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44 Views

當韓蘇蘇看見,蘇寒推著輪椅走過來的時候,她整個人都是懵逼的。

Written by
banner

"你這是幹什麼?"韓蘇蘇問。

蘇寒面無表情的說道:"你不是腳不能走路嘛,我從護士那裡給你借來了輪椅,這幾天,你就靠著它代步吧,我們先過去檢查一下!"

蘇寒說完,就伸手去扶韓蘇蘇。

韓蘇蘇被扶著坐在輪椅上的時候,她整個人都是懵的。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不應該是蘇寒一路公主抱,讓她看完醫生,檢查出腿的狀況,才可以的嘛。

韓蘇蘇懵逼過後,全然是幽怨。

蘇寒根本不搭理她的神情變化。

他給韓蘇蘇掛了號,這個點,醫院沒有什麼看病的人,只有值班醫生。

蘇寒跟值班醫生說:"你幫她看看,她的腿是不是骨折了?"

值班醫生看了韓蘇蘇一眼,點點頭:"你是家屬吧,先等著,我給她看看!"

醫生說完后,便彎下腰。

他一把將韓蘇蘇的腿抬起來,韓蘇蘇疼的"啊"了一聲。

醫生捏了幾下,問韓蘇蘇疼不疼。

韓蘇蘇說的半真半假。

醫生站起來,沉吟了一會,他這才看向蘇寒:"這位病人的腿,沒有什麼大問題,只不過是韌帶拉傷了,休息幾天就好了,這幾天不要劇烈運行就行!"

蘇寒點了點頭:"謝謝醫生,那你給她開點葯吧!"

醫生"嗯"了一聲,轉身,坐下來就給韓蘇蘇開藥。

韓蘇蘇一看,兩個人三言兩語,就決定了她的腿傷問題。

她頓時大喊一聲:"不行,我要住院,我感覺腿非常疼!"

韓蘇蘇說完,還抬頭看了蘇寒一眼:"蘇寒,我真的疼,你說過,你會負責任的!" 儘管木兮拒絕了,但周彩妹為了討好木兮還是堅持要送木兮出去,拉住夏明義,「明義,我送她吧,你快坐著。」

「好。」

被摁回位置的夏明義看到周彩妹跟了出去,從沙發起身一直目送著離去的人。

許衛單手抱著木小寶,在門口等候的保鏢看到木兮出來了,立刻上前來推木兮。

人已經走遠了,但周彩妹還是追了幾步上去,還叫住了木兮,「木小姐。」

推木兮的保鏢看到木兮沒回頭就並未停下腳步,而是繼續推著人往前走。

到了電梯門口,許衛正要伸手摁電梯,後面追上來的周彩妹就先摁了電梯。

木兮回過臉打量著追過來對她的態度360°大轉變的周彩妹。

「木小姐,真的很謝謝你這麼久以來對明義的照顧。」

木兮的目光在周彩妹身上從上而下掃視,無意間看到周彩妹的無名指上有一個很深的戒指痕迹。

心虛的周彩妹看到木兮的視線和自己的手掌高度差不多,立刻用另外一隻手捂住自己的左手,生怕木兮看出來她已經結婚了。

「叮咚。」

電梯門打開,許衛提醒一句:「電梯到了。」

「我們先走了,麻煩你照顧好明義。」看到周彩妹遮遮掩掩,木兮收回視線看向周彩妹。

「哎,好,木小姐你住在哪個病房,一會方便的話,我可以過去看看你,陪你聊會天。」看到木兮進了電梯,周彩妹還跟到電梯門口。

木兮還沒說話,坐在許衛手臂的木小寶就摸著自己吃到圓滾滾的肚子,「大嬸,謝謝你要來看我們,不過我想你還是看完小夏夏就回去吧,不然你老公生氣,以為你在外面和其他男人玩說不定要跟你離婚了。」

