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63 Views

很快的,就到了臘月二十八了,以前的時候,都是臘月二十五的時候,就封印,官員也放假了,可是,今年的情況有些特殊。

Written by
banner

所以,就一直到了臘月二十八的時候,才封印放假的,而容初璟,也是一直忙到了這天,才有了一些時間的。

原本,容初璟回來了之後,那些大臣,就在鬧著,要讓他登基繼承皇位的,還說,就是因為之前的時候,他遲遲的沒有繼承皇位,這才導致了容楚越他們野心勃勃的。

而這次,容初璟倒是沒有在推遲了,他想,反正,他遲早也是要等上皇位的,不過,卻沒有馬上的就登基。

也幸好,登基的事情,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容初璟就借著,事情還很多,讓欽天監的人,將時間給推到了明年三月的時候去了。

「怎麼要用那樣長的時間?」

就算是真的有很多的事情,也用不了那樣長的時間啊,韓楉樰有些奇怪。

因為知道,容初璟是肯定要登基的,所以,韓楉樰也想明白了,既然這樣的話,那這件事情,還是宜早不宜遲的。

而且,有很多的事情,也是有了皇帝的名義之後,才能做的事情。

「楉樰,我登基的時候,自然希望,我的身邊,站著的那個人,是你了,到時候,我的登基大典,自然也是我們的婚禮大典。」

見韓楉樰將他們要成親的事情給忘了,容初璟只能很是無奈的和她說了這件事情了,要不然,怕是她都徹底的忘記了。

「啊,那樣的話,會不會來不及啊?」

韓楉樰還真的是將這件事情給忘記了,不過,她想著,就算是他們成親的話,也是很繁瑣的,到時候,會不會忙不過來啊。

「放心吧,這些事情,我已經在安排了,到時候,你就安心的等著做你的新娘就好了。」

這些事情,在韓楉樰答應了要嫁給自己之後,容初璟就已經在開始著手安排了,因為她懷了身孕了,所以,一點都沒有讓她操心。

而且,韓楉樰馬上就要生了,等生了之後,坐了月子,將身體養好了之後,差不多就是三月份了。

而且,那個時候,春暖花開的,氣候也正好,不冷不熱的,正是成親的好時候,所以,容初璟才會將他們成親的大禮,還有登基的大典,都定在了那一天的。

而韓楉樰,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些了,頓時覺得心裡暖暖的,原來,在自己沒有注意的時候,他就已經將這一切,都安排好了。

「好,既然你已經安排好了,那我一切就聽你的好了。」

既然,已經認定了這個人,韓楉樰覺得,那自己就沒有什麼好在遲疑的了,勇敢的向前走就好了,她相信,他會一直陪著自己的。

「嗯。」

容初璟點了點頭,能得到韓楉樰的同意,就是讓他很高興的事情了。 於是,事情就這樣的定下來了,他們都才是,要忙著過年的事情了,還好,這個時候,宮裡面的人不多,也能夠忙的過來。

等到明年,一月份的時候,聽說,那些選上來的宮女,就要進宮來了,韓楉樰知道,容初璟這樣安排,是為了他們三月份的時候成親的事情,還有登基的事情做的安排。

那些宮女,一月份進宮,調教一個月,等到了三月份的時候,應該就能夠派上用場了,雖然說,時間上,是倉促了一些,可是,韓楉樰相信,容初璟既然這樣安排了,自然是有把握的了。

