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08 Views

一個國字臉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在身邊還跟著兩個刑警,派頭不小。

Written by
banner

「林副隊,聽說你抓了幾個打架鬥毆的,在這裡嚴刑審訊?」中年男子的聲音充滿了威嚴,聽不出喜怒哀樂。

神筆聊齋 林星娜解釋道:「我懷疑嫌疑人還有其他案底,所以才將他關在審訊室里的。」

「胡鬧!」中年男子不怒自威,道:「這件事情我已經跟王海了解過了。那幾個參與鬥毆的,都已經老實交代,是他們十幾號人圍堵了對方一人,也是他們先動的手。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林副隊,請你告訴我,你有什麼權利,將一個受害者關進審訊室?」 在沒有任何證據的前提下,林星娜是沒有權利,將陳墨給關進審訊室裡頭的。

更何況,在這起聚眾鬥毆的事件里,陳墨還是受害者。

林星娜擅作主張,將一個受害者給關進審訊室,那本來就是不符合規矩紀律的。

所以這一次,她再無可反駁,吶吶的說不出話了。

「林副隊,你這個月的投訴信,已經可以裝滿一個鞋盒了。如果你不想剛剛升職又被降職的話,那就要好好收斂收斂自己的脾氣。現在的你,是刑警大隊的副隊長,要給下屬做表率,做榜樣,樹立新風才行啊!」

中年男子沉著臉,又道:「這件聚眾鬥毆的事情如果調查清楚了,那就趕緊將人給放了。另外,你自己好好跟受害者商量一下,盡量別讓他投訴你,否則年終核查下來,對你今後的仕途會有影響。還有,等下做一份檢討,下班前給我。」

「是,局長!」林星娜心裡憋屈,但還是低頭應道。

中年男子神色緩和下來,「小林吶,你的能力很不錯,這幾年也破獲了不少重大案件,功勞不少。可你這脾氣也該改改了,像個火藥桶似得一點就著,不僅僅影響工作也影響生活。我很看好你,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啊!」

對於這個威嚴而又慈和的局長,林星娜也是頗為信服和敬佩的,連忙點頭道:「我一定不會讓局長失望的。」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轉身的時候,眼角卻看清了審訊室里坐著的陳墨,臉色登時就頓住了。

「陳醫生?」中年男子跨步進入審訊室,看著陳墨問道:「陳醫生,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在這裡?」

陳墨倒是顯得很冷靜,剛才中年男子在訓林星娜的時候,他就已經認出來了。

這個被林星娜叫做局長的中年男子,赫然是之前在商場碰到的趙經綸。

沒有想到,這個趙經綸,竟然是臨江市局的局長,這來頭可不小啊!

陳墨面上裝著一副愕然的模樣,「趙先生,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剛才在商場分別,我就去了商業街買東西,沒想到被十幾個小混混給圍住,在我拚命反抗的時候,這位林警官就突然出現,把人都抓起來了。我這莫名其妙的,就被抓進來審訊,還被威脅,毆打……」

趙經綸面色鐵青,很少發怒的他,忍不住的看向林星娜,瞪眼道:「陳醫生說的是真的?」

「我沒有,他信口雌黃!」林星娜辯解道。

陳墨淡淡的說道:「我身上有她的指紋,鞋印等,可以配合檢驗,證明她確實對我毆打過。」

麻痹,毆打你妹!

老娘的拳頭壓根就沒落在你身上,這不是毆打,頂多……頂多也就是……毆打未遂!

林星娜咬牙切齒道:「我沒有毆打你,反倒是你,不僅襲警,還非禮我,你要檢驗,我也要檢驗。看看是誰說的有理。」

「林警官,我可被拷住了雙手,也沒有學過搏擊術,怎麼襲警?還非禮你?」陳墨耍無賴道。

「你……檢測之後就知道了。」林星娜生氣的說道。

趙經綸咳了一聲,道:「好了,林副隊,你不要再說了。將陳醫生的筆錄交給王海,讓他去對證。只要證明陳醫生是無辜的,立刻放人,並且陳醫生還保留著追究你審訊不當的權力。」

「是,局長。」

林星娜肺都氣炸了,邁著大步就要離開審訊室,陳墨喊住了她,「等一等,林警官。」

「你還想耍什麼花樣?」林星娜冷聲道。

陳墨不去看她,反而望向趙經綸,「趙先生,你是局長?」

趙經綸點了點頭,「是的。」

「那你是林警官的上司?」

「沒錯。」

「你能不能讓她重新交一份體檢報告?」

「陳醫生,她生病了?」趙經綸問道。

陳墨搖搖頭道:「這個還是讓她先體檢,里裡外外做個檢查再說吧!」

「這個沒有問題。」

趙經綸也不追問,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對林星娜說道:「小林啊,你半年檢還沒有做吧,准你幾天假,去醫院做檢查。到時候將你的體檢報告和檢討報告,一併交給我。」

