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2, 2020
84 Views

根據姬族長的說法,同意葉知秋和幼藍進來的,就是土丘城長老。所以,葉知秋就自稱是受邀而來。

Written by
banner

“人間道的客人?長老請你來的?”帶劍男子吃驚不已,又反覆打量葉知秋。

傾城毒妃:邪王寵妻無度 “是啊,我這就是前往土丘城,拜見長老的。”葉知秋笑道。

帶劍男子的態度立刻恭謙起來,抱拳說道:“在下姚二醜,這是我的五夫人蝶仙,也是前往土丘城的。敢問兄臺大名?”

很帥的一個男子,偏偏取名叫做姚二醜。

不過這也是青丘狐國的姓名文化所致,想必這傢伙排行老二,丑時出生,因此得名。

葉知秋笑道:“原來是二醜兄,在下葉,也是丑時出生,叫做葉大丑。”

姚二醜再次抱拳:“原來是大丑兄,幸會幸會!”

“二醜兄不必客氣,你我兄弟一見如故相見恨晚,三生有幸啊!”葉知秋抱拳還禮。

幼藍知道師公在調皮,強忍住不笑。

馬車風馳電掣,奔行在通往土丘城的道路上。

葉大丑和姚二醜,繼續一見如故,在車廂裏聊天。

姚二醜問道:“人間道於青丘狐國,隔絕已有幾千年,互不通來往。現在長老邀請大丑兄駕臨,莫不是有什麼大事發生?”

“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長老只是說,請我來做客。究竟是什麼事,恐怕要見了長老才知道。”葉大丑含含糊糊,又問道:“二醜兄,你前往土丘城,也是爲了比武鬥法嗎?”

姚二醜點頭,說道:“接到青丘城大長老的詔諭,斗轉星移在即,無極歸位,我等有風金水火之災,狐國可能要搬遷。所以,凡是修煉的年輕子弟,都要前往各自的城池,聽候差遣。”

“青丘狐國也有斗轉星移?”葉知秋和幼藍都大吃一驚!新婚愛未眠

原以爲青丘狐國和人間道不在一個維度,處於另一個時空,沒想到,同樣躲不開斗轉星移。

姚二醜點點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是聽前輩們說,斗轉星移很厲害,六千年一次。據說青丘狐國從人間道分離出來,就是上一次斗轉星移的時候。”

葉知秋皺眉:“那麼青丘狐國,要搬去什麼地方?”

“這是狐國大事,我這樣的低級弟子,哪裏知道?”姚二醜自嘲地一笑,又道:“大丑兄是長老請來的客人,說不定,長老就是要和你商量這件事的。”

葉知秋點點頭,繼續閒聊,打聽青丘狐國的情況。

馬車速度很快,不過兩個小時,已經奔行了七八十里。這速度,趕上人間的小轎車了。

一路上,葉知秋看見很多小城池,姚二醜說,那都是土丘城四周的衛城。

用人間道的話來說,就是大城周邊的衛星城市。

向北看,便是一座宏偉壯觀的大城。

城池的規劃,是一個很標準的五邊形,和米國的五角大樓造型差不多,但是規模卻遠遠大於五角大樓。

葉知秋等人從正南方而來,在城門前下車。

高大的城門前,也有守衛帶着刀槍,檢查過往行人。

葉知秋和姚二醜等人下車,一起走向城門。

護衛攔住,問道:“行人入城,須出示通行令牌。”

姚二醜亮出自己的令牌,和青萍的玉佩一模一樣,又指着葉知秋,對守衛們說道:“這裏有位葉大丑,是長老邀請來的客人,你們不得無禮!”

守衛的小隊長吃了一驚,走過來,打量着葉知秋和幼藍,問道:“你們二位,便是人間道來的客人嗎?”

