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01 Views

Written by
banner

「哈哈,看來柳川家族的消息很靈通的嘛!」林逸哈哈大笑了起來,他殺了鬼龍婆這件事兒,到現在陳美君都不清楚。

可是這遠在萬里之外的柳川家族竟然已經知道,可見這柳川家族的消息是何等的靈通。

「林少,請!」

松島微微側身,伸出一條手臂,恭敬的說道。

「好,我倒要看看你們柳川家族能夠玩兒出什麼花樣!」林逸嘴角微微上翹,噙著一抹殘忍不屑的冷笑,便朝著前方走去。

如果不是在飛機上讓神府晉陞,去這個柳川家族,他還真要考慮一二,畢竟正如松島所說,這個柳川家族可是存在了上千年。

肯定會有些強大的存在,不過現在嘛!他林逸還真不相信島國有人會比他林逸更加強大!

看著龍行虎步的林逸,松島那平靜的眸子里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意,而後便疾步追了上去。

「咕嚕!」

那幾名島國的工作人員全部都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松島等人身上的殺氣,在林逸面前不算什麼,可是在他們這些普通人的眼裡,那一個個簡直就像是殺氣騰騰,從地獄走出來的惡魔一般可怕。

「他,他剛剛說他們是柳川家族的人?」

那名被許世平打倒在地上的島國男子,此時也起身了,一臉緊張的看著自己的同事問道。

別人不清楚柳川家族的恐怖,他們這些島國的本地人可是非常清楚的,那絕對是一個任何人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現在島國百分之八十的忍者,都是出自於柳川家族,在豐臣秀吉那個年代,柳川家族更是差一步就要成為統領整個島國的可怕存在。

到了近代,因為熱兵器的崛起,柳川家族,漸漸的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中。

可那依舊不是他們這些普通人能夠招惹的可怕存在。

其他幾名島國人此時也是面色蒼白如紙張一般恐怖,柳川家族啊!那簡直比皇室都要恐怖,哪裡是他們能夠衝撞的呢。

「好像,好像是的,這可怎麼辦啊?」

「如果,如果他們跟柳川家族稍微提一下這件事兒,我們就死定了啊!」

一名名島國工作人員急的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焦急的說道。

「咕嚕!移民吧!要不然我們都要死!」那名最先攔下林逸等人的島國男人,扔下一句話就跑了。

留在島國死亡的幾率實在太大了。

在機場外面,此時停靠了大量的黑色賓士商務車,一眼望去,竟然望不到頭,最少都有幾十輛。

而且在每一輛賓士商務車前面,都站著一名穿著得體,帶著白色手套,十分恭敬的司機。

形形色色的人,在柳川家族的下人接待下,紛紛進入了商務車內。

「排場挺大!」

林逸咧嘴一笑,便朝著其中一輛商務車走了過去,四個人坐了一輛車倒是剛剛好。

司機恭敬行禮之後,才上車,一路上車子開的也非常平穩,僅僅只是用了不到三十分鐘,就在一處種滿櫻花的別院前面停下。 別墅並不大,僅僅只是不過一百多個平方的樣子,可是裝修,設計的卻非常完美。

小橋流水人,鳥語花香,簡直就是人們心中夢寐以求的住所。

「幾位尊敬的客人,你們可以在這裡住下,三天之後,我們柳川家族會帶大家一起上大船,去尋找海魂花!」

司機對著林逸恭敬彎腰行禮,那謙卑的態度,連林逸這個對島國一直非常不爽的憤青,都找不出任何訓斥對方的理由。

「好的,謝謝。」

林逸微微點頭一笑。

司機一聽,頓時眼睛一亮,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笑意,那種感覺,就像小時后被老師誇獎一樣,讓他全身舒泰,隨後對著林逸恭敬一拜,才美滋滋的轉身離開。

「真是一個有趣的國家啊!」林逸玩味一笑,島國的妹子,那可是全世界都知名的溫柔,而且活還特別好,有一部分島國人,也一直非常的有禮貌。

可還有相當一部分,宛如機場的那些工作人員,對華夏充滿了敵意。

「林逸啊!你千萬不要被他們的表象蒙蔽了,我是從哪個年代過來的,他們的殘暴,我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簡直不是人,我親眼見到,他們拿著十幾把刺刀,往一個不到一歲的小孩子身上刺,也許現在他們的表現你覺得不錯,可狗始終都是狗,一旦他們哪天餓極了,照樣會吃屎的。」