還以為能瞞過木兮,沒想到木兮什麼都沒說,倒是這個小屁孩什麼都知道了,周彩妹的臉瞬間僵硬了,想要解釋可電梯門已經關上了,氣的周彩妹來回踱步。

電梯門關上后,木兮看了眼捂著嘴在笑的木小寶,「你怎麼知道她結婚了?」

「因為上回等小夏夏的時候,我坐在車裡看到她們一家子人都在嘲笑小夏夏窮,還說她嫁了一個有錢的,她肯定是看到小夏夏開跑車,以為小夏夏有錢才倒追小夏夏的,媽咪,這個大嬸壞得很。」說完后還拍了拍許衛的肩膀又看了眼對面的保鏢,「你們男人啊,要擦亮眼睛,像我一樣,帶有識別壞女人的眼睛,找老婆就要像老紀這種標準,找我媽咪這樣的女孩子。」

在木小寶和許衛他們聊天的時候,木兮正在想著剛剛自己交給許衛的紙條。

「叮咚……」電梯門打開,木兮的手機也響了。

看到來電顯示人,木兮接電話的時候,一旁比她高許多的木小寶,忽然換了一個姿勢,後背對著她,耳朵還向著她這邊。

「喂?」

「我找你有點事,二點到紀公館,直接到我房間來找我。」

「是。」

電話掛斷後,木兮眼神疑惑望著前方,老夫人明知她現在的情況不方便出院,為何還把她叫去紀公館?

可能是電話那頭的人說話太小聲了,他居然什麼都沒聽到,木小寶看到木兮一動不動,撓了撓臉蛋,「媽咪,誰找你啊?」

「我晚點有事要……」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現在過去,應該就差不多了,「一會要出去一趟。」

「去哪兒啊?」

她話才剛落下,木小寶就詢問她的去處,這說話的方式跟紀澌鈞像極了,不過一個是質問,一個是詢問,「紀公館,老夫人讓我過去一下。」

「噢。」木小寶點了點頭,「衛衛哥,你趕緊把衣服準備好。」

「不用那麼麻煩,衣服放在衣櫃,我……」她的寶貝兒子就是喜歡操心她。

「媽咪,你誤會了,我是說準備我的衣服。」

重生之將門嫡女 「你要準備什麼衣服?」腦筋還沒轉過來的木兮一頭霧水看著木小寶。

「老紀說,你長得太漂亮了,不能放你一個人出去,所以讓我跟著你。」老紀對不起噢,他不是故意要把你拉出來做擋箭牌的,因為昨晚的漢堡太小了,塞牙縫都不夠,所以他要跟著一塊去紀公館,這樣祖母就會給他買超級大的漢堡。

木小寶說話的時候,眼睛不敢直視木兮,一看就是謊話,「我會給老紀打電話,為了安全起見,我會服從安保安排,至於你,還是乖乖在醫院休息,我要是發現你偷偷溜出去,我就罰你一年不能吃零食。」

哎,女人惹不起,拉老紀出來已經失敗了,要是再反抗,搞不好媽咪會找老紀聯手,沒骨氣的老紀肯定會向著媽咪,到時他一定會輸的很慘,「那好吧,媽咪你要快點回來噢,我會乖乖在醫院等你,我以老紀的髮際線發誓,我絕對不偷偷溜出去。」

「媽咪也以老紀的肚子發誓,你會乖乖聽話的。」給木小寶拋了一個飛吻。

中午在應酬的紀澌鈞,趁著客戶出去接電話,打開了手機監控視頻,無意間看到這一幕,忽然感覺自己的頭頂發涼,肚子外凸,趕緊用手摸腦袋又低頭看了眼自己的小腹。

站在紀澌鈞身後的費亦行看到他家紀總,默默摸頭頂茂密的髮絲還有小腹的動作,忽然有種感覺,他家紀總好可憐,希望寶少爺一定要遵守承諾,否則他家紀總要變成地中海加啤酒肚了。

看到人回來了,紀澌鈞將手機屏幕關掉回頭看了眼費亦行,「吩咐保鏢看住寶少爺。」

「是。」這是以紀總形象為承諾的事情,他家紀總一定害怕,寶少爺跑了。

回來的男人,將手上的手機放在桌上,一臉歉意,「不好意思紀總,這老婆管的嚴,每隔二個小時就要打電話來查崗。」

坐在男人對面的紀澌鈞,轉動手裡的酒杯,眼眸輕抬打量著對面的男人,語氣平緩,「女人不能寵,否則就會得寸進尺,身為男人無論何時都要樹立一家之主的威嚴。」

紀澌鈞身後的費亦行默默在心裡補了句:紀總,不吹牛地球會爆炸嗎?

