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08 Views

唐家的人秘密來A市,要做什麼事情,還不一定。

Written by
banner

現在親近如意。

誰知道他們肚子里打的什麼鬼主意?

容子澈承認,自己說這番話,是抱著對唐南適的敵意,但他打心底里是為了如意好,不希望她受到傷害。

「我們以後再說這個吧。」

溫如意不想和容子澈討論,唐南適、唐南楓的事情。

她覺得,子澈對他們報有偏見。

若他們真的想害她,早在一開始就不用救她了。

聽到溫如意的話,容子澈的面容綳的更緊,握著溫如意的手,也止不住的收緊。

溫如意微微的皺了眉頭,不著痕迹的將容子澈的手放開。

「我有些餓了,去吃一些吃的,你要不要我幫你拿什麼?」

在容子澈發怒之前,溫如意道。

「不需要。」

容子澈沉默了片刻說。

藺家小福寶 豪門小妻子 溫如意點點頭,往放置餐點的桌子前走。

容子澈想要跟著她走,但斜里出殺出來一個朋友,拉住他不放。

他一時走不脫,只好跟溫如意說,「別走太遠。」

「嗯。」

溫如意淡淡地點頭。

溫如意沒走多遠,拿了一個盤子,放了幾樣小點心,找了張椅子坐下,靜靜的吃。

不遠處,容子澈時不時的看過來。

她知道他在看著自己。

也沒說什麼。

打從顧明珠的事情發生后,容子澈對她盯得一向很緊。

他怕失去她……

她明白的。

只是,有時候會覺得,這樣的緊張,束縛的人無法喘息。

不只是唐南適、唐南楓的事情,在生活里的點點滴滴,容子澈都管的越來越多。

溫如意一點點的吃著甜點。

身旁不知什麼時候坐下一個人,遮擋了她的光線。

溫如意抬眸看過去,便看到自己的身側坐著一個三十歲左右,長得還不錯的男人,他身上穿的西服是阿瑪尼,裡頭的襯衫隨意的解開了兩科扣子,沒有搭配領帶,嘴角掛著一抹頹廢的笑,哪怕沒說話,也能感覺凍啊一股子的紈絝子弟的氣息撲面而來。

溫如意把嘴裡的甜品咽下去,端著餐盤想要起來。

卻聽那人道:「你是沈小姐吧?」

溫如意腳下一頓,「你認識我?」

「不認識。」男人搖了搖頭,「不過我認識你未婚夫,容子澈,曾經差一點成了我妹夫。」

溫如意聽他這麼一說,立刻明白了,眼前的男人是顧家收養的養子……顧明輔。

顧明珠在顧家有多受寵,顧明輔就有多不受待見。

每天娛樂八卦,不是傳出來他包養了哪個明星,就是他又闖出了什麼禍事。

顧老爺子曾一度,想把顧明輔趕出顧家。

若不是顧家大伯母攔下的話……

溫如意神色清冷,覺得自己和眼前這個人,並沒有什麼話可說。

「顧先生,你妹妹和子澈的事情,已經是過去時了,我不在乎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我只在乎現在和以後。」

溫如意端著餐盤,語氣平穩道。

顧明輔手一伸,雙腿交疊在一起,一副富家公子哥浪蕩的模樣。

「沈小姐,我沒有惡意,只是好心提醒你。明珠和你的未婚夫藕斷絲連,你最好還是弄清楚,明珠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再決定要不要和容子澈在一起。不然……等日後真的結婚了,再後悔,可就沒有後悔葯買了。」