陳升看著林逸焦急的解釋道。

林逸對於整個華夏來說實在太過重要了,甚至未來,華夏是否能夠安定繁榮都要看林逸的了。

所以,打心眼兒里陳升一點都不希望林逸對這個國家有好感,反而希望林逸能夠一直保持警惕。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絕對不可無,更何況,兩國才交戰不過百年的時間。

「呵呵,陳老您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走吧!進去休息一會兒,坐了那麼久的飛機,你們也都累了。」

林逸淡淡笑道。

陳升微微點頭,便跟在了林逸身後,一起朝著別墅走去。

房間顯然都是根據客人的數量來安排的,四個人剛好四間房子,都非常的乾淨整潔。

「美君,咱們先休息,晚上帶你們出去玩兒。」林逸說完,便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在飛機上因為當時太過倉促,他只是隱約能感受到自己的戰鬥力飆升了十倍,倒是不曾查看現在神府到底是什麼樣子了。

所以這會兒還真有幾分迫不及待的樣子。

「哼!神神道道的,不會是想要找島國妹子吧!」陳美君嘟著嘴巴,不滿的嘀咕道。

「哈哈,你啊!路可是你自己選擇的,如果後悔了,爺爺我隨時能夠給你安排一個,一輩子都只愛你一個,只聽你的好男生如何?」陳升站在一旁,看著一臉不滿的陳美君調侃道。

「哼!趕緊去休息了,一把年紀了,還這麼八卦!」陳美君嘟著杏乾的小嘴,不滿的埋怨道,隨後氣呼呼的轉身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房間內,林逸已經迫不及待去查看神府的情況了,這一看,臉上便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笑意。

以前的神府,就像是一個破敗不堪的小木屋,可現在的神府,最少已經能夠稱得上是一間能夠住人的木屋了。

整個小木屋靜靜的躺在哪裡,不斷有神輝從上面蕩漾開來,給人一種不凡的感覺,比之前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哈哈,不錯,不錯……」林逸激動的在房間內大叫道。

可在三井財團的總部,此時卻一片愁雲慘淡,三井一夫再也沒有了之前的篤定。

雖然三井財團無法跟柳川家族這樣存在了千年的龐然大物相比,可畢竟也是島國少有的超級財團,所以三井一夫很輕易就打聽到,林逸已經到了島國。

這個消息簡直讓他如坐針氈,鬼龍婆是三井一夫能夠找到最強大的武者,沒有之一。

可現在,去刺殺林逸的鬼龍婆卻失去了聯繫,而林逸則是完好無損的帶著人來到了島國。

三井一夫就算是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意味著什麼。

一個鬼龍婆他們都不敢招惹,只能把對方奉為座上並,現在,可是一個比鬼龍婆更加厲害的人,他們三井財團如何招惹的起呢?

「諸位,事情的經過你們也都清楚,現在可有什麼好的建議?」

三井一夫看著坐在面前的財團骨幹,焦急的問道。

眾人一聽,紛紛目光飄忽的看向了周圍。

那麼恐怖的存在,幾乎堪比是神明一般,他們這些普通人能夠怎麼辦呢?

三井一夫一看,那叫一個憤怒啊!抬手就是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震的桌子上的茶杯都猛的跳動了起來。

不朽劍尊 「我告訴你們,如果三井財團不在了,我第一個先殺了你們!」三井一夫,盯著面前數十名骨幹,咆哮道。

眾人一聽,頓時面色大變,也許三井一夫不是林逸的對手,可如果想要收拾他們,那還不會有什麼困難的。

一個個狡詐的傢伙,紛紛開始動起了心思。

半晌后,一名中年男子看著三井一夫討好的笑道:「現在的情況也不是很複雜,要嘛,我們登門道歉,取得他的原諒,畢竟這裡是島國,我就不信他還真敢大開殺戒,柳川家族也不是擺設。」

