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2, 2020
126 Views

那時候黎曉曉剛剛用小滴叫了個車,正在路邊等車,收到柳澄的信息,立刻取消了服務,轉身回教堂。

Written by
banner

霍華是被NPC放毒毒死的,這黑鍋他可不背!

剛走了幾步,又遇到了吳楓。

吳楓看到黎曉曉,一臉驚喜,“你改變主意了?”

黎曉曉瞥了他一眼,“我要去教堂懺悔,告辭!”

吳楓:…… 喬羽端着紅酒站在自己市中心豪宅的觀景臺上,俯瞰着城市夜景。

他在等教廷那邊的消息。

之前喬羽利用自己的權限查了一下黎曉曉上次副本的名單,發現活着的五個人中,有四個都是黎曉曉團隊的固定成員,而唯一一個外人,三基盟的言千殤,經他調查,此人於昨晚抵達雲城,並於今早和黎曉曉會面,似乎也加入了黎曉曉的那個小團隊。

這樣很好。

也就意味着,副本里所有可以給黎曉曉作證的人都是黎曉曉的朋友,爲了包庇自己的朋友說謊作僞證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想到這裏喬羽笑起來,感覺神都站在他這邊,黎曉曉這個蒼蠅一樣噁心又討厭的傢伙,終於要死了!

教廷想要制裁的人,還從沒有成功逃脫的案例!

唯二逃走的那一對巫師夫婦,不也在不久之前被人領了懸賞嗎?

就在喬羽篤定黎曉曉必死無疑的時候,手機響了。

喬羽接通,那邊傳來一個謙卑的男聲,“盟主,剛剛教廷給我們發來一封公函,明裏暗裏的,譴責我們故意欺騙教廷,企圖利用他們去殺死穆大王的外孫,實在居心叵測……他們還說,會終止和我們冰羽盟的一切合作,他們的牧師和聖騎士將不會在副本里爲我們冰羽盟的成員提供任何幫助……”

咔!

喬羽捏碎了水晶杯。

“怎麼會這樣?!”喬羽怒吼。

那邊的聲音有些沉重,“據調查,教廷是把這件事交給了雲城的負責牧師喬納森,而在我們通知教廷之前,黎曉曉就已經在雲城的教堂裏了,據說是去參加霍華牧師葬禮的……所以屬下推測,應該是黎曉曉握有什麼能證明自己清白的鐵證,所以教廷纔會那麼快就給我們發了這樣的公函……”

喬羽:“……”

這特麼叫什麼事兒啊?!黎曉曉這小子的狗屎運怎麼這麼強?!

“消息可靠嗎?”喬羽定了定神,問。

“相當可靠,是我一個雲城的朋友親眼看到的,當時他就在教堂外面,看的清清楚楚!我那個朋友和雲城負責牧師的關係也不錯,他給的消息不會錯。”

“算了。”喬羽煩躁的用腳使勁碾了碾地上的水晶碎片,“和教廷合作的事兒,我會親自去和他們談,你不用管了,對了,把黎曉曉的懸賞提升到20萬靈幣。”

“啊?”那邊的人很驚訝,“可是盟主,這樣不就等於坐實了我們是想利用教廷對付黎曉曉的事情了嗎?”

“哼!”

“……好吧,我立刻照辦,盟主晚安。”

“黎曉曉……無面!!”喬羽目露兇光,“你們全都得死!”

……

“阿嚏!”黎沫沫打了個大噴嚏,噴了面前打開的書頁上一書的鼻水。

“啊,我的簽名書!!”坐在黎沫沫身邊的女生一臉心痛的捂着胸口,“黎沫沫你混蛋……”

黎沫沫啪的合上書,露出書名:《總裁的逃婚小嬌妻》。

隨手把書甩給旁邊的女生,黎沫沫斜眼鄙視,“我說蘇藝,你好歹也是個名門千金吧!你不知道真正的總裁都是什麼樣兒的?看這種書你不覺得可笑嗎?”

蘇藝翻了個白眼,“大家還知道童話裏都是騙人的呢,大家還不照樣看的津津有味?”

“幼稚!”

“哼!我就愛看,你管得着?!”

“管不着,也不想……阿嚏!”黎沫沫扭頭又一個大噴嚏,這次噴了車窗一片鼻水。

“我的車……”蘇藝又開始捂胸口。

“少來這動作,你以爲你是林黛玉呀,簡直東施效顰,噁心死了!”黎沫沫繼續鄙視蘇藝。

蘇藝:……

“阿嚏!”

