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27 Views

喬語看了一眼,笑道:「諷刺我沒有兄弟緣嗎?」顧予寒是知道喬語和自己姐姐關係不好的,可以說,她真的沒有兄弟姐妹了!

Written by
banner

顧予寒安慰道:「沒事,我弟弟就是你弟弟,你可不虧的,我弟弟可帥氣了,也很優秀,就是不願意接手FC,否則,以他的能力,一定會把FC發展的更好的,那個臭小子,就喜歡自由!」

喬語笑道:「好啊,那有機會認識認識!」

「好,等什麼時候他回來了,我介紹你們認識!」

這一等,一直到G去世,都沒有等回來!

所以,顧棣,你是來報仇的嗎?

喬語將一切都聯繫了起來,奇怪的FC總部,打掩護的約翰,還有那次試探性的刺殺,可是喬語知道,如果顧棣真的狠下心來報仇,也不會拖到現在,大家都還好好的了!

既然這樣,G,顧棣以後就是我的弟弟了,你放心吧,我會替你照顧他的!

顧棣奇怪的看著出去轉了一圈神色大變的喬語,問道:「怎麼了?你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喬語只覺得心中柔軟,忍不住就摸了摸顧棣的頭髮,道:「沒事,你回去以後要好好休息,等你好了,7號產品的研發工作就由你和溫蒂負責了!」

顧棣臉色一變,一把將喬語的手打落,道:「不要拿我當小孩子,我知道,研發工作一直是由溫蒂主持的,這會為什麼突然讓我加入了?」顧棣犀利的眼神直直的盯著喬語,他覺得喬語神色很奇怪,眼神也很奇怪,那裡面竟然有~愧疚?

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但顧棣強壓下那個自己最不願意麵對的答案,放鬆身體,躺在床上,道:「我知道,你還不信任我,既然這樣,研發工作我就不參加了,我想先休息一段時間再說!」

喬語驚訝地看著他,生氣道:「你怎麼能說參加就參加,說不參加就不參加了,你把工作當什麼?」

顧棣也氣道:「我就是這麼任性,所以,拜託你離我遠一些!」

「你~」喬語氣的無話可說,就在兩人相對瞪眼時,醫生進來問道:「請問23號床你們到底出不出院?」

「出!」

「不出!」

兩人同時道。

醫生看了看兩人,摸了摸鼻子道:「那你們再商量下吧,商量好了告訴我一聲就行!」說完,就趕緊離開了這裡,感覺裡面的氣壓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喬語氣道:「你不是不出院嗎?怎麼現在又想出了?還說自己不是小孩子,一會一個主意!」

顧棣氣的不說話,瞪了會兒喬語,就道:「反正不要拿我當小孩子,我是個男人,大男人,早點結婚的話,我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了!」

「撲哧~」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就差快跳到房頂上的顧棣,喬語一下子笑了起來,不管怎麼說,還是個小孩子!

「好了好了,你說你是大男人就大男人吧,那請問這個大男人,現在我們可以出院了嗎?」

當醫生開了外掛 顧棣被喬語故意的幾個大男人說的臉紅了一下,不好意思道:「出,我都快發霉了,回去你得給我好好去去晦氣!」

「好,那快走吧,我的大少爺!」

顧棣這才滿意的起身,隨著喬語離開!

Y省,梁景銳提著食盒來到病房,剛要進門,突然聽到裡面傳來的說話聲,手立即停了下來。

「路小姐,你命真好,有一個那麼帥氣,體貼的男朋友,我們醫院的未婚女人可羨慕你了!」小護士邊給路靜換藥,邊感嘆道。

只聽路靜害羞道:「呵呵,你們太誇張了!」

小護士強調道:「真的,你看你男朋友,每天都守在這裡,寸步不離的,最重要的是,他從來不正眼看我們這些旁人呢!」

路靜心裡一甜,沒有否認,也許只有這樣,她才感受到梁景銳是屬於自己的。

門外的梁景銳眉頭一皺,隨即推開了門! 「溪兒這話就有些牽強了!」

二叔故作深沉的看著夏熏溪說到:「溪兒身上的酒漬可是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呢!怎麼就算上我一份了呢!」

「怎麼就不能算二叔一份呢!二叔家難道還缺衣服穿不成!不就是厚臉皮的想要找二叔要幾件衣服嘛!二叔太小氣了啊!非要拆穿溪兒的小小心思!」

夏熏溪微嘟著嘴唇,憨態十足的看著二叔,頗有一種難為情的樣子!

「溪兒要衣服,你二叔怎麼可能不給呢!只是啊……溪兒現在是總裁了,恐怕就有些看不上你二叔手上的衣服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做的品牌也就是在國內有些好評而已!」

二嬸上前,故作為難的看著夏熏溪!心中不由的冷笑!

