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0 Views

旅館。

Written by
banner

“叩……”

容止的手纔在門上敲了一下,葉欣房間的門就被打開了。

果然一直在等我……容止看着開門的葉欣,有些僵硬地彎了一下嘴角。

“打完了?快點進來!”

葉欣一把將容止給拽進了屋子,按在了旁邊的凳子上,期待地看着他。

對於葉欣的這種眼神攻擊,容止差點繳械投降,好歹他還保留了一絲絲的理智。

“你怎麼了啊?”容止明知故問。“牟晨希到底跟你說了什麼,你倒是快說啊!”

葉欣按在容止肩上的手不停地搖晃了起來。

“可是他說了不能告訴你啊!”容止有些爲難。

“那到底是他重要還是我重要!”葉欣乾脆耍起賴來了。

容止無奈地拉下了葉欣的手,讓她坐在了自己面前,“當然是你重要啊!”容止笑着說道。

“那你還不快說!”葉欣催促道。

“不是我不想說,是這些話真的不適合你聽啦!”

容止一想到牟晨希說的辦法就覺得頭疼,這個辦法真的會有用嗎?

葉欣不會惱羞成名打自己一頓吧。

“能有什麼不適合聽的,你快說啦!”葉欣不滿地說道。

她一定要知道牟晨希在搞什麼鬼!

“那我說嘍!”

容止擺出了一副視死如歸的臉說道。

葉欣看着容止的表情覺得有些搞笑,“你說就說啊,幹嘛擺出這幅樣子,我又不

會打你。”

現在是不會,待會兒可就不一定了。

容止忍不住在心中腹誹了一句,然後就按照牟晨希教他的話說了起來。

“其實也沒有什麼啦,就是牟晨希他教了我一些哄女孩子的辦法而已。”

“什麼哄女孩子的辦法?還而已!”

葉欣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迅速反應了過來。

“就是他告訴我了一些,如果你生氣的話,我該怎麼讓你消氣的辦法……”容止看了葉欣一眼說道。

“那到底是什麼辦法呢?”葉欣笑眯眯地看着容止問道。

葉欣的笑容讓容止頓時覺得毛骨悚然,猶豫了一下,還是把牟晨希教他的話給說了出來。

“嗯…他說,女孩子都是口是心非的生物,不管你做了什麼惹她生氣,只要她是真的愛你,沒有什麼是一個吻解決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兩個!”

容止自己說完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葉欣被容止的話給驚得目瞪口呆,這個死牟晨希,看她回去不好好收拾他,原來多正經的容止啊,生生被他給教壞了!

葉欣剜了容止一眼,耳朵紅紅地說道:“一天天的,你別淨跟着牟晨希不學好,看你說的都是什麼話!”

容止看着葉欣的樣子笑了一下。

“本來我也覺得牟晨希這出的是個餿主意,不過現在看來,應該還是很有用的。”

葉欣聞言狠狠地推了容止一把,“你還是自己回去深夜書屋吧,本小姐不奉陪了,哼!”

容止失笑,“好了好了,你在這樣的話,我可就要把牟晨希的話付諸實踐了啊。”

“你敢!”

葉欣掐着腰噘着嘴不服氣地看着容止。

容止本來是不敢的,只是葉欣這個樣子根本就是在誘惑他,他的理智有時也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的。

容止的眼中此刻只剩下了葉欣紅豔豔的小嘴,他一個沒忍住,就大步跨前含住了葉欣翹起的小嘴。

“你……唔!”

葉欣想要推開容止,卻怎麼都推不開,更甚至於容止還越吻越深了。

容止的雙脣緊緊地含住了葉欣的脣瓣,在上面不住地輾轉品嚐。

柔軟,甜蜜,幸福,這種種的感覺都在容止的心中激盪,他不想放開葉欣,這輩子都不想!

容止的動作漸漸變得有些粗暴,隱隱竟還帶着幾分不安,葉欣本就有些沉迷其中,察覺到容止的不安後,葉欣更是一點點反抗的動作都沒有了。

她伸手環住了容止的脖頸,任由容止在她的脣上肆虐。

葉欣的妥協讓容止的情緒有些激動,他抱着葉欣後退了幾步,直到把葉欣給抵在了牆上。

容止捧住葉欣的臉龐又狠狠地吮吸了幾下才終於擡起了頭,“這幾天就乖乖地待在我身邊,哪都不許去,知道嗎?”容止有些霸道地說道。

“爲……爲什麼?”

葉欣一時還有些緩不過神來,呆呆地問道。

“哼,聽話,知道嗎?”

