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8 Views

「你是小穆塵?」顧柒都要懷疑人生,總覺得這二十多年對她是彈指一瞬,世間光陰已經過去了太多,除了地理環境,其他人和事都是物是人非。

Written by
banner

「是,我長大了。」

當年的小男孩一個個都比她高很多,顧柒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們。

「帶我去看看她。」

顧柒只想要好好看看這個孩子,不知道她怎麼樣了。

「跟我來。」穆南樞牽起顧柒的手,走了兩步他意識到什麼,發現顧柒腳下是沒有穿鞋的。

這個丫頭還真是一點都沒變,著急得連鞋子都沒有穿就趕來了。

他一把將顧柒抱起,「就這麼著急? 機戰王朝 我又不會吃人。」

顧柒小臉一紅,「你是不吃人,你比吃人怪可怕多了,還有這麼多孩子在呢,你放我下來。」

阿旺忍不住嘟囔了一句:「顧小姐以前臉皮很厚,現在怎麼變薄了。」

「阿旺,你是不是好久沒吃小米辣加辣了?」顧柒威脅的聲音傳來,阿旺趕緊閉嘴。

好歹現在也是有兒有女的大人了,顧柒臉皮再厚還是知道一點分寸的。

「不放。」穆南樞肯定的回答,「你再亂動我就捆著你,讓你這輩子都無法再逃。」

「你混蛋……」

顧錦和司厲霆走在後面,聽到兩人打情罵俏聲,沒想到自己的父母相處模式這麼可愛。

顧柒沒有出現之前穆南樞對她們來說就像是神祗一般,任誰也不能接觸。

連司厲霆這種男人在他面前也得規規矩矩的,偏偏顧柒一來他的畫風突變。

身上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息瞬間就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個溫文爾雅的男人。

當然僅限於對顧柒而已。

安南看著那兩人的互動,她開始犯愁了,自己從小罵到大的魔鬼怎麼會這麼溫柔?她以後還需不需要接著罵?

進屋之前穆南樞掃了阿才一眼,沒有吩咐什麼,阿才就明白是什麼意思,特地去給顧柒拿鞋子去了。

以前顧柒在的時候也經常不穿鞋,或者穿著很單薄就跑出來,每天穆南樞活得就像她爸爸一樣。

最後拿鞋加衣服這些瑣事就落在阿才他們的身上,做得多了也就不需要主子吩咐。推開門,顧柒從穆南樞懷裡跳下來,朝著病床邊走去。 這一笑正好被唐茗所看到,明媚的清晨,陽光穿過落地窗灑落進來。

蘇錦溪手中拿著咖啡勺,一勺一勺的往咖啡壺倒咖啡。

本來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動作,偏偏她做出來就透著無盡的優雅。

陽光正好灑落在她身上,栗子的髮絲在陽光下顯得十分柔和。

完美的唇形輕輕揚起,陽光跳躍在她的臉上,為她鍍上了一層神聖的光芒。

隔得這麼遠也能感覺到她的愉悅,發生了什麼事,她笑得這麼開心?

唐茗的視線落到她的筆記本上,看到筆記本上面的內容,唐茗垂下眼深思。

「唐總,咖啡好了,三勺糖對吧?」

「你倒是細心,她們給你說了一遍你就記住了。」唐茗誇道。

「這是我應該做的,要是沒事的話我就先出去了。」蘇錦溪已經開始適應起助理的身份。

她還要將唐茗批閱好的合同交給各部門,有問題的還要和她們溝通。

「等等,後天的行程是什麼?」唐茗問道。

蘇錦溪沒有看筆記本也倒背如流,「後天唐總需要去美國出差一趟,為期一周。」

「好,你收拾好東西,和我一起去。」

蘇錦溪笑容僵硬在臉上,「我去?」

「怎麼?有問題?」

當然有問題了,大大的有問題,別人求都求不來的這種美差。

要是知道要出差還不開心死了,偏偏蘇錦溪臉上沒有愉悅,只有驚嚇。

出差不僅有出差費可以拿,而且還可以順便出國透透氣。

有些秘書更是想趁機巴結總裁,要是有機會傍上總裁的大腿還不笑死?

唐茗不滿蘇錦溪的表情,讓她和自己出差,她沒有一點開心,反而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唐總,據我所知,以前不都是詹助理陪你出差的嗎?」

「是,現在換成你,你有意見?」

「我才剛剛接手助理的職位,連公司裡面事情都沒有搞清楚,要是我出國做錯了什麼到時候就不太好了。

所以這種事情還是由詹助理陪唐總你去吧,我在公司等你回來。」

唐茗面無表情的翻動著手中的文件,「這一次到美國會接觸很多公司的CEO,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

我記得你之前說過你是為了多學習東西,並不是想要打一輩子工吧?