看來,土丘城的長老,對於葉知秋的到來,已經做了準備。

葉知秋點頭:“沒錯,我們是從人間道而來的,你們長老特許的。請問,你們長老在什麼地方?”〔5.21日,第二更。〕

今天有加更,先來兩章,晚上還有兩章。

〔本章完〕 那個衛兵小隊長立刻客氣起來,抱拳道:“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兄臺請隨我來。”

葉知秋點點頭,帶上幼藍和青萍,跟着小道長就走。

姚二醜追了過來,低聲說道:“大丑兄,如果有機會,請在長老面前,替我美言幾句,好讓我爲土丘城效力。我會在城南的賓來客棧下榻,隨時歡迎大丑兄來敘舊喝茶。”

葉知秋嘿嘿一笑,回道:“放心吧二醜兄,我不會忘記兄弟的,有時間我就去找你。”

萌寶三隻:爹地請排隊 姚二醜喜出望外,連連抱拳。

衛兵小隊長領着葉知秋三人,進了城門,走在街道上。

忽然間,前方有車馬隊伍奔來,都是錦衣華服的男子,服飾一致,各帶刀劍,威風凜凜。

小隊長急忙上前,單膝跪地,向着車馬隊伍的總管回報。

那總管點點頭,一偏腿跳下馬來,走到葉知秋的身前,抱拳道:“長老有令,請貴客先去春風樓暫歇。幾位,請上車。”

“有勞有勞。”葉知秋抱拳還禮,心裏想,這青丘狐國對自己,還蠻客氣的。

等葉知秋三人上了車,總管一揮手,車馬隊伍便悄無聲息地轉頭,向着城中奔去。

大約走了一路多路,車馬隊伍停下,眼前是一座三層歇山高樓。

帶隊的總管拱手,說道:“這裏就是春風樓,土丘城招待貴客的地方,幾位,裏面請。”

“多謝。”葉知秋跳下車來,打量着眼前的春風樓。

帶隊總管非常恭謙,將葉知秋等人領進了春風樓最上層,在西側的客房裏住下。

然後,有衣着華麗的美女上茶,帶隊總管陪坐待客。

喝了一口茶,帶隊總管說道:“在下長老府二品衛士長姜六亥,請問貴客怎麼稱呼?”

“哦哦,在下葉知秋,又名……葉大丑。”葉知秋笑道。

幼藍站起身,文縐縐地說道:“青丘族裔幼藍,見過衛士長。”

青萍也站起來,說道:“我叫姬青萍,是葉郎的二房夫人……”

我去,這就二房夫人了?誰封的?

葉知秋哭笑不得,就算有二房夫人,也輪不到你好吧?

姜六亥再次抱拳,一一見禮,然後說道:

“恰逢土丘城比武,我們長老這兩天事情很多,所以,請大丑兄先在這裏住下。明天有比武大會,到時候,大丑兄可以前去觀禮,看看我們狐國弟子的風采。”

葉知秋點點頭:“能見識到青丘英俊的風采,自然是最好不過。可是……我們還有些事,要面見長老,向長老請教。所以,還請衛士長代爲傳達,請長老儘早賜見。”

姜六亥嘿嘿一笑,說道:“比武大會,大約要舉行七天,這七天的時間裏,長老是沒空見你的。不過,比武大會結束以後,長老就有空閒啦。”

“還要七天?”葉知秋微微皺眉。

現在進了青丘狐國,葉知秋擔心這裏的時間和外界不一樣。

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千萬不要七天過去,外面已經是好多年了。

幼藍也心急,問道:“衛士長,能不能通融一下,讓我們早些見到長老?”

姜六亥搖頭:“這是長老的旨意,沒有任何通融的辦法。除非……”

“除非什麼?”葉知秋急忙問道。

“除非大丑兄參加明天的比武,並且迅速打敗所有的對手,奪得賽場第一,然後就可以見到長老了。”姜六亥說道。

讓我參加比武,什麼意思?

