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85 Views

畢竟剛才上一場蔣薇薇已經承認自己沒有人可用了,現在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呢?

Written by
banner

「蔣小姐,別裝了,快點直接認輸吧,大家還都等著呢!」

就在這個時候武成風扭頭看向了蔣薇薇的位置,笑呵呵的沖著蔣薇薇說道。

蔣薇薇並沒有搭理武成風,而是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

陳天沖著蔣薇薇輕輕的點了點頭,隨即身影一閃,下一秒陳天直接出現在了擂台上面。

眾人在看見這一幕以後全部都愣住了,臉上的表情非常的震驚。

因為在場的那些觀眾原本以為蔣家這次可能還會跟上次一樣直接選擇認輸,但是誰也沒想到蔣薇薇這次竟然沒有認輸,而是選擇了一個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人上了擂台。

還有最主要的是剛才眾人都沒有看見陳天是怎麼上的擂台,剛剛還站在蔣薇薇身後的陳天,僅僅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便飛到了擂台上面。

這一幕對於場內的那些觀眾來說實在是太不可思議。

而站在擂台上面的周剛眼神當中也閃過了一絲不解,因為他能夠感覺得到此時站在他面前的陳天只不過就是普通人而已。

「薇薇姐,這個人是誰啊?」

趙楚然皺著眉頭表情十分不解的沖著蔣薇薇問道。

「是啊,小姐,這個人是誰?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見過這個人呢?」

邢伯也皺著眉頭沖著蔣薇薇問道。

要知道邢伯已經在蔣家帶了將近二十年的時間,基本上算得上是蔣家資格最老的一個人了,所以只要是蔣家的武者,邢伯基本上都是見過的,但是他卻從來都沒有見過擂台上面的陳天。

「這個人是我請過來的高手,只要有他在,我們蔣家就不會輸了!」

蔣薇薇語氣十分自信的說道。

「這個人好像只是個普通人啊,我在他的身上沒有感覺到一絲一毫武者的氣息,小姐你確定這個人真的能夠打得過周剛嗎?」

邢伯皺著眉頭低聲說道。

「邢伯,你放心吧,既然我敢讓這個人上去,那他肯定就有能力打敗周剛!」

蔣薇薇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而武成風這個時候也扭頭看向了蔣薇薇的位置,然後笑呵呵的說道:「蔣小姐,我看你們蔣家可能是真的沒有人了,都已經這個時候了,竟然還找了個普通人上去,你這不是讓他上去送死嗎?」

「武成風,既然你這麼相信我讓上去的這個人不會是周剛的對手,那不如咱們兩個打個賭如何?」

蔣薇薇輕聲沖著武成風說道。

「打賭?」

武成風聽到這句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笑呵呵的問道:「蔣小姐,你打算跟我賭什麼啊?」

「我跟你賭這場比試的輸贏!」

蔣薇薇輕聲說道。

「你跟我賭這場比試的輸贏?」

武成風在聽到了蔣薇薇的這句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笑呵呵的說道:「蔣小姐,那我倒是有些好奇你要跟我賭什麼了?」

「非常的簡單,如果這一場比試我的武者輸了,我除了要給你答應好的兩千萬之外,我還會多給你一個億,但是如果你輸了,你也得給我一億兩千萬,你覺得怎麼樣?」

蔣薇薇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武成風說道。

「……」

武成風看著自己面前的蔣薇薇,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因為在他的眼中,蔣薇薇這麼跟自己打賭,那基本上就是在給自己送錢啊!

而站在蔣薇薇身後的趙楚然唐晨等人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因為他們想不明白蔣薇薇為什麼會突然變的這麼自信,而且還要跟武成風一口氣賭這麼多錢。

那可是整整一億兩千萬啊!

即便是唐晨趙亮這樣的富二代在聽到這個數字以後也會不由的心頭一顫。

「小姐,您……您這是在幹什麼啊?」

邢伯在聽到了蔣薇薇的話以後,表情異常激動的沖著蔣薇薇喊道。

「蔣小姐你這麼自信你現在讓上去的這個武者能夠打得過周剛?」

武成風眯著眼睛輕聲沖著蔣薇薇問道。

「武成風,你就說你現在到底敢不敢跟我賭?」

蔣薇薇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武成風能夠明顯的感覺到此時蔣薇薇似乎有些不太對勁,但是無奈此時有很多人都在看著,如果自己現在說不敢賭,那不就相當於承認自己怕了嗎?

而且武成風覺得如果蔣薇薇找過來的這個武者真的這麼厲害的話,那蔣薇薇為什麼剛才不讓這個武者出場呢?

