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6 月 23, 2022
4 Views

可可乖巧地小跑出去,顯然是有些迫不及待。

Written by
banner

此時將近晚餐時間,估計可可也是餓了。

陸浮空回到自己的房間,正想把段紅塵弄出來說說組建情報組織的事,卻聽見了陸豪傑的聲音。

「浮空!你小子最近是不是拜了一位師尊?」陸豪傑的聲音聽起來很沉重,但是其中明顯隱藏着得意。

顯然,陸豪傑是故意的。

他主要是想嚇唬嚇唬陸浮空,誰讓這小兔崽子拜了一位神秘強者當師尊,卻沒有告訴他!

陸浮空平日裏都不使用自己的修為,所以還真不知道陸豪傑隱藏在他的房間。

陸浮空愣了三秒,他不是因為陸豪傑的突然出現而驚嚇,只是他在斟酌陸豪傑的問題。

他什麼時候拜人為師了?

他一個有系統的當代實力青年,有必要拜人為師嗎?

或許上界有比他更強的人,但是大周所在的這方世界肯定沒有。

「啊?老爹你嚇死我了!怎麼突然出現在我房間里。」

「臭小子你別轉移話題,從小你就膽肥,就這還能嚇到你?」陸豪傑氣憤道。

確實,陸浮空小時候可沒少做「危險」的事情。

只是這個危險是陸豪傑眼中的危險,對於陸浮空而言都只是小菜一碟。

陸浮空通過掛機升級系統獲得的修為,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陸浮空還不知道陸豪傑為什麼會這樣問,他小心試探道:「老爹,你是從哪裏聽說我有師尊的?」

陸豪傑豪邁一笑,得意揚揚地說道:「臭小子,老子吃過的鹽比你走過的路都多,你還能瞞得住我?

實話告訴你,沒人告訴我這件事,但是我一猜就猜出來了!」

「比如?」

「你提前告訴阿翁我還活着!

我手臂上離奇出現又離奇消失的陣圖!

燕山一行我明明必死無疑卻死裏逃生!

死裏逃生的我莫名其妙晉陞為了大宗師!

怎麼樣?還需要我說的更明白嗎?」

「……」

線索完全正確,推理完全錯誤!

真棒!

陸浮空都忍不住想給陸豪傑豎起大拇指!

不過這也不怪陸豪傑,畢竟有着認知的局限。

這些年來,皇室、世家和頂尖宗門裏面的哪一位大宗師不是無數資源堆起來的?

但是陸豪傑晉陞大宗師的過程竟然如此輕鬆,整個過程他都處於昏迷的狀態,就相當於一覺醒來突破了一樣。

江湖上確實偶爾有幾位晉陞大宗師的散修,但那太少太少。

沒有足夠的資源,就需要極高的天賦彌補,再加上一些外界的壓力。

段紅塵就是最好的例子!

段紅塵毫無背景,孑然一身浪跡江湖,一身劍術卓絕,在江湖上被封為紅塵劍客。

他的天賦自然不用多說,但是修為卻在宗師圓滿止步不前,蹉跎十餘年毫無長進。

最後還是在青城劍派的追殺下陷入絕境,置之死地而後生,這才成功晉陞為大宗師。

陸浮空自然不會透露真實情況,如果真的要那樣,肯定比承認他拜了一位師尊更麻煩。

明明兒子舉世無敵,當爹的卻一直恨鐵不成鋼,為此還煞費苦心地找辦法磨礪他。

一旦陸豪傑知道了,豈不是要尷尬死,以後的父子關係還怎麼維持?

況且,如此恐怖的修為可不是扯個機緣就能強行解釋的。

反正陸豪傑已經認定是陸浮空拜了一位神秘強者為師,那他正好就順水推舟承認嘍。

「不用了,爹你知道就行了,不過千萬不要說,就當自己不知道就行了!」

陸浮空刻意強調不要說出去,就是擔心這件事傳開,到時候免不得有妄圖投機取巧的人來煩他。

陸豪傑會心一笑,隨即冷哼道:「臭小子,這還需要你還提醒?你師尊能有此等實力,必然不止是大宗師這麼簡單!

