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07 Views

然後開始瘋狂的攪亂地藏王菩薩和閻羅王的對弈。

Written by
banner

閻羅王似笑非笑的看著赤發仙人。

然後一掌將棋盤打碎,大笑道:

「兩人對弈,並無意思。

赤發,你可願來與我兩人一起玩一玩這凡塵的歡樂鬥地主遊戲?」

「善!」

赤發仙人笑著道。

然後就看到閻羅王袖口揮出一陣風,赤發仙人像是被風帶走了。

空中只留下了一根緩緩下落的赤色頭髮。

「原來如此!」

鹿一凡猶如醍醐灌頂,恍然大悟道。

整個地藏王府在鹿一凡的眼中,完全清晰了起來。

每一處景觀,每一片落葉,甚至每一滴湖水,都讓鹿一凡看的清清楚楚。

可謂是細緻入微。

如同黑夜的大海中,透出了光亮。

地藏王府的庭院中,每一朵花,每一片葉,每一粒沙,似乎都在為鹿一凡歡呼雀躍。

鹿一凡隨意找了一個方向走了過去。

其實人的一生,何嘗不是在尋找「道路」?

帝子無言的闖關,是憑藉橫掃一切的仙力,是絕對的力量下衝破禁制。

神擋殺神,佛擋殺佛,那就是他的道!

龍匡和赤發,一個是為了心中的執念,找出了破除執念的道路。

而一個則是為了理想,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找出了團結之道。

鹿一凡越走越遠。

即便是花草淹沒了他的大腿,他依然勇往直前。

無論鹿一凡怎麼走,腳下的大地和花草,都在不斷的延伸,無窮無盡。

無論他走多遠,都像是在原地打轉。

地藏王府內。

帝子無言看著鹿一凡在原地打轉的樣子,不禁嘲弄的笑道:

「終究是凡人啊!

前兩關依靠耍小聰明,現在,一旦接觸到了高深的『道』。

立刻束手無策了。」

龍匡點頭,同意的道:

「能接觸到『道』的層次,起碼要天將境界。

而要入地藏王府。

那點對於『道』的理解是遠遠不夠的。」

赤發仙人搖頭道:

「我倒是不這麼看。

鹿一凡前世乃是元始天尊。

可謂是道法天成,爛熟於心。

即便是轉世重來。

你們所能接觸的和了解的道,不過對於他而言只是複習一遍罷了。

一旦讓他找到了那種前世的感覺。

道,自是信手拈來!」

「呵呵……」

帝子無言眼眸微垂的看著赤發仙人:

「赤發,你倒是很看得起這個凡人嘛?」

一品農門女 「赤發,你明明知道鹿一凡與帝子是競爭關係。

還屢次幫他。

你這是故意和帝子作對嗎?」

龍匡怒道。

「不敢不敢。

帝子身份尊貴,我區區一介小仙,哪敢與帝子作對?」

赤發仙人不卑不亢的道。

「哼!

不若我們打個賭如何?」

帝子無言道。

「什麼賭?」

你這貨怎麼這麼喜歡打賭?

赤發仙人心中暗暗吐槽道。

「就賭,鹿一凡能不能在時限前找到地藏王府的入口。」

帝子無言笑道:

「我賭他不能!」

「那我只能賭他能了唄?」

赤發仙人聳聳肩,笑著道。

「赤發,我若贏了,我要你成為我的部下。

助我登地府之主的寶座!

將來,我成為了新的玉帝。

你和龍匡,將成為我的左膀右臂!」

帝子無言霸氣的道。

龍匡聞言,喜上眉梢,立刻跪下叩謝道:

「多謝帝子!」

赤發仙人卻是冷冷的看著這一主一仆。

心中充滿了厭惡。

「我會和你打這個賭。

因為我知道。

地府之主也好,未來的三界之主也罷。

只會是為了三界,為了眾生下凡臨塵,不惜受九世輪迴之苦的玉清紫虛高妙太上元皇大道君(元始天尊的全稱)!」

赤發仙人朗聲道。

「好!好!好!「

帝子無言連說了三個好,顯然氣得夠嗆:

「我們走著瞧!!!」

在心中。

赤發仙人已經成了帝子無言未來必殺之人!

而此時。

鹿一凡的腳步不停方向不改。

伸入草木花朵蔓延的叢中。

越陷越深。

就這樣,向外走,一直走下去。

不用擔心找不到入口。

他的心比囚籠更加廣闊!

這就是鹿一凡的道!

超越一切力量!

撞了南牆也不回頭!

一往無前,逆水行舟的大逆之道!

路長一尺,道高一丈!

我之所在,道之所在!

不知道走了多久。

眼看著時間就要到了一個時辰了。

鹿一凡身心倏然臻至一個微妙透明的境界。

彷彿掙脫了所有的羈絆,無拘無束,暢遊天地。

鹿一凡背負著雙手。

站在草高過頭的叢中。

朗聲高歌道:

「吾即大道!!!」

一言出!

什麼草叢,什麼花朵,什麼樹木。

通通消失了!

而在鹿一凡面前,則是出現了一扇比之豐都鬼城的大門還要威嚴,還要壯闊的大門!

彼岸菩薩帶著兩個神采奕奕的守門童子恭敬的迎接鹿一凡。

甚至,彼岸菩薩親自為鹿一凡,打開了那扇大門!

。 震驚!

帝子無言、龍匡、赤發仙人皆是無比的震驚。

彼岸菩薩身份高大上。

那兩個看門童子又哪裡是什麼普通人?

兩個童子可是跟隨地藏王菩薩不知多少紀元的僕人。

實際上,算是地藏王菩薩的徒弟了。

甚至有人覺得,兩人的修為比十殿閻羅還要高!

這麼三個人,來親自為鹿一凡敞開大門。

待遇簡直堪比玉帝!!!

「恭喜鹿公子,找到了地藏王府大門的入口。」

彼岸菩薩笑著道。

「運氣而已。」

鹿一凡謙虛的說道。

「如果碰運氣就能找到地藏王府的大門。

那我地藏王府豈非貽笑大方了?」

兩童子其中一個,嘟著嘴巴說道。

另一邊。

赤發仙人似笑非笑的看著帝子無言道:

「帝子,我們的賭約,似乎是我贏了。」

「哼!」

帝子無言一甩袖口,臉色發白的轉了過去。

剛剛雖然沒有什麼比試。

但實際上,大家都心知肚明,是帝子無言輸了。

所謂「使狗國者,從狗門入」。

入地藏王府,帝子無言耍了小聰明,等於是開了個後門進來了。

跟從「狗門入」沒啥區別。

而鹿一凡,則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自大門而入。

他的道,光明磊落,堂堂正正。

比之帝子無言的小聰明之道,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

四人一入地藏王府。

只見地藏王府的庭院中央。

豎立著四座由光暈組成的大門。

這大門前後並無著落。

似乎是憑空而立。

裡面散發出來的七彩霞光,讓人看不清裡面到底有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