在就動我兄弟,我看你是活膩歪了!”蘇陽在確認我還能站起來的時候,把我放了下來,指着韓羅就破口大罵。

韓羅冷笑了一聲:“怎麼?你忘了我纔是你的兄弟?”

蘇陽瞬間紅了老臉,罵道:“要不是你這孫子對我動了手腳,老子至於被你騙着跟自己兄弟翻臉?今天老子不弄死你就不叫蘇陽!”

我一直對蘇陽的性格很無語,每次打架的時候,都是蹦躂最歡的一個,一副“老子天下第一,你咬我啊”的架勢。

但這些天裏,他一直都比較沉默,估計是因爲覺得自己實力不行,所以纔不願意瞎嘚瑟,害怕給我添麻煩。

今天這個狀態的蘇陽,纔是正常的,纔是我認識的那個蘇陽。不知道他爲什麼那麼有底氣,難道就是因爲身上背了這鬼殼?

“行了蘇陽,你怎麼會來這裏,王叔呢?”我問道。

有蘇陽在,我也有了點底氣,並不是我覺得他有多厲害,只是有兄弟在身邊,不管是什麼困難,我都覺得更有勇氣去面對。

蘇陽擺了擺手:“當然是王建偉讓我來這的,他說這裏需要我,然後給了我不少好東西。他也在忙,傷勢還沒完全好,就火急火燎的走了。你別怕,今天就光用王建偉給我的符籙,也能砸死韓羅這孫子。”

蘇陽一口一個“孫子”的叫韓羅,聽的我心裏也怪怪的。說起來韓羅跟我本來是一體的,蘇陽罵他的時候,我心裏很膈應。

“哼,又是王建偉。他真的以爲我不敢把他怎麼樣?而且讓你這種廢物過來,又能有什麼用?”韓羅冷聲道。

在韓羅說這番話的時候,蘇陽根本沒有搭理他,大大咧咧的看了一圈,皺眉道:“這裏還真噁心。哎呀臥槽,那血池子裏邊好像有東西要爬出來!”

“那是陰兵,血潭的那頭還有很多,至少也有幾萬,甚至幾十萬!王叔讓你過來,他有沒有說知道陰兵過境的事情?”我深吸一口氣,問道。

蘇陽瞪大眼睛看着我:“什麼?還有幾十萬?尼瑪,這是要打仗了?王建偉沒提過陰兵過境的事情,這件事好像挺嚴重,我們要不要告訴他?”

沒等我回應,他又一驚一乍的吼道:“韓羅,你這孫子說誰廢物呢?你信不信老子一隻手就捏死你!”

我靠,蘇陽的反射弧還真長,都過了這麼半天才反應過來。韓羅的臉色變的有些難看,他也不是心胸寬廣的主,被蘇陽這麼一直罵,心裏肯定很憋屈。

“誰給你的膽子,讓你跟我這麼說話?給我死過來!”韓羅厲聲道。

這次他並沒有動用千魂幡,而是直接衝到了蘇陽的面前。千魂幡這種歪門邪道,蘇陽身上攜帶的符籙正好剋制,他也不想被蘇陽用符籙砸個七葷八素。

韓羅的一隻手完全變成了黑色,襲擊的目標是蘇陽的腦袋。 大田園 我趕緊拉了蘇陽一把,想把他拉到我身後,然後幫他擋下韓羅的攻擊。

可是我根本拉不動蘇陽,他咧嘴衝我笑了笑:“放心吧,漢子,哥們保證以後不給你拖後腿。看我怎麼弄死這孫子!”

“嘭!”

蘇陽直接揮手擋住了韓羅的攻擊,整個人依然是紋絲不動,韓羅冷哼了一聲,又退了回去。我看到蘇陽的胳膊立即開始潰爛,傷口也變成了黑色。

“哼,王家的玄武之甲果然名不虛傳!”韓羅冷聲道。

“嘿嘿,一般一般,天下第三。嘶,你的爪子撓的還真疼,幸虧王建偉給我拿了不少好東西。”說着蘇陽又拿出一章符籙,扔在了傷口上。

符籙接觸傷口的時候,又是一道火光閃過,黑色的傷口漸漸恢復了正常,而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着。

尼瑪,蘇陽的身上還真是有不少好東西,我看到他兜裏至少還有上百張符籙,現在的他簡直就是個移動寶庫。

“給,這是張傳訊符,比電話還萬能,這地下室裏沒信號手機就打不了電話,但傳訊符可以。你對着傳訊符把想說的都說出來,我待會傳給王建偉。”蘇陽遞給我一張符籙。

說實話那些符籙在我看來幾乎是一模一樣,但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多不同功能的符籙,想想都覺得有意思。同時我也在暗自腹誹,王叔還真是摳門,當初送我包煙都心疼的不得了,也不知道送我點符籙什麼的防身。

我把陰兵過境的消息對着符籙說了一遍,蘇陽接過符籙之後,嘴裏唸唸有詞,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很快,符籙再次燃燒,連灰燼都沒留下。

“秦晴,你還能行麼?咱們一塊衝出去。”我招呼道。

我現在滿腦子還都是剛剛秦晴跟韓羅的對話,一直猜想着她跟韓羅以前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許就算我不帶着秦晴往外衝,韓羅也不會把她怎麼樣,但我還是不太放心。

秦晴沉默了兩秒,點頭道:“我沒問題,一塊衝出去吧!”

已經陸陸續續有陰兵從血潭中往外爬,不過血潭距離這裏還有一段距離,所以他們的隊伍還沒推進過來。再逗留下去,光是陰兵就夠我們喝一壺,更別說是韓羅了。

蘇陽來了之後,韓羅就不再是無法逾越的障礙,他可以擋住韓羅的攻擊,我和秦晴手腳麻利點,跑出去不是難事。

韓羅深吸了一口氣:“你們真覺得今天可以離開這裏?晚了,從你們踏入這裏的一刻,就已經晚了。羅漢,乖乖把靈魂獻出吧,等我掌握了這隻陰兵軍隊,不管是孟輕塵也是葉不凡,我都不放在眼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