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8 Views

雲夢恬起身要去開門,水天芸立馬站起來:"我去我去!"

Written by
banner

雲夢恬看她這個樣子,笑著點頭:"行,那就你去吧!"

水天芸喜歡交朋友,但是性子單純天真,所以,經常會被欺騙,可是,她還是老不長教訓。

雲夢恬看她那麼興奮,就知道她又想結交新朋友了。

水天芸到了門口,打開門,只不過,當她看見站在門外的人時,小臉一下子耷拉下來了:"怎麼是你?"

門外的人聲音也提高了:"怎麼是你,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裡?"

水天芸頓時生氣的轉身,一把將門關上。

她走回客廳,臉上還帶著怒意。 「歡迎林道友蒞臨!」這位管事開口。

林楠看向對方,一臉的無奈苦笑。

「打擾了,實屬無奈。」

「無妨,仙盟開門迎客,但凡進來的,都是客人,道友自然也不例外,在下倒是對道友佩服不已,能孤身從風域逃入這裡,被兩大仙王境強者追殺。」仙盟管事笑道。

一提到這裡,林楠就很無奈。

「無奈之舉!」

隨即林楠也沒有廢話,藉助人家的庇護,自然也要表示一番,一路拚命,林楠的資源真要耗盡了。

雖然時間不長,但是要命的。

「麻煩管事帶路,我要準備一些應對之物,越強越好,價格好說!」林楠開口說道。

這位管事一聽,頓時就樂了。

這才是他們最樂意看到的。

「哈哈,道友放心,只要道友要的,哪怕是這裡沒有,只要道友需要,也可以從其他地方調集而來!」

林楠點頭,隨即在這位管事的帶領下,直接上來,直接來到五層仙王境的區域內。

對於林楠眼下的情況來說,普通的寶物根本無用,唯有最好的,才能讓他逃命。

與此同時,一樓大堂內,很多看到林楠的人都充滿了疑惑。

「這是什麼人?竟然惹得兩大仙王境強者追殺?」

「好像有風族的仙王!」

林楠之前名氣不小,但畢竟是在天庭和靈域那邊,這裡相隔天庭甚遠,絕大部分人只是聽過一兩嘴,但並不認識。

當然,也有人隱約認了出來。

「好像是天庭的金甲戰神林楠!」

「天庭?金甲戰神?」很多人依舊不知。

「就是仙緣大會上,殺的各域天驕潰不成軍,甚至殺了風謠帝女的那位!」

頓時,仙盟一樓直接炸鍋了,很多人震驚不已。

「這膽子也太大了,竟然還敢隻身闖風域,真是藝高人膽大!」

仙盟五樓,這裡的東西林楠大都見過,東西不少,但真正適合的不多。

對林楠眼下而言,逃命最重要。

那些普通針對仙王境的符咒反倒是無用,哪怕是重創仙王境,他也殺不了。

一口氣的,林楠購買了五張萬里傳送離去的符咒,外加一張這座仙盟最珍貴的一張逃命符咒,一遁五萬里之遙。

莫說是仙王境,哪怕是在偏弱的帝級強者面前,也勉強能逃出一劫了。

除此之外,還讓仙盟從其他地方調集了一座頂級仙舟。

六張符咒,耗費林楠足足兩百萬塊仙晶。

那一張一遁五萬里的超級傳送符咒,價值一百萬快仙晶!

一座頂級飛舟,一百五十萬塊仙晶。

堪比仙王境後期的速度,比林楠之前在天庭購買的那件仙舟更快,唯獨就是需要等待幾日。

這一點,林楠等待的起。

最後,林楠又購買了八顆救命的頂級仙丹,九轉仙丹。

大叔的萌萌妻 這種仙丹,哪怕對於仙王境強者而言,都是極其珍貴的,恢復性極好,對於林楠這種天仙境更是不錯。

一顆,二十萬塊仙晶!

又是一百六十萬塊仙晶!