「是,是,是。」男人連回了數個是。

紀澌鈞身後的費亦行看到他家紀總一臉威嚴大振夫綱的樣子,忍不住邊發簡訊邊偷笑。

那個說是還用一臉敬畏看他家紀總的男人,恐怕不知道,在外面教人要樹立男人威風的他家的總裁,昨晚接到他替太太傳達的一句話「讓紀總陪寶少爺一塊睡」,他家紀總嚇得慌張回病房,什麼都不問先認了三遍錯,看當時的樣子,就差是跪下寫檢討了,幸好最後,是太太圓了場,扯出紀總偷抽煙的事情,否則他懷疑自己會被惱羞成怒的紀總當場做了。

……

遠在柏林的高博文,陪祁至跑完步以後,最後一塊在農場吃早餐。

在今天之前,他已經找過祁至一次,也拿出了錄音,沒想到祁至居然拒絕了,慶功宴都準備好了,如果他空手而回豈不是被人笑話,拉不下面子不服輸的高博文又一大早陪著祁至跑步,沒想到這一次,祁至居然還約他一塊吃早餐。

在餐桌上,高博文還沒開口,對面的祁至就先來了句:「這次的合作,我要佔30%。」

跟了那麼久,終於同意了,可高博文卻覺得來得太快有點讓人不放心,「祁董,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會答應跟我合作?」

祁至翹起二郎腿,打量著四周的風景,毫不掩飾說道:「如果這個合作給了JS,那外界就有一千種負面新聞打擊我,而這個項目未必能按照預想獲得收益,況且我更看好你們的項目,再說了我們家任興和你們少東家還是朋友,這麼重要的合作,還是交給熟人,我比較放心。」

「謝謝祁董的信任,那我們什麼時候能簽合同?」

「隨時都能簽約。」

既然祁至都這麼說了,那當然是現在簽約,30%雖然有點多,但是並不超過他的底線,這樣一來他也能跟沈董交差。「我現在就讓助理去準備合同。」

「那沒問題。」

高博文起身走向正在和祁至助理交談的杜東。

看著高博文的背影,祁至想起了賴毓媛打電話來找他說的那些事情。

當時,他就覺得奇怪,他的人沒在景城機場看到仇董,原來是紀澌鈞接走了。

他還好奇,關於三年前的事情,網上傳的沸沸揚揚,紀澌鈞怎麼會無動於衷,原來是在暗中有了動作,不過,他不相信紀澌鈞會放著祁氏不要跟仇宏茂合作,所以他推測,紀澌鈞極有可能是故意放消息對他施壓。

這是一場心理戰役,誰先扛不住就是認輸,既然紀澌鈞已經開始了,那他也不會服輸,這一次,他不止要紀澌鈞來找他,還要讓紀澌鈞為了能合作主動讓利,不是他不選SY,實在是AS背後的沈東明一伙人口碑太差,他擔心錢沒賺到,公司就被沈東明吞了。

幸好這一次有賴毓媛告知,否則他還不知道紀澌鈞這個人居然那麼陰險狡詐。

高博文拿了合同過來,早餐放在一邊,兩個人先看合同。

就在他們看合同的時候,站在遠處的一個男人拿著手機不停對著他們這邊拍照。

……

景城富貴酒店。

一個穿著便裝,頭戴鴨舌帽的男人,抬起手輕輕敲了敲門。

「誰啊?」門內傳來男人不耐煩的聲音。

聽到有人回應,男人壓著聲音回話時目光四處打量,「先生不好意思,上一位住客說有東西遺漏,我們進來查看一下,打擾了,真的很抱歉。」

聽到有人要進來,男人立刻將電腦合上,隨後把電腦放到被子里,整理好衣服再出去開門。

聽到房內傳來腳步聲,門外的人立刻把口罩戴好。

沒一會房門往內拉開,當房門打開到能容納一個人進來的寬度時,男人看到門外站著一個戴著鴨舌帽和口罩的男人,意識到不對勁的男人立刻伸手關門。

身手矯健的人一個快步溜進房間,反手將人摁在牆壁,用腳把門揣上。

趕緊豎起手投降,「大哥,大哥你別傷害我,我就是一個做小生意的商人,我知道你要錢,我的包里有幾千塊現金,你要都可以拿走。」

從兜里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工具,把男人綁住,又塞住他的嘴拖進房間后丟到地上,隨後翻找男人的行李箱和公文包。 兩軍對陣,戰鼓齊發。

