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8 Views

顧柒翹著腿在沙發邊啃蘋果,這一來二去蘇顏也已經習慣她了,也並不在意。

Written by
banner

兩人的性格也是天差地別,蘇顏溫柔,顧柒活潑,正好是一對好閨蜜。

「小柒,別吃那麼多蘋果,馬上就要吃飯了,做了你喜歡吃的。」

「顏顏,你看你每天都做我喜歡吃的,我都不好意思來蹭飯了。」

嘴上說著不好意思,牙齒卻把蘋果咬的「咔咔」作響,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

「你沒來之前我和霆兒兩人也無聊,正好你來了每天可以和我做個伴,我工作的時候你還可以給我看看孩子,這樣不是挺好。」

她工作時間自由,每天只要抽出幾個小時畫圖就行。

「是挺好的,我真想就這麼一直下去,看著兩個孩子長大,可是……」

「怎麼了?小柒,你是在躲什麼人嘛?」

顧柒和她一樣,都沒有說出那段真相,導致兩個人只是在暗中猜測對方。

畢竟每個人都有難處,有些事情就不用拆穿。

「是啊,我在躲一個人,要是被他找到我就要被他抓回去了,顏顏,要是哪天我突然消失了你不要擔心我,我沒事的。」

蘇顏覺得她這句話有些矛盾,既然沒事她又怎麼會害怕被抓回去呢?

兩人到底都不是喜歡窺視別人秘密的人,點到即止,顧柒沒有再說,她也沒有再問。

就像是顧柒明明已經猜到了司厲霆的身份,但她從未開口說過一樣。

「嗯,不管去哪一定要告訴我你是平安的就好。」

「好。」

兩人相視一笑,人活著本來就有很多無奈,需要背負很多東西。

看著窗邊司厲霆哄著顧錦睡覺的畫面,那一瞬間兩人的心都化了。

微風撥動著司厲霆額前的金色碎發,雖然他還小,不難看出將來長大了會長成怎樣的妖孽。

「錦兒乖乖睡覺,霆哥哥給你唱歌。」

如果可以,顧柒倒真的想將顧錦託付給她們母子,只可惜蘇顏的情況也不穩定。

重生之粉妝玉琢 她和史密斯之間不清不楚,就算逃回了中國,上次機場就有人追著她,萬一哪天史密斯家的人找來了呢?

穆南樞極有可能會抓住這條線找到顧錦,顧柒心思細膩,她好不容易才將顧錦抱出來,一定不會給穆南樞找到她的機會。

有沒有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

「柒姨,錦兒睡著了。」司厲霆像是一條大狗開心的跑過來,顧柒摸摸頭。

「小霆霆真棒,這麼快就將錦兒哄睡著了。」

「那當然了,我讓媽咪給我下載了很多催眠曲,我學習了很多呢,這樣錦兒以後睡不著我就可以給她唱歌。」

「小霆霆可真是個大暖男,以後我家小錦兒一定會愛死你的。」

將軍請息怒 「柒姨,暖男是什麼意思啊?」司厲霆接觸了顧柒以後之後,知道了很多以前沒有聽過的辭彙。

顧柒的小課堂又要開課了,「暖男就是……」

她剛想要開口說話,突然喉嚨有些腥,從嘴裡吐出一口鮮血來。

「柒姨,你怎麼了!」

「乖,我沒……」顧柒還想要安慰司厲霆,兩眼一黑就暈了過去。

「媽咪不好了,柒姨吐血了。」司厲霆很害怕,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畫面。

蘇顏也很緊張,趕緊拿起手機準備撥打120,她突然想到前幾天顧柒給她說過的話。

「顏顏,要是我吐血或者昏迷了你不要緊張,也不要找救護車,打甄管家的電話,他知道怎麼辦的,記住一定不能打120。」

蘇顏當時還覺得奇怪,以為顧柒是有什麼隱疾,為什麼不要找救護車這個是自己不太明白的。

既然她不然打那就一定有她的理由,蘇顏轉而撥打了甄管家的電話。

五分鐘甄管家就帶著人到了,「蘇小姐,謝謝你。」

「甄叔,小柒她沒事吧?霆兒說她說著話突然就吐血然後昏迷了。」

「蘇小姐請放心,這是我家小姐的老毛病了,只要卧床休息幾天就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可……她不讓找醫生,這真的沒有關係嗎?看著很嚇人。」

