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22 Views

最近的顧忘,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失眠。看著男人一直掛在臉上的黑眼圈,趙以諾很是心疼。

Written by
banner

「還沒有。」顧忘淡淡的回答。

「沒事,放心吧,事情一定會解決的。」顧忘緊緊地攬著女人的肩膀。

趙以諾不知道此時,她除了能夠陪在他身邊,和他一起度過眼前的難關,還能做些什麼。

命運就是這樣,總是喜歡在人最順利的時候,給人當頭一棒,讓人清醒的面對現實和那些猝不及防的意外。

「以諾,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一無所有了,你還會選擇和我在一起么?」顧忘突然低聲問道。

趙以諾先是一愣,隨即立馬反應過來。

「當然會和你在一起,不管你變得怎麼樣,我會一直都在你身邊,陪著你,守護你,只要你不拋棄我……」趙以諾依偎在男人的懷裡。

這是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顧忘聽得最感動的一句話了。

自從顧氏出事兒以來,公司里的那些股東們,都是該躲的躲,該避的避,沒有一個股東站出來幫助他,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支持他。大家都在等著他被彈劾的那一天,等著看他從公司里灰溜溜走出去的樣子。

顧忘和趙以諾並不知道,此時的沈珏和蘇菲菲已經真正達成了合作,也並不知道蘇菲菲其實已經開始下手了。

「你以前有沒有得罪過什麼人呢?」趙以諾狐疑的看著顧忘。

得罪人?

看自己不順眼的人,真的是多了去了,他哪有什麼心思一個個的去調查,只能從一些關鍵人物入手。

「哎,顧忘,那個,會不會是喜歡你的女人,為了得到你的注意,才會出此下策……」趙以諾像是突然之間想起了什麼似的,小心翼翼的看著顧忘。

「傻瓜,想什麼呢,在這個世界上,我的女人就只有一個,那就是你趙以諾,好了,別瞎想了,沒事兒的,我會調查清楚的……」顧忘輕輕撫摸著趙以諾的頭髮。

不過,趙以諾說這番話的時候,顧忘倒是想起一個女人,一個昨天還給他發過消息的女人。

對,就是蘇菲菲。

難道和蘇菲菲有關係?顧忘的眼神黯淡了下來。

蘇菲菲已經被趕出來了,以她現在的實力,怎麼可能會說服騰尚來收購顧氏分公司?

除非……

除非騰尚那邊有什麼把柄在蘇菲菲的手上。

「喂,你去幫我查一下蘇菲菲這個女人,對……」顧忘恢復了以前高冷的模樣。

看來,這中間的事情,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顧忘看著漆黑的天空,陷入了沉思。

「是你做的?」凌辰坐在吧椅上,狐疑的看著面前的蘇菲菲。

「是又怎麼樣?你不應該感謝我么?」蘇菲菲抿了一口紅酒。 凌辰實在想不明白,既然蘇菲菲喜歡顧忘,又為什麼會在背後搞這麼多小動作,這不是硬生生的把顧忘往火坑裡推么?

在這個世界上,人和人還真是不一樣。蘇菲菲就是那種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可以不顧一切心狠手辣的女人,或者,她得不到的,寧願自己親手毀了也不會成全任何一個人,尤其是愛情。

上官娜娜依然我行我素,不顧自己的顏面,和沈珏濃情蜜意著,山貓還是每天一副愁容的模樣,他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做才能讓上官娜娜開心。

日子就這樣一天又一天的過去,顧忘還在調查著公司里的事情,而蘇菲菲正等著顧忘親自找上門來。

「娜娜,你離婚的事情……」酒店裡,沈珏欲言又止。

離婚?

