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68 Views

姜辰的話音剛落,二青手中的圓珠突然開始緩慢縮小起來,眨眼間的功夫,居然只有拳頭大小了,然後停止了繼續縮小,不再變化。

Written by
banner

「這……」

圓珠的變化,讓姜辰和二青兩人都有些傻眼,兩人不由得默默對視一眼,相顧無言。

「這玩意兒有點邪乎啊,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二青單手捏著圓珠,臉上充滿了古怪之色。這丟也不是,不丟也不是,讓他頗為糾結。

「鬼知道是個什麼玩意兒,不過既然它縮小了,那就收著便是。」

姜辰倒沒有那麼糾結,直接伸手接過,隨即收到衣兜里放好。

「我說,我不是讓你找出去的路嗎?找到了沒有?」

姜辰斜著眼睛看著二青,似乎如果二青說他沒找到的話,姜辰他就要直接動手揍人一般。

「額……這個嘛……」

「怎麼?沒找到?」

姜辰說著就要動手,雙手捏的連連作響。

「別別別,你別衝動啊,我找到了,找到了!」

眼見姜辰打算動手,二青連忙開口道。

「找到了你幹嘛還吞吞吐吐的,真的是。」

姜辰放下拳頭,翻了個白眼。

「走吧,離開這兒再說,帶我去看看你找到的門在哪兒。」

聽到姜辰的話后,二青還是一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樣子。

不過看到姜辰不管不顧的朝著他方才所待的地方走去,二青也便只能輕嘆一口氣,默默跟上。

不多時,姜辰來到二青方才所待之處。在姜辰跟石像戰鬥的時候,二青一直在這兒鼓搗著。

姜辰一來便看到石壁上有一個半掩著的石門,不出意外的話,這就是二青找到的能夠離開此處的地方。

「這怎麼剛才就沒發現這兒有個門呢,你是怎麼弄出來的?這後面是什麼樣的,你看過了嗎?」

姜辰連聲詢問起二青,不過二青此時的臉色卻是如同便秘了一般,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不過當姜辰走到門前時,他便明白了,這門后的場景居然跟他現在所待的場景一般無二! 昆崙山頂常年積雪,溫度極低,但是今天它的溫度又破新低。

以往只有崑崙的山頂在飄雪,但是今天昆崙山下居然也下起鵝毛大雪。

「這現在是夏天啊,夏至剛過就開始下雪了是什麼操作?」

「鬼知道什麼情況,自從前幾天昆崙山頂那個怪洞出現以後,崑崙這一片就變得越來越邪門了。」

「不止呢,不光是崑崙,崑崙周邊,甚至更遠的地方,好像都有些不對勁。什麼飛鳥啊,野獸啊,一個個的都跟瘋了一樣的亂飛亂竄。」

「你說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真的是外星人入侵了?」

「鬼扯,這看樣子倒是像什麼地震之類的大災難發生的預兆。」

「哎,希望不會發生什麼大事吧,總覺得心裡一陣不安啊。」

……

昆崙山附近居住的人,以及來來往往的遊客,都在互相議論。

對於崑崙的異常,眾人都覺得十分不安。關於崑崙六月飛雪的事情,也很快在網路上傳開。

不過網民們都是一副看熱鬧的態度,絲毫沒收到什麼影響。

不過還是有些人察覺到不對勁,心裡暗暗充滿憂慮。

「六月飛雪?這是有什麼天大的冤屈不成?」

柳澤站在崑崙主峰一塊凸起的巨石之上,輕笑著看著飄飄揚揚從九天散落而下的飛雪。

突然其背後響起一陣細碎的腳步聲,有人在迅速接近!柳澤分明聽了個真切,不過他卻沒什麼反應。

一個人影從林間竄出,此人身材魁梧,身穿緊身的黑色短袖體恤,襯托出其壯實的肌肉。

雖然此時大雪紛飛,溫度極低,但是其卻如同毫無所覺一般,面色如常,步履堅定且身手矯健,眨眼間便來到柳澤的背後。

「局長!」

壯漢來到柳澤的身後,直接躬身露出一副畢恭畢敬的神態,沉聲喚道。

「怎麼?找到了?」

柳澤伸手接著空中飄灑的飛雪,頭也不回的詢問道。

「陰副局長和那西方來的十一個人,正在山頂對峙著,看樣子那十一個人要打算對陰副局長動手了。」

聽到壯漢的話以後,柳澤舉起的雙手微微一握,似乎抓住了什麼東西一般。緊接著柳澤的眼眸低垂,陷入了沉思。

壯漢不敢出聲打斷柳澤的沉思,兩人就這麼安靜了下來。

「帶人去護住陰副局,別讓他受傷,我馬上到。」

良久,柳澤終於出聲吩咐道。

「是!」

壯漢沉聲應到,然後直接轉身鑽入樹林,消失不見。

「看樣子,他們並沒有找到馬爾斯。那麼馬爾斯去了哪裡呢?難不成在這下面?」

柳澤低頭呢喃,眼睛微眯,盯著腳下的土地,不知在想些什麼。

忽的,一陣寒風吹過,攪動漫天大雪,而方才還立於大雪中的柳澤,卻已經消失無蹤,不知去了哪裡。

昆崙山頂常年積雪覆蓋,雖然不久前發生了一大一小兩場雪崩,但是山頂的積雪卻是絲毫不見減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風雪突然加劇的緣故。