陽光下,東越的軍隊整齊列陣,銀色鎧甲熠熠生輝。

對面,應該是南原軍隊的地方卻空空如也,但他們的戰鼓卻敲得格外有氣勢,鼓手們身穿綵衣。頭上包著五彩的布條,動作整齊劃一,且手舞足蹈,變幻多端,看著倒象是一場表演。

東越的士兵都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看得饒有興緻。

杜長風和李天行騎在馬上,面面相覷,這是搞的什麼鬼,不是打仗么,士兵呢?難道就是對著他們敲一陣鼓,跳一陣舞就算完事了?

李天行問寧九,「南原不是答應應戰了嗎?人呢?難道怕了咱們,不戰而敗?」

寧九面無表情,正視前方,微微抬了抬下巴,「來了。」

幾個人都伸著脖子去看,遠處的地平線上果然冒出了一片黑色的影子。他們前進的速度很緩慢,可看起來並不像是人類,很高很大,像一堵牆似的向他們推進。

奇怪,那是什麼?東越的士兵都好奇的看著。

這時,對方的鼓點變了,激昂又低沉,節奏也快了許多,嘴裡唱著莫名的調子。

那緩慢前進的龐然大物,突然加快了速度,向這邊迅猛的衝過來。

杜長風失聲叫道,「是象群!」

士兵們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不勉有些膽怯,人群有些騷動起來,皇帝始終平靜,從容的發號施令,「隊列分三陣,你們各帶一陣,寧九忘南,杜長風往西,李天行往北,迅速撤開,如果被追到,棄馬上象背!」

三人聽令,立刻帶隊列向三個方向快速撤離。很快象群奔過來了,果然是見人就踩,見馬就撞,不過東越有準備,並沒有造成什麼損失,皇帝站在原地沒動,銳利的目光在象群里掃視,身子不停靈活的跳躍著,避開那些亂撞的大象。

寧九見狀,要返身回去,被李天行喝住,「不要蠻撞,小心壞事。」

寧九抬頭一看,皇帝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跳到了一頭大象的背上,那是一頭高大威武的大象,蒲扇般的大耳朵,高高舉起碩長的鼻子,鋒利的大牙露在外邊,白生生地嚇人,皇帝揪著它厚實的皮,抽出腰間的匕首,猛的扎向它的頭頂,那大象吃痛,用力扭動身體,想要把他甩下來,皇帝被甩得身子斜斜的飛了出去,嚇得遠處旁觀的人皆是心一沉,但是不管那頭象如何用力甩,皇帝都緊緊的附著在它背上,同時,握著匕首的手,一刀接一刀往它腦門子上戳。

那頭大象被戳得鮮血淋漓,終於哀嚎了一聲,失去了威武的氣勢,腳步蹣跚,在原地打著轉轉,其他橫衝亂撞的大象,也都放慢了速度。

皇帝大聲喊道,「換長矛,群而圍攻,逐個擊破。」

眾將士立刻聽令,利用隊形,將象群隔開,無數的長矛捅進了大象的身體,一頭頭大象被刺得鮮血淋漓,皮開肉綻,一場激烈的廝殺過後,龐然大物們轟然倒地。

這時,對方的戰鼓突然停下來,還未倒下的大象們也停止了與士兵們的廝殺,轉身朝來的方向奔去。

杜長風看著滿地的大象屍體,有些不屑一顧,「還以為他們出什麼奇兵呢,不過如此。」

話音剛落,戰鼓又起。這一次的聲音是尖銳而急促的,大家發現天空中有烏雲迅速的朝他們飛過來。到了近處才發現,那並不是雲,而是鳥。這種鳥並不大,但是嘴非常尖銳,從高空俯衝下來,用力一啄,便叼走了一個士兵的眼睛,手法相當老練,看來是特意訓練過的,士兵捂著血淋淋的眼窩,慘叫連連,如此殘忍,讓在場的士兵們都氣憤不已,揮舞著長劍,長矛,和空中的鳥兒們搏鬥起來。這次不用皇帝下令,李天行命令弓箭手對天連發,一隻只鳥兒被射了下來,卻有更多的鳥補上來。他們彷彿有靈性,繞過其他的士兵,只啄弓箭手。

