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08 Views

「三叔,我還小,我不想這麼早就要孩子,而且現在的時機也不是要孩子的時候。」

Written by
banner

想到之前唐茗說過的話,如果男人愛你就不會傷害你。

她輕輕拉著司厲霆的手,「三叔,我不想再吃藥了,醫生說那種葯吃了對身體不好……」

「你什麼時候吃藥的?」司厲霆很清楚那種藥物是什麼原理,副作用很大。

「就是今天早上,我們昨天和前天不是都那什麼了么?我上網查了好像72小時都可以。」

蘇錦溪這麼一想兩人是不是也太頻繁了一點,可是她現在對三叔真的是毫無抵抗力啊!

他一個眼神,一個吻她就腿就軟了,都怪三叔太誘人!

司厲霆很不滿意她吃藥,「以後不許再吃藥,一顆都不準,我會注意,即便是真的有了孩子就要。」

「那……現在怎麼辦?要不就不做了。」

司厲霆一把將她撲倒,「看來我還是不夠賣力,你還能想東想西。」

「啊……三叔。」

就是這種感覺,她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感覺,每到這時她就只想和他一起沉淪。

「三叔,我怕……」她真的沒做好當媽媽的準備。

司厲霆咬著她的耳垂,「我會控制,別怕。」

握緊了蘇錦溪的手指,他的眼瞳之中早就染上了情慾的色彩。

「蘇蘇,說,你是我的。」

重生之兵哥的嬌萌媳婦 蘇錦溪抑制住身體的顫慄,「我,我是三叔的。」

「叫我的名字。」

「蘇,蘇錦溪是司厲霆的,永永遠遠都是司厲霆的。」

他猛得吻上她的唇,聲音喑啞。「蘇蘇,以後你就是我的命。」 一夜好眠,蘇錦溪像是一隻小貓般在司厲霆懷中醒來。

蹭了蹭他的身體,司厲霆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早安,我的寶貝兒。」

「三叔,什麼時候了?」

「快九點了。」司厲霆反正無所謂,天大的事情有林均給他處理,他這個工作狂一年到頭都在辛苦的工作。

偶爾有這麼一次遲到也實屬正常,蘇錦溪就不同了,昨天她才調動到秘書部門。

唐茗給那三個秘書都放了假,九點了自己還在睡覺,蘇錦溪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起來。

「要死了要死了,我遲到了。」蘇錦溪風風火火的朝著洗手間而去。

司厲霆一臉悠閑的看著蘇錦溪,他雙手環胸,語調輕快:「所以小蘇蘇要不要考慮到我的公司來上班?

每天不僅可以睡到自然醒,工資拿到你手軟,三餐住宿全包不說還有特殊福利哦。」

「什麼福利?」

「免費贈送24小時隨時親近男神的機會,怎麼樣,這個工作不錯吧?」司厲霆挑眉道。

男人只要有喜歡的女人,第一件事就是想方設法將她給拐上床,第二件事就是拐回家。

將她就放在眼皮子底下,誰也不許靠近,恨不得還在她臉上寫上自己的名字。

佔有慾不是一般的強,蘇錦溪白了他一眼,「我不是來工作的,而是來給你暖床的!」

現在兩人還沒有在一起工作,只要有機會就是乾柴碰到烈火,偏偏一向自制力很好的蘇錦溪現在對司厲霆也沒有了抵抗力。

「蘇蘇,暖床那是指侍妾,你可是我的正房,暖心還差不多。」

「啊啊啊,三叔,我不和你調侃了,我真的遲到了。」

蘇錦溪飛快洗漱好,將頭髮扎了起來,換了一套大方利落的制服,「你讓司機先送我上班,我等不了你了。」

「好。」

看她那麼著急的樣子,司厲霆也沒有再逗她,要是再逗小蘇蘇就要真的生氣了。

蘇錦溪看了一眼手機,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唐茗和詹助理的電話。

沒有電話也並不代表沒事,蘇錦溪暗戳戳在心裡想著,會不會唐茗昨晚也縱慾過度起來晚了?

畢竟昨天她在車中曾經看到唐茗和白小雨那麼刺激的畫面,誰知道昨晚兩人的戰況會不會更加激烈。

事實證明蘇錦溪想多了,等她到辦公室的時候,辦公室只有一個人。

「詹助理。」她很是不好意思道。

詹助理礙於蘇錦溪和唐茗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也不好苛責她什麼。

「蘇助理,現在就只有你我兩人,唐總每天事務繁忙,而我的職責更在於處理一些比較大的事情。

以前有她們三人處理那些瑣事,這一塊我並不是很熟悉,你一共遲到了一個半小時。

好在上午唐總只有一個會議,我已經提前幫你將會議材料準備好,以後蘇助理不要遲到了。」

「是,我知道了,下次一定不會再遲到。」蘇錦溪也覺得自己最近是越來越墮落了。

「唐總的會議還沒有結束,你去會議室找他,昨天她們三人給你交代清楚了沒有?