容止沒有回答葉欣的問題,反而是輕笑了一聲後,緩緩地伏在了葉欣的耳邊說道。

“哦…哦!”

一股熱氣噴向了葉欣的耳後,那種奇異的瘙癢讓她有一種被電到的感覺,不自覺地就乖乖點頭應了下來。 葉欣揪着被角死命地扯,回去一定要禁止牟晨希再踏入深夜書屋,容止都被他給帶壞了!

一想到自己剛剛被容止親得暈頭轉向的場景,葉欣就恨不得打得容止失去那段羞人的記憶。

葉欣一下子撲到了牀上,卷着被子滾來滾去,怎麼辦,她爲什麼會覺得有那麼一絲絲的開心呢?

完了,她也要變壞了,葉欣捧着自己就要燒起來的臉,要不是剛剛答應了容止自己不會亂跑,她這會兒一定會偷偷摸摸地溜掉的!

不行不行,罪魁禍首是牟晨希,她一定要儘快回去打他一頓才能消氣!

“阿嚏!”

牟晨希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肯定是葉欣又在背後說自己的壞話了!

牟晨希把下巴放在了桌子上,這都第三天了,怎麼一個人都沒回來啊!

牟晨希無聊地看着對面的深夜書屋,馬玲瓏就算了,容止和葉欣自己可是再三叮囑過的,怎麼還這麼慢啊!

“牟晨希!”

一聲怒吼大老遠地就傳進了牟晨希的耳朵。

牟晨希“嗖”地一下直起了身子,這大白天的果然不能在背後念人,自己剛嘟囔了兩局,葉欣這個小祖宗就回來了。

“牟晨希!”

葉欣可是憋了一肚子火,特地快馬加鞭趕回來找牟晨希算賬的。

“幹,幹,幹,幹嘛!”

牟晨希迅速躲在了椅子後面。

“你說呢?”

葉欣笑眯眯地看着牟晨希,把手握得卡巴卡巴響。

“容止,容止,還不管管你媳婦!”

牟晨希連忙向跟在葉欣後面進來的容止求救。

容止看了牟晨希一眼,笑着說道:“這我可管不了。”

說完就站在一邊,還真是一點要管的意思都沒有。

“不是吧,這才幾天沒見你就變成妻管嚴了!” 自歡 牟晨希大呼小叫地說道。

“你說是就是吧。”

容止聳聳肩,完全不在意牟晨希給自己冠上妻管嚴的稱號。

“牟晨希,你就認命吧,看招!”

葉欣獰笑了一下,捏了一個驚雷訣就朝牟晨希攻了過去。

“哎呦我去!我說你們怎麼可以這樣,我不僅是你們的月老,我還是你們和好的恩人誒!有你們這樣對待月老和恩人的嗎?”

牟晨希一邊躲閃,一邊說道。

“這番話我如果沒記錯的話,你好像說過。”

葉欣突然停了下來,只不過她只說了一句話就又追着牟晨希到處跑了。

葉欣說:“只是你好像忘了你當時說過這句話後的下場,我看我還是再幫你回憶一下吧。”

“救命啊!容止,你要是再不管的話,我要是說出什麼來,你可就不要怪我了啊!”

牟晨希氣喘吁吁地躲在一根柱子後面說道。

容止好笑地看了他們一眼,覺得也鬧夠了,就上前去攔住了葉欣。

“好啦,打也打夠了,休息一下吧。”

牟晨希無語地看着重色輕友的容止,恨得牙根都癢癢。

葉欣出夠了氣,接過容止遞過來的茶水喝了下去,這纔有心思跟牟晨希好好說話。

&

nbsp;“好了,你現在可以說你爲什麼這麼急着找我們回來了吧。”

“可惜啊,大爺我現在不想說了!”

牟晨希翹着個二郎腿,一副大爺我最牛的樣子,這還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啊。

“嗯,容止啊,我突然覺得我又亢奮起來了誒!”

葉欣把茶杯放了下去,伸出自己的右手活動了一下。

牟晨希心有餘悸地看了葉欣一眼,然後對容止說道:“容止,要是我打了你老婆,你會打我嗎?”

這真是一個很愚蠢的問題,牟晨希剛問出這句話,就已經猜到了容止的答案。

“當然。”容止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

“你就不能給我一點驚喜嗎?”牟晨希頹喪地趴在了桌子上。

然而還不等容止說話,葉欣就霸氣開口了,“容止的驚喜都是我的!”