這個時候,王海進來了,「局長,我對照了事件所有參與者的口供,對方十幾號人全都說明了事情經過,陳墨兄弟確實是受害者,在這件事情里沒有責任。」

「那這個手銬,可以給我解開了嗎?」陳墨舉著被拷住的雙手道。

王海趕緊過去,將人給解開。

「好了。那些人怎麼樣,我不想追究,該怎麼辦就怎麼辦。」陳墨活動了一下雙手,看著林星娜笑道:「另外,關於審訊毆打威脅這事,我也不想跟林警官計較,只想跟你說幾句話,不知道行不行?」

林星娜撇過頭,沒去理他。

「生命只有一次,諱疾忌醫只會讓病情加重,最後造成嚴重的後果。奉勸林警官多想想自己的家人,要是你出了事情,那些愛你的家人該如何自處?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麻溜的去醫院檢查,反正也花不了幾個錢。如果想要治病的話,可以隨時來找我,電話號碼在剛才做筆錄的時候我有留下。」

陳墨說完,徑直走出了審訊室。

「陳醫生,一起吃個飯怎麼樣?之前走的匆忙,我還沒有好好感謝你呢!」趙經綸追了上去,客氣道。

陳墨擺手,拒絕道:「趙局長客氣,不用了。如果沒有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見他拒絕的乾脆,趙經綸也不好執意挽留。

陳墨拿起自己買的大袋小袋,出了警局。

回到翡翠苑,陳墨將新買的東西整理了一下,然後盤坐在床上,打坐修鍊起來。

玄陽訣是玄醫門的傳承法訣,歷史悠久,精妙無比。

根據門中秘典記載,修鍊到第五層,百毒不侵不說,甚至還能夠逆天而行,延長壽命。

不過,這玄陽訣修鍊起來,也極其艱難。

陳墨自小修鍊,到現在也不過練至第二層,距離圓滿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真可謂是,神仙有神通,修鍊無歲月吶! 光陰如沙,不知不覺就從指縫間溜走。

因為之前健身房發生的衝突,這幾天安清雅在陳墨的囑咐下,並沒有再去健身房鍛煉。

只是偶爾出門散散步,逛逛超市,在家裡打打網游。

陳墨也樂得清閑,白天在房間裡面修鍊玄陽訣,晚上則去花園打拳煉體,日子過的可謂是愜意無比。

八月三十一號。

今天是臨江大學開學報名的日子,李姨早早的就給他們做好了早餐。

安東虎和劉惠蘭夫婦兩人沒有出現,他們兩人的工作實在太忙了,根本抽不開身。

再者,有李姨和陳墨看著,夫婦兩人還是比較安心的。

「陳哥,等下我們開車去吧,這臨江大學距離我們這裡有好幾個公交站呢!」安清雅吃著荷包蛋,喝著牛奶道。

陳墨張口吞下一個小籠包,「小雅,你有車?」

「有的,去年我就考了駕照,爸爸給我買了一輛甲殼蟲,我們開車去,省的擠公交打出租。」安清雅說道。

陳墨點了點頭。這市區的公交車他是見識過了,別說他們還要提著行李,就是單槍匹馬,在這個時間點上公交,也要被擠個七葷八素。

吃好了早飯,安清雅從車庫裡將一輛黃色的甲殼蟲開了出來,行李則放在後備箱。

陳墨的東西不多,一個帆布包,放了換洗的衣物,就沒有其他東西了。至於銀針盒,他現在是直接帶在身上了。

要是運氣好,在外頭碰到像趙賢良那樣,突發疾病的病患,那就可以第一時間上前救治,賺一點診費嘛!

雖然自從一年多前發病之後,就沒有開過車,但安清雅的車技依舊嫻熟,一個倒轉打擺,甲殼蟲就轉換了方向,朝著小區門口行駛出去。

陳墨坐在副駕駛上,心情有些忐忑。

他識字,也讀過四書五經,還背過湯頭歌等醫藥典籍,但上學卻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遭。

「陳哥,你看起來怎麼很緊張的樣子,暈車嗎?」安清雅盯著前方,眼角餘光卻看到陳墨一臉慎重的模樣,頓時好奇道。

「第一次上學,不知道學校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有點緊張。」陳墨如實道。

安清雅輕輕笑了起來,那笑容宛若百花齊放般迷人,「嘻嘻,陳哥也會緊張呢!」

「小雅,你不緊張嗎?」

「不會呀!反倒是很期待。聽說大學生活很輕鬆,可以認識很多朋友,說不定還可以找到喜歡的人呢!」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安清雅偷偷的看了陳墨一樣,又快速轉移目光,臉頰上不自覺的湧起一抹紅潤。