“沫沫你感冒了吧……”

“沒有。”黎沫沫扯了紙巾擦擦鼻子,又吸溜了一下,“估計是哪個小賤人在背後罵我。”

“哈哈,要是每個討厭你的小賤人都罵你一句,恐怕你得打噴嚏打到死!”蘇藝毫不留情的幸災樂禍。

這時候車吱的停了,前面一直默默存在的司機低聲說,“黎小姐,您家到了。”

黎沫沫提着幾個購物袋下了車,衝蘇藝擺擺手,“謝謝送我回家,後天學校見!”

“嗯,回見!”

目送蘇藝的車子開遠,黎沫沫揉了揉肩膀,“哎,和閨蜜逛街買衣服竟然會覺得好心累,我果然不是一個正常的花季美少女啊……嗯?”

黎沫沫看到一輛的士停在路邊,黎曉曉從上面下來朝家走去。

看着黎曉曉的背影,黎沫沫皺起眉頭,“怎麼幾天沒見,這傢伙身上的煞氣又濃了不少?他到底幹什麼了?”

想了想,黎沫沫走到一個沒有監控的死角,手一翻,手裏的幾個購物袋便憑空消失不見,然後一套衣袍鞋襪出現在手裏。

她把這些仔細的穿戴好,然後,取出一個連着頭套的白色面具,套在了頭上……

黎曉曉埋頭朝家走着,想到這次的事情就有些後怕,要不是柳澄及時通知他、他及時和言千殤通了氣,那麼就算教廷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是他殺了霍華,也會把他列爲重點懷疑對象。

這可就不妙了。

幸好,他之前對柳澄一直不錯,博得了她的歡心……所以說,好人有好報啊……

走着走着,黎曉曉忽然感覺前面站了一個人,擡頭一看,嚇得差點背過氣去!

“無面?!”黎曉曉捂着胸口,“人嚇人嚇死人不知道啊?這黑燈瞎火的你跟個鬼似的站這兒想幹嘛?!”

無面幽幽的看着黎曉曉,“你一個大男人捂什麼胸口?你以爲你林黛玉啊!”

黎曉曉:……

“說正事。”無面走過來,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黎曉曉,用那種獨有的沒有任何感情的語調說道,“我剛剛散步的時候看到你身上煞氣沖天,所以就過來提醒你一下,提升實力固然重要,但也不要爲了提升實力就什麼都不顧,用一些歪門邪道的法子,煞氣積累的多了,墮入魔道,可是害人害己。”

“啊?”黎曉曉滿臉懵逼,“什麼煞氣?什麼墮入魔道?”

無面懶得廢話,直接一指頭戳在黎曉曉額頭上…… 在起點宇宙的無數個平行世界中,很多主角修煉的時候都喜歡顛覆常理的夏吉巴整,而由於主角們又常自帶超強幸運光環,所以,夏吉巴整的結果竟然都是很美好的,不僅與衆不同,還特麼特別的強大。

黎曉曉的修煉其實也是在夏吉巴整。

但他卻不是天命歐皇,他的幸運值極度不穩定,就像是他的幸運星一直不緊不慢的在一條軌道上運行,只有到某個點的時候才能讓他主角光環加身,其餘時候……不提也罷。

而黎曉曉自己根本不知道,自打他在自己的識海中殺死那隻來歷不明的夜叉之魂後,就已經走在歪路上了,後來雖然得到了夜叉族正統的血脈傳承,但因爲他的“地基”就已經打錯了,後面即使用正確的方法在此地基上蓋樓,蓋出來的那也是歪樓。

在那個神祕遊戲所鏈接的萬千世界裏,雖然各自世界的世界觀都不大一樣,但若論起本質的能量,其實只有三大類:靈氣、魔氣、煞氣。

玩家們獲得的各種可以修煉的血脈,但他們使用的能量無非就是靈氣魔氣兩大類。

靈氣和魔氣只是兩種不同屬性的能量,就跟汽油和電能一樣,都能讓車跑起來,但各有各的優缺點,你也不能說哪個能量就是好的,哪個能量就是壞的。

使用靈氣的人不一定是好人,使用魔氣的人也不一定就是壞人。

不過是不同能量的兩種名稱罷了。

但煞氣不同,它是遊離於靈氣魔氣外的第三種能量,且帶有非常明顯的“邪惡”標籤。

舉個栗子。

比如說血族鬼魂朱果果,她爲什麼可以那麼壞?是血族本身就壞?或是厲鬼本身就壞?