她這轉移話題的能力可不是一等一的強啊!

「二嬸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我是夏氏的總裁。我每個月的工資也多不到哪裡去!再說了,我是女孩子嘛!最喜歡的就是漂亮的衣服了,多多益善!」

「哈哈哈……溪兒這話說的,我愛聽!女孩子嘛,當然是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了!這樣。我做主了!回頭讓你二叔手下的人專門給溪兒設計幾件!怎麼樣?還是二嬸疼你吧!」

「當然!」夏熏溪看著二嬸那故作豪放的樣子,心中不由的冷笑!

不就是想要自己許諾不會隨意動用公司里的資產嘛!這山路十八彎的,道道多了一點!

「看樣子啊!二嬸才是家裡的掌權人嘛!」

「哈哈哈……」

夏熏溪的一句話一出。所有人好像都忘記了之前的事情,紛紛開始調侃二叔的怕老婆的本質!

夏熏溪見氣氛差不多了,才有些歉意的說到:「你看我一身狼狽的,各位叔叔伯伯就好好的玩,溪兒先走一步了!」

「當然!雖說裡面有空調,畢竟是冬天,可不要凍著了!你先走吧!」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表達著對夏熏溪的關心之情,不管是真心還是不真心的!至少表面上一片和諧!

夏熏溪就是在這樣一片和諧的場景中退場的!

坐在回去的車上的時候,小雲終於是忍不住抱怨到:「我剛才明明就看到是二小姐靠近五表嬸,然後才有後面這一幕的!那些老狐狸竟然都沒有人願意提!」

「就算是提了又有什麼用!他們知道我不會接招!」夏熏溪冷冷的一笑,不過四五分鐘的時間,就已經到了他們住的那棟樓了!

夏熏溪在小雲的陪同下往房間裡面去換衣服去了!

小雲還是有些氣不過的抱怨到:「小姐為什麼要受這樣的委屈,當時鬧起來的話,二小姐勢必要跟小姐道歉的!如今回來……夫人那裡……」

「小雲!你要記住!沒有必要因為那些不必要的人動氣。不值得!」

夏熏溪滿是冷漠的看著鏡中的自己,一身的紅酒幾乎將她半邊的衣裙打濕!

看得出來,不只是夏熏染想要看到自己出洋相,就連這些人都是同樣的心情!

不過也能理解,畢竟在董事長還是硬朗的時候繼續突然宣布繼承人,是誰都會不高興的吧!

不過只是一杯紅酒而已!如果這點就承受不住了!那麼以前受到了那些苦豈不是要壓垮自己!

「小雲,收拾一下東西。我們明天就回去了!就說公務繁忙,要提前離開!」

「可是董事長那裡……」

「他那裡我來說!你先準備一下吧!」

小雲有些擔憂的看了夏熏溪一眼。見到她已經拿著睡衣頭也不回的進浴室的時候,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轉身開始準備了!

本來說好過完十五再走的。如今這才初四,明天才初五呢!

小雲有些心疼的多看了那關起來的浴室門一眼!

「什麼!明天就要走!有什麼工作這麼忙!就算是以前爸爸做事的時候,也是過年之後才去開工的,怎麼就……」

「爸!」夏熏溪有些嬌嗔的抱著夏墨寒的脖子,帶著幾分討好的意味說到:「爸爸……我都長大了。要有自己的生活!」

「什麼自己的生活!你該不會是談戀愛了吧!告訴爸爸是誰有辛被我的寶貝女兒看中!」

面對一雙眼睛閃著亮光的夏墨寒,夏熏溪有些不依不饒的跺了跺腳說到:「我說正經的呢!」

「我也說正經的呢!」夏墨寒突然嚴肅了一張臉,擔憂的看著夏熏溪說到:「你不會是看上陳菲德那小子了吧!爸爸承認他能力是不錯,可是畢竟身份差了一點,當我夏家的女婿……」

「唉呀!爸!你什麼呢!我跟阿德只是同學是好朋友而已!哪有你說的那麼齷蹉啦!再說了,他又不喜歡我!你就不要亂想了!」

「怎麼就不喜歡你了!我寶貝女兒這麼優秀,誰會不喜歡啊!不喜歡的是他沒有眼光!」

夏墨寒雖然有些不太愛聽夏熏溪的話。不過倒是有幾分意外!

「再說了!你怎麼知道人家不喜歡你了!說不定就是喜歡不敢說而已呢!」

「怎麼可能!人家親口說的當我是哥們呢!」夏熏溪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夏墨寒,很是認真的說到:「我不管啊!我好不容易可以自由幾天。我要出去瘋!不然公司你就自己去管理!」

「不帶你這樣威脅人的啊!」

「那……爸,你到底同不同意嘛!」

夏熏溪眨巴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夏墨寒,看得他心都軟了!