葉知秋摸着下巴,問道:“我是外來之人,參加青丘狐國的比武,不太好吧?”

“大丑兄錯了,既然來到了青丘狐國,就不是外人。”姜六亥又指着青萍,說道:“更何況,大丑兄已經在這裏娶了青丘狐國的女子爲妻,自然可以等同於青丘國人。參加比武,天經地義。”

葉知秋急忙辯解:“衛士長別誤會,其實我沒有……”

“大丑兄不必解釋了,你想盡快見到長老,只有這個辦法。”姜六亥說道。

葉知秋嘆了一口氣,點頭道:“好吧衛士長,明天比武的時候,我先看看。青丘弟子多俊傑,我這點三腳貓的功夫,估計也只能看看。”

“大丑兄過謙了。”姜六亥抱拳告辭,說道:“鄙人還有事在身,這就告辭。不過,我會留下兩個副手在這裏,伺候貴客的。大丑兄如果有什麼差遣,儘管吩咐。”

“衛士長請便。”葉知秋抱拳。

姜六亥點點頭,轉身而去。

葉知秋這纔看着青萍,嘆氣道:“青萍啊,其實我們現在還不是夫妻,你以後……就不要跟別人說,你是我的二房夫人了。”

青萍很無所謂,笑道:“等葉郎告知了父母,我們不就是夫妻了嗎?反正,這都是遲早的事。”

“可是,我們現在還不是夫妻,等我告知父母,還早着。”葉知秋說道。

青萍一怔,隨後眼圈一紅,滴下淚來:“葉郎,你是不是不喜歡我?如果你不喜歡我,昨晚上,你就不該進我的家門。現在,你要是嫌棄我,我就只有一死……”

幼藍嚇了一跳,扶住青萍,問道:“沒有這麼嚴重吧青萍?”

青萍抹眼淚,說道:

“我們青丘狐國就是這樣,男子進門,就是娶親。主人家裏的姑娘,就必須嫁給客人。如果主人家裏有好幾個姑娘,那就是最大的那個。所以,葉郎一進門,就等於是我的相公了。如果葉郎不要我,我就是有辱家風,只有以死謝罪。”

哐噹一聲,葉知秋跌坐在椅子上。

這事情,是越鬧越大呀!

怪不得,昨晚進了姬族長的家門,青萍就看着自己傻笑。

霍先生,我們同居吧 原來,自己一進門,就已經是青萍的老公了!

青萍還在哭,可憐兮兮地看着葉知秋:“葉郎,如果你真的嫌棄我,就把我殺了吧。反正,我活着也沒意思了。”

幼藍轉過頭來,衝着葉知秋連連使眼色。

葉知秋沒轍,擠出一絲笑意來,扶着青萍的肩頭,說道:

“青萍你別多想,你這麼漂亮,我怎麼會嫌棄你呢?你以後,就那麼說吧,不過……我還沒有通知我的父母,暫時……不能完婚。” 青萍破涕爲笑,擦着眼淚說道:“只要葉郎不嫌棄我就行,你慢慢通知父母,我等着就是。”

“好,等着吧。”葉知秋心裏鬱悶。

剛剛進入青丘狐國,就惹了一身騷,唉!

幼藍卻有些幸災樂禍,抿嘴淺笑。

葉知秋翻了個白眼,轉身向外走去:“幼藍,你跟我出來。”

幼藍做個鬼臉,跟在葉知秋的身後,來到歇山陽臺上。

葉知秋揹着手,說道:“青萍這個事,怎麼辦呀?”

幼藍一臉嚴肅:“這是師公的私事,師公覺得怎麼辦好,就怎麼辦。”

“那師公要是真的把她收做二夫人呢?”葉知秋問道。

“那也是師公的權利,幼藍不反對。”

“得了吧你。”葉知秋轉身,斜眼道:“我要是收二夫人,你都排在青萍前面啊!”

