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3 Views

好在顧棣其他地方都沒有問題,兩人很快來到原地,溫蒂已經不在了,可能已經被人救回去了,兩人立即加快了腳步,不一會兒,就見迎面跑來度假村的救援人員,一看到他們,臉上露出放鬆的表情,關心道:「兩位沒事吧?」喬語搖了搖頭,指著顧棣的肩膀道:「他肩膀受傷了,立即聯繫醫生,他需要馬上治療!」

Written by
banner

救援人員一聽,立即聯繫度假村,同時,也將兩人安全的帶回!

兩人被帶到休息室,剛一進去,就看到靠在床上的溫蒂,三人一見面,顧棣一個大男人倒沒什麼,溫蒂一把抱住倆人,就是一頓嚎啕大哭,可憐了顧棣的襯衣,眼淚全抹上去了!

田園醫妃千千歲 哭了一會兒,溫蒂想起顧棣,抬起淚眼道:「對不起,你沒事吧?」

顧棣苦笑道:「我沒事,就是我的衣服有事!」溫蒂低頭一看,不好意思的放開了他,此時,醫生也終於來了,看了看顧棣的肩膀,道:「需要立即送醫院,拍個片子看看!」

顧棣指了指溫蒂,道:「醫生,你也看看她吧!」,醫生點點頭,看了看溫蒂的腳,道:「她沒事,注意不要用力就行了!」

聽了醫生的話,喬語才放下心來,然後帶著兩個小朋友下山,直奔醫院,此次出遊計劃,到此結束!

喬語先送溫蒂回了住的地方,有傭人暫時照顧,然後陪著顧棣來到了醫院裡,喬語看著躺在病床上的顧棣,笑了笑,道:「你也挺能忍的,都骨折了,愣是沒吭一聲!」顧棣可憐道:「那是因為我知道,就算我痛的在地上打滾了,也不會有人憐惜我的!」

喬語輕拍了下他的頭,笑道:「怎麼會呢,你沒見溫蒂都擔心成什麼樣了?

那你呢?顧棣真的很想問一句,可惜此時卻無法說出口!

龍圖案卷集·續 Y省,梁景銳和路靜跑了好多地方,這些地方都是路靜說,梁景銳一刻也不耽擱地立即去找,可是,都是一無所獲,漸漸地,梁景銳看著路靜的眼神越來越沉默,終於,這天,在酒店大堂吃飯時,梁景銳聽著路靜繼續說:「於大哥,要不我們去找找以前的鄰居吧,看有沒有認識你們家的人,能想起點什麼來?」路靜小心地看著梁景銳,眼神也不敢對上他!

梁景銳放下餐具,優雅地擦了擦嘴,道:「小路,能和我說實話嗎?」

「咣當~」路靜手裡的筷子掉了下來,她難過地搖了搖嘴唇,期期艾艾道:「什麼,什麼實話?」

梁景銳的眼中閃過一絲不耐,一次次的期待,在一次次的尋找無果時不斷落空,他的乃耐心已經用盡了,如果路靜再不說實話,他真的不想待在這裡了。

更何況,還有喬語那邊……

路靜心裡急的都快哭了,沒想到最難做的,是最後一步,連人都留不下來,一定要想個辦法。

「有了!」路靜想到了那個神秘人,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可以找他幫忙啊。

於是,路靜抬頭對梁景銳道:「於大哥,要不今晚上我再想想,明天我們再找找,如果還找不到的話,我們就回去,好不好?」

梁景銳看著她期待的眼神,心裡一軟,算了,她也是儘力在幫自己,就明天吧!

隨即點了點頭,道:「好,就明天!」

路靜心裡一松,終於可以暫時放下心了!

吃完飯,路靜知道梁景銳不會帶自己出去玩的,於是兩人回到房間,等進了自己房間,路靜立即拿出手機,撥通了那個神秘人給的號碼:

「喂,你好!」路靜小心地道。

「什麼事?」對方聽起來很不耐煩!

此時的顧棣心情正好,因為身邊坐著喬語,難得的兩人獨處時間,讓顧棣對這個來電非常的生氣!