此時的山頂不復往常那人跡罕至的模樣,其上正有兩波人在對峙著。

或許不能說是對峙,因為此時有一方人,已經被另一方人給緊緊的包圍住,分明就是一副瓮中捉鱉的場景。

「怎麼,圖窮匕見了?你們不是上來找馬爾斯的嘛,怎麼把我給圍起來了?」

陰平看著朱庇特一群人把自己給緊緊圍住,他的臉色不免有些許陰沉。

「馬爾斯並不在這裡,我懷疑你早就知道這回事兒。說吧,你把我們一群人拉到這上面來,到底有什麼企圖?」

朱庇特冷冷的看著被圍在正中央的陰平,眼神一陣閃爍不定。

「你這話從何說起,我也是奔著馬爾斯來的,他不在這裡我怎麼會知道,我們最開始不也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思上來的嗎。」

陰平臉色不變,不急不緩的說道,一副他也不知情的模樣。

「你裝!等我把你打成殘廢的時候,我看你還裝不裝!」

一旁的尼普東是個急性子,見陰平抵死不認,他頓時忍不住了,直接朝著陰平出手。

只見尼普東伸出右手,手心朝天,嘴裡念著古怪的咒語。

陰平雖然不知道尼普東在念叨著什麼,但是他卻不敢怠慢,畢竟尼普東可不是什麼弱者。

隨著尼普東的呢喃,空中飛揚著的雪花,居然停止了移動,就那麼停在了半空中,就彷彿是時間停止了流動一般。

「言靈……」

陰平看著這詭異的一幕,心裡不由得一緊。

他知道在西方有言靈這種術,能夠讓進化者的實力,得到更好的發揮。陰平他們也曾打探過這種術法,但是卻並沒有一點收穫。

知道厲害的陰平,立馬調動體內靈力,那曾擋住朱庇特一擊的巨山虛影再次出現。

而此時尼普東的吟唱也已經完成,只見那漫天的飛雪,已經變成了漫天的冰針。

每一根冰針都足有拇指粗細,針尖寒芒閃爍。不難想象,這要是被扎中,必然就是一個透明的血洞出現。

「哼,天時地利都在我這裡,我看你還不死!」

尼普東的臉上帶著一絲冷笑,他對自己的這一擊極為有信心。

「去!」

尼普東沉喝一聲,漫天的冰針頓時朝著陰平飛射而去。不過冰針碰到巨山虛影以後,便直接破碎,一時間倒是不能把陰平怎麼樣。

這一幕顯然並沒有出乎尼普東的預料,他依舊冷笑著看著陰平,臉上絲毫沒有什麼氣惱之色。

「我看你能擋多久,我倒要看看你這個烏龜殼能不能保住你!」尼普東冷笑著說道。

漫天的冰針數量不見減少,因為雖然在不停的消耗,但是其也在不停的補充,只要雪不停,冰針便不會停,而且這並不會耗費多少能量。

「麻煩了,這樣的話,我撐不了太久的。」陰平臉色陰沉,心裡有些著急,「不知道局長他怎麼還不到,我可是按照約定把他們帶上來了啊!」

正在陰平焦急的時候,朱庇特等人包圍圈外面,突然竄出了一大群人。

新出現的人從雪堆中蹦出,似乎早就待在此處一般。 「你們是什麼人!」

朱庇特看著這突然冒出來的一群人,居然呈包圍之勢,把他們一行人給緊緊包圍起來,他的臉色便迅速陰沉下來。

不過這新出現的一群人顯然沒心思跟他逼逼賴賴說那麼多,直接便沖著他們動手了。

此時正苦苦堅持著的陰平聽到聲響,抬眼看到這新出來的一群人以後,臉色頓時便是一喜。

「救兵來了!」

……

「吼!」

新出現的這一行人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一個彪形大漢。此時他發出一聲不似人類的吼叫聲,隨即居然變成了半人半猿的模樣。