「姐姐,你最近覺得怎麼樣了?」

這天,青墨難得的,來看望韓楉樰來了,也很是高興的,只不過,臉上的表情,倒是沒有很明顯。

之前的時候,容初璟就說了,這後宮之中,不適合外男住,加上,青墨也不小了,也不能什麼都不做。

於是,容初璟就提議,讓青墨跟在他的身邊,當個近身的侍衛好了韓楉樰問過了他的意見之後,就讓他去了。

這都有好長的時間了,韓楉樰才再次的見到了青墨,她自然也是高興的。

「青墨,怎麼樣,你這段時間還習慣吧?」

青墨是不怎麼擅長和人交往的,韓楉樰擔心他才剛剛去了一個新的環境裡面,會不適應的。

「還好姐姐,你不用擔心我,容大哥已經將我都安排好了的。」

青墨點了點頭,容初璟確實是將他給安排好了的,在禁衛軍裡面,他還認識了幾個朋友呢,興趣也是比較得相投。

「那就好了。」

見青墨一點都沒有勉強的意思,就知道,他是真的過的好,不是在安慰著自己的,韓楉樰也就放心了下來了。

而過了年之後,寧靈雲也帶著自己的兩個孩子進宮來,看了看韓楉樰他們,一直到宮門快要落鎖的時候才回去了。

而韓楉樰,在過了正月十五的元宵節的早上,肚子就開始發作了,羊水也破了,當時,容初璟正在陪著她,打算帶著她出去看花燈的。

結果,正說著話呢,韓楉樰就覺得自己的肚子一陣陣的痛,當時,可將容初璟給緊張壞了,還好,他早早的,就將穩婆給備好了,還準備了五個有名的穩婆。

「爹爹,娘親怎麼還沒有將妹妹給生出來啊?」

得知了韓楉樰要生了之後,韓小貝也急匆匆的趕來了,這會兒,他們已經在門外,等了很長的時間了,可是,卻依然沒有聽到,她生了的消息。

「我也不知道。」

這會兒,容初璟也是心煩意亂的,哪裡能夠回答韓小貝的問題,不過,還是比較溫和的搖了搖頭,畢竟是自己的兒子。

要是別人,在這個時候,還打擾了自己的話,容初璟肯定是已經將人給踢遠了,其實,他是擔心,韓楉樰知道了,之後,肯定是會生自己的氣的。

「啊!」

這會兒,韓楉樰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候了,痛得喊出來了,那樣哀痛的聲音,就這樣,傳到了門外等著的父子倆的耳朵裡面去了。

「怎麼樣了,爹爹,娘親喊的好痛苦?」

韓小貝聽到了韓楉樰的喊聲,頓時就著急了,要知道,他可是從來沒有聽到過她這樣的喊聲的。

「不知道,你娘親,會不會出事了,不行,我得進去看看。」

容初璟也從來沒有聽到過,韓楉樰這樣凄厲的叫聲,頓時心都揪起來了,覺得自己不能再留在外面等著了,得馬上進去看看情況。

「哎王爺,你可不能進去。」

正在容初璟打算推門而入的時候,一個穩婆就出來了,馬上就將他給攔了下來了。

「楉樰她現在怎麼樣了?」

這個時候,容初璟也顧不得,那個穩婆將自己給攔下來而生氣了,見到有人從裡面出來了,就趕緊的詢問著,韓楉樰現在的情況了。

「王爺放心吧,王妃現在的情況還不錯,孩子很快的就能出來了,請王爺耐心的等待一會兒。」

聽了穩婆的話之後,容初璟也算是放心了一些了,可是,沒有見到韓楉樰,他的心裡始終是不能真的放心的。

「什麼時候,孩子才能夠生下來?」

容初璟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女人生孩子,心裡自然是沒有底的,而且,他也聽說過,女人生孩子的時候,都是九死一生的,心裡就更加的擔憂了。

「這個,奴婢可就不清楚了,不過王爺放心,王妃的底子好,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這樣的事情,穩婆哪裡敢保證呢,可是,容初璟要的是絕對的沒事,而不是應該,聽了這個話之後,頓時臉色就沉了下來了。

「王爺,你這個時候進去,很有可能會將風給帶進去的,到時候,王妃說不定,會落下病根的。」

穩婆見容初璟還是要進門,不得不說道,而且,她說的,也都是真的,到時候,要是真的出了事情的話,可不是他們能夠擔當的起的。

而容初璟,在聽了穩婆的話之後,縱然還是想要進去看看韓楉樰,可是,還是將自己的腳步給生生的停了下來了。

「那你快進去守著楉樰啊。」

既然不能進去,容初璟自然的,就將自己的怒氣,發泄在了這個穩婆的身上了。

而這個穩婆,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才想起來,她是出去端熱水的,被他這樣的一打岔,險些給忘記了,馬上告罪了一聲,就匆匆的離開了。