「我們家有專門的醫療人員,小姐的這種病就算去了醫院也沒辦法治療的,蘇小姐不用擔心,我先帶小姐回去了,等小姐病好會再登門致謝的。」

「好,那你們小心點,有什麼事情都可以給我打電話。」

「是,蘇小姐切勿把這件事外傳。」

「我知道了。」

蘇顏和司厲霆看著甄管家帶走顧柒和顧錦,司厲霆拽著蘇顏的褲腿,「媽咪,柒姨這是怎麼了?」

「沒事,柒姨就是太累需要睡一覺。」

「可是她吐血了,我好擔心她。」

「柒姨不會有事的,很快就會帶著小錦兒過來了。」

冥夫的祕密 說是這麼說,蘇顏也擔心得不行,她從來不知道還有這樣一種病,又吐血又昏迷的,怎麼看都不簡單。

無奈人家對這件事三緘其口,她也不好強行追問。

顧柒這一次昏迷時間再次加長,司厲霆每天就在窗檯邊眼巴巴的看著樓下,想要再看到顧柒和顧錦。

等顧柒再次蘇醒已經是半個月以後,顧柒自己明顯都能感覺這次的沉睡時間比之前要長。

「我睡了多久?甄叔。」

「家主你總算醒了,這次你睡了足足半個月。」

「半個月,我竟然睡了這麼久。」顧柒神色暗淡。

「家主要不然我們回去吧,以前至少有先生的藥物控制,昏迷時間只在幾天內,現在你一次時間比一次長,這麼下去我真的很擔心你。」

「我沒事,不要通知他。」顧柒咬咬牙。

「可是家主,萬一哪一天你再次昏迷后不再醒來,我該怎麼給先生交代。」

「我的命是我自己的選擇,就算是死也是我的意願,你無需給任何人交代。

如果哪天我真的沒有呼吸了,你就將我葬在一處不知名的地方,不要告訴任何人。」

「家主……」

這個時候甄管家都有些懷疑了,「如果解藥只有錦兒小姐的血液,我們把錦兒小姐送回去,說不定先生有其它辦法,只取一部分血液不要危及小姐的命。」

「甄叔,不用說了,我心意已決。」

顧柒跳下床不想再討論這個話題,看了看兩個孩子,半個月不見,孩子大了很多。

「我的小安南也長了一些。」

只是將顧錦和安南放在一起的時候會發現還是顧錦長得更快一點。

「安南小姐身子弱,還需要慢慢調理,不能出去見風。」

「沒事,孩子還小慢慢調理就是,那天我突然暈倒一定將蘇顏母子嚇到了吧。」

「是啊,平常人哪見過說暈就暈的,還好蘇小姐沒有打120。」

一旦她打了120,自己在醫院暴露就會很快引來穆南樞。

「這麼久沒見她們了,她肯定很擔心我,我洗個澡換身衣服帶孩子過去看看。」

「家主自己要小心身體。」

「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暈倒之後我精力都會很好,不要擔心。」

說是不擔心,她的情況這麼不穩定,誰又能真正不擔心呢?

顧柒自己像是沒心沒肺一樣,抱著孩子就去了蘇顏家。

還沒有按門鈴,就有人打開了門,司厲霆的小腦袋出現。

「柒姨,你沒事吧?那天你突然昏迷嚇死我了。」「我沒事,嚇著我們小霆霆了,這可心疼死我了。」顧柒伸手將他也抱了起來。 司厲霆正欲發動車子,發現蘇錦溪正直勾勾的盯著他,轉頭朝著她看來。