相比他老人家已經是大宗師之上的存在了,估計距離飛升也不遠了。

此等人物稱得上是陸地神仙,不願現世必然是不喜世間喧囂,我當然不會透露他的消息,以免被人打擾。

所以說,你小子可要抓緊機會,不然等你師尊飛升,可就顧不上你了!」

陸浮空立刻點頭答應:「老爹,我知道啦!」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儘快把老爹糊弄過去再說。

「不過再怎麼說,你師尊還主動救我我一命,我想要去拜謝一下他老人家。

有機會你告訴他一聲,看他什麼時候有空可以見一面,我要當面道謝。」

「不用不用,我師尊乃是世外高人,不喜歡這些繁文縟節,老爹你心裏感激的話,以後就別管我這麼多了!」

陸浮空立刻拒絕,如果真的答應陸豪傑,到時候還要想辦法找一個高深莫測的師尊出來,麻煩!

陸豪傑想想也是,就像大宗師與普通修士之間的差距一樣。

普通修士嚮往江湖,而大宗師卻厭倦江湖,更喜歡歸隱。

從始至終,陸豪傑都沒有詢問陸浮空師尊的名字。

這種事情還是不問的好,有時候知道太多也不是好事,反正會主動出手救他,顯然是看好陸浮空。

所以,陸豪傑並不擔心其中有什麼貓膩。

如果真的有,那也只能自認倒霉,因為他的大宗師修為都是人家送的,拿什麼都能反抗? 聽到木鹿大王四個字,袁術頓時眼睛一亮問道:「哦?木鹿大王?可是那個擅長驅使豺狼虎豹等野獸的木鹿大王否?」

董茶那、阿會喃頓時露出詫異的表情問道:「陛下,您怎麼知道?」

袁術故意露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道:「朕,無所不知也。」

阿會喃和董茶那頓時膜拜道:「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既已得知孟獲去向,袁術便讓阿會喃和董茶那繼續帶路,繼續深入十萬大山腹部追擊。

若真遇到那會驅使猛獸的木鹿大王的話,袁術自然也是有辦法應對……

另一邊,亡命奔逃的孟獲被其弟孟尤接應。

「兄長,您沒事吧?嫂嫂呢?」

孟尤接應到孟獲以後,又向四周看去,卻是沒有看到祝融夫人身影。

孟獲嘆氣道:「哎,別提了,你嫂子被該死的仲氏大軍給捉住啦,就連我自己都險些殞命。」

孟尤握緊雙拳,顯然十分擔憂祝融夫人安危,又問道:「那兄長,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孟獲眼冒凶光道:「我軍此次大戰過後,損失慘重,僅靠我們自己絕對不是袁術對手了,所以我欲欲去尋找木鹿大王的幫助,那傢伙擅長驅動猛獸作戰,定能夠替我覆滅仲氏大軍。」

孟尤見識過木鹿大王本事,驅動各種豺狼虎豹作戰,那是真的厲害,便贊同點點頭道;「嗯,兄長,您說得對!」

噠噠噠噠……

忽然間,不遠處傳來一陣驚天動地行軍聲。

什麼情況?