這次是多難得和寶貴的學習經驗,別人想要都沒有機會,你不要?」

蘇錦溪自然是想要去開開眼界的,以前和唐茗也同床共枕過。

更不要說這次是分房而睡,唐茗雖然最近有些抽風,但應該還不至於饑渴到對自己下手。

人身安全蘇錦溪是不擔心的,只是她昨晚才和司厲霆交心,哪怕這是和工作有關,蘇錦溪也不願意。

「唐總,我覺得我資歷尚淺,還是等以後有了機會再說吧。」

唐茗沒想到這丫頭這麼死心眼,自己都將話說得這麼明顯了她還拒絕。

「蘇助理,你不要忘記了,現在我是你老闆,你只是一個下屬,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服從。」

「唐總……我真的不想去。」

「必須去,我會讓詹助理定好我們的機票。」

蘇錦溪拿著筆記本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不開心歸不開心,她還是先處理好了自己的事情。

給司厲霆發了一條信息,「叔啊,唐總要我陪我他出差一個星期。」

司厲霆無語她的這個稱呼,看了後面的這句話心中惱怒。

「他為什麼要你陪他出差?」

「因為我現在是他的助理。」昨天蘇錦溪光顧著和他纏綿來了,也沒有提這件事。

司厲霆想到唐茗突然取消的合作,蘇錦溪莫名其妙又成了他助理,這裡面肯定有問題。

「林助理,給我查一件事。」

「爺,什麼事?」現在林均已經很清楚了,只要司厲霆臉上是這個表情,那就是不是談合作的表情。

他的喜怒哀樂徹底和蘇錦溪掛鉤,不用猜也知道肯定和蘇錦溪的事情。

「昨天唐茗和蘇蘇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是,我馬上就去查。」林均利落的離開,其實他心裡也很好奇唐茗為什麼說取消就取消合作了。

這一查探下來他終於知道了原因,但卻害怕這個消息會讓司厲霆暴走。

「爺,我查到了。」

「說。」司厲霆乾淨利落的在文件上籤下自己的名字。

「爺,昨天早上蘇小姐將合同帶回了銷售部,銷售部的人本來都還挺開心的。

誰知道後來唐茗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將蘇小姐叫進去辦公室,等她再回銷售部的時候蘇小姐的臉紅了。」

司厲霆翻文件夾的手頓住,「說清楚,什麼叫臉紅了。」

顯然林均這裡的臉紅並不是指蘇錦溪害羞的臉紅。

林均咽了口唾沫,「那個,好像是被人給打了,臉上有五指的印記。」

「什麼!她被人給打了,被誰給打的?」司厲霆想到自己給她發信息,她只說不開心,並沒有提到具體過程。

昨天見到她的時候也光顧著激動來了,壓根忘記去問公司發生了什麼。

「據證人說,那段時間她只去了唐茗的辦公室,只有一個可能,她被唐茗給打了。

然後唐茗還將她從銷售部調到秘書處,要蘇小姐做他的貼身助理。」

司厲霆咬牙切齒:「貼身!」

「爺,不是你想的那樣,說是這麼說而已,他不可能要蘇小姐貼身。」

林均生怕自己家的爺暴走,趕緊解釋,不過他怎麼覺得自己越解釋越黑了呢?

「就算是他想貼身,蘇小姐也不可能和他貼身的,蘇小姐心中只有爺一個人,她也是會貼……」

不解釋還好,他一解釋司厲霆的臉比起之前還要黑了。

「他為什麼打人,和取消合作有關係?」

林均搖搖頭,「這就不知道了,當時他的辦公室只有三個人,詹助理口風緊,沒人清楚當時究竟是發生了什麼。」

司厲霆想到昨晚還在自己身邊巧笑嫣兮的小女人,她受了這麼大的委屈竟然沒有給自己透露半個字。

明明那麼害怕疼,哭著喊著不要做手術的人,被人都扇出五指印了她還能一聲不吭。

司厲霆真不知道該說她是堅強還是脆弱,怪不得她趴在自己懷裡說好想自己。

被唐茗打的時候她應該最想的就是自己了吧,偏偏機緣巧合,自己覺察到不對送她糖果哄她開心。

那時候只知道她是受了委屈,畢竟她是在唐茗的公司,出了事情唐茗會罩著她。

自己才沒有往深處去想,誰知道打她的人就是唐茗!

怪不得昨天她會肯定自己的心意,陰差陽錯之間自己給了她最大的安慰。

司厲霆現在知道了這件事心中更加心疼,這個小笨蛋,為什麼一個字都不告訴自己。

「看來唐茗是最近過得太平了些,需要我給他找點樂子。」

梅子 司厲霆把玩著手中的鋼筆,林均每次看到他這個表情的時候就知道有人要遭殃了。

「爺,你要怎麼做?」

「敢打我的女人,我要他百倍奉還!」司厲霆從一旁抽出了一張地圖。

用鋼筆在地圖上畫了幾個圈,「去,把這周邊的幾塊地給我買下來。」

「這幾塊地怕是價格不菲,不知道爺打算做什麼?」

「做什麼啊?火葬場怎麼樣?」

林均欲哭無淚,最近爺怎麼就迷上死人服務行業了呢?