三井一夫一聽,微微點頭,登門道歉他自然也想過,只是不到最後一步,他始終不願意那樣做,畢竟他也是高高在上的強者。

「火龍,你呢有什麼建議?」三井一夫把目光看向了整個會議室,唯一一個把頭髮染成火紅色的火龍沉聲問道。

「呵呵,我覺得井田說的不錯,現在要嘛登門道歉取得對方的原諒,要嘛就賭,賭他會死在北海,這樣我們三井財團的危機便不攻自破,只不過……嘿嘿,一旦賭輸的話,輸掉的可就是在座諸位的項上人頭了!」

眾人一聽,頓時頭皮一麻。

這個賭注實在太大了。

而且一旦林逸真的能夠活著從北海走出來,對方想要殺他們也絕對不會費多大的力氣。 三井一夫一聽,那睿智,精明的眸子里也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無奈之色。

世俗之人,終究是凡人,不管他的成就有多麼高,在林逸這等宛如仙人一般強大的強者面前,都會顯得非常的蒼白無力。

「唉,既然如此,那便準備禮物,登門道歉吧!」三井一夫在這一刻,彷彿一下子蒼老了十幾歲一樣,整個人彎著腰,無力的說道。

「是!」

三井財團的骨幹紛紛有氣無力的說道。

「下去準備東西,一會兒出發吧!」三井一夫無力的擺了擺手。

會議室內的眾人都紛紛起身離開,不過那頭髮宛如他性格一樣火爆的火龍,倒是靜靜的坐在會議室里。

三井一夫眉頭微微一皺,對於自己的這個養子,他的心裡也充滿了自豪,年紀輕輕,便能夠靠著自己強悍的手腕,從公司基層一直做到三井財團為數不多的骨幹,算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天才了。

「火龍,你還有什麼事兒嗎?」三井一夫看著火龍,溫和的問道。

「沒有,不過既然有已經有那麼多人準備禮物了,我想也不差我一個。」火龍咧嘴莞爾一笑。

三井一夫聞言,那蒼老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意,溫和的說道:「你啊!從小就很聰明,不過林逸能夠殺了鬼龍婆,那必定是能夠登上天榜的絕代強者,我希望你不要在他的面前耍聰明。」

「父親放心,我又不傻。」

火龍淡淡一笑。

三井一夫見狀,微微點頭便不在廢話了。

而在房間內的林逸,此時也把自己的情況徹底搞清楚了,神府的確讓他的實力提升了十倍有餘,不但如此,他的天帝拳威力也暴漲了一分。

雖然僅僅只是一分,可是同樣一拳打出來的威力,那可就不同了。

真假少爺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以他現在的實力,如果不藉助神府這逆天的至寶,便是在修行百年,也未必能夠讓天帝拳的威力提升一分。

「咚咚,咚咚!」

敲門聲驟然響起。

林逸聞言,嘴角浮現了一抹銀盪的笑容,直接起身打開了房門。

陳美君亭亭玉立,笑顏如花站在門口,淺笑道:「我說林大帥哥,我們從下飛機到現在可一直都不曾吃東西呢,。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帶我們去吃飯呢?」

「吃飯?那多無趣啊!不如你進來,我給你吃點別的啊?」林逸看著陳美君那杏乾的小嘴,銀盪的壞笑道。

「吆喝,你的房間里放的還有吃的啊?來來給老頭子我弄點,我這還真有點餓了。」

伏天氏 陳升的腦袋,從陳美君背後伸了出來,盯著林逸討好的笑道。

林逸一看,頓時一張臉變得那叫一個尷尬啊!簡直就能夠跟七彩霓虹燈相媲美了,一會兒紅,一會兒綠。

站在門口的陳美君,整個人也是笑的肚子疼,不過見林逸這麼尷尬,倒是不好放任不管,急忙拉著陳升的胳膊,焦急的說道:「爺爺,那些糕點什麼的,都添加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咱們不吃,我帶你吃去吃好吃的。」

「那趕緊走吧!真的有點餓了。」

陳升催促道。

林逸見狀,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瑪德,差點把臉都丟完了。

四人當即一起拿著東西,走了出去。

只是剛剛打開房門,林逸就愣住了。

在馬路對面,竟然蹲著二三十個黑衣人。

而領頭的赫然就是那個赤井樹下。

正蹲在地上抽悶煙的赤井樹下,聽著開門聲,下意識的扭頭看了過去,這一看,那叫一個激動啊!