陳墨無知無覺,反而認真道:「小雅,這半年裡你可不能找什麼男朋友,更不可以那啥……」

「為什麼不可以找男朋友?還有陳哥,那啥是哪啥?」安清雅奇怪道。

「你的心臟有問題,現在還沒有康復,不能做太刺激的事情,比如接吻,比如撫摸,比如那個啥,就是男女之間的那啥,絕對不能做!」陳墨說到最後,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

安清雅聽完,小臉上早已經是緋紅一片,嗔道:「陳哥你討厭,我又不是那種隨便的女孩。」

「我知道,主要還是給你提個醒。」

陳墨接著說道:「另外關於飲食。到了學校,我們盡量一起吃飯,這樣我也可以督促督促你,避免你挑食或者吃錯了東西。如果擔心我影響到你,那也可以和朋友一起吃,但一定要謹遵醫術,不該吃的千萬別吃,該吃的東西你也不能挑食。」

「陳哥你很啰嗦耶,比我媽還啰嗦。」安清雅嘟著嘴,但心裡卻是暖洋洋的,「我在學校里也沒什麼朋友,以後一定盡量跟陳哥一起吃飯。」

兩人說話間,甲殼蟲已經開進了校園停車場。

將行李從後備箱提出來,安清雅說道:「陳哥,我要去外語學院報道,等中午的時候,我再打電話給你,然後一起吃飯。」

陳墨問道:「「行李重不重,要不要我先幫你提行李?」

安清雅甜甜的笑道:「這是行李箱,下邊有輪子呢,拉著不重,我自己能行。」

陳墨也不勉強,「那你去報道吧,有什麼事情都可以打我電話,知道了嗎?」

「陳哥,你對我真好。」安清雅美眸似水,說完這句,就拉著行李箱跑開了。

陳墨和她分別,兀自在校園裡走著。

今天是新生報道的日子,很多院系的學長學姐都會出來迎新。

為了照顧新同學,各院系不僅搬來了大桌子迎新,還拉出了紅底白字的橫幅,非常顯眼的標示,讓很多新生都很快找到自己的報道地點。

陳墨循著路標,很快到了醫學院的招生處,那裡擺著兩張桌子,坐著四五人,上方拉著一道橫幅,寫著「臨江大學醫學院迎新處」。

「你好,我是來報道的。」陳墨上前道。

一個帶著厚眼睛,長相靚麗的少女站了起來,「同學你好,我是醫學院大二的徐麗麗。你把錄取通知書給我看看。」

陳墨麻利的拿出錄取通知書遞了過去。

徐麗麗接過,剛想做登記,旁邊的一個男子突然驚疑道:「是你?」

說話的是一個戴著黑框眼鏡,滿臉麻子的男人。

這人陳墨認識,正是之前在列車上,林可馨因為痛經昏倒的時候,那個搶著要給她做人工呼吸的男人。

「陳墨,醫學院臨床系的新生?」麻子臉眼鏡男抓過陳墨的錄取通知書。

陳墨淡淡的回答,「是的。」

「哈哈,我叫龐強。我們不是第一次見面吧,說起來也是有緣,我們竟然還能在這裡遇到。」龐強笑了起來。

「龐同學也是醫學院的?」陳墨問道。

這貨之前在列車上想要對林可馨做的人工呼吸,可謂是業餘的不能再業餘。要真的是醫學院的學生,陳墨都要懷疑自己來上這大學能不能學到有用的東西了。

「我是外語學院的,但同時也加入了學生會。這醫學院的迎新人員太少,所以我就過來幫忙了。」龐強笑著說道:「陳同學,我馬上給你登記一下,然後帶你去繳費,給你安排宿舍。」 龐強這話,讓身後的徐麗麗等人覺得莫名其妙。

一般來說,他們迎新都是負責登記,然後開單讓學生自己去繳納費用,否則的話,來一個新生帶一個,那他們怎麼可能忙的過來?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們都知道,這龐強是出了名的自視甚高。

龐強的家庭條件不錯,又是學生會的高層,平日里頤指氣使,牛氣的不行。

這次的迎新他之所以會來,還不都是沖著那些學妹來的?

對於龐強的性情,其他人早已經是心知肚明,只是他打著迎新那冠冕堂皇的名義,他們也不好說什麼。

只是他們不明白的是,這陳墨看起來也不像是貴族子弟,更不是嬌滴滴的美女,這龐強為什麼還這麼獻殷勤?

不怪他們這樣想。

這幾天,龐強在這報道處,嘴上說是幫忙迎接新生,但正事著實沒有干過兩件。

只有在看見美女學妹的時候,他才會熱情如火,上前搭訕。

像陳墨這種的,龐強一般都是愛理不理,交給其他人處理登記事宜的。

今天,倒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陳墨也不明白。

之前在列車上碰到的時候,自己貌似絲毫沒有客氣的喝止了龐強。按理來說,就算他寬懷大度,沒有那件事放在心裡,現在也不應該對自己這種態度啊!

