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68 Views

望著護城河畔的夜景發獃。

Written by
banner

時間不知不覺得流逝……

溫如意發覺有些冷,回過神來,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已是十點多,原來這麼晚了,周圍都沒什麼人了。

溫如意起身沿著護城河畔的石子路往回走。

快走出石子路的時候,一道黑影匆匆的走過來。

溫如意下意識的讓開路,但那道黑影放著旁邊的路不走,偏偏往她這邊靠。

溫如意本能的察覺到事情不對,想要逃開。

但在她跑之前,男人忽然伸手,五指緊緊地扣住她的胳膊,面帶獰色的笑著說:「小妞,那麼著急走幹嘛?借給哥幾個錢花花。」

「你放手,我把錢給你。」

溫如意餘光掃向周圍,見遠遠的有兩個身影走過來,暗暗地發力,準備等男人一鬆手,就朝那個方向跑過去。

但男人沒鬆手,反而收緊了手指。

「你錢包在哪裡,我來幫你拿。」

男人說著話向她的兜里摸過去。

溫如意下意識的躲避開他的碰觸。

男人手落了空,瞬間眼裡充滿了狠厲和憤怒,大聲吼著說:「賤人,我看你就是不想拿出來錢,敢騙我!我要你好看!」

他話說完,用力的拖拽主溫如意,就要把她往草叢裡拖。

溫如意心裡警鈴大作,死死地抓住防護欄,朝著空曠的地方喊,「來人!救命!這裡有人打劫了!」

見她喊出聲,男人目光里的冷厲和陰狠越發的藏不住,一隻手拖拽她的同時,另一隻手去掰她的手指。

溫如意覺得自己的手指都快被掰斷了,但死死地咬著牙,沒有放手。

她拚命讓自己冷靜下來,觀察一切可能逃脫的機會。

男人掰開她三根手指,準備掰第四根的時候,臉剛好湊到溫如意跟前。

溫如意毫不猶豫的伸手,向他的臉上抓去。

指甲深陷入肉里,因為用力過猛,折斷了一個。

溫如意卻因為神經高度緊張,一點也沒感覺到疼痛,趁著男人放鬆的剎那,她猛地掙脫男人的桎梏,朝著前面跑過去。

可跑了沒多遠,男人再次追了上來。

他幾乎不費任何力氣,抓住溫如意的頭髮,將她拉了回來,然後重重的摜倒在地上。

後腦勺碰在尖銳的鵝卵石上,溫如意感覺到腦袋一陣疼痛,眼前金星亂撞,整個人因為疼痛而蜷縮了起來。

可男人依然沒準備放過她,他反剪了溫如意的雙手,用準備好的繩子,捆住了她的手,然後將她再度拖向草叢。

溫如意聞到了血腥的味道,知道自己的後腦勺可能受傷了,她緊緊地咬著下唇,勉強打起精神,朝著不遠處那兩個人影跑過來的身影,模糊的喊:「救命,救命……」

「賤人!不許喊!」

男人一腳踹過來,落在溫如意的腰肢上,又快有狠。

溫如意感覺自己的腰,快被這一腳踹斷了。

她死死地咬住下唇,沒讓自己喊出聲。

男人見她終於住了口,這才又拖著她,往草叢裡走。

身體被草叢淹沒,男人粗喘的呼吸聲近在耳側,溫如意覺得眼前的這一幕,一點點的將她拉入無邊無際的噩夢。

如果再來一次侮辱……

她寧可死去。

牙齒死死地咬住下唇瓣。

溫如意感覺到口腔里,血腥的味道迅速的瀰漫開來。

腦海里,莫名的想起容子澈。

他現在跟誰在一起,顧明珠嗎?