顯然都不是,是她自己有問題。

從科學的角度上來看,可以說她有精神病,從玄學的角度上來看,她就是“煞氣”的受害者了。

這玩意,看不見,摸不着,甚至就連擁有者本身都無法察覺,而它卻能潛移默化的改變擁有者的心性。

若擁有者心性堅定,少量的煞氣非但不會影響到他的心性,反而會讓他更加強大且百邪不侵,但若量多了……

就變態了。

人一旦變態了,就會做出一些正常狀態下絕不會做出的奇怪事情,最終害人害己。

煞氣本身具有隱蔽性,特別是因爲和魔氣有一些想通之處,藏於魔氣之中時,便更難察覺了。

極少有人能夠直接觀察到煞氣的存在,而無面恰巧就是這極少數人之一。

也就是黎曉曉了,換了別人他才懶得理會。

薄情首席:調包夫人難馴服 龐大的信息灌入黎曉曉的腦海,讓他立刻明白了問題的嚴重性!

所以黎曉曉一把扯住無面的衣袖,惶惶不安,“無面大佬,我該怎麼辦?”

無面想了想,說,“你還記得恐怖遊輪副本里你殺死的那個傑西嗎?”

“這個想忘都很難吧……”黎曉曉有些疑惑,不知道無面提她幹什麼,“關於那個東西夜叉族的傳承知識裏有記載,我殺死的那個並不是正常的生物,而是一個純粹由艾奧洛斯空間內無數個傑西的負面能量組成的能量生物,叫‘執念體’對吧!”

無麪點點頭,“‘煞’這個東西附着在人身上時,無形無影,大多數人根本無法察覺到它的存在,但如果將其從身體內分離,讓其獨立存在,便會顯形,表現出多種不同的形態存在。其實傑西的那個‘執念體’也是‘煞’的表現形式之一。”

黎曉曉眼睛一亮,明白了無面的意思,“你是說,解決這個問題,其實只要把所有的‘煞氣’從身上分離出來讓它獨立存在,然後像消滅傑西的執念體那樣將它消滅就行了?”

“理論上來說,就是這麼回事。”

“好極!”

黎曉曉立刻展開內視,一寸一寸過篩子一樣的篩查自己體內流淌的能量,想找出這些煞氣並把它調集起來逼出體外。

可讓他沮喪的是,找了半天,他並沒有找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哦,要說奇怪的東西其實是有的!

黎曉曉忍着心痛,掏出了魂玉遞給無面,“無面大佬,你看看,問題是不是出在這東西上面?”

“嗯?”

無面接過魂玉瞅了瞅,“我算是明白你的煞氣從哪兒來的了……這東西應該不是你抽獎抽到的原裝貨,而是從別人手中搶來的二手貨吧!你搶來的時候它就已經被‘污染’了。”

黎曉曉一臉心痛。

這魂玉真是個不可多得的好東西,他最近的進步速度那麼快,都是多虧了這寶貝,現在要丟掉它還真有些捨不得。

“這樣,這東西先在我這放幾天,我幫你‘初始化’一下,讓它回到正常的狀態。”無面說着直接將黎曉曉的變異魂玉揣兜裏了。

“啊?淨化了還能用?”黎曉曉驚喜。

“當然了。”無面歪着腦袋瞅瞅黎曉曉,“如果不想家破人亡的話,你還是趕緊先想辦法解決一下你身上的問題吧!”

黎曉曉皺着臉,“我根本找不到煞氣啊!”

同時在心裏嘀咕一聲,難道是你在忽悠我?根本就沒有什麼煞氣?

無面搖了搖頭,“不可能直接逼出來的,畢竟煞氣是‘寄生’在靈氣或者魔氣中,就算你能發現也拿它沒辦法,你需要找一個特殊的環境,讓它自己出來。”

“特殊的環境?”黎曉曉想了想,“恐怖遊輪裏艾奧洛斯空間的那種?那無面大佬您能不能……”

“那個只對NPC有用,對你沒用。”無面一把掐滅了黎曉曉的幻想。

“……”黎曉曉無語了一下,“那您給個建議唄!”

“你等一會兒。”

無面說完,就站在原地不動,不知道在幹嘛,黎曉曉也沒敢出聲打擾,只是靜悄悄的觀察着無面,想看出來這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

過了大約五分鐘,無面伸出一根手指,用推銷安利的口吻說道,“你聽說過【裏世界】嗎?”