陳墨正想著的時候,龐強已經做好了登記表,然後熱情的將他手裡的帆布包接過,摟著他的肩膀,將他帶往繳費處。

兩人離開后,其他人不免小聲議論起來。

一個臉上長滿青春痘的短髮男生不解道:「這龐強是怎麼回事,平時只有對美女才會這麼積極啊?難道這個叫陳墨的大有來頭,亦或者是他的遠房親戚?」

短髮男生旁邊一個矮胖女孩搖頭道:「看他那身衣服,怎麼也不像大有來頭的模樣。龐強的親戚?也不大可能。按照這廝的脾性,要真有這麼一個寒磣的親戚,不上去諷刺兩句就算好的了,還能這麼熱情?」

另外一個女生賊兮兮道:「你說他們是不是有基情,或者說,龐強看上了那個陳墨?我看那陳墨長得白白凈凈,很帥氣耶,不知道是攻還是受?」

徐麗麗滿頭黑線,罵道:「管那龐強做什麼,趕緊迎新,這幾天忙著呢!」

繳費窗口人不少,但處理的速度很快,陳墨排在隊伍里,很快就輪到他。繳納了學費之後,憑藉繳費單,可以到宿管樓領取生活用品。

「陳同學,我帶你去宿管樓。」等陳墨交完費用,龐強拉著他馬不停蹄的到了一棟五層小樓。

順利的領取了生活用品,等到要領取宿舍號的時候,龐強上前跟派號的中年男子嘀咕了兩句,然後才將宿舍鑰匙拿了過來。

「喏,這是你的宿舍鑰匙,上面寫著4#302,代表四棟,三樓,二號宿舍。你剛來學校,我帶你過去。」

龐強熱情如火,陳墨卻是嘴角微勾,剛才他可是聽清了龐強和那個中年男子的竊竊私語。

「難怪這麼殷勤,原來是想著要安排我進入特定的寢室,讓人找我麻煩。」陳墨在心中冷笑,面上卻是不動聲色道:「龐學長,這寢室里總共住幾人吶? 妖神記 都是醫學院的嗎?」

龐強笑著解釋道:「這些都是四人寢。本來寢室都是按照院系來安排的,但由於人數搭配不均,所以也會有個別混系的同學住在一起,很不巧,你拿到的宿舍號,就是屬於混系的那種。其他三個室友和你並不是同一個專業,當然,這也沒什麼不好的,同學之間,相處融洽最重要嘛。」

「那就麻煩龐學長了。」陳墨笑道。

龐強點了點頭,然後掏出手機歉意道:「我有點事情,先打個電話!」

說完,龐強走到一邊,撥通了電話,「表弟啊,我想找你幫個忙。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幫我收拾一個新生,只有一人,身材不壯。別說是大壯,就是耗子估計也能幹倒他。等下你們找點由頭,將人給揍一頓,下手快一點,然後我再去勸架。嘿嘿,我想親眼看看他挨揍的模樣。好,那我現在就將人給帶過去。」

打完了電話,龐強就帶著陳墨往宿舍走去,一路上心情大好,有說有笑的找話題,陳墨也順便從他嘴裡了解了一下臨江大學的基本情況。

臨江大學是一座綜合性大學,佔地面積達兩萬多畝,建築面積八十多萬平方米,擁有教學樓十五棟,實驗樓七棟,學生公寓二十五棟,教師公寓三十三棟,還有食堂圖書館實訓室等等,硬體設施可以說是頂尖。

不僅如此,學校的師資力量也十分雄厚。任教的老師教授,在教育界都頗有名望,甚至有的教授還在學術雜誌上發表了不少極具權威性的專業論文,獲得了好幾個國際獎項。

可以說,這臨江大學,也是國內一等一的學府了。

在龐強的帶領下,陳墨來到了宿舍樓,樓體上寫著一個大寫「四」。

「陳同學,這大學四年,你可都要住在這裡了,一定要跟室友好好相處啊!」龐強嘴上說著,鏡片后的一雙小眼睛卻是有戲謔之意閃爍。

依照自己那表弟的性情,這四年的時間,陳墨必然過得水深火熱,做牛做馬是最基本的,三天一小揍,五天一大揍,更是全看心情。只要不是太過分,以表弟的手段,再加上自己學生會幹部的權力,陳墨這個啞巴虧,吃它個三四年,那是逃不掉的。

陳墨只當沒看到他的目光,笑著回應道:「龐學長放心,一定好好相處。」

很快,兩人上樓,三樓,二號宿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