「多謝顧先生提醒。」

溫如意勾唇笑了笑,眼底儘是嘲諷。

哪怕外界傳的,顧明輔和顧明珠再怎麼不對付。

她也不會覺得,顧明輔會無緣無故的,『好心』的提醒她。

「沈小姐,你不信我?剛才我親耳聽到的,明珠肚子里的孩子是你那位未婚夫的……」

顧明輔話說道這,忽然打住。

溫如意感覺到身後有人,回過神來。

恰好對上走到自己容子澈。

容子澈手搭在她的肩上,戒備的望著顧明輔,「他跟你說什麼?」

「沒說什麼,只是閑聊幾句。」

溫如意不想在提起顧明珠懷孕的事情,下意識的隱瞞。

一旁顧明輔聽到她的話,笑了笑站起來,伸出手到容子澈跟前,「子澈,何必那麼緊張?好歹我們過去差點成為一家人。雖然現在明珠和你沒有關係了,但咱們情誼還是在的不是嗎?我又不會因為明珠,傷害到你現在的未婚妻。」

他句句話里藏話。

容子澈沉了臉色,遲遲不肯跟顧明輔握手。

顧明輔也不覺得尷尬,笑著望著溫如意。

溫如意被他看的渾身長了刺一般難受,拉了容子澈一把說,「子澈,我們走吧。」

容子澈俯首看著溫如意,過了好一會兒才說,「好。」

兩人沒和顧明輔打招呼,轉身就走。

從一顆蛋開始吞噬進化 看著兩人的身影,顧明輔嘴角微微的翹起來。

「不聽我的勸誡?沈綿綿啊沈綿綿,早晚有一天,你會後悔莫及……」

葉簡汐和慕洛琛回來,晚宴已經進行到後半部分。

在宴會場沒找到容子澈和溫如意,葉簡汐給溫如意打了一通電話,得知他們已經提前離開。

葉簡汐這才放了心。

慕洛琛不想她太勞累,於是說:「我們也回去吧。」

葉簡汐點了點頭。

兩人轉身准往顧家的大廳門口走。

快走到門口的時候,一個傭人端著一托盤的酒杯匆匆的跑過來,經過葉簡汐的時候,手一滑,托盤離了手,直直的朝著葉簡汐灑過去。

葉簡汐往後仰了過去,慕洛琛及時伸手,扶住了葉簡汐,這才避免她栽倒在地。

葉簡汐站穩了身體,一陣后怕。

「嘩啦……」

玻璃碎片炸裂,周圍的人紛紛看了過來。

「對不起,對不起……」

傭人自知闖了禍,哆嗦著不停地道歉。

慕洛琛的臉色卻一點也沒有緩和,簡汐已經懷孕五個月了,剛才若不是他在旁邊扶著她。

後果不堪設想。

顧家的傭人,就是這個素質?

慕洛琛不發話。

葉簡汐雖然感覺到身體不舒服,但想著傭人也不是故意的,就輕輕的拉了拉他的手,「我沒事了。」

「真的沒事?」

慕洛琛不放心。

葉簡汐笑了笑,「真的沒事。」

慕洛琛仔細的觀察著她,確定真的沒問題,開口讓那個傭人走。

但沒等他說話。

一道身影忽然擠進來,抬腳就朝著那個傭人踹了一腳。

傭人本來就弓著身體,被他踹了這一腳,噗通跪在了一片玻璃碎渣里,疼得臉色都變了。

可沒敢吱一聲。

「瞎了眼了?今兒來的都是貴客,是你能得罪得起的嗎?還不快給慕先生、慕太太下跪道歉?」

囂張跋扈的聲音,和殘暴的行為,讓葉簡汐皺了眉頭。

慕洛琛上前半步,攔在了葉簡汐前面,冷眼看著來人。

「慕先生,慕太太,對不住。我們顧家沒管教好下人,讓慕太太受了驚,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懲戒他的。」