其他人正要過去幫忙,一聲聲尖利的叫聲從遠處傳來,大家抬頭一看。這回來的是一些體型碩大的鳥,拖著長長的尾巴,落到士兵中間,尾巴突然打開,上面有幽藍的火焰,點燃了士兵的戰袍。激烈的戰場變成了慘烈的火海。

皇帝大喊,「揚沙!」

大家醒悟過來,紛紛用長劍和長矛,挑起地上的黃沙,一來可以滅火,二來當做武器,只要力度夠,也可以當成箭羽一樣使用。

那些大鳥體型笨重,落了地就被士兵們殺死。小鳥被黃沙掃中,失去平衡,也紛紛被斬落在地,儘管雙方戰得很激烈,但最終,還是東越一方獲勝。

可要命的是,對方的戰鼓又敲響了。

李天行忍不住罵娘,「格老子的,有本事真刀真槍的干一場,派些雜碎來是什麼意思?」

寧九臉色一凜,「來了。」

可大家伸著脖子看了半天,什麼也沒看到。

杜長風問,「在哪呢?」

皇帝沉聲道,「注意腳下。」

大家這才發現黃沙地里漫過來一片黑乎乎的東西,「是蛇!」有人驚叫起來,許多人臉上露出驚惶的表情,忍不住往後退,寧九和杜長風退到皇帝身邊,一左一右護著他,虎視眈眈的看著快速游曳過來的蛇群。

這些蛇不但咬人,還咬馬,馬兒受驚,馱著將士橫衝直撞,卻將人甩進了蛇群,蛇群立刻爬上去,將他淹沒,讓人見了毛骨悚然。

皇帝面無表情的下令,「讓他們脫下戰袍,綁在長矛上做成火把。」

本來還驚慌失措的士兵,見皇帝如此冷靜從容,也都振作精神,照他的話去做,用火摺子點燃戰袍,一支支火把燃起來,擲向蛇群,形勢果然開始扭轉,氣勢如虹的蛇群往後退了。

三次交鋒下來,儘管東越損失了不少兵力,士兵們也很疲倦,但主帥的身影一直屹立在他們前方,筆直如松,堅韌不拔,那是他們的神,有他在,不管南原出什麼幺蛾子,他們都不怕。

然而,鼓聲再次停了,漫天黃沙,卻是死一般的寂靜。但沒人敢放鬆警惕,都睜大眼睛盯著遠處的地平線。

許久,那裡終於冒出了一個小黑點,大家精神一振,卻發現那只是一人一馬,朝著他們飛馳過來。大家臉上露出奇怪的神情,這回終於派了人來,可怎麼只派了一個人,難道對方想憑一人敵殺千軍萬馬?那也太異想天開了!

——————-

今天要出去,三更連發,今日事今日畢 蘇寒看了韓蘇蘇一眼,有幾分無語。

他說:"如果你住院,我今晚是不可能留下來陪你的,你自己想清楚!"

韓蘇蘇倔強的看著蘇寒:"就算那樣,我也要住院,我真的很疼很疼,我沒有騙你,而且,我懷疑,醫生的檢查,也未必準確,不行的話,我要拍片子的!"

蘇寒一看韓蘇蘇的樣子,只能轉身看向醫生:"那醫生,醫院還有空病床嗎?給她辦理住院手續吧,順便給她拍個片子!"

醫生看著這兩人,也不知道是什麼關係。

看著是認識的,可是,這個女的,對這個男人的態度,卻有點像是碰瓷的。

醫生遇到這種事情,也不知道怎麼處理。

他看了蘇寒一眼,點點頭:"好吧,那我給她開住院手續,完了你推著她,我們去拍片子!"

蘇寒"嗯"了一聲,便像個石像一樣,默無聲息的站在那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