不知道她死了,他會不會知道呢?還是不要讓他知道,不要讓他看到吧……

她不想自己那麼不堪的,展現在他面前。

兩次已經是她的極限。

男人從溫如意的兜里,翻出了錢包,看也不看就放在了自己的兜里,然後用力的踹在溫如意的身上,「賤人!我讓你喊!我讓你喊!女人都是賤人,見錢眼開的賤貨!」

他不停地咒罵,拳腳雨點一般落下。

打了好一會兒,他抓住溫如意的衣服,要撕扯開。

可就在他彎腰的剎那,溫如意彎起膝蓋,用力的頂向他的雙腿間。

男人哀嚎了一聲,佝僂了身體。

溫如意根本沒有力氣逃跑,她仰躺在草地上,冷冷的望著男人,大口大口的急促的呼吸著喊,「畜生,有本事你就給我個痛快,你今天如果弄不死我,改天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賤人,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男人聞言,目光變得更加兇狠的再度撲向溫如意,手指大力的卡住她的脖子。

溫如意的臉色瞬間漲紅。

空氣一點點的被壓榨乾凈,溫如意眼前漸漸的變得漆黑。

要死了?

大概要死了吧。

不過,死了也好……

總好過被侮辱了才死……

那麼不堪……

溫如意放棄了掙扎,靜靜的等著死亡的到來。

可就在她失去意識的前一刻,一道憤怒的聲音在空氣乍響……

「住手!」

一道身影跳進了草叢裡,一腳踹在男人的胸口。

男人猝不及防,被踹翻在地。

「你沒事吧?沈小姐?」

焦急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溫如意睜開眼睛,拚命咳嗽了幾下,才抬眸看到自己身側的人。

眼裡映入唐南適那張面容時,她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唐南適見她睜開了眼睛,確定她還活著,轉身看向剛才掐住溫如意脖子的男人,猛地朝他踹了過去。

男人發出野獸般的嘶吼,拳頭狠狠地砸向唐南適。

唐南適偏開臉,躲到了一旁。

男人再度撲了過去。

兩人很快糾纏在一起。

空氣中不停地響起拳頭擊打肉體的身影,溫如意緩了幾秒,才覺得眼前的視野漸漸的清楚。

溫如意怔怔的看著兩個人,這才確定自己沒有做夢。

唐南適是真的,而自己也得救了。

溫如意爬起來,想要去幫唐南適,可就在她上前之前,一個穿著幹練的女人走進草叢裡,並把外套脫給了她。

「沈小姐是吧?剛才我跟我四哥打完高爾夫準備離開呢,我四哥說聽到你聲音了,我還以為他在開玩笑呢,沒想到真的是你。幸好我們趕到了,沒出什麼大亂子,不然我四哥估計得後悔一輩子。」女人笑著,露出兩個淺淺的梨渦,目光轉向唐南適,把手裡的高爾夫球杆,扔向唐南適道,「四哥,好好教訓這個人渣!」

高爾夫球杆準確的落在唐南適手邊,唐南適握住,快而准、狠的抽在襲擊溫如意的男人身上。 哀號聲不斷的響起。

站在溫如意前面的女人,像是聽不到那聲音,笑的風情萬種,「哦,對了,說了那麼多,我都忘記自我介紹了,沈小姐可以叫我南楓,楓葉的楓。」

唐南適,唐南楓……

又叫他四哥。

兩個人明顯是兄妹。

溫如意唇瓣動了下,沙啞的聲音從口裡溢出來,「謝謝你們,我叫沈綿綿。」

唐南楓撩了下頭髮,自然而然的說,「綿綿姐,你嗓子疼,別說話了,休息吧。」

唐南楓眨了眨眼睛,示意溫如意去看唐南適。

溫如意轉眸看向唐南適,心裡的緊張和后怕一點點的褪去,餘下的是踏實和安穩。

有人保護的感覺。

真的很好……

雖然她更希望此時此刻站在她跟前的是容子澈,而不是唐南適。

十多分鐘后,男人已經被唐南適打的連慘叫都叫不出聲了,警察趕到。

唐南楓自動解釋,警察是她叫來的。

因為害怕唐南適把人打死了不好辦。

她說的輕描淡寫,溫如意卻隱隱的有些佩服這個女人,有著一張甜美的娃娃臉,行事作風卻那麼乾脆利落。

唐南適把高爾夫球球杆,走到溫如意跟前,微微喘息著問,「沈小姐,你沒事吧?」

「沒事。」

溫如意搖了搖頭,聲音依舊沙啞,想來是剛才被勒壞了嗓子。

「四哥,沈小姐的後腦勺受傷了,我看流了不少的血。」唐南楓在一旁插嘴。

唐南適黑眸望著溫如意:「我送你去醫院檢查下吧。」

「不麻煩你了,我可以自己去。改天,我再親自登門謝謝。」

溫如意婉拒。

一而再的拒絕,讓唐南適有些接不上話來,他本來就不善於跟女人搭訕。

「綿綿姐,你可是頭一個,連著拒絕我四哥這麼多次的人。你就當看在我們救了你的面子上,讓我四哥送你去醫院吧,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不親眼看著你安全到家,我跟我四哥都沒辦法放心的。你跟我四哥走,我去警察局,處理那個人渣。」