顧明輔臉上掛滿了笑容,那笑意卻沒有達到眼底。

慕洛琛薄唇抿成一道綳直的弧度,「他已經受到懲罰了,顧大少,不用再追究了。」

「這點懲罰哪夠?我看慕太太這是懷孕了吧?剛才要是有個萬一,就是殺了他,都不能解恨,慕太太,你說是不是?」

顧明輔望著葉簡汐。

葉簡汐說,「沒出現那個萬一,顧大少的好意,我們心領了,現在還是找人給這個傭人看傷吧。」

「慕太太真是好心腸。」顧明輔說著,抬腳又是朝著傭人的背上踹了一腳,「還不快謝謝慕先生,慕太太,不是他們替你求情,我非扒了你一層皮!」

傭人疼得渾身直哆嗦,可還是恭敬地給葉簡汐和慕洛琛鞠躬,說了聲謝謝才離開。

看著傭人離開,顧明輔湊上來要搭話。

慕洛琛握著葉簡汐的手說,「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那就不麻煩顧大少了,我跟簡汐先離開了。」

說罷,不等顧明輔反應。

便摟著葉簡汐走了。

一場小風波很快平息,兩人從顧家離開,坐上了回家的車。

葉簡汐坐在車上,說:「那個顧大少,怎麼那麼暴戾?」

直接把傭人往碎瓶渣里踹。

而且沒有半點悔意。

這人真是天生冷血。

「豈止是暴戾?他吃喝嫖賭毒無一不沾,這種人,最好別跟他有往來。」

慕洛琛握住葉簡汐的手道。

葉簡汐點了點頭,不舒服的縮到慕洛琛懷裡。

重生炮灰大翻身 到了家,已經十一點多。

葉簡汐拿了睡衣,進洗浴間洗澡。

洗了一半,忽然感覺肚子有些疼,起初沒怎麼在意,可當那股疼痛越來越明顯的時候,她才意識到,自己是真的不對勁了。

葉簡汐捂著肚子,想要叫慕洛琛。

可知道,一旦叫他進來,他一定會叫徐醫生過來給看。

到那時,孩子的情況再也瞞不住……

葉簡汐又忍住了。

沒敢繼續洗澡。

哈利波特與魔改大師 葉簡汐拿浴巾,擦乾了身體,穿上衣服,坐在馬桶蓋上,捂著小腹忍耐著疼痛,給羅醫生打電話。 沒等多會兒,電話接通。

葉簡汐把自己腹痛的情況告訴了羅醫生。

「葉女士,我建議你立刻到醫院做檢查。腹痛有很多可能,如果有什麼意外,那就後悔莫及了。」

羅醫生著急的在電話那邊說。

葉簡汐捂著小腹,望著窗外,那裡一片漆黑,有風颳得樹枝亂顫,窗戶細小的縫隙,像是有誰在嗚咽著哭泣一般。

沉默了許久。

葉簡汐還是搖了搖頭,「羅醫生,我不能去。」

已經過了兩周,預期中最壞的情況並沒有發生。

只要再挨過剩下的半個月,她就能等到自己的兩個寶貝了。

她不能在這個時候放棄。

羅醫生聽她不肯,又是心疼又是生氣:「葉女士,你這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博一個可能!」

「我意已決,羅醫生,你告訴我怎麼做簡單的檢查吧。」

葉簡汐堅持不去醫院。

羅醫生長長的嘆了一聲氣,把簡單的檢查方法告訴葉簡汐。

葉簡汐按照她說的,開始仔細的檢查。

電話那邊羅醫生認真的聽她介紹了自己的情況后,說:「應該是你受到驚嚇,動了胎氣,沒有重大的問題。當然,沒有做更進一步的檢查,也只是推測。」

羅醫生的話,讓葉簡汐鬆了口氣。

「謝謝你,羅醫生。」

「不用謝我,我這配不上這聲謝謝。」羅醫生又嘆了口氣說,「葉女士,你等下拿一些之前我給你開的葯吃,如果吃過葯一個小時,腹部的疼痛沒有減緩,那就不能再等了,要立刻到醫院檢查,知不知道?」

「好,我明白。」

葉簡汐乖乖的回答。

「嗯。」

羅醫生掛了電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