看到林楠這一會五百多萬塊仙晶的聲音,仙盟這位管事臉上早就樂開了花。

不愧是大客戶,就是這麼爽快。

這一單,他們仙盟就能賺取不少,比正常接待一百位天仙境賺取的還要多。

「道友還需要什麼,只要我仙盟有的,都可以調集!」管事開口笑道,對他而言自然是越多越好。

林楠想了想,心中微動,一個迷你血池出現在手中,剛一拿出便散發出濃濃的血腥味,讓這位管事臉色頓時一變。

「血池!」管事臉色大驚失色,作為仙盟管事,還能接待到第五層的客人,眼力還是有的。

「不錯,恰巧碰到血雲老祖弟子屠城,出手斬殺,然後得到了這個東西,這才被追殺到現在,管事可以看看是否收取。」林楠開口說道。

一聽這話,管事想都沒想。

「收,收,自然是要收的!」管事顯得很激動,又是一個大單子。

「道友稍等,我這就請大人出來,親自為道友處理,這東西在下也無法分辨!」

林楠點頭,之人隨即悄然傳訊,很快一位老者出現在第五層,赫然是仙王境強者,剛一到目光便盯著林楠手中的血池。

頓時眼中帶著濃濃的精光。

林楠身邊的管事見狀,頓時微微躬身行禮,極為客氣。

「果然是血雲老祖的萬靈血池,怪不得這老傢伙如此瘋狂了!」老者開口說道,一邊感嘆著,一邊直接上前接過林楠手中的血池專研起來。

「小友還真是好膽,老朽也欽佩不已,不過你確定真的要賣?」

林楠鄭重點頭,不管多珍貴,眼下對林楠而言是燙手山藥,必須要賣。

老者見狀,頓時大為滿意,而後直接開口。

「好,小友如此爽快,老朽也給你一個公道價格,五百萬塊仙晶好了!」

一聽這價格,林楠心中暗暗點頭,仙盟的信譽還是不錯的,天痕仙王估價也就這麼多。

「可以!」 總裁的專屬女僕 林楠直接應了下來。

一旁的管事聞言,再度驚愕不已,隨即再度大喜。

這前後一起,過千萬塊仙晶的交易額了。

他在這仙盟數十年,這還是第一次遇到,自然得到的提成也不少。

這一刻,他甚至心理都準備好好感謝一番城外的兩位仙王境強者了。

沒有他們,哪來的林楠這麼一位大財神!

價格談妥,雙方大為滿意,甚至仙盟的這位老者再度給林楠打了一個九五折,如此一來,再度為林楠省了二十多萬塊仙晶。

很快,十五萬塊仙晶交到林楠手中,連帶著還外送一座頂級洞府供林楠修鍊使用一年。

眼下兩位仙王境高手在外面坐鎮,想逃,很難。

尤其是,林楠此刻傷勢也不輕。

分身自爆,本尊受傷不輕,若非林楠恢復力驚人,只怕早已堅持不住。

而今,正好可以好好養傷。

有著仙盟做依仗,外面兩位仙王境高手根本不敢亂來,林楠也能安心一些。

這幾天更新總算多了一些,塵浮在家裡閉關碼字,瘋狂碼字,人也快要瘋了,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人和塵浮一樣,被封家裡,祝大家都平平安安,出門記得戴口罩,安全第一。

無聊了,就多看會書。

絕品醫王現在580萬字了,也是塵浮的書! 雲夢恬伸手戳了戳水天芸的胳膊:"表姐,外面是誰,你怎麼了?沒事吧!"

水天芸搖搖頭,一臉鬱悶:"沒事,就是有人走錯了!"

雲夢恬看水天芸這表情,可一點都不像是遇到一個走錯門的人。

更何況,這裡的別墅都是獨棟的,怎麼可能走錯呢?

恨嫁豪門:撒旦老公戲甜心 雲夢恬剛這樣想,門鈴又響了。

雲夢恬站起來:"應該是葉一朵表哥過來了,我去給他開門!"

結果,雲夢恬剛要走,就被水天芸拉住胳膊:"不許去,不許給那個人開門,不能讓他進來!"

雲夢恬有些納悶:"為什麼啊!"

水天芸抿了抿唇:"沒為什麼,反正那個人就是走錯了,肯定是!"

怎麼可能有那麼巧的事情。

門鈴鍥而不捨的響起,雲彬柯看這倆人拉扯,他站起來:"不管是不是走錯了,我去看一下,總把人這樣擋在門外也不好!"

聽到雲彬柯的話,水天芸鬆開雲夢恬的胳膊,看起來有些泄氣。

雲彬柯走過去打開門,看到門外站著一個男子,渾身似乎都帶著不耐煩地氣息。

雲彬柯挑了挑眉:"哥們,你沒走錯門吧?"

男子看了一眼雲彬柯:"我找雲夢恬!"

"你就是歐陽辰吧!"雲彬柯輕笑了一聲。

歐陽辰一怔,收斂了幾分不耐煩的神色,開口道:"恩,我是,你是?"

"我是小夢的哥哥,雲彬柯,你進來吧,葉一朵告訴我們你要過來,我們就等著了!"雲彬柯笑著把人帶進來。

然後,他跟雲夢恬介紹:"這位就是我們一直在等的歐陽辰!"

水天芸一怔,歐陽辰?

不是她想的那個人吧,怎麼看著不像呢?