所以武成風覺得蔣薇薇肯定是因為之前輸了太多的錢,所以想要這個時候背水一戰就。

「武成風,你現在要是害怕的話,那就當我沒有跟你說過這些話!」

蔣薇薇看見武成風遲遲沒有答應下來,所以故意的刺激了武成風一句。

武成風冷笑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好啊,既然蔣小姐你現在想要跟我賭,那我今天就陪你賭一把好了!」

蔣薇薇沒想到武成風竟然真的會答應下來,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笑意,輕聲說道:「武成風,你到時候不會反悔吧?」

「反悔?」

武成風看著蔣薇薇不屑一笑,然後撇著嘴巴說道:「我武成風什麼時候會因為這樣的事情反悔,不就是一億兩千萬嗎?這筆錢在我的眼中也算不上是什麼大錢,現在有這麼多人都聽到咱們兩個的說的話了,這些人應該都可以給作證!」

「沒錯,我們都可以作證!」

「對,剛才蔣小姐跟武公子說的話我們都已經聽到了,到時候我們都可以幫著作證的!」

周圍那些人全部都是看熱鬧不嫌棄事大,紛紛站出來喊道。

「好,那就讓這些人作證!」

蔣薇薇面外表情的說道。

而武成風上下打量了蔣薇薇一眼,雖然他能夠感覺到蔣薇薇現在有些不太對勁,但是也不上哪裡不對勁,而且剛才那些人他已經都說出口了,如果現在反悔的話肯定會讓人看笑話,所以武成風也沒有反悔的意思。

「蔣小姐,今天你輸的錢已經不少了,一會如果在輸給我一億兩千萬,我不知道你還能不能拿出這筆錢來……」

武成風笑呵呵的沖著蔣薇薇說道。

「武成風,你放心吧,這點錢我們蔣家還是能夠拿的出來的,我欠誰錢,也絕對不會欠你的錢!」

蔣薇薇面無表情的說道。

而武成風在聽到蔣薇薇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輕聲說道:「其實蔣小姐,就算你真的欠我錢也沒有關係的,實在不行你可以陪我一晚上,我覺得蔣小姐一晚上還是值這個價格的!」

「你……」

蔣薇薇聽到武成風的這句話美眸當中閃過了一絲憤怒,深吸了一口氣之後並沒有繼續搭理這個武成風。 下午半天南邵都是鬱悶的。

他討厭哄女人!

更討厭怎麼也哄不好的女人!

到最後哭的他都忍不住要生出負罪感了。

怎麼那麼能哭呢?哭到打嗝都不停下來,他幾乎都要懷疑她要哭到地老天荒。

直到她丟在客廳的手機響了,被保姆拿上來,她才止了哭。

是風玫打來的電話,然後他聽到她對著手機又是「哇」的一聲,哭著喊:「阿嶼,我怕。」

後來遲嶼來將人接走。

想到遲嶼走之前的那個眼神,南邵就是一陣頭皮發麻。

眼看著快到五點了,他……能不能不去接人啊?

他也怕……雖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錯在哪裡了。

想著,他拿出手機,撥出號碼:「我能不能臨陣逃脫啊?反正……遲嶼也不喜歡封易。」

商尋的聲音透過手機輕飄飄的飄出來:「可以。」

南邵一喜。

「你若是不想要那輛法拉利的話。」

南邵:「……」

那款限量版法拉利,他已經心水很久了,可是就以他南家的實力都拿不到,前幾天剛知道商尋竟然拿到了一輛,當時他就打起了主意,現在……

「不就是個女人嗎?本少出馬還不是分分鐘搞定,等著哥們凱旋而歸吧!」

話落就瀟洒地掛斷電話。

辦公室中,商尋聽著手機中響起的「嘟嘟」聲,搖了搖頭。

秘書敲門進來:「商總,與李總的飯局定在五點半,在皇庭酒店,現在可以出發了。」小說娃小說網

「走吧。」商尋起身,將椅靠上的西服外套隨手搭在手腕上。

另一邊南邵掛電話掛的瀟洒,實際上卻是苦著一張臉。

他還是缺乏勇氣啊。

原本在看了遲嶼揍封易后,他對她就有些發慫。可要死不活,他還惹哭了一隻遲嶼明顯在乎的披著小白兔外衣的小狼崽,這下可怎麼辦才好?

眼看再不出發就晚了,他咬咬牙,抓起車鑰匙往車庫奔去。

剛坐在駕駛座上,手機響起。

是陌生的號碼。

接通,裡面傳出讓他發慫的聲音——

「皇庭酒店,402。」

所以,不用他去接她了嗎?

所以,現在她是已經在酒店等著他了嗎?

南邵一個激靈,立即啟動車子竄了出去。

到皇庭酒店時五點十分,南邵也不敢再花時間糾結,直奔402.