孟獲的臉上瞬間就暴露出驚慌之色:「不好,看樣子,是袁軍追擊上來了,吾命休矣!」

孟尤深思熟慮番后,方才咬牙切齒道:「兄長,要不然您先走吧,為弟留下來斷後。」

「好兄弟,汝要小心!」

萬萬沒想到,孟獲竟是一點兒都沒客氣,直接扭頭就走。

望著孟獲那頭也不回背影,孟尤心裡可謂真是酸不溜秋的,與此同時,他心一橫,帶著殘餘部隊擺好陣型……

確實是袁術率軍追擊上來了,當他看到這地方沒有孟獲之時,只有一個和他長得比較相像之人時,也是忍不住皺起眉頭問道:「孟獲何在?」

孟尤冷哼道:「怎麼?想要知道我家兄長下落么?那汝得先過我這一關!」

阿會喃和董茶那連忙對袁術道:「陛下,這人便是孟獲之弟孟尤。」

袁術若有所思點點頭:「哎,朕本欲獵殺一虎,奈何被一貓所阻,算啦,殺了便是!」

緊接著,袁術抬起頭來,沖著孟尤叫喊道;「汝這個蠢貨,被汝家兄長留下來當替死鬼卻還不自知,世間哪有比汝更加愚蠢之人呼?」

孟尤怒了:「閉嘴,汝這個陰險狡詐的漢人,休要挑撥我跟我家兄長的關係。」

哎,真的是應了那句話,叫做良言難勸該死的鬼啊!

袁術無語搖搖頭,接著叫道:「那好吧,既然汝想要去死的話,那朕就滿足汝之願望好咯!」

說罷,袁術大手一揮,背後關羽、張飛、黃忠等人帶著十萬獨立團一哄而上,瞬間就將孟尤和殘餘的蠻人軍隊給淹沒了。

雖然孟尤和他的蠻人軍隊都在拚命抵擋不假,奈何終究是無濟於事的,不一會兒,那殘餘蠻人軍隊被消滅殆盡,孟尤也被關羽斬殺,首級也帶到袁術跟前。

看著孟尤那死不瞑目的首級,袁術亦是無語搖頭道:「唉,汝看看汝,這又是何必呢?搞不明白啊,朕真是搞不明白。」

關羽並沒有理會袁術的感慨,只是一字一句強調道:「陛下可莫忘了,這一個賊將的人頭,可就要再給我家大哥每頓伙食里加一個雞腿啊!」 他們是從海軍偷溜出來的,其中一個還是卡普中將的孫子。

被海軍追,合情合理。

坐在快艇上的索隆石化了一會兒后,在心裡說了一句合理。

跳下去游回去或者飛回去?

距離……好像有點遠了。

他嘆了口氣,直說道:「其實……我是不小心進入燈火星的,一直在找機會和海軍聯絡,能麻煩你們兩個把我送回去嗎?」

「……不小心?送回去?」

兩分鐘后。

「哈哈哈哈,迷路,哈哈哈哈哈哈……」路飛和艾斯一左一右拍打著索隆的肩膀,笑聲灌耳。

索隆額頭逐漸青筋暴起,低吼道:「喂!差不多可以了!麻煩你們把我送回去好嗎,不用接近,不會讓他們抓到你們的!」

路飛嬉皮笑臉道:「索隆,你好有趣,做我們的同伴吧。」

索隆:「我是說……」

「安心吧,我認識路,跟著我們不會再迷路的。」艾斯道。

「我……」

「哈哈哈哈哈哈……」

「……給我住嘴啊你們!」

咚!

兩兄弟腦袋被索隆狠狠地往中間一折,撞得暈頭轉向頭上鼓包。

「啊疼疼疼……」

看著兩個消停下來的傢伙,索隆都氣笑了:「算了,不用你們特地送我回去了,只要跟著你們,等海軍再追上你們就好了。」

「那就歡迎你的加入了。」艾斯立刻伸手。

索隆無語轉頭,對上路飛期待的小眼神:「吶,索隆,你會不會做飯啊,艾斯做飯超級難吃的!」

「路飛!你還好意思說我?」

做飯?看著這活寶兩兄弟,索隆幽幽嘆了口氣,也想起來比自己大兩歲、從小一起長大,像是自己姐姐一般的古伊娜……當然,他是絕對不肯叫古伊娜姐姐的。

古伊娜的廚藝很棒啊,半年沒有吃到,還真是有點想念。

……

「好了,把路飛和艾斯趕到羅羅諾亞·索隆所在位置任務完成,接下來……是將他們一起驅趕到來燈火星找索隆的古伊娜那裡。」

站在船頭,美洲豹毛皮的佩德羅感慨道:「真是驚人,菲戈大人到底是怎麼遠隔數十萬里,精準地確定他們幾人的位置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