他只是知道林逸一行人應該是住在這條街上的別墅里,可具體哪棟別墅他卻不清楚了。

三井財團的確恐怖,可也不是他一個人說的算,根本不不敢挨家挨戶的敲門搜查,所幸便直接帶著人蹲在馬路上了,反正林逸等人既然住在這裡,那鐵定是要出去。

「瑪德,終於等到你們了!」

赤井樹下把手中的煙頭重重的扔在地上,豁然起身,一臉猙獰的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其他人見狀,也紛紛起身,一個個手裡都拿著棒球棍,朝著林逸等人包圍了過去。

「老公!」

陳美君面色微微一變,有些謹慎的看著眼前的赤井樹下等人,這裡畢竟是島國,赤井樹下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他們,並且還帶來這麼多人,自然身份地位不一般。

「呵呵,一群螻蟻,沒必要擔心!」林逸淡淡一笑,而後扭頭看向了許世平。

正一臉緊張,生怕赤井樹下報復自己的許世平,一看到林逸又看向了他了,不禁眼皮一跳,一臉緊張的說道:「你,你該不會還讓我去打他吧?」

「呵呵,你叔叔說的,你的命都是我的,我讓你打誰你就打誰。」林逸咧嘴玩味的壞笑道。

「吆喝,好囂張啊!還想打誰就打誰?來啊!今天老子就站在這裡,你給我打打看。」赤井樹下抖動著身體,一副痞子相,盯著林逸一臉囂張的冷笑道。

他還真就不信,這個時候林逸還敢動手打他!

「pia!」

可他話音剛落,整個人就愣住了。

一道響亮的耳巴子驟然響起,那種熟悉的火辣辣的感覺也再度浮現在了他的臉上。

與仙爲途 林逸沒有理會驚呆了的赤井樹下,而是扭頭看向了許世平,笑道:「就像我這樣打,如果做不到,你就寫遺書吧!」

「我……」

「你大爺的,我殺了你!」赤井樹下齜牙咧嘴的怒吼,手中的棒球棍帶著一股勁風狠狠的朝著林逸的腦袋上砸了過去。

正帶著大隊人馬衝過來,準備道歉的三井一夫一看,那葷粥的眸子猛的一瞪,雙腿一軟,竟然直接朝著地上跪了下去。

跟在旁邊的那些三井財團骨幹見狀,急忙上前焦急的攙扶住了三井一夫。

「董事長,您,您怎麼了?」

「赤井樹下,你給老子住手!」三井一夫顫抖著,指著正準備毆打林逸的赤井樹下咆哮道。

「嗯?是誰在叫老子?」赤井樹下眉頭微微一皺,覺得那聲音似乎有些耳熟,手上的動作慢了一分,扭頭看了過去。 這一看。

剛剛還凶神惡煞的赤井樹下,頓時手臂一抖,那棒球棍竟然直接跌落在了地上。

隨後也顧不得去理會林逸了,撒丫子就朝著三井一夫沖了過去。

三井一夫,那可是他們三井財團的當家人啊!身份地位都無比的尊貴。

而且島國的就業環境,可比外國要嚴峻的多,他現在已經是中年人了,如果得罪了三井一夫,而丟掉了這份珍貴的工作,以後淪落到去街上當乞丐也是有可能的啊!

赤井樹下如何能不惶恐呢?

那些拿著棒球棍,隸屬於三井財團的下人,一看到三井一夫竟然帶著財團的骨幹在這裡出息,也是惶恐的不行了,站在原地,宛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焦急。

「董事長大人,您,您怎麼來這裡了啊?」衝到三井一夫面前的赤井樹下,一臉討好的看著三井一夫笑道。

「唰!」

三井一夫就像是見到了自己的仇人一般,抬腿就是一腳,狠狠的朝著赤井樹下踹了過去。

雖然他的年紀已經不小了,不過這一腳的力量還是十分驚人的,直接把赤井樹下踹的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摔的整個人痛的齜牙咧嘴。

可偏偏赤井樹下還不敢有後任何怨言,急忙從地上起身,一臉惶恐不安的跪在了三井一夫面前,討好的笑道:「董事長大人,不知道,不知道樹下哪裡做錯了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