唐南楓適時的出來,拉著溫如意湊到唐南適身邊,然後笑嘻嘻的轉身離開。

看著身側的溫如意,唐南適嘴角露著微笑,「你別在意南楓那丫頭的話,她這個人就是人來瘋。」

溫如意邊向前走邊說,「我沒放在心上。」

唐南適跟上她的腳步,「沈小姐,還是我送你回去吧,南楓說的對,這麼晚了,一個人不安全,而且我看你手腳也不怎麼方便,我的車剛好就在前面,很方便。」

溫如意垂眸看著自己的手腕、腳踝,在被拖拽的時候碰到了,剛才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那個人渣身上沒有注意到,現在只覺得那裡陣陣發痛。

再想到唐南楓的話,他們救了她,一再的拒絕的確說不過去。

溫如意靜默了兩秒,終於點頭說了聲好。

唐南適面嘴角的笑容加深了一些,帶著她往自己的車走。

到了車前,打開了車門。

請她坐在了副駕駛座,唐南適走到駕駛座。

車子很快發動。

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車子緩緩停在醫院前面,溫如意的腳踝受傷的地方,發腫的厲害,走在路上都一跛一跛的。

唐南適注意到她不方便,默默地走到溫如意身邊,把胳膊伸出來,「沈小姐,不介意的話,你扶著我的胳膊走吧。」

溫如意猶豫了下,手扶住他的胳膊。

兩人這才向醫院裡走去。

挂號,排診……

一直到醫生檢查完、縫合好傷口,唐南適都陪在身側。

醫生給溫如意的傷口塗抹了一些葯,然後把塗抹的處方葯,交給唐南適說,「回家多注意些,你女朋友受這麼重的傷,是你這個男朋友保護不合格,回家可別再大意了。」

溫如意聞言,解釋:「我跟唐先生只是普通朋友,醫生誤會了。」

醫生訝異的看著兩人說,「只是朋友嗎?對不住,我看著兩位有夫妻相才這麼說的。」

溫如意聽到醫生說有『夫妻相』,有些尷尬的看向唐南適。

恰好唐南適看過來。

四目相對,兩人都愣了一下。

而後相視而笑。

從診室里出來,唐南適伸出自己的右臂,讓溫如意繼續扶著,兩人往外走。

坐上車,車子再次向前行駛。

到了溫如意的公寓下面,溫如意打開車,一瘸一拐的走下來。

天空不知什麼時候飄下來雨絲。

冰冷的雨水落在臉上,地面更加濕滑。

溫如意腳踩在石板上,使不上力氣,一腳落空,身體猛地往前栽倒。

唐南適繞過來,看到這一幕,想也不想迎面扶住了溫如意。

細雨綿綿,溫如意貼著唐南適的胸膛,心有餘悸。

而慌亂中,她沒注意到身後響起的腳步聲。

直到來人的手搭在她的雙肩上,將她強行從唐南適的懷裡拉出來,視野里映入容子澈的面容。

容子澈的臉充滿了憤怒,俊美的五官在盛怒下而有些扭曲。

「如意,我等了你一整天,你去哪裡了?」

搭在肩膀上的雙手力道大的幾乎將她的肩膀揉碎,溫如意綳了臉,想要把容子澈掙開,可當著唐南適的面不好做的太難看,於是壓低了聲音說,「容子澈,有什麼話你好好說,別動手動腳的。」

唐南適站在一旁看到容子澈動作那麼粗暴,也說:「容先生,你這樣會弄疼沈小姐的。」

容子澈目光近乎『兇悍』的盯著唐南適,「她是我的人,跟你有什麼關係!我警告你,離她遠一些!」

「容子澈,你給我閉嘴!」

溫如意只覺得難堪到了極點。

容子澈說這番話,到底把她擺到什麼地位?她是一個人,活生生的人,有權利交自己的朋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