「異人!你們是官方的人!」

看到大漢變形以後,朱庇特的臉色瞬間便是一變,隨即沉聲喝道。

不過此時卻沒人回應他,因為這些人已經跟著其他動起手來了,只有朱庇特沒有人管。

「這是無視我了嗎!」

朱庇特看著自己被晾在一旁,他的臉色頓時漆黑一片。

「哪兒能呢,你可是神王啊,他們哪裡是你的對手。」

正當朱庇特想要暴怒出手,直接對這新出來的一群人動手之時,一道輕佻的聲音突然傳進他的耳朵。

朱庇特聞聲眉頭本能的一皺,繼而回頭望去。

出聲之人正是柳澤,方才的出現的那些人,正是他帶來的人。

朱庇特等人因為有著陰平牽制的緣故,所以連路耽擱,上山的速度並不快。

而柳澤帶的這一群人卻是一來就直奔山頂,速度極快,在朱庇特等人趕到之前便已經埋伏了起來。

陰平被圍他們全都看在眼底,不過他們卻並沒有出手,直到收到柳澤的吩咐以後,他們才開始動手。

不得不說,他們這一手的確是太過於出人意料,朱庇特他們完全沒有料到這一手,直接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不過這也是因為朱庇特沒有出手的緣故,以朱庇特的實力,如果他插手的話,柳澤帶來的這些人,必定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敵。

不過,他卻沒有插手的機會了。

「你是誰?」

朱庇特看著眼前這個相貌年輕男子,眉頭不由得微微一皺。

「我啊,一個閑人,上來看風景的。」

柳澤的嘴角微微往上一翹,似笑非笑的說道。

「哼!閑人?我看你是別有用心的人吧!」朱庇特冷哼一聲,對柳澤的話卻是絲毫不信,「這些人都是你帶來的吧,那個人也是你的人吧?」

朱庇特指了指人群中間的陰平,一副我早已看透的模樣。

他畢竟不是蠢人,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哪裡還猜不出陰平跟柳澤的關係。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是你讓他把我們給帶上來的吧。目的也不是為了什麼找到馬爾斯,而是就沖著我們十一人來的!」

朱庇特不容置疑的說道,臉色陰沉的彷彿要滴下水來。

「嗯~」柳澤笑著點了點頭,「神王果然是聰明人啊,不過你現在才想明白,不覺得有點晚嗎?」

聽到柳澤的話以後,朱庇特的臉色越發陰沉幾分,拳頭更是握緊了幾分。

「晚?我可不覺得晚,就你們這些人,還想攔住我?把你們全都殺死,我自然便可以完好無損的離開這裡。」

朱庇特的嘴角微微一咧,露出一抹冷笑。

「那你可以試試,看看到底是你把我們全部殺死呢,還是我把你們全部拿下!」

柳澤攤了攤手,臉上的不屑之色,絲毫不做掩飾。

「哼!狂妄!」

朱庇特冷哼一聲,隨即直接一拳朝著柳澤的面門砸去。

朱庇特的拳頭上帶著金色的光輝,一拳揮出似乎連空間都要撕裂一般。若是被這一拳擊中,頭顱絕對會瞬間炸開。

「喂喂喂!神王你可得悠著點,我這張臉可是買了保險的啊!」

柳澤怪叫兩聲,隨即直接伸出右手往臉前一擋。

朱庇特這聲勢驚人的一拳,居然被柳澤就這麼輕描淡寫的給擋住了。

「嗯?」

見自己的拳頭被柳澤捏在手裡,朱庇特的眉頭便是微微一皺。

隨即他的胳膊再次用力,想要把柳澤給擊飛。

不過柳澤的神色卻依舊如常,穩穩的擋住朱庇特這一拳的後續力道,絲毫不見費力。

「看來,我小瞧你了啊。」

朱庇特眼睛微微一眯,沉聲說道。

此時他哪裡還不明白,眼前這個年紀不大的男子,實力絕不比他弱多少,甚至於,他倆的實力是五五開也說不定。

至於還有一個可能,朱庇特只是稍微想了下便拋之腦後。出於自信,他絕不會覺得這世上還有人能夠跟他一樣的實力。

「那還得多虧神王沒有殺心啊,不然我想我現在估計已經是一具屍體了啊。」

柳澤笑眯眯的看著朱庇特,語氣顯得無比的謙虛。

不過朱庇特並沒有此對柳澤生出什麼好感,看著柳澤那笑眯眯的表情,朱庇特只覺一陣火大。

「那我就如你所願,讓你成為一具屍體!」

朱庇特沉聲一喝,繼而後退兩步,其背後金光大作,一道天神虛影頓時出現在其身後。

不過這一次跟之前攻擊陰平時有些不同的是,朱庇特身後的天神虛影,並沒有之前那般巨大,這一次的虛影,跟他的身高體型大致相仿。

「神臨!」

朱庇特沉喝一聲,其背後的天神虛影陡然跟他的身形一合。

只見朱庇特周身金光大作,直刺的柳澤眯起了眼睛。待到金光消失以後,朱庇特的身上居然穿上了一件金色的甲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