瞬間,上官娜娜的眼神黯淡了下來。這麼長時間了,她一直都沒有勇氣對山貓說出離婚的事情,可是這又是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她想和沈珏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她想和沈珏結婚,可是山貓那邊……

上官娜娜心裡很清楚,山貓是一個很固執的男人,若是突然對他說出離婚的事情,他一定會接受不了,到時候只怕會……

「沈珏,我會和山貓說的,只是山貓他有點兒固執,我怕他接受不了……」上官娜娜的心裡,一點兒底氣都沒有。

之前她確實是要鐵了心的要和山貓離婚,可是後來,山貓總是會時不時的給她帶來驚喜,帶來感動,為她付出,這多多少少讓上官娜娜的心裡有一些愧疚。

「山貓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果你感覺為難的話,我想我可以……」沈珏緊緊地摟著女人的細腰。

「不行,沈珏,你不能插手,離婚的事情,由我和山貓親自說,如果你插手了,只會讓事情變得越來越糟……」上官娜娜的眼神里,有一絲堅定。

她說的沒錯兒,若是讓山貓知道了上官娜娜和沈珏的事情,山貓一定不會輕易放過沈珏。

逼急了的男人,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出來,更何況是山貓這種固執的人。

可是這麼長時間了,山貓又怎麼會一點兒都沒有察覺到?

「嫂子,我覺得娜娜變了。」山貓低著頭泄氣的說道。

趙以諾瞬間提高起警惕,「怎麼了?山貓?」

「嫂子,我實話告訴你,我和娜娜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沒有那麼親密了,而且,有一天我喝醉了,娜娜在我耳邊對我說……」山貓回憶起那天的情景。

看著此時山貓頹廢的模樣,趙以諾突然有些同情。她知道上官娜娜對山貓來說意味著什麼,但是同時她也知道,上官娜娜愛的是沈珏。

「嫂子,其實還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沒有說,我之前看到過娜娜挽著一個男人的胳膊走進商場,有說有笑,很是親密……」山貓的眼神,有些黯淡。

挽著一個男人的胳膊?

難道是沈珏?

山貓已經知道了?

瞬間,趙以諾開始擔心起來,她倒不是擔心上官娜娜,她擔心的是眼前的這個山貓,會不會因為一時衝動做出什麼傻事。

「那你有沒有看清楚,她挽著誰的胳膊?」趙以諾小心翼翼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山貓搖了搖頭,「太遠了,沒有看清……」

還好,他沒有認出沈珏。

「但是我想,會不會是沈珏?」山貓狐疑的看著趙以諾。

趙以諾緊張的搓著雙手,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再傻的男人,在面對愛情的時候,也會變得聰明,就像一段婚姻里,男人有沒有貓膩,女人一眼就能看得出來。更何況上官娜娜最近和山貓的相處中,又表現的這麼明顯。

「山貓,你是不是想多了,也許是你的岳父大人呢……」趙以諾趕忙打了個圓場。

「哦,對,也可能是岳父,可是看那身形,怎麼感覺不像啊……」山貓微微皺起了眉頭。

不像,當然不像,上官雄和沈珏的身形,完全就是兩個類型。

「你剛才不是說了么,太遠了,你也看不清,好了,別瞎想了,來,今天嫂子請你吃飯,最近因為顧忘的事情,麻煩你了……」趙以諾趕忙轉移話題。

「哎,嫂子,你這是說的什麼話,顧忘那是我大哥,我做什麼都是應該的……」山貓傻笑起來。

可是兩個人並沒有注意到,在餐廳里一個小小的角落裡,還坐著一個女人,正狠狠地看著他們。

「蘇菲菲?」辦公室里,顧忘接聽著電話,皺起了眉頭。

「好,我知道了。」顧忘直接掛了電話,看來,她還真的和騰尚合作了。

顧忘看著窗外,眼睛里閃過一絲狐疑。這個女人,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的絕色總裁夫人 「呦,顧總很忙嘛。」突然,凌辰直接闖進顧忘的辦公室。

「你來做什麼?」顧忘嚴肅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我來看看你啊,看看我們的顧總,事情處理的怎麼樣啦?」凌辰幸災樂禍的微微笑了一下。

「勞煩你挂念了,正在處理。」

正在處理?凌辰冷笑了一下。

「顧總,我想提醒你一句,不管是誰要收購你們顧氏分公司,我想請你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要涉及無辜。」凌辰毫不客氣的說道。