雲夢恬見水天芸有些錯愕,還有些吃驚,她剛才不還格外厭惡歐陽辰嗎?怎麼這會一副見鬼的表情。

她先笑著跟歐陽辰打招呼:"你好,歐陽辰,我是雲夢恬,這是我小表姐,水天芸,還有那個是藍銘晟!"

歐陽辰跟著雲彬柯坐下,聽到雲夢恬介紹水天芸,他也愣住了。

水天芸,不是自己想的那個人吧,應該沒那麼巧合吧!

雲夢恬看這倆人神情有些奇怪,忍不住開口:"你們認識?"

"不認識!"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回答。

雲夢恬哭笑不得:"芸芸表姐,到底怎麼回事啊?"

水天芸聽到雲夢恬這樣問,一個沒忍住,氣呼呼的瞪了一眼歐陽辰:"他就是剛才在路上,跟計程車司機追尾,還跟我吵架的那個人啊!"

雲夢恬有些囧,感情她跟水天芸在這裡罵了半天沒素質的,就是歐陽辰啊!

可是,按照歐陽辰的家教,應該不至於吧!

只不過,雲夢恬瞧著,歐陽辰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她笑著說:"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誤會,對吧,歐陽辰!"

沒想到,歐陽辰直接開口:"沒什麼誤會,我就是沒見過那麼胡攪蠻纏的女人!"

水天芸怒了:"我還沒見過你那麼不講道理的男人呢,你自己追尾了,還把責任往別人身上賴,你怎麼好意思的!"

歐陽辰嗤笑:"如果不是他不打轉向燈就變道,我能突然撞上去嗎?"

"那也是你沒有保持車距,不然的話,你有的是剎車時間!"水天芸繼續爭。

雲夢恬無奈的看向藍銘晟和雲彬柯,心好累啊!

她沒想到,過來住的是兩位冤家。

雲夢恬也不管了,坐在一旁,看這倆人繼續吵。

歐陽辰眼底閃過一抹戾氣:"你講不講道理,還是說,你們女人都不講道理,我就算是保持車距了,那他不打轉向燈變道也是做錯了!"

水天芸氣的站起來:"我們女人不講道理,是你們男人胡攪蠻纏,好不好?你保持了車距,今天就不可能追尾,還浪費別人時間!"

"我浪費你時間?明明是你浪費我時間,好嗎?"歐陽辰對這個女人簡直無語。

水天芸氣的想打人:"什麼叫我浪費你時間,是你非要在大街上跟我吵架的,不然,我怎麼可能浪費你時間,你簡直……不是男人!"

歐陽辰的眼睛瞪大,這麼說他,簡直不能忍:"我不是男人,我看你才不是女人呢!"

雲夢恬見兩個人越吵越出格,趕緊開口:"停!"

歐陽辰和水天芸同時看向她:"怎麼了?"

雲夢恬抿唇:"兩位,這裡是我朋友家,不是我家,咱們要吵架的話,稍微低調點,行嗎?"

水天芸抿了抿唇:"那我們出去吵!"

歐陽辰看了一眼雲夢恬,眸子閃了閃:"我沒意見!"

雲夢恬差點暈過去,這倆人就沒聽出來,自己是不想讓他們吵架嗎?

搞得好像她要把人趕出去一樣的,如果這倆人真的出去吵架,那她敢保證,她爸媽和葉一朵肯定會找她問個清楚。

她心累的抬起手:"不許出去,你們先聽我說,我的意思是,這裡是朋友家不說,再說了,我和藍銘晟還有我哥還在場呢,你們的暴脾氣,就稍微忍一忍,好吧!"

雲彬柯適時地開口問水天芸:"芸芸,你哥沒來嗎?"

水天芸這才打消了繼續吵架的念頭,悶聲道:"你說水天昊啊,他估計明天才能過來,我最近換了新工作,過幾天才去上班,比較無聊,就先過來了!"

雲彬柯點了點頭,剛想說話,就被歐陽辰打斷了。

他皺眉看著水天芸:"你哥是水天昊?"

水天芸對歐陽辰的印象糟糕透了:"不然呢?"

"那你應該認識我!"歐陽辰聲音硬邦邦的。

水天芸這會也猜出歐陽辰身份了:"是嗎?我不記得我認識你這麼個人!"

歐陽辰聽到她這麼說,心裡有些無奈,他今天心情實在是太暴躁了,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這樣。

他看了一眼水天芸:"你小時候還喊我辰哥哥呢!我跟你哥今年還見面了!"

水天芸扯了扯嘴唇:"是嗎?可惜啊,我都忘了!"

歐陽辰聽到她這樣說,頓時有些無奈。

如果第一眼就認出水天芸的話,他那會肯定不會跟水天芸吵架。

只不過,現在吵都吵了,再說別的,也無濟於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