而容止竟然也在一旁配合地點了點頭。

“切,本大爺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跟你們鬧了,我們還是先來說正事吧。”

牟晨希終於正經起來了。

“什麼正經事?”葉欣好奇地問道。“你就不奇怪你當初和容止分手的原因嗎?”

牟晨希無語地看着葉欣。

“這個容止已經跟我說過了,是誤會啊!”葉欣迷茫地說道。

這葉欣還這是心大啊,都說戀愛中的人情商是負數,葉欣本來就是負數了,怎麼也沒負負得正呢!

牟晨希忍不住吐槽,只是鑑於剛剛的前車之鑑,牟晨希也只是在心裏說說而已,沒敢當着葉欣的面說。

“你都沒有問過是什麼誤會嗎?”

牟晨希雖然忍住了吐槽,卻還是沒忍住自己的疑問。

“呃,就是一些小誤會啊?”葉欣沒好意思說太白。

一看葉欣這個樣子,牟晨希和容止就知道葉欣只是一知半解,根本不清楚她和容止分手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其實我們的誤會應該是有人故意造成的。”

容止思考了一下,還是決定告訴葉欣真相。

“啊?故意的?誰會這麼無聊,故意……”

葉欣說着說着就好像意識到了什麼,頓時就僵在了那裏。

牟晨希看着葉欣不可置信的表情挑挑眉說道:“對,就是你現在想到的那個人,不用懷疑。”

“你是說玲瓏?不可能,玲瓏已經放下容止了。再說就算玲瓏還喜歡着容止,她也不會這樣對我的!”

葉欣愣了一下,隨即就大聲地反駁牟晨希。

“那是因爲你不知道,你和容止分手的真正原因。”

牟晨希看了容止一眼,見他也點頭之後,這才把前因後果都告訴了葉欣,只是有意先省略了怨靈那一段,這些事情他自己都要消化好久,更何況是和馬玲瓏關係那麼好的葉欣。

葉欣的臉色有些難看,她一直以爲她和容止之間只是一些小矛盾而已,沒有想到他們之間竟然曾經有過那麼嚴重的誤會,容止竟然誤會她和牟晨希之間有苟且!

葉欣眼睛有些紅,她忍不住看向了容止,他怎麼可以這樣懷疑自己,不僅質疑自己對他的感情,甚至質疑自己的人格!

“對不起。”

對上葉欣難過又有些失望的眼神,容止只說得出“對不起”三個字。 德才大學,是一個全面性的大學,也是很出名的大學之一,能考入這裡的要麼是有實力的,要麼就是有錢的(其實也算是實力的一種吧!畢竟人家父母有實力呀!)。

米洛坐在籃球場上,不住的把手裡的零食往嘴裡送,視線瞄著場上汗水淋漓的人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喜歡在如此大的太陽下做這種又累又出汗的運動。

「喂!想什麼呢你?走啦!」

眼前突然多了一張大臉,米洛一愣,反射性的隨手打了過去,手腕卻被牢牢攥住,「我說,你能不能不要總是動手?真打到我你不心疼呀?」

米洛把手甩了出來,翻了個白眼,「我沒打到你。」

男生爽朗笑著,好似陽光都沒有他耀眼,「好啦!走吧!吃飯去!出了一身汗,又熱又餓的。」

「先去洗澡,不然自己吃去!」米洛嫌棄的摸了摸鼻子。

「想我秦翰好歹也是個帥哥一枚,你怎麼從高中嫌棄我到大學呢?」秦翰自認為很帥的拋了個媚眼,再次引來米洛的白眼。

「去不去?」米洛合上手裡的書,抬頭看著這個幼稚的人。

「十分鐘。」秦翰說完飛也似的跑去了宿舍。

米洛搖了搖頭,翻開手裡的書繼續看著。

她沒有注意到籃球場上的目光,籃球場上,她向來只能看到秦翰,剛開始認識秦翰的時候米洛也覺得他挺帥的,但是……審美疲勞呀!

德才大學的圖書館是最出名的,不僅是因為書種眾多,而且全智能的網上訂閱給學生們省去了不少找書的時間!

而此時,米洛正在尋找她的目標。

「不去!」聲音雖輕卻很堅決,不容反駁。

「洛洛,你能力這麼強,為什麼不用呢?而且只是一個社團而已啊!我已經加入了,你就當陪陪我,行不?」 修羅劍神 秦翰跟在米洛的後面很是狗腿。

「不、行!」米洛轉身面對秦翰的眼睛,很正經的拒絕,「我上個學期過的很舒服,我希望以後也一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