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6 月 21, 2022
7 Views

「娘娘,聽聞皇上龍體欠佳,末將帶來一位神醫,讓他為皇上號脈!」

Written by
banner

「不用了,皇上這幾日已經開始調養,過些時日便會康復,嬴將軍帶來的神醫,會不會是江湖術士,要是不懂藥理傷害了龍體,這個責任嬴將軍怕是負擔不起。」

「蕭妃娘娘,恕草民之言,娘娘今日一道午夜后就渾身不適,胸悶,虛汗,清晨起床睏乏無力,是也不是!」

「娘娘鳳體有恙,急需治療,眼下寒冬將至,陰寒之氣愈來愈烈,遲則娘娘怕是要長期忍受痛苦的折磨。」

韓淼緊緊抓住蕭媚的心理,他知道向她這樣擁有至高權利之人,最看重的就是性命。

真如韓淼心中所想的一樣,蕭媚前行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回首眸光停留在杭韓淼身上端詳許久。

「蕭風,帶他們去給皇上診脈,記住不要驚動皇上休息,神醫有如此本領,相信應該懂得隔空取脈。」

「給皇上診完脈,帶神醫前往翠雲宮等候。」

「屬下領命!」

蕭風稟拳施禮,側身示意韓淼,楊延平朝著無憂殿方向走去。

「凝春,將楊府公子帶到翠雲宮等候,好生伺候著。」

看著蕭媚臨走之際看著自己的眼神,楊延嗣一個激靈,渾身瞬間騰起雞皮疙瘩,一抹厭惡之光一閃即逝。蓉哥兒訕訕道:「十三爺可以找幾個皇莊庄頭來問,聽聽他們莊裡農人是如何種植水稻,何如施肥加肥的。」

「勿要賣弄,有話直說罷。」忠順王沒好氣道。

「打宋朝起,天下農人皆知水稻需育種育苗,後分秧插秧。然今數百年過去,北方水稻種植依舊分秧不規範,插秧更胡來。更有甚者,直接省下育苗分

《紅樓蓉大爺》第251章:憨香菱揉腦袋彈幕一增,有事發生。

【快看北邊,好像是海嘯!】

【頂多就是浪,海嘯不可能翻白色的浪花,而且這浪花還這麼矮!】

【朝着蘇雲過來了,等靠過來就知道了。】

蘇雲也是起身看去,只見北邊方向,一層淺淺的白色浪濤正奔他而來,如果不注意的話,幾乎發現不了,也就直播間這群

《直播動物世界》339.牛哞 牛光天看著大順軍,不到千餘人,竟敢從黑石嶺衝出來野戰,想來也是一隻鐵血軍隊,可他並不想和大順軍開戰,畢竟糧草更重要,且在他內心裡,這些大順軍也並沒有那麼可惡,在數月前,姜總兵帶領大夥們投降大順軍,眾將領並沒有多少不適應,都是明人,不過是換一個皇帝。

可是大順軍兵敗山海關,軍中氣氛開始變得不一樣,很多將領並不服氣這群泥腿子,之前投降大順軍有很多原因,有確實打不過,也有缺兵少糧沒有軍餉,尤其是大順軍攻破京城,逼得陛下生死不明,軍中部分將領突然有些仇視大順軍。

在李自成倉皇撤出京城,這種情緒終於爆發,姜總兵在這時候重新豎起大明旗幟,得到很多將領擁護,可隨後姜總兵卻幹了一件令人掉眼珠的事情,竟然和清軍混在一起,還秘密讓清軍特使來到軍中,學著清人習俗,全軍剃髮,讓很多將領心生不滿。

他們跟著姜瓖反正,是想重新豎立大明旗幟,而不是臣服於關外清軍,雖然清軍驍勇善戰,可眾人還是不適應,牛光天表面上不說,可內心還是有一些血性。

這也是他沒有進攻黑石嶺,讓慕容屠等大順軍離去的原因,可慕容屠竟然帶著一群大順軍從黑石嶺殺出來,牛光天要是再繼續避戰,部下會不滿,他也不能服眾,更有鼠輩告密,說他和大順軍作戰中消極避戰。