「我是路靜,我有事找你!」

路靜?顧棣一愣,隨即臉色稍變,轉頭悄悄看了眼削蘋果的喬語,捂住話筒,對喬語道:「我去上個廁所!」說完,就直接下床出了病房門。

喬語放下水果刀,眼中閃過一抹深思,也沒有提醒顧棣,病房裡就有衛生間,很明顯,這個電話顧棣不想讓自己知道。

想到這裡,喬語放下手裡的東西,輕輕拉開門,向外看了看,外面走廊里已經沒有顧棣的身影了,喬語閃身出了病房,想了想,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顧棣躲在樓梯的安全門后,冷聲道:「說吧!」

等顧棣靜靜地聽完,他抬頭想了一會兒,道:「你要我怎麼幫你?」

聽完路靜的建議,顧棣笑了一下,道:「這個簡單,我給你個號碼,你找我的人就可以了,他可以全力配合你!」接著,顧棣說了一個號碼,就掛了電話!

低頭的顧棣沒有注意道,門外輕輕閃過一個人影!

回到病房,顧棣看著坐在床邊吃蘋果的喬語,立即叫道:「不是給我削的嗎?怎麼進了你的肚子?」說完,就要用沒受傷的一邊胳膊去搶。

可是喬語怎麼會讓他得逞,更何況,他還受著傷呢!

鬧了一會兒,喬語看了看時間,道:「好了好了,不和你爭了,盤子里還有一個,自己削吧,我去看看溫迪,你們兩個,真的是,我是保姆嗎?」

抱怨著,喬語將顧棣按在病床上,然後直接轉身離開了!

出了門,喬語的眼神一變,她沒有聽到前面的東西,只隱隱聽到一個電話號碼,也許可以讓路青查查!

路靜得到神秘人的幫助,內心一陣激動,她緊緊地抱著電話,相信,明天就可以留下樑景銳了,哪怕付出任何代價!

第二天,路靜一大早看到梁景銳,就高興道:「於大哥,我昨晚想了想,我想去c市試試,如果還沒有的話,那我們就回去吧!」

梁景銳點點頭,沒有說話,路靜也習慣了,繼續道:「聽說那裡有個老鄰居,就是偏了點!」

梁景銳道:「沒關係,我們可以租車去!」

路靜點頭道:「嗯,也好,會快點!」

吃過早飯,兩人就出發了,路靜時不時地指點著地方,漸漸地,車越來越少,已經出了城市中心了!

只是一條城外的路,平時都是跨省運貨大車經過,偶爾有幾輛私家車,梁景銳見狀,開車越發小心,在他們的前面不遠處,就是一輛大型運貨車,正在慢慢地行駛!

梁景銳一直在尋找超車機會,可惜,都沒有,正跟的焦急時,突然,梁景銳發現了一個超車機會,立即轉動方向盤,可是,等車轉出去時,他才發現前方的岔路口上快速駛來一個私家車,與貨車形成一個夾角,梁景銳正在加速,一個不小心,衝到了那個夾角之中!

「砰~」只聽一陣車輛撞擊聲,三輛車都被迫停了下來!

出了醫院的喬語直接來到了暗夜,找到路青!

一看喬語親自來了,路青吃了一驚,直接從椅子上起來,急道:「總裁,您怎麼親自來了,有什麼事可以給我打電話?」

喬語笑了笑,道:「電話里一時也說不清楚,我也正好來看看你!」說著,喬語請路青坐下,沉吟了一下,從包里拿出一個紙條,遞給路青,道:「能幫我查查這個號碼嗎?可惜最後兩位不知道!」

路青接過,看了一下,疑惑道:「總裁,可以直接查通話記錄啊!」

喬語搖了搖頭,道:「這不是通話的號碼,我想知道這個號碼是哪裡的就可以了!」

路青點點頭,道:「不是太難,但也得幾天,等有消息了,我馬上告訴你!」

喬語點點頭,道:「好吧,那你儘快!」

說完,喬語看著路青,眼中帶上了一絲期盼,問道:「景銳有消息了嗎?」

路青心中一酸,愧疚道:「還沒有,總裁,對不起!」

喬語眼神一黯,隨即強笑道:「沒關係,總會找到的!」

「嗯!」 兩天的時間,夏熏溪基本上就待在房間裡面了,除了吃飯的時候下樓,其他時候基本上就沒有出過門!