而容初璟和韓小貝他們,在又焦急的等待了一個時辰之後,在快要忍耐不住的時候,才聽到了屋子裡面傳來了嘹亮的嬰兒的哭聲。

「生了生了,爹爹,娘親生了!」

韓小貝聽到了這個聲音之後,頓時就激動了起來了,一臉笑容的和容初璟說著。

而容初璟,這個時候也鬆了放心了一些了,可是,在沒有見到韓楉樰安全的時候,他也是不能真的放心的。

而這個時候,已經有一個穩婆,將韓楉樰剛剛生出來的嬰兒,給包裹好抱了出來了,容初璟和韓小貝趕緊的迎了上去。

「恭喜王爺,王妃生了一個女兒,母女平安。」

那個穩婆,一臉笑嘻嘻的和容初璟他們說著這個好消息,畢竟,她在這皇宮裡面,也是知道一點消息的。

容初璟可是很快的,就會登基做皇帝了,而她懷裡現在抱著的女孩兒,很快的,就會成為真正的公主,那可就是真正的金枝玉葉了。

聽到了穩婆說,韓楉樰他們,母女平安的話,容初璟這才真的放心了下來了,只要她沒事就好了。

「楉樰現在怎麼樣了?」

容初璟看了看自己的女兒一眼,就有些迫不及待的開口了,要不是擔心,自己這個時候進去,會對韓楉樰不好,他早就已經進去了。

「王爺放心吧,王妃很好,剛剛還看了小郡主一眼,不過,這會兒有些力竭,已經睡了過去了。」

容初璟聽了之後,心裡有些擔心,不過,既然韓楉樰已經沒事了,他就關心起了自己的小女兒來了。

剛剛出生的孩子,臉上都沒有長開,還有些皺巴巴的,並不怎麼好看,可是,在容初璟看來,只要是韓楉樰生的,那就怎麼樣,都是好看的。

「寶貝,我是爹爹。」

容初璟將自己的女兒抱在了自己的懷裡,小聲的逗弄著她,不過,這個時候,她的眼睛都還沒有睜開。

「我是哥哥。」

這個時候,韓小貝也湊了上來了,看著容初璟懷裡的妹妹,一臉笑容的說著,他之前的時候,可是看到過,容含軒剛剛生出來的樣子的。

當時,容含軒也沒有比這個妹妹好看到哪裡去的,可是現在,自己的弟弟,還是長得很好看了,韓小貝相信,自己的妹妹,以後也肯定會長得很好看的。

「本王什麼時候能夠進去?」

容初璟逗弄了一會兒自己的女兒,就問著穩婆,沒有見到韓楉樰,他始終是不會放心的。

「王爺在等一刻鐘的時間,就可以進去了。」

穩婆說著,一刻鐘的時間,他們也可以將屋子給打理乾淨了,到時候,容初璟他們只要小心一些,進去也是沒有問題的。

「好,本王知道了,你們自己下去領賞吧。」

聽到了能領賞,那穩婆自然是很高興的,將懷裡的嬰兒包好了之後,就抱進去了。

而容初璟,也在可以進去了之後,就帶著韓小貝一起進去了,進去的時候,韓楉樰還在睡覺,他也沒有打擾她,就這樣靜靜的看著。

過了好一會兒的時間,韓楉樰才悠悠的轉醒了過來了,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容初璟,有些虛弱的,露出了一個笑容來了。

「孩子還好吧。」

當時,韓楉樰也只來得及看上了自己的孩子一眼,就昏睡了過去了,這會兒,還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呢。

「放心吧,孩子沒事,楉樰,你感覺怎麼樣,要不要吃點東西。」

韓楉樰搖了搖頭,知道了孩子很好就放心了,這會兒,她實在是沒有力氣有多餘的動作了,也沒有什麼胃口吃東西。

「那好,那就等會兒再吃好了。」

容初璟見韓楉樰不想吃,也沒有強求,等著她想吃的時候再吃好了,而她說了沒有幾句話,就又睡過去了。

等韓楉樰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精神倒是好了很多了,容初璟在一旁伺候著她,也吃了不少的東西了。