如果沒有你就問清楚,不要到時候出現什麼紕漏,你我都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詹助理本來就是一個比較嚴肅的人,這次在蘇錦溪面前算是比較溫柔。

換成是那幾位助理犯了這麼嚴重的錯誤就不只是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算了。

「好,我馬上就過去。」

「半小時給唐總換一次水,正好半小時,你給唐總端進去。」

「是,詹助理,我馬上就去。」

蘇錦溪端著茶杯進去,一進入會議室蘇錦溪就感覺到了嚴肅的氣氛。

唐茗身穿筆挺西服套裝,有條不紊的做總結,和昨晚在車子裡面那個充滿情慾色彩的男人大不相同。

蘇錦溪將茶杯放到他的身邊,唐茗並未看她一眼,繼續接下來的話題。

蘇錦溪拿著筆記本開始記錄會議的重點,她雖然是秘書不用再管什麼銷售的事情。

秘書的事情更加瑣碎,和各個部門都要打交道,在一個公司來說是起著決定性作用的人。

半小時後唐茗的會議總算是完結,「蘇助理,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蘇錦溪覺得自己就像是以前讀書時候不聽話的學生被教導主任給抓到了,教導主任一句話,自己就要乖乖去辦公室。

唐茗往椅子上一坐,總裁范立刻就出來了。

「關門。」

蘇錦溪隨手關門進來,她筆直的站在唐茗面前不發一言等待唐茗說話。

「蘇助理是不知道幾點鐘上班?你看看幾點了。」

昨晚蘇錦溪的沒心沒肺給唐茗添了一晚上的堵,白小雨在唐茗身上使用了無數手段,唐茗以一句沒心情倒頭就睡。

他的腦子裡好像裝了一個小人蘇錦溪,不停的在他腦海里蹦躂了一夜。

本來想一早就看到她,誰知道她倒好,壓根連人影都看不到。

蘇錦溪自知這次是自己的錯,「對不起唐總,以後我一定不會再遲到了。」

看蘇錦溪沒有擦拭任何粉底,卻白裡透紅的臉頰,她氣色很好,一看就是睡得很好。

一想到自己一夜未睡,蘇錦溪卻睡得香甜,唐茗那個氣。

「昨晚睡得好嗎?」

「還不錯。」和司厲霆在一起的時候蘇錦溪一直都很有安全感,睡得很香甜。

似乎她還做了一個夢,只不過現在忘記那個夢是什麼了。

「念著你今天是第一次做助理,遲到的事情也就這麼算了,如果再有下次,你看看我會不會輕饒了你。」

「是,唐總,我知道了。」

蘇錦溪在心中狠狠提醒自己,自己本來就不是過來玩,她要學東西,拚命往上爬。

鮮妻嫁到:老公,別來無恙 很快就進入了狀態,「唐總,你下午兩點和李總有個約,所以你需要在上午處理好這些文件。」

唐茗本以為自己這麼嚴厲的對她,她會有些不開心,沒想到她的臉上沒有半點不適,反而很快就適應了下來。

「明天有什麼行程?」唐茗一邊處理手中的文件,一邊問道。

「明天要見兩位總裁,分別在上午的十點和下午的三點,地點是……」

蘇錦溪娓娓道來,她的聲音很好聽,就像是專門念故事的聲優一樣,唐茗很喜歡聽她的聲音。

「唐總,你在聽我說話嗎?」

「在聽,繼續。」唐茗耳朵泛起一絲紅暈,該死的,自己怎麼光是聽著她的聲音就入迷了。

蘇錦溪翻動著後面的頁碼,唐茗看到她的手指又纖細又白皙,要是戴戒指的話肯定很好看。

自己和她雖然沒有舉辦婚禮儀式,首飾還是給她添置了的,為什麼從來沒有看過她戴戒指?

不僅僅是戒指,蘇錦溪似乎就不喜歡佩戴首飾和打扮。

即便是有時候見到她化妝,那也是很淡很淡的妝容,和她素顏差不了多少。

耳朵是有耳洞的,只不過她不佩戴而已,女人怎麼能不好好打扮自己呢?

「唐總,你……你又走神了!」蘇錦溪再次提醒道。

唐茗都要瘋了,怎麼一遇上這個蘇錦溪自己就像是變了一個人呢?

她究竟有什麼魔力?