「爺,高爾夫球場我已經收購了下來,那邊要是開發出來就是很大的一個火葬場和墓地了。

手續也在置辦中,我算了一下,那個火葬場一旦建成,這一塊資源暫時是趨於飽和的。

你要是再建就供大於求,對我們來說會呈現虧損狀態,爺,你好好考慮一下。」

司厲霆冷笑一聲,「高爾夫球場那邊不是還沒有動工,暫時先維持原狀不動,等將來有需要再開發。

現在我要你集中火力給我收購這幾塊地,這裡我就要他們變成火葬場!」

林均撫著額頭,有時候爺任性起來比孩子都要可怕啊!

「這樣的話倒是可以,只不過從地理位置來說,這邊更適合打造成居民樓,前面是唐氏集團準備開發的……」

林均一提到唐氏集團突然就明白了司厲霆為什麼要在周圍修墓地和火葬場了。

「咳咳,爺,你這招會不會太損了一點?」林均摸了摸自己鼻子。

他一直都知道司厲霆是天蠍座的,天蠍座的人報復心強。

但只是因為唐茗打了蘇錦溪一巴掌,某人就要將唐氏集團買的地周圍都變成火葬場,這也太……

暫且不說他們會不會盈利還是虧損,畢竟都是在商場上混的,大家做事也會留幾分。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知道哪天一不小心就犯到對方的手裡了呢?

司厲霆這麼做絕對是商場的大忌,林均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他家爺徹底失去了理智,為了蘇錦溪可以做出任何事情。

再說唐茗還是他的親侄兒呢,他打擊唐茗就是打擊自家的產業,這又是何必!司厲霆拍桌而起,「損?我還覺得不夠,我家寶貝兒是他能打的?打了就得給我付出代價。」 一到這個房間彷彿時間就已經停在了這裡,房間里有著消毒水的味道,花瓶里插著嬌艷的花朵,每天都由穆塵親自更換。

那個打著吊針,身上還接著各種儀器的女孩就是當年那個被她丟下的孩子。

顧柒不是一個感性的人,但今天也是真的忍不住哭了好多次。

才走到她的身邊,她的眼淚就已經滑落。

三個女兒是三胞胎,長相一樣,顧柒卻一眼就看出小柒比安南和顧錦都要消瘦很多。

蒼白的小臉上沒有一點血色,下巴很是小巧尖細,一看就是讓人心疼的孩子。

「小七……」顧柒手指顫抖著摸著小丫頭的臉頰,她很想要抱抱穆七,礙於穆七身上的各種儀器設備,她不敢動小七。

安南本來最不喜歡穆七,之前在國內的時候因為小七的病,顧錦對她格外的溫柔,什麼都要依著穆七,她覺得穆七就是在裝可憐博同情。

如今看到病那昏迷不醒的人,畢竟是同胞姐妹,安南心裡很不是個滋味,對小七爺很是心疼。

「她一直都這樣嗎?」顧柒才知道自己還有這個女兒的存在,對這些年穆七的生活並不了解。

穆塵替小七蓋好被子娓娓道來,「當年太太你產女被帶走以後,我剛好從書房出來,看到一個小嬰兒,那時候小七很小一隻,只有微弱的呼吸,全身冰冷。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就開著空調蓋了厚厚的被子將她放在我的胸口,一直等到先生回來。

好在小七福大命大活了下來,然而她從出生就有先天性心臟病。

從小她就一直很乖,也不能像是普通人一樣生活,但小七從未放棄過,她的心理十分陽光。

後來做過一次換心手術,那顆心臟和她並不是很融洽,也產生過一些排斥現象。

我們沒有辦法,只得用特殊的藥物讓小七睡著,讓她的身體趨於平靜的模式,那幾年是她的空缺。

雖然她和錦小姐她們年齡一樣,實際上她空缺的這段時間是她身體各項機能停滯不前的。

不管是她的思想還是身體其實都要比兩位小姐小几歲,今年她蘇醒過來,身體時好時壞,前段時間受了刺激一直昏迷到現在還沒有醒。」

說這話的時候穆塵眼裡一片死寂,沒有一點光芒,他是多想看著小七好起來。

「小七。」顧柒聽到穆塵講述的這些也知道這丫頭這些年過得並不好。

她拉著穆七的手,看著她手背上因為注射藥物全是密密麻麻的針孔。

分明是自己的女兒,自己卻沒有辦法救活小七。

「那現在要怎麼做?需要找合適的心源嗎?我是她的媽媽,我的心應該……」

顧柒的話還沒有說完穆南樞就打斷了,「顧柒,你閉嘴。」

如果讓她回來是換心,他又何必和她重逢。

「你想都不要想,否則這輩子我絕不會讓你出門半步,這一次我說到做到。」穆南樞蒼白的臉因為生氣而變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