「這就是我們的女兒了。」

韓楉樰看著抱在襁褓裡面,還是小小的一團的女兒,眼裡全是滿滿的母愛的光芒。

「是啊,你看看,她長得多漂亮,就和你一樣的。」

韓楉樰看了看,還有些皺巴巴的女兒,哪裡和自己像了,不過,還是沒有拆穿容初璟,畢竟,在他的眼裡,她和女兒,都是很重要的。

「對了,你起名字了沒有?」

韓楉樰突然的,就想起來了這件事情來了,之前的時候,他們一直在忙著,也沒有商量過這件事情。

「楉樰,你想叫什麼名字?」 韓楉樰沒有想到,容初璟將給自己的女兒取名字的決定權,交給了她了,一時間,也沒有想好,要叫什麼名字。

「嗯,我看,不如就叫小美吧。」

韓楉樰想著,取個簡單一些的名字,對自己的女兒也好,她之前的時候聽說,越是簡單的名字,越是好養活的。

而且,小美這個名字,也是他們做父母的,對自己的女兒以後的祝福,希望她長得很美,生活也美好幸福。

「小美,容小美,我覺得這個名字很不錯,那好,以後,我們的女兒,就叫容小美了。」

容初璟念了兩遍,覺得韓楉樰取的這個名字,也是很不錯的,又或許,是只要是她取的名字,他都是覺得很不錯的,馬上就同意了下來了。

「小美你喜歡這個名字嗎?」

容初璟看著自己的女兒,可惜,這個時候,她都已經睡著了,不過,就算是沒有睡著,她也不能回答他的話了。

就這樣,韓楉樰生下了這大禹王朝的,第一個公主,因為天下初定,百廢待興,所以,在容小美洗三禮的時候,他們也沒有大半。

只是,將這樣的好消息,昭告了天下,同時,請了一些比較好的人進宮來,參加容小美的洗三禮,就完了。

「楉樰,現在你可就幸福了,有兒有女的,湊成了好字了。」

寧靈雲看著,還在襁褓裡面的,已經沒有初時的皺巴巴,漸漸的露出了一些白嫩的容小美,一臉的艷羨的對著韓楉樰說著。

要知道,寧靈雲也是已經有了兩個兒子了,也很想要一個女兒,可是,卻一直沒有實現。

「是啊,我也覺得我很幸福,也很滿足,不過,你也別太擔心了,這兒女都是緣分,該來的時候,總是會來的。」

現在,韓楉樰是沒有什麼好抱怨的了,見到寧靈雲這樣一臉羨慕的樣子,也就免不得,要好好的安慰她一下的。

「我自然是知道的,你當心吧,我可沒有什麼不高興的,相公待我很好,孩子們也都乖巧,我要是還不知足的話,那才真的是不應該的。」

寧靈雲笑著說,她也就是看著韓楉樰的女兒,有了些感慨,可沒有任何對自己現在的生活不滿意的,想比起來,她可是比很多的女子都要幸福的了。

「你能看的明白就好了。」

韓楉樰點了點頭,也就不再和寧靈雲說起這個話題了,又說起了孩子的話題來了。

正好,今天,寧靈雲將華雲安和華雲庭都給帶進宮裡面來了,這會兒,韓小貝和容含軒也都和他們兄弟倆一起出去玩兒去了。

「娘親,娘親,我們來看妹妹來了。」

沒有過多長的時間,韓小貝就帶著容含軒,還有華雲安兄弟,過來了,想要來看看他們的新妹妹。

「你們去哪裡玩兒了?」

韓楉樰見到了韓小貝他們,就讓他們到自己的身邊來了,她才剛剛生了孩子,這會兒,還在床上躺著。

「沒有去哪裡,我們就在外面的花園裡面玩兒了玩兒。」

韓小貝笑著將自己的去處,和韓楉樰說了說,而一旁的,才剛剛會自己走路的容含軒,也努力的點了點頭。

「妹妹在那裡呢,自己去看看吧。」

韓楉樰讓他們自己去見容小美去了,華雲安和華雲庭聽了,也都眼睛一亮的,跟著去了。

華雲安他們,也是想要有個妹妹的,可是,這會兒,他們沒有,就將容小美,當成了自己的妹妹了。

在韓楉樰這裡坐了一會兒,見她的臉上,有了些疲憊的神色之後,寧靈雲就起身告辭了,讓她好好的休息。

因為剛剛生了孩子,雖然恢復的還不錯,可是,才三天的時間,韓楉樰還是有些累的,所以,也就沒有挽留寧靈雲了,讓碧玉將她給送出去了。

這個時候,容初璟正在招待男客,自然也是不方便過來的,寧靈雲就出去,和明霞他們坐著說話了。

「楉樰,你今天感覺怎麼樣了?累不累?」

到了下午,將客人都送走了,容初璟將自己的事情給處理好了之後,就回來看韓楉樰來了。

這樣忙了一天的時間了,也不知道,她累了沒有,容初璟原本,是不想讓韓楉樰招待客人的,可是,這皇宮裡面,現在就只有她一個女主人,也沒有辦法了。

而且,寧靈雲和明霞他們來了這裡,肯定是要來和見韓楉樰,和她說說話的,容初璟也不能阻止了他們,所以,這會兒得了空,就回來看看她了。

「我還好,不累,剛剛還休息了一會兒,倒是你,今天事情肯定挺多的吧。」

容小美的洗三禮,韓楉樰沒有去,都是容初璟在操辦的,所以,這會兒,事情肯定也是挺多的。

「這些,原本就是我應該做的,我心裡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累的。」

這可是自己女兒的洗三禮,對容初璟來說,可是有著不一樣的意義的,怎麼會覺得累呢,他的心裡自會高興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