不由的深嘆了一口氣,敗下陣來!

「女大不中留哦!我不管你!爸爸只有一個要求。以後交男朋友的時候,要第一時間跟爸爸說,知道嗎?」

「你女兒剛踏上事業的邊緣呢。哪裡那麼快就陷入愛河!你看就不要瞎操心了!我先回去收拾東西了啊!」

「哎哎哎……」夏墨寒看著夏熏溪那毛毛躁躁的背影,忍不住抱怨到:「你這是嫌我啰嗦了。想要離開我了是吧!」

「爸爸再說下去就真的啰嗦了!時間不早了!爸爸早點休息!我就不打擾了!」

站在門口的夏熏溪調侃了夏墨寒一句,在他發怒的時候關上了房門!看了一眼對面走過來有說有笑的夏熏染母女倆,揚起了嘴角慢慢的垮了下來!

「聽說姐姐明天就要走了啊!怎麼這麼快啊!」 路靜聽到開門聲,轉頭一看是梁景銳進來了,臉色不自然的變了變,護士也被他的冷氣壓嚇得不敢再待,立即收拾了東西離開了病房。

路靜不敢抬頭看他,她的眼睛不安的轉動著,雙手緊緊的抓著被子,也不知道剛才他聽到了沒有?

梁景銳將餐桌支好,打開食盒,淡淡道:「吃吧!」

「嗯!」路靜輕輕應了一聲,然後默默地吃起了飯,只覺得入口的飯菜是那麼的難以下咽!

「以後這樣的話還是澄清的比較好,畢竟你是年輕小姑娘,對你不好!」梁景銳突然出聲道,語氣里也聽不出是責備還是關心。

路靜心一顫,可是她不願意澄清啊!但是梁景銳的話又不得不聽!

只好無奈道:「知道了!」

梁景銳面無表情道:「等你修養好了,我們就離開這裡!」

路靜吃驚的抬頭,道:「你不找了?」

梁景銳深深的看了一眼路靜,淡淡道:「可能是車禍吧,我想起了一些東西,雖然不多,但是在我的印象里,沒有Y省這個地方!」

說完,眼神直直的看著路靜,路靜脖子一縮,不敢出聲了!

梁景銳閉上眼睛,他的心裡雖然對路靜有著理解,可是,卻不容許這樣的欺騙!

為了方便照顧顧棣和溫蒂,喬語只好將兩人帶到自己在公司附近的住處,可是,才進來第一天,喬語就深深的後悔了!

「我要住在喬的隔壁,你是男人,就應該住在一樓,避嫌不懂嗎?」溫蒂雙手叉腰,大聲道。

「吆,才來華國幾天啊,就知道避嫌了,學的很快啊,不過我們不需要,我才要住在喬語的隔壁,你,你去一樓待著!」顧棣甚至伸出胳膊,就要拉溫蒂下去!

喬語頭疼的道:「好了,你們別爭了,我又不住這裡!」

「為什麼?」兩人異口同聲道。

喬語笑了笑,道:「你們忘了,我還要照顧景銳的媽媽啊,必須每天回家的。」

顧棣失望的垂下了眼睛,溫蒂也不再說話,她看了看沉默不語的顧棣,道:「那好吧,你可要經常來啊!」

喬語點點頭,幫兩人收拾好東西,拍了拍手道:「好了,那你們先休息,我去上班了,要好好相處啊,無聊了就下樓去轉轉,這附近設施齊全,可以逛的地方不少,中午會有鐘點工來做飯的,你們想吃什麼就對她說!」

說完,喬語就拿起了包包,離開了這裡!

絕世醜妃 顧棣和溫蒂兩人看著關上的大門,都不願意說話!

過了一會兒,只聽溫蒂嘀咕道:「真是的,怎麼忘了我也要和這傢伙避嫌啊,萬一勛誤會了怎麼辦?」

「嗤~」顧棣嗤笑了一聲,靠在沙發上懶洋洋道:「和誰誤會,也不會和你誤會好不好,我又不喜歡你!」

「哼,我知道你喜歡的是喬,可是,那有什麼用,喬愛的是梁,你還是早點收回你的心吧,免得受傷!」說到最後,溫蒂帶著淡淡的關心,註定是情傷,為什麼不趁早收回呢?

顧棣沒有說話,到最後,自嘲道:「沒想到,倒是你看的清楚,可惜,如果感情能這麼說收回就收回,那也不會有這麼多的傷心人了!」

顧棣想到了自己的哥哥,那麼高傲的一個人,為愛甚至不願意繼續活下去,那是怎樣的一種的痛苦?