「不是說我去接你嗎?」心中瑟瑟發抖,南邵臉上卻是風流瀟洒的模樣。

風玫輕晃著杯子里的紅酒,看著在燈光下杯子折射出瑪瑙般好看的色澤,挑唇:「這不是擔心某人不敢去嗎?」

南邵一噎,笑:「遲小姐說笑了。」

風玫放下酒杯,下巴微抬:「吶,你看看。」

她這般笑眯眯的模樣讓南邵心中更加沒譜,她倒是寧願她一上來就問小白兔的事情,可現在——

他順著她的指示坐下,她對面的座位上,桌面上放著一個文件袋。

不明所以地打開,隨意一瞥,立即愣住了,再也無法移開視線,轉而幾乎是忘了風玫的存在,全部注意力都被文件袋裡面的內容吸引了過去。

好一會兒,他看著風玫,滿臉的震驚與不可置信:「這……你,你怎麼得到這些的?」 蔣薇薇對於陳天的身手還是非常了解的,所以她知道陳天絕對不可能輸給周剛,這也是為什麼蔣薇薇想要跟周剛打賭的原因。

因為蔣薇薇知道,陳天只能挑戰周剛一次,最多也就是贏回來一千萬而已。

這筆錢對於蔣薇薇來說實在是有點太少,她想要把自己輸給這些大家族的錢全部都贏回來。

而趙楚然還有邢伯等人自然不清楚蔣薇薇為什麼會這麼做,但是無奈蔣薇薇跟武成風都已經說好了,他們兩個人也不敢多說什麼,只能在心裏面默默的祈禱此時代表蔣家上台的陳天千萬不要輸給周剛,因為陳天一旦要是輸了的話,那損失可能就不是兩千萬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擂台上面。

周剛眯著眼睛打量著自己面前的陳天,其實周剛對於陳天還是非常好奇的,因為他剛才並沒有看清楚陳天到底是怎麼上的擂台。

還有就是此時周剛在陳天的身上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武者氣息,在他的眼中陳天只不過就是個普通人而已。

「你只不過就是個普通人,竟然還有膽子上台來挑戰我?」

周剛眯著眼睛輕聲沖著陳天說道。

陳天淡淡的看了周剛一眼,沒有說話。

「比試開始!」

就在這個時候主持人突然大喊了一聲。

場內瞬間便爆發出一陣歡呼聲。

而周剛上下打量了陳天一眼,語氣不屑的說道:「我看你小子好像也不是武者,我不欺負你,我讓你三招,你先出手吧!」

「動手吧,別廢話了!」

陳天負手而立,表情十分隨意的沖著周剛說道。

周剛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憤怒,因為周剛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陳天說這句話的時候非常的瞧不起他。

要知道,周剛也是成名多年的武者,無論是走到什麼地方都是備受尊重的存在。

即便是一些武者看見周剛也是非常尊敬的,但是此時陳天竟然如此瞧不起他,而且再加上陳天在周剛的眼中只不過就是個普通人而已,這就更加惹怒周剛了。

「小子,這可是你自找的,我本來還想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但是既然你自己不知道珍惜,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周剛看著陳天怒吼了一聲,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去。

周剛壓根就沒有把陳天放在眼中,但是剛才陳天的那些話已經激怒了周剛,所以周剛現在的想法非常的簡單,那就是一拳把陳天給打飛。

而陳天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平靜,彷彿根本就沒有被周剛身上的氣勢所嚇到。

坐在台下的蔣薇薇臉上的表情十分緊張,雖然她聽說陳天非常的厲害,但是她沒有親眼見過陳天出手,所以心裏面還是非常緊張。

「薇薇姐,這個人怎麼回事啊?他怎麼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啊?」

徐冰冰皺著眉頭表情不解的沖著蔣薇薇問道。

「是啊,這個人怎麼不動了呢?是不是被周剛給嚇傻了啊?」趙楚然也皺著眉頭說道。

蔣薇薇此時已經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擂台上面,根本就沒有聽到趙楚然跟徐冰冰說的這句話。

周剛發出了一聲怒吼,然後直接衝到了陳天的面前,舉起自己的拳頭直接奔著陳天的腦袋上面砸了過來。

因為周剛原本以為陳天只不過就是個普通人而已,所以並沒有太把陳天放在心上,他的這次出拳速度並不是很快,但是力量卻非常的驚人,如果要是被周剛的這一拳打到的話,估計就算是一輛卡車都會被直接拍扁。

坐在蔣薇薇身邊的邢伯在看見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驚訝,因為他原本以為周剛這個人最厲害的可能就是他的速度,但是邢伯萬萬沒有想到周剛的力量竟然也會如此的驚人。

「如果這個人不是化神境的強者,估計很難接下周剛的這一拳!」

邢伯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蔣薇薇說道。

蔣薇薇聽到邢伯的這句話忍不住扭頭看了邢伯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我相信他肯定能夠接下來這一拳的!」

場內的那些觀眾似乎也都被周剛這一拳的威力所震撼到了,所有人都瞪著眼珠子看著周剛的位置。

他們現在根本就不是在期待陳天到底能不能躲得過這一拳,他們期待的是周剛的這一拳如果要是真的砸在了陳天的身上,那會有多麼驚人的效果。

而此時的陳天好像真的就被周剛身上的氣勢所嚇到了一樣,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絲毫沒有想要躲避的意思。

「完了,這個人肯定會被周剛一拳打死的!」

徐冰冰捂著自己的小嘴驚呼了一聲,似乎是不想要看見陳天被周剛一拳轟飛的畫面。

但是就在周剛這一拳馬上要砸在陳天腦袋上面的時候,陳天突然把自己的右手舉了起來,然後直接奔著周剛的拳頭砸了過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