「昨晚沒睡好,你去給我煮一杯咖啡。」唐茗找了一個借口。

蘇錦溪看他的臉色略帶憔悴之色,想來應該是和白小雨在一起縱慾過度吧。

她一副我懂的樣子,「好的唐總,我馬上就去。」

唐茗對上她不懷好意的雙眼,一眼就看穿了她在想什麼。

「把你腦子裡面想的東西給我收起來,不是你想的那樣。」

蘇錦溪小臉略帶八卦之色,「唐總,都是年輕人,你和白小姐感情那麼好,我懂的。」

「蘇,錦,溪!」唐茗一字一句道,她是那隻眼睛看到自己和白小雨關係很好的?

就算是不好也是因為這個女人,自從他在醫院看到白小雨折騰蘇錦溪之後,唐茗對白小雨就多了一些厭惡。

他明明知道自己不應該這樣,白小雨才是自己認定的女人。

可有時候感情壓根就不能被理智所控制,他越是壓抑就越是控制不住。

一旦反彈就和他現在是一個樣子,他的眼裡腦子裡心裡都是蘇錦溪。

「唐總,我去給你煮咖啡。」蘇錦溪趕緊溜走。

她的腦海裡面也在想一件事,為什麼唐茗縱慾過度看著就這麼憔悴。

再看看某叔,今早起來一臉春風盎然的樣子,絲毫沒有影響。

難不成是唐茗身體有問題?

辦公室的唐茗和司厲霆都不約而同打了一個噴嚏,唐茗要是知道蘇錦溪以為他有病,還不被氣死!

蘇錦溪悠閑的煮著咖啡,手機有簡訊進來。

「寶貝,記得要吃早餐。」

是三叔發來的,從昨晚之後他似乎就喜歡叫自己寶貝了。

以前她覺得別人稱呼這兩個字好肉麻,可是被三叔叫她就不覺得肉麻了。

他開心的時候會叫自己蘇蘇,不懷好意的時候叫自己小蘇蘇,調侃自己的時候叫小笨蛋。

不管是哪個稱呼,只要是三叔叫出來的,蘇錦溪都很喜歡。「嗯,好的。」蘇錦溪甜蜜揚唇一笑。 這一笑正好被唐茗所看到,明媚的清晨,陽光穿過落地窗灑落進來。

蘇錦溪手中拿著咖啡勺,一勺一勺的往咖啡壺倒咖啡。

本來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動作,偏偏她做出來就透著無盡的優雅。

陽光正好灑落在她身上,栗子的髮絲在陽光下顯得十分柔和。

完美的唇形輕輕揚起,陽光跳躍在她的臉上,為她鍍上了一層神聖的光芒。

隔得這麼遠也能感覺到她的愉悅,發生了什麼事,她笑得這麼開心?

唐茗的視線落到她的筆記本上,看到筆記本上面的內容,唐茗垂下眼深思。

「唐總,咖啡好了,三勺糖對吧?」

君似佳期入夢來 「你倒是細心,她們給你說了一遍你就記住了。」唐茗誇道。

「這是我應該做的,要是沒事的話我就先出去了。」蘇錦溪已經開始適應起助理的身份。

她還要將唐茗批閱好的合同交給各部門,有問題的還要和她們溝通。

「等等,後天的行程是什麼?」唐茗問道。

蘇錦溪沒有看筆記本也倒背如流,「後天唐總需要去美國出差一趟,為期一周。」

「好,你收拾好東西,和我一起去。」

蘇錦溪笑容僵硬在臉上,「我去?」

「怎麼?有問題?」

當然有問題了,大大的有問題,別人求都求不來的這種美差。

要是知道要出差還不開心死了,偏偏蘇錦溪臉上沒有愉悅,只有驚嚇。

出差不僅有出差費可以拿,而且還可以順便出國透透氣。

有些秘書更是想趁機巴結總裁,要是有機會傍上總裁的大腿還不笑死?

唐茗不滿蘇錦溪的表情,讓她和自己出差,她沒有一點開心,反而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唐總,據我所知,以前不都是詹助理陪你出差的嗎?」

「是,現在換成你,你有意見?」

「我才剛剛接手助理的職位,連公司裡面事情都沒有搞清楚,要是我出國做錯了什麼到時候就不太好了。

所以這種事情還是由詹助理陪唐總你去吧,我在公司等你回來。」

唐茗面無表情的翻動著手中的文件,「這一次到美國會接觸很多公司的CEO,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

我記得你之前說過你是為了多學習東西,並不是想要打一輩子工吧?

這次是多難得和寶貴的學習經驗,別人想要都沒有機會,你不要?」

蘇錦溪自然是想要去開開眼界的,以前和唐茗也同床共枕過。

更不要說這次是分房而睡,唐茗雖然最近有些抽風,但應該還不至於饑渴到對自己下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