沈珏是騰尚的繼承人,前段時間騰尚又收購了顧氏分公司,他不想顧忘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沈珏身上。再怎麼說,沈珏也是自己的好兄弟,他不希望沈珏承擔什麼莫須有的罪責。

「你放心,真相總會大白,事情很快就會水落石出,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總該有人要承擔,我一定會揪出背後的人。」顧忘冷冷的看著凌辰。

自從騰尚接二連三的收購顧氏分公司以後,顧忘突然恢復了以前在商場上桀驁不馴的戾氣。

「叮叮叮……」

顧忘看了看手機,接起了電話。

「喂,以諾?」

「好,好,什麼都可以,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歡,好,我今天下午早回去……」

聽到「以諾」兩個字的時候,凌辰心裡一陣失落,而後,默默走出辦公室。 「娜娜,我要提醒你一句,山貓之前看到過你和沈珏逛商場,你還是小心一點兒為好,找個合適的機會,把事情說了吧,早晚都得說,總比被他發現了好……」趙以諾擔心的看著面前的上官娜娜。

「可是,以諾姐,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向山貓解釋,你知道,最近山貓刻意討我開心……」上官娜娜的臉上,是一副為難的表情。

「可是你想怎麼辦?你不愛山貓,你想和他離婚,你還愛著那個沈珏,這種事情,如果不及時得到解決,受傷的可不只是一個人……」趙以諾有些生氣了。

以前的上官娜娜不是這樣的。

當初堅決要離婚的是她!現在猶猶豫豫的又是她!

上官娜娜沉默了。

再任性的女人,都有感性的時候。山貓為上官娜娜付出了這麼多,她又怎麼可能沒有感覺到?

「叮叮叮……」手機響了。

上官娜娜看了看手機,正是山貓,此刻看到他的名字有種讓她避如蛇蠍的感覺。

看著手機屏幕上跳動的兩個字,上官娜娜沒有勇氣接聽電話。

手機一直不停地響著,就好像只要上官娜娜不接,會一直永遠響下去一樣。趙以諾看了看面前的女人,直接拿起手機放在耳邊。

「喂,山貓?」趙以諾低聲說道。

「哎,嫂子,是你啊,娜娜呢?」山貓的語氣里,有一絲憔悴。

「我和娜娜在外邊吃飯,她去衛生間了。」趙以諾淡淡的回答。

不過,山貓的聲音,倒是讓趙以諾聽起來有些擔心。

「山貓,你怎麼了?」

「哦,沒事兒,我就是……額……就是……以後再說吧……」山貓吞吞吐吐著。

以後再說?

趙以諾越聽越不對勁兒。有什麼事情能讓山貓這麼一個直來直去的男人說話這麼吞吞吐吐。

接著,山貓便掛了電話。

「怎麼了?他說什麼?」上官娜娜好奇又無奈的看著面前的趙以諾。

「沒事兒,就是關心一下你,沒有其他什麼事情。」趙以諾掩飾著。

她知道,山貓那邊肯定出事兒了,至於什麼事兒,還是交給顧忘吧。和上官娜娜寒暄了幾句以後,趙以諾便離開了。

雖然心裡已經有了情緒,但畢竟還是姐妹,趙以諾也只是想讓上官娜娜儘快向山貓坦白,所以剛才才會生氣。她不想看到那些不該發生的事情,更不想讓這兩個人受傷。

趙以諾突然很慶幸,自己的身邊還有顧忘的存在,如果沒有顧忘,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顧忘,你和山貓好好聊聊吧,我總覺得今天他的狀態好像不太對勁兒,看看他到底是怎麼了,今天他給娜娜打電話的時候,吞吞吐吐的……」趙以諾挽著顧忘的胳膊,低聲說道。

「怎麼了?娜娜還是想和山貓離婚么?」顧忘捋了捋女人的頭髮。

「對,這次娜娜是鐵定了心的要和山貓離婚,只是一直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顧忘冷笑了一下。

就算開口了又能怎樣?山貓一定會不同意的!