木雲菲來找過夏熏溪兩次,只是說了許多的話卻得不到一句回應,也就沒有再過來了!

夏墨寒也才勸過一次。也知道兩人之間的矛盾,表示有心無力啊!

家宴的這一天,老宅的氣氛顯得格外的緊張,就連四周行走的下人都放輕了腳步聲,看著一個個穿的光鮮亮麗的男男女女,多了幾分敬畏!

夏熏溪是最後一個出場的。作為今天最大的亮點,當然是不能那麼早出去了。不然絕對是集體攻擊的對象!

可是即便是如此!

當夏墨寒帶著夏熏溪出現在宴會中的時候。還是惹來了一些人的冷嘲熱諷!

「溪兒現在是越來越有做老闆的樣子了啊!看看……這氣勢就是不一般啊!」

「二叔說笑了!再怎麼有氣勢,也比不上二叔你啊!誰不知道二叔可是在服裝行業的一大龍頭啊!」

夏熏溪淺淺一笑,不驕不躁的回了一句!

這邊的話剛說完,那邊一個穿著旗袍的女子走了過來,手中端著一杯果汁,猩紅異常,配上那艷紅的口紅,多了幾分邪魅!

「瞧瞧……這不是我們家的大小姐嘛!這說話越來越有水平了,都敢調侃你二叔了啊。 妖孽總裁:盛寵吃貨嬌妻 記得以前這丫頭啊,可是見到生人都害怕呢!哈哈哈……」

夏熏溪的目光從周圍那若有似無的看好戲的人身上劃過。有些驚訝的看著女子說到:「三舅媽,你這話說的……難不成,溪兒還將你們當外人了不成,溪兒可是真的膽小,不過跟親人之間啊……就沒有那麼多顧忌了,難道溪兒一句隨意的話得罪的二叔不成?」

「你這話說的,不過是一句再尋常不過的話。又哪裡來的得罪之說啊!」

一個穿著一身白色毛衫長裙的中年女子走了上來,微卷的頭髮披散下來,倒是給人一種親切的感覺!

夏熏溪下意識的挺直了脊背,更加淡定的看著女子。

只見到她突然淺淺一笑,有些無奈的說到:「不過話又說回來,以前的溪兒確實沒有這麼圓滑。看來出國這幾年在國外還是歷練了出來了啊!」

夏熏溪敏銳的發現這句話之後。所有人的視線都在她跟木雲菲之間徘徊著,眼中帶著幾分戲虐!

夏熏溪笑了,有些無奈的說到:「二嬸真是關心溪兒呢!竟然知道我在國外不容易!」

「我跟二嬸你說吧,這幾年在國外啊,確實過得挺辛苦的,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啊!誰叫我是夏氏未來的繼承人呢!這點小事要是都克服不了的話。之後就更沒有那個面子站在你們面前了!我想偷懶都不行呢!」

夏熏溪帶著幾分自嘲的口吻看著那所謂的二嬸笑眯眯的說到,就好像是聽不出其中的彎彎道道一樣!

挽著身邊夏墨寒的手臂說到:「爸!你看!現在連二嬸澤說你以前對我太嚴格了呢!」

「可不是!」夏熏染端著紅酒跟木雲菲兩人踩著優雅的腳步慢悠悠的走上前!

夏熏染假裝嗔怪的看了夏熏溪一眼,有些無奈的說到:「咋爸就是偏心姐姐!」

「妹妹這話說的我就有些聽不懂了!你在家做大小姐,我出門在外歷練。怎麼到最後變成是咋爸偏心我了!我還想說爸爸偏心妹妹呢!」

夏熏溪有些不依不饒的看了夏墨寒一眼。那故作生氣的樣子看得在場的眾人恨得牙齒都有些痒痒!

如果當時知道夏墨寒送夏熏溪出國是因為這個目的的話,他們又怎麼會不管不顧呢!說到底還是夏墨寒老奸巨猾!