「我臉上有花兒?」

「不,三叔的臉可比花兒好看多了。」蘇錦溪甜滋滋道。

說不上為什麼,她就覺得心情很好。

看著他單手掛檔倒車,分明開車的人都會,偏偏在蘇錦溪看來他是最帥的。

兩人就像是一對小情侶甜蜜的約會,蘇錦溪對他也沒有了從前的忌憚。

例如司厲霆會給她將牛排切好,而蘇錦溪也會將自己喜歡吃的冰淇淋給他喂去。

「三叔,好不好吃?這個是抹茶口味的。」

司厲霆本不喜歡吃甜食,但只要是蘇錦溪喂的他都會張嘴吃下。

看到兀自吃得很開心的蘇錦溪,司厲霆內心深處一片平靜,也許這就是自己一直在追求的東西。

兩人剛剛吃完,蘇錦溪的手機響起,是唐茗給她打來的電話。

唐茗找她,那肯定是唐家有事情了。

「喂,唐總。」蘇錦溪沒發現自己已經叫不出茗哥哥三個字,一個稱呼就直接疏遠了唐茗。

電話那頭的唐茗眉頭不知覺皺了皺,他並不喜歡蘇錦溪刻意和他拉開距離。

「錦溪,今晚是媽的生日,晚上我們要一起回家吃飯。」

「好,我知道了。」蘇錦溪的內心已經開始產生了排斥,這種感覺是她以前沒有過的。

「到時候我來接你。」

「不用了唐總,我自己坐車過去就好。」

唐茗發現蘇錦溪似乎比起以前來說更加疏遠了他,兩人之間的鴻溝越來越深。

「我提前過來接你,我們一起去挑選媽的禮物。」

「哦,那好吧。」蘇錦溪有些悶悶不樂,以前她會將應付唐家的事當成是一件工作來做。

不會開心也不會難過,如今她身上已經出現了排斥。

掛了電話,司厲霆看到她的臉色,「怎麼不開心?」

「三叔,晚上我要回唐家吃飯,阿姨的生日,唐總讓我下午和他一起去挑選禮物。」

司厲霆握著方向盤的手指緊扣,「蘇蘇,如果我說我不喜歡,你會在意我的感受?」

蘇錦溪每次聽到他口中喚出自己的名字,她聽著就覺得很舒服。

那樣好聽的嗓音,猶如天上大雁過境突然落下的一片羽毛,落到心上,輕輕的,又癢酥酥的。

「以前不會,但……現在會,三叔,我會控制和唐茗的接觸,盡量找一個機會就徹底結束這段糾葛。」

她都沒發現,自己想要離開唐茗的心情這麼迫切。

「嗯。」司厲霆答應了不會逼她,壓下心中的不快,「我陪你去挑選禮物。」

「好呀。」一聽到是司厲霆陪自己,蘇錦溪笑得兩眼彎彎。

她越發喜歡和司厲霆在一起的感覺,換做以前她避之不及。

好像自己和司厲霆呆在一起所有人都知道兩人的關係似的。

到了商場,司厲霆徑直拽著她的手去了電影院。

「三叔,不是說要買禮物?」

「時間還早,看場電影打發時間。」

「說起來我也好久都沒有看了,我去買票,你去買爆米花,我要大桶的。」

「小饞貓。」司厲霆微微一笑,他身上的冷意已經悄然消失了不少。

他對電影本也沒什麼興趣,只是礙於他本身所接觸的行業也有電影投資,偶爾他也要關注一下新上的電影。

他很好奇蘇錦溪會買一張什麼票,朝著大屏幕掃了一眼。

蘇錦溪拿著兩張票跑了過來,「鐺鐺鐺,猜我買了什麼?」

比他矮半個頭的蘇錦溪臉上掛著活潑的笑容,像極了一隻討人歡心的小貓。

對司厲霆來說,看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誰在一起看。

大國風華 「無聊,不猜。」司厲霆抱著飲料和爆米花走開。

蘇錦溪好奇心沒有得到滿足,拽著司厲霆的胳膊撒嬌,「猜猜嘛,就猜一下。」

「黃瓜俠的春天?」

「才不是這麼庸俗的電影呢。」蘇錦溪撇嘴,一聽就不是什麼正經電影,還黃瓜俠的春天,不知道審核怎麼過的。

「那就是來自外太空的猩猩2?」

「也不是。」

司厲霆從排片表上已經確定了她買了什麼,他故意胡亂猜測,就是為了逗蘇錦溪。

有時候結果並不重要,重要的這個過程。

「哈哈,你猜不到了吧?我告訴你,是《同桌的我們》」

這種校園的情情愛愛還真讓司厲霆提不起興緻,在他眼裡看來就是打打鬧鬧的過家家而已。

「聽說有點小虐。」蘇錦溪倒是很期待,畢竟她現在還沒有畢業,還有屬於學生的稚氣。

司厲霆是臨時決定過來,這部片子最近上映就大火,還沒有來得及包場票都售光了。

兩人找到自己的位置,蘇錦溪在注意劇情,司厲霆卻是在考慮。

既然青春系列的票房這麼好,乾脆他接下來投資青春片好了。

從頭到尾蘇錦溪跟個傻子似的,電影裡面的人笑她跟著笑,裡面的人哭她就跟著哭。

出了電影院她眼眶還是紅紅的,像是只小兔子紅著眼。

蘇錦溪看了一眼旁邊無動於衷的男人,似乎他一直都是這個表情看完全程的。

「三叔,是電影不好看嗎?我覺得劇情挺感人,何止是有一點虐,簡直虐死了。」

司厲霆誠實的回答:「你比電影好看。」

蘇錦溪以為他是誇自己漂亮,「三叔……」

誰知道他接下來又補了一句:「一會兒哭一會兒笑,跟個傻子似的,比電影有趣多了。

光顧著看你來了,也不知道電影演的什麼。」

「三叔!」蘇錦溪怒氣沖沖的盯著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