而自己,會不會也是那樣的結局?

想到這裡,顧棣立即起身,對著溫蒂道:「我累了,先回房了,吃飯的時候叫我!」

說完,立即上了二樓,直接進了房間。

溫蒂看著他的背影,深深的嘆了口氣。

房間里,顧棣拿出手機,撥通了路靜的電話:

「事情進行的怎麼樣了?」顧棣問道。

「我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他想起一些事了!」路靜沮喪道。

「什麼?想起多少了?想起喬語了嗎?」顧棣急道。

「我也不知道,我看不透他,也不知道他心裡想的什麼?」

顧棣忍了忍,你要是能看透梁景銳,那就奇怪了!

想了想,顧棣道:「幫我拖延一陣時間,越久越好!」說完,就掛了電話。

顧棣躺在床上,如果梁景銳不能愛上路靜的話,那就讓喬語愛上自己吧,到時候,即使他回復了記憶,也於事無補了,大不了自己帶著喬語離開這裡,自由自在!

想到這裡,顧棣立即高興起來,起身來到樓下,對著客廳的溫蒂道:「溫蒂,以後喬來了,你要自動迴避,知道嗎?」

「憑什麼?我也很想喬啊!」溫蒂生氣道。

顧棣看了看溫蒂的臉色,眼睛一轉,道:「溫蒂,如果你識相的話,我就天天帶你出去吃好吃的!」

「不要,我怎麼可能為了美食就出賣喬呢?」溫蒂言辭拒絕道。

看著固執的溫蒂,顧棣只覺得自己額頭的青筋直跳,最後道:「那你就看著喬語這樣過下去?」

溫蒂楞了楞,顧棣坐了下來,緩和了下口氣,緩緩道:「溫蒂,你有沒有想過,萬一梁景銳回不來呢?難道就讓喬語一直這麼等下去,就像一朵鮮花一樣,漸漸的失去水分而枯萎?」

「不可能,梁一定會回來的,喬那麼愛他,他一定會回來的!」溫蒂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在Z國,她是見過喬為了找梁景銳是多麼的瘋狂,也見過梁景銳為了喬語所付出的一切,如果老天爺讓這樣相愛的兩人都不能在一起的話,那對他們來說,太殘忍了,連她都不願意這樣想,更何況是喬呢?

顧棣強調道:「如果呢,萬一回不來?」頓了頓,繼續道:「你是她的好朋友,你就願意看著喬這樣的過一輩子?」

溫蒂神色掙扎,她的眼前閃過喬語的瘋狂,也閃過她失望黯然的樣子,不由自主道:「那要怎麼辦?」

「忘掉一段感情最好的辦法,就是重新開始一段感情,我相信,我可以給喬語同樣的,甚至更深的愛,溫蒂,我愛她,比你想的要更多!」

溫蒂震驚的抬頭看著顧棣,這還是第一次聽到弔兒郎當的顧棣這麼認真的說話,哪怕開會時,他都沒有這麼認真過。

溫蒂只覺得自己心裡亂了,她即希望喬語能找到梁,兩人有情人終成眷屬,又擔心找不到,難道喬就這樣一直等下去!

「可是,顧棣,你不要忘了,喬怎麼會愛上你,她那麼愛梁?」溫蒂想到這一點,抬頭問道。

顧棣心中一痛,立即道:「那就是我的事了,你只要保持沉默就行了!」

溫蒂看著顧棣堅持的神色,腦海里卻劃過梁的面容,兩人的眼神都在自己眼前閃現,溫蒂覺得自己快被折磨瘋了,她迅速搖搖頭,起身道:「算了,你自己努力吧,我回房了,不要來打擾我!」說完,溫蒂逃也似的離開了客廳。

顧棣心一松,輕輕笑了一下,他才不要學哥哥,默默的陪伴,愛了,就去追求,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中午,梁氏總裁辦公室,喬語的秘書進來問道:「總裁,中午需要給您訂餐嗎?」

喬語搖搖頭,道:「不用了,我回去吃!」

秘書奇怪的看了眼總裁,不知道怎麼總裁怎麼突然想回去吃飯了?

喬語出了梁氏,也沒有開車,直接隔壁就是她住的小區,當時為了方便就直接買了一套,結果卻要回家陪梁母,倒是一直沒有怎麼待過,現在卻排上用場了。

一進門,就聞到一股飯香味,喬語笑道:「聞起來不錯啊,你們兩個也太有口福了!」

「喬!」一聽到喬語聲音,溫蒂立即高興的迎上來,「我們還以為你不來了,真準備開動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