當一個男人愛上一個女人,並且將她愛到自己骨髓里的時候,男人是很難放手的,不管遇到什麼情況。山貓是一個痴情的男人,他看上的女人,絕不會輕易放手。

「山貓今天怎麼了?」顧忘低聲問道趙以諾。

「不知道,今天他給娜娜打電話的時候,說話總是吞吞吐吐的,好像有什麼事情要說,但還是沒有說出口,所以我才讓你問問他啊,你們男人之間嘛,會更好溝通一些……」趙以諾撫摸著顧忘的手掌。

「好,我明天找他聊聊……」

「叮叮叮……」是顧忘的手機。

趙以諾看了看桌子上的鬧鐘,微微皺起了眉頭。

都這麼晚了,誰會莫名其妙的給顧忘打電話?

不過,最近公司里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顧忘確實很忙。趙以諾翻了個身子,看向窗外。

「顧總,聽說你找我?」一個嫵媚的聲音傳到顧忘的耳邊。

「對,明天再說。」說著顧忘就要掛掉電話。

「哎,顧總,主動找我的人,可是你顧總,明天我還有事兒,恕不奉陪,要來,今天晚上就過來……」蘇菲菲直截了當的說道。

今天晚上就過去?瞬間,顧忘的眼神,多了一分凜冽。他看了看旁邊的女人,趙以諾已經閉上了眼睛。

「地址發我。」說完,顧忘便直接掛了電話。

輕輕在女人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男人便起身離開。

顧忘關門的聲音很輕,但是趙以諾還是睜開了眼睛。

這麼晚了,他要去哪兒?如果剛才她沒有聽錯的話,打電話的的人,應該是一個女人。

趙以諾緩緩下了床,走到窗前,正巧,看見顧忘直接上了車。

應該是為了公司的事情吧? 冷心首席保鏢妻 這麼晚了,不管對方是男人還是女人,顧忘心裡總是有分寸的。趙以諾自己給自己做著思想工作。

夜,已經很深了,但是並沒有阻止那些喜歡晚上作樂的人的步伐。大街上,依然熱鬧非凡,酒吧夜場里,奢靡成風。

「呦,顧總果然守信用,這麼晚了,還真的來了。」蘇菲菲搖晃著紅酒杯,醉人的光澤容易讓人失去理智。

顧忘狐疑的看著面前的女人,他實在想不出來,這個女人到底是憑著什麼來和騰尚合作的?

「坐。」蘇菲菲嫵媚的笑了笑,眼睛里已經有一些醉意。

「這麼晚了,打電話給我做什麼?」顧忘撇了她一眼。

「嗯?什麼?顧總,難道你忘了么?不是你在找我么?我今天好不容易才抽出空來見你……」蘇菲菲扭動著身體緩緩走向顧忘。

抽出空來?顧忘冷哼了一聲。

「你醉了,有事兒明天再說吧。」顧忘起身要離開。

「哎,顧忘!」突然,蘇菲菲直接伸出胳膊,攔住男人的去路。

就是今天晚上,蘇菲菲突然睜大了眼睛,堅定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還是一如既往的帥氣,還是那麼英俊瀟洒……

「我沒醉,我清醒的很。」蘇菲菲晃了晃手裡的酒杯。 清醒的很?

顧忘狐疑的看著面前的蘇菲菲,打從心底的不信她的話。

「好,那我們就聊聊。」男人再次坐下。

蘇菲菲的嘴角處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那是得逞的表情。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顧忘開門見山的問道。

在蘇菲菲面前,他不想浪費太多的時間,以免生出什麼事端,索性直接開門見山。

「為什麼要這麼做?顧忘?難道你忘了么?我蘇菲菲想得到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即使我得不到,我也要毀了他,滅了他……」蘇菲菲一邊喝著紅酒一邊低聲回答。

這個答案,應該再明顯不過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