「如果咋爸偏心我的話。怎麼就將夏氏交給姐姐呢!姐姐真是會開玩笑!」

夏熏染彎起了一雙眼睛,笑眯眯的看著夏熏溪說到。

那樣子就像是在開玩笑,但是在場的又誰不是心知肚明,她這話有幾分真假呢!

夏墨寒微微的皺了皺眉頭正要訓斥的時候,夏熏溪搖晃了一下他的手臂阻止了他的話!

只是淡淡的看了夏熏染一眼,便笑著轉開了視線!

「二嬸。聽說堂哥回來了!不知道堂哥如今在哪裡高就啊!以前小的時候堂哥可沒少照顧我呢!長大了。卻少了很多見面的機會。當真是有一點遺憾呢!」

「哈哈……是啊!要說晨兒啊……這小子也不知道跟誰學的,硬要搞什麼攝影,不要說是你了,就我們兩個做父母的都很忙見到他一面呢!你說……放著好好的公司不打理,每天在外面亂逛幹嘛!」

「二嬸這話就有點言不由衷了啊!」

夏熏溪笑眯眯的看著眼前的女人說到:「二嬸這提到堂哥都是紅光滿面的,可見是堂哥還是做出了一番成績的!堂哥啊……」

「他可比我們有追求多了!他知道追求自己的夢想。我連自己的夢想是什麼都不知道,就這一點我都趕不上堂哥的!」

「你啊……你就誇他吧!」女人笑得合不攏嘴,跟夏熏溪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那些敘舊的話!

其他人見狀。紛紛得都圍了過來!

原本還成為眾矢之的的夏熏溪轉眼間就成為了眾星捧月額白天鵝!

看著風光無限的夏熏溪,夏熏染咬了咬牙,裝作不經意的靠近身邊一個端著紅酒的長輩就撞了上去!

「唉呀!」一聲慘叫聲之後。所有人都有些驚恐的看著夏熏染身上的粉色禮服上那一片的酒漬!

「哎喲……表侄女啊……你沒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手臂突然一拐就……」

一個慌慌張張的女人在眾人不滿的注視下有些驚恐的解釋到!

夏熏溪好脾氣的看了一眼身上的酒漬,有些不以為意的說到:「五表嬸你這話就見外了。都是一家人。難不成我還懷疑你不成!不過不小心而已!有什麼關係!」

「可是,你的衣服……」五表嬸有些遲疑的聲音響起!

只見到夏熏溪淡定的接過小雲遞上來的披肩圍上之後說到:「不過一件衣服而已。全不得什麼大事。不過……二叔啊!你可是這方面的龍頭老大呢,我這衣服你可要負責哦!」 最近,喬語是幾頭忙碌,既要主持梁氏的工作,還要照顧兩個小朋友,尤其是顧棣,竟然不願意出院?

喬語生氣地站在顧棣的床邊,道:「為什麼不願意?」

「出去了,你可就來的沒有這麼勤快了!」顧棣偷偷地道。

但是面上還是嘻嘻一笑,道:「我還沒好啊,為什麼要出院?」

喬語只覺得自己真想一把將他扔出醫院,明明醫生都同意了,他還在這矯情!

「你出不出?」喬語真的一把拉住顧棣好的那隻胳膊,作勢就要拉出去,顧棣一看來真格的,只好妥協道:「好,好,好,我出,我出!」

喬語聞言,放開了他,就要叫人來拿東西,誰知顧棣話鋒一轉,道:「可是,為了紀念我這次難得的受傷,你能給我留個紀念品嗎?」

喬語立即轉身,伸手就要拍上他受傷的肩膀,怒道:「那我索性給你來個真傷吧!」

顧棣見狀,立即一閃,嘴裡道:「很簡單很簡單的,我這不是看同病房的人,人家骨折了,都有朋友在石膏上簽字留念呢嗎?我也想要啊!」

喬語真想問問他幾歲了,但是為了讓這個大少爺早點出院,只好道:「那行,快點!」

顧棣高興地轉身去找筆,正在這時,喬語的電話響了,她低頭一看,是路青,於是抬頭對顧棣道:「你先慢慢找,我出去接個電話!」

顧棣擺了擺手,他還在奇怪,他最心愛的筆呢,不是就帶在身上的嗎?