唰地一下,幼藍臉紅如霞,結巴道:“師公、你別拿我開玩笑……幼藍當不起。”

葉知秋這才壞壞一笑:“所以,在狐國的日子裏,你得幫着師公,替我擋住青萍。否則,我就讓青萍做三夫人,你做二夫人。”

“師公……你不是好人,拿我晚輩開玩笑。等我見了師父,我一定告狀!”幼藍低着頭跑開,臉色紅得要滴下血來。

葉知秋嘿嘿一笑,這死丫頭,不給她施加一點壓力,她就跟着起鬨!

站在春風樓的歇山天台上,可以看見半城輪廓。

向北看,是土丘城的內城,金碧輝煌,建築宏偉,不亞於人間道的皇家宮殿。

由此可見,青丘大城的規模,會更加巨大,更加壯觀。

遠眺全城,只見街道縱橫,遊人如織。

葉知秋估計一下,覺得這土丘城的人口,應該也在五十萬以上。

看着眼前的青丘狐國,葉知秋又想起了雪兒。

如果雪兒在這裏,會不會喜歡這裏?

……

幼藍被葉知秋刁難了一把,果然知道害怕,把青萍帶在了自己的身邊,不讓她纏着葉知秋。

當晚,葉知秋清靜了許多。如果不是幼藍哄着青萍,青萍肯定要來侍寢。

日升月落,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

一大早,昨天的二品衛士長姜六亥便趕到了春風樓,請見葉知秋,笑道:“大丑兄昨夜裏休息得好嗎?下人們有沒有怠慢你?”

“沒有沒有,感謝招待,我們都挺好的。”葉知秋道謝。

姜六亥點頭,說道:“比武即將開始,大丑兄,你們用過早膳,就可以出發了。如果大丑兄不願意比武,也可以的,就在那裏看看,解解悶。”

“好,我們去看看。”葉知秋點頭,開始吃早飯。

飯後,姜六亥讓下人牽來幾匹馬,招呼葉知秋等人上馬。

葉知秋越上馬背,跟着姜六亥前往比武場。

幼藍和青萍也騎着馬,倒是有些英姿颯爽的模樣。

擂臺擺設在土丘城內城的西門之外的大廣場上,一共有十來個擂臺,相距三丈,一字排開。

擂臺前人山人海,都是青丘狐國的青年才俊,一個個鮮衣怒馬,精神抖擻。

內城高大的牆頭上,設有觀戰席,上面一排華蓋黃傘,想必那上面的人,都是土丘城的達官貴人。

葉知秋看着城頭,問身邊的姜六亥:“衛士長,長老他們,此刻也在城頭觀戰嗎?”

“長老不在,只有最後決戰,長老纔會出來。”姜六亥說道。

說話間,比武已經開始。

每個擂臺上,都有人喊號。

被喊到的青丘俊傑,便跳上擂臺,開始比武。

葉知秋也不再多問,注視着眼前的擂臺,看臺上的兩個青年比武。

比武雙方都用寶劍,很有俠士風範。

只可惜,這兩個傢伙的功夫都不高,打起來就像小孩子過家家。

葉知秋看了片刻,便轉向其他擂臺觀戰。

可是其他擂臺也差不多,都是鬧着玩一樣,沒看到真正的高手。

如果王晗在這裏的話,可以秒殺這些參賽選手。

姜六亥打量着葉知秋的臉色,問道:“大丑兄,你看這些參賽者的功夫,怎麼樣?”

葉知秋點點頭:“挺好的,都是高手。”

姜六亥嘿嘿一笑,也不知道什麼意思。

幼藍悄悄靠近葉知秋,悄聲說道:“師公,這樣比下去,我們恐怕真的要七天之後,才能見到土丘城長老了。”

“那怎麼辦,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葉知秋問道。

“我的辦法就是,師公跳上去,把他們全部打下來。然後,直接挑戰最高手,打到以後,去見長老。”幼藍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