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88 Views

即便修為和他們一樣。

Written by
banner

也完全不是對手!

這就跟兩個同樣實力的壯漢打架一樣。

一個赤手空拳,一個拿著冒藍火的加特林,子彈還是無限發的。

這怎麼打?

「好好好!!!

來得好!!!」

帝子無言不驚反喜。

十指宛如鮮花綻放,輕柔彈撥,彷彿一根根無形的絲線牽動,巧妙引導觸手自行糾纏成了一團,打了一個死結。

再也無法舞動。

「滾!!!」

帝子無言一腳踢出,直接將海皇獸踢到了黃泉之中。

而他再次連跨數百台階,一路勢如破竹,風馳電掣的直接上去。

看的鹿一凡是一陣頭皮發麻。 緊接著,天梯山出現一個古香古色的青銅葫蘆,噴出耀眼的七彩火焰,冷不丁的將帝子無言罩住,接著將他吸入了葫蘆內。

葫蘆身上光滑變換,九隻色彩各異的神龍張牙舞爪,將葫蘆圍繞在了中心。

「吼!!!」

緊接著,九條神龍從嘴裡吐出了九劫天雷、地獄冥火、洪荒魔泉、輪迴狂風等等。

各種恐怖的神通,紛紛擊打在了封印著帝子無言的青銅葫蘆身上。

鹿一凡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冥河天梯越往上,威力就越強,連帝子無言都被困住了!

那些神龍嘴裡吐出的神通,可是仙人才能承受住的恐怖天劫!

哪怕一丁點,濺在鹿一凡的身上,也能讓他立刻灰飛煙滅。

砰砰砰!!!

葫蘆頂部劇烈跳動,葫蘆腹部瘋瘋狂臌脹,如同有東西要從葫蘆中出生了一般。

那環繞著青銅葫蘆周圍的九條神龍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一條接著一條的爆炸!

轟然巨響之後!

青銅葫蘆炸裂成了無數碎片!

帝子無言化為一道衝天的光華,全身肌膚潤澤,不帶一絲傷痕。

甚至連身上的袍衫,都未有任何一絲的傷痕!

下面的人看的是心驚動魄。

鴉雀無聲。

太可怕了!

赤發仙人悄悄問道:

「鹿老弟,你覺得自己有幾分勝算?」

鹿一凡沉吟片刻后道:

「若是看帝子無言和龍太子龍匡的那個難度。

我是半分勝算都沒有。

甚至一階台階都上不去。

但是如果按照你說的,難度是按照自身的修為定的。

那麼……我有百分百的把握!

我,同階無敵!」

同階無敵!

如此霸道的話,也感染了赤發仙人。

他爽朗的笑著道:

「好好好!鹿老弟,我在天梯頂層等你!」

說完,赤發仙人一頭的血色長發,瘋狂生長。

那可怕的血色長發,無比靈動飄逸,每一根髮絲都如同深奧玄妙的法咒,竟然完美的契合天梯上的雕文、圖案。

堵住了裡面的妖獸,讓裡面的妖獸無法破階而出,一個勁的掙扎蠕動,被頭髮死死束縛住。

天壑般兇險的冥河天梯,在赤發仙人的面前,竟然變成了坦蕩通途,他一路如履平地,從五花八門的妖獸中緩慢穿過,猶如觀光遊玩一般。

下面的仙人紛紛驚駭道:

「這赤發仙人,竟然比帝子無言還厲害?」

「龍太子龍匡也比不上赤發仙人啊!」

「好可怕!那些妖獸,甚至被壓制的出不來了!」

「四個秘境的名額,必定有赤發仙人一個!」

「……」

而鹿一凡卻是輕輕的搖頭。

這些仙人,只看到了表面。

卻沒有看到本質。

雖然鹿一凡無法看透這些仙人使用的神通。

但是他能猜出。

這赤發仙人並不比帝子無言輕鬆。

他以頭髮壓制台階中的妖獸,已經傾盡全力。

看似如同閑庭信步,實際上是因為他沒有辦法如帝子無言那樣,一躍上百階。

只能一步步的向上走。

龍匡、帝子無言和赤發仙人。

這三人表現的都太可怕了!