黎曉曉一個哆嗦!

“您是說……寂靜嶺副本?”

“聰明!”無面擡腳往前走,一邊走一邊說,“找個打過寂靜嶺副本的玩家組你指定副本吧!我們的交情只夠我幫你到這裏了。”

目送無面消失在夜色裏,黎曉曉感覺,

自己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黎沫沫進門的時候,黎曉曉正坐在沙發上抱着平板看電影,一臉嚴肅。

黎沫沫放下大包小包,湊過來瞅了一眼。

“呦~寂靜嶺啊!”黎沫沫呵呵笑着,“重溫經典呢大蛋!”

黎曉曉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樓梯方向,頭也不擡道:“你,走!”

“走就走,哼!”黎沫沫一邊磨磨蹭蹭的朝樓梯走,一邊絮絮叨叨,“大蛋,我記得你有寂靜嶺遊戲的VR版是不是?是不是在你書櫃裏?我忽然想玩一下找找刺激,話說寂靜嶺遊戲真的好嚇人啊,特別是VR版身臨其境的時候,那感覺……嘖嘖……”

黎曉曉又打了個哆嗦!

擡頭看黎沫沫的時候,她已經哼着歌兒上樓了,看起來心情極好的樣子。

唉……

黎曉曉沒心情和黎沫沫鬥嘴,愁眉苦臉的繼續做功課。

看完一遍電影后,他才磨磨蹭蹭的聯繫了吳楓。

“吳楓啊,你刷寂靜嶺副本的隊友找齊了嗎?”

正在夜幕降臨的雲城無聊壓馬路的吳楓看到黎曉曉的信息,立刻秒回,“沒呢!你改變主意了?”

“嗯……”黎曉曉絲毫不臉紅的飛快回道,“我思前想後,覺得吧,上次林中小屋副本我們合作的很愉快,怎麼也算是朋友了,朋友有困難找我幫忙,我怎麼能這麼無情的拒絕呢?你說是吧!於是我決定還是幫你一起打寂靜嶺副本好了,你定個時間吧!”

其實玩家除非有很強的目的性,否則不會沒事幹去打指定副本的,特別是寂靜嶺這個級別的副本……活着不好嗎?

說來,這個副本對於吳楓來說屬於可去可不去的,這個念頭也就是恰巧在教堂遇到黎曉曉的時候靈機一動冒出來的。

自從上次在泉城和王瀟南打了一架,吳楓就不大敢去招惹王瀟南了,而那之後王瀟南一直和黎曉曉在一起,導致他也沒辦法去和黎曉曉套近乎。

好不容易逮着一個黎曉曉落單的機會,他立刻就想到了套近乎的辦法——帶黎曉曉打一個能有豐厚收穫他又熟悉的副本。

他上次打寂靜嶺副本時無意中發現一個祕密,他想着這次就將這祕密告訴黎曉曉,賣他一個人情,再給黎曉曉機會還了這人情……這一來二去的,關係不就近了嗎?

只是他想的倒是美滋滋,卻沒想到黎曉曉一聽寂靜嶺三字就日常從心,讓他非常鬱悶。

本來他已經都放棄了,誰知道黎曉曉偏偏又改了主意。

至於黎曉曉說的理由……鬼都騙不了,何況是他吳楓?不過無論黎曉曉的理由是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終於有和黎曉曉套近乎的機會了!

主要是林中小屋裏,柯鴻宇的古神之軀對他的震撼太大了!況且黎曉曉還和那個神祕的無面也有交情……吳楓的第六感告訴他,黎曉曉雖然現在實力不如他,但將來他可能是一個比陳家更大的大粗腿!

良禽擇木而棲,智者選腿而抱。

多準備幾條大腿總是沒錯的,現在多條腿,將來就多條路啊!

“擇日不如撞日,明天晚上怎麼樣?”吳楓問。

“行。”黎曉曉爽快答應,“明晚你去貓吧找我。”

“OK!”

和吳楓商量好,黎曉曉收起手機和平板上樓準備洗澡上牀,走過黎沫沫的房間,透過敞開的房門看到她果然躺在按摩椅上戴着VR頭盔在玩遊戲。

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在玩寂靜嶺了。

或許只是裝一裝,裝的自己很大膽的樣子,其實是在玩Q版的孢子世界吧!

黎曉曉惡意的揣測着。

一夜噩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