喬語來到一個安靜的角落,接通了路青的電話:

「喂,總裁嗎?你給我的號碼查到了,事情有點不對勁兒,我們找了這個號碼最後兩位數的所有聯繫人,只有這個1xxxxxxxxxx的號碼是FC在Y省的負責人的電話!」

「什麼?FC的人?」喬語驚訝道。

「是的,總裁,而且我們還查了和這個號碼這幾天聯繫頻繁的號碼,其中有一個是個公用號碼,也是y省的!」

喬語心裡一陣疑惑,顧棣為什麼會知道FC人員的號碼?暫且不說他在Y省有什麼安排,光這一點就讓人很疑惑!

掛了電話,喬語壓下心中的疑惑,來到了顧棣的病房!

進了病房,就發現顧棣翹著二郎腿躺在病床上,正悠閑的等著喬語,一隻手裡還拿著根筆在轉著玩,顯然是在等著喬語給他簽字呢!

「喏,快簽!」顧棣將手裡的筆遞給喬語,然後轉過肩膀,露出石膏讓她簽字。

喬語接過筆,正要簽時,突然發現手裡的筆有點特別,她打量了一眼,這是一支磨損很嚴重的筆,顧棣能用到現在,肯定有重要的意義!

「你這筆好特別啊!」喬語很好奇!

「那是,這是我哥在我大學畢業時送給我的,我走哪都帶著,所以看起來比較破!」

喬語轉著筆,總感到心裡有條線牽引著她,讓她將目光轉到筆尖上,終於,在那個應該出現的地方,顯出了一個小小的「顧」字!

路靜從昏迷中清醒過來,一醒來,就看到站在窗前靜靜看著外面的梁景銳,她心裡一松,接著一陣劇痛襲來,讓她控制不住的叫出了聲!

「啊~」

聽到聲音,梁景銳轉身看過來,淡淡道:「你腿壓在了座椅下面,造成骨折,已經做過手術了,注意休息就沒事了!」

路靜放下心來,看了一眼梁景銳,關心道:「於大哥,你沒事吧?」

梁景銳搖搖頭,接著語氣冷淡道:「車禍發生時,我明明可以躲過,你也可以沒事,為什麼你要擋在我面前,難道就為了讓自己故意受傷?」

路靜心一緊,急急道:「於大哥,我當時嚇壞了,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不能讓你受傷,我怎麼會知道我們沒事,早知道,我就不會這麼做了!」

梁景銳聞言,眼裡寒冰漸漸少了,心底嘆了口氣,也許真的是他防備心太重,她只是一個小孩子,怎麼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裡和自己一樣,做出最冷靜的判斷呢?

於是,口氣緩和道:「以後保護好你自己就可以了,你先好好養傷,等你好了,我們再回去!」

路靜心下高興,笑道:「那最近麻煩你了,於大哥!」

梁景銳點點頭,不再說話!

喬語久久沒有動作,顧棣奇怪的回頭看著喬語,道:「怎麼了,不是你催我出院呢嗎,怎麼這會兒又不急了?」

喬語深吸口氣,強力壓下心中的震驚,顫抖著在石膏上籤上了字!

看著顧棣小心的將筆收好,勉力笑道:「你很寶貝你的筆啊!」

「那是,這是我哥送我的第一個禮物,我當然珍惜了!」顧棣笑道。

「看得出來,你和你哥的關係很好!」喬語時談道。

顧棣的手突然一頓,沉默了下,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他聲音低沉道:「我哥已經去世了!」

「對不起!」喬語道。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對不起什麼,看著顧棣緊緊地握著那支筆,喬語的眼淚快要控制不住了,她站起身道:「你先等下,我去給你辦手續!」說完,喬語就匆匆出了病房,來到門外,喬語緊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眼淚洶湧而下!

「喬,你看我弟弟寄來的明信片!」顧予寒得意的拿著一張風景卡片,給喬語顯擺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