怕是四個名額,這三人就要佔三個。

餘下的十幾個仙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施展神通,向著天梯頂部瘋狂登去!

一時間,眾人如同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有人化成了一團鬼火,妖獸一旦破階而出,沾染那鬼話,便立刻化為一具具白骨骷髏,不剩下半點肉渣。

有仙人召喚出了如過江之鯽般眾多的仙獸,或是身披黑鱗的玄蛇,或是手持鐵鎚的龍人,或是由岩石組成的山嶺巨人,瘋狂的錘在那些破階而出的妖獸身上。

一些隱世無名的仙人,也顯露出了真是功夫。

一名貌若童子模樣的仙人,面對著無數飛來的巨型蠱蟲,也不動手。

只是掐著法訣,嘴裡念念有詞。

很快,那群蠱蟲竟然如同被馴服的小奶狗一樣,不但不攻擊那童子。

反而幫著那童子一路向上。

其他人,都是越打,妖獸越多。

只有這名童子,越往上打,幫手越多。

另外一邊。

一個蓬頭垢面的老者,完全無視了妖獸的攻擊。

任由那些妖獸隨意撕咬他的軀體。

他就是意志堅定的一直先上攀登。

哪怕是肩、胸、腿等各處被咬爛了。

全身傷口也癒合的飛快。

甚至連自己的半個腦袋被砍斷了,也很快長出了一個新的來。

「是佛祖的《不滅金剛經》!

那人應該已經修成了不死不滅軀!

差一點就能成就丈六金身了!」

有人驚駭的叫道。

「快看,帝子無言要登頂了!」

不等大家驚駭各路神仙的神通。

就看到帝子無言只差十個台階就要登頂了!

而龍匡也僅僅只差五十個台階了。

赤發仙人,雖然走的慢,也與龍匡差不多。

帝子無言囂張的叫道:

「鹿一凡!

知道這是什麼嗎?

實力!

真正的實力!

即便你用卑鄙手段,打了我的臉,又如何?

最終,還不是我第一個登頂嗎?

而你,可能連一個台階都上不來!」

雖然是這麼說。

可帝子無言的速度也已經放的很慢很慢了。

最後十個台階,出現的妖獸實在太恐怖了!

無一不是混沌未開時期的神獸!

也不知道地藏菩薩是怎麼降服封印在這天梯中的。

赤發仙人卻開口喊道:

「一凡老弟,莫要著急。

按照自己的節奏來。

最後十個台階,每一個都難如登天。

每一個闖過去的時間,比之前加起來的總和還要多數倍!」

龍匡則嘲弄的笑道:

「你跟他說這個有用嗎?

就他一介凡人,能打得過海皇獸?

我跟你打賭,他連第一階中的那個天兵級的妖獸都打不過!」

赤發仙人搖頭道:

「你也知道,這冥河天梯的規則,又怎會說出這種蠢話呢?」

「呵呵,按照修為來的是沒錯。

可那些妖獸的神通,又豈是鹿一凡能比的?」

龍匡不屑望著孤零零一個人站在下面的鹿一凡,搖頭笑道:

「道心再穩又如何?

這一關,可是考驗的實戰能力!

和抗壓能力!

他一個凡人,能有多少實戰和抗壓經驗?」 然而。

就在此等情況之下。

在所有仙人都看不起鹿一凡的情況下。

鹿一凡深吸一口氣。

祭出仙器天罪。

身上的殺意凜然!

宛如實質!

「老夥計,讓那些看不起我們的仙人。

見識一下我們真實的實力吧!」

轟!!!

鹿一凡一步踏出,四周壓力驟增。

一道道狂暴的氣浪猶如千軍萬馬,紛至沓來。

冥河天梯中的怪物彷彿受到了什麼召喚似的。

瘋狂的突破著階梯,咆哮而出!

鹿一凡才登一階。

他所在的那一路,已經一眼望去,黑壓壓一片,全是妖獸魔怪。

彷彿連同了天際!

眾仙看去,瑟瑟發抖。

青歌澀舞愛無傷 那哪裡是什麼天梯啊!

家里有門通洪荒 分明就是魔怪之路!!!

「好好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