他下令糧車在中間,部隊在糧車附近散開,防止大順軍突襲不成,一把火燒了糧草。

叛軍很快就在糧車附近結成一個圓形,聆敬陽看到后,騎著戰馬上前,在距離弓箭和火銃打不到的地方,和牛光天說道:「見過牛將軍,我乃大順軍后營左威武將軍聆敬陽。」

牛光天頂著一個鋥光瓦亮的大腦袋,回營聆敬陽:「聆將軍,是不是你部在黑石嶺突襲我前鋒軍?」

「哈,是貴軍偷襲黑石嶺在先,要不是我等率領援兵趕到,這黑石嶺怕是一個活人都沒有。」

「豎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一心想死,我就送你上西天。」

牛光天拔出腰刀,往前一砍,數千叛軍向著大順軍發起進攻,聆敬陽帶著部隊往黑石嶺撤退。

慕容屠看著聆敬陽就這個法子,不由得抱怨:「聆將軍,你這是要自相殘殺嗎?」

聆敬陽和他道:「磨嘰磨嘰,等著看吧。」

大順軍很快就撤回黑石嶺,並且在入口地方部下重兵把守,叛軍一時半會攻不下入口,只好硬著頭皮爬山進攻,又被大順軍居高臨下打的屁滾尿流。

牛光天不死心,他的兵馬多,於是重新集結隊伍,再一次發起進攻,這一次叛軍迎頭直上。

在叛軍后側,突然出現一隻大順軍,這支隊伍是張羅輔和冷如鐵部隊,兩隻部隊護送四大家族去地方上后,也跟著來到黑石嶺。

他們倒不是跟著聆敬陽道路,而是也想到黑石嶺有糧草,帶著部隊往這裡趕來,卻看到叛軍圍攻黑石嶺,黑石嶺上面旗幟又是石營軍旗。

兩人二話不說,帶著部隊在叛軍後方潛伏,又看到董大器騎著戰馬往蔚縣飛奔。

張羅輔讓梅世豐把董大器帶過來,梅世豐也是膀大腰圓的漢子,在董大器飛馳的道路上,往中間一站。

「董大器,別回去了。」

梅世豐攔馬路的行為,幾乎把董大器嚇死,他看到是梅世豐以後,很是不客氣說道:「梅世豐,你這龜兒子給老子讓開,聆將軍在黑石嶺和叛軍廝殺,老子要去蔚縣請援兵。」

「董大個子,我們在這,你去請什麼援兵,等你帶援兵回來,黃花菜都涼了。」

張羅輔提著一桿長槍,從草叢中爬起來,和他一起爬起來的還有冷如鐵等千餘名將士。

董大器連忙喊道:「快去支援將軍,叛軍有數千人呢,再不去將軍就要被叛軍圍攻。」

張羅輔讓董大器滾到一邊去:「沒看到我們在這裡潛伏嗎?等叛軍進攻到一半的時候,我們發起突襲,讓這群叛軍屁眼開花。」

董大器心裡都是白璐水,懶得和張羅輔搭話,用馬鞭抽打馬屁股,戰馬繼續向著蔚縣飛奔。

叛軍有數千人,人數比黑石嶺附近所有大順軍都要多,冷如鐵和張羅輔商議應該怎麼突襲叛軍,冷如鐵突然看著不遠處黑石嶺戰場,覺得有些稀奇古怪。

「張羅輔,你看這些叛軍進攻乏力,聆將軍是不是故意引誘叛軍進攻?」

張羅輔看過去,好像也是,這些叛軍戰鬥力拉胯,每一次進攻都是攻到一半,就被打退,將軍這麼做,是要戲耍叛軍嗎?

聆敬陽還真是戲耍叛軍,叛軍戰鬥力最強的前鋒軍在之前戰鬥中,被擊殺大半,剩下的數千叛軍,絕大多數就是武裝百姓,只有少數將士還算得上是軍人。

他領著直屬部隊在黑石嶺西側駐守,慕容屠領著部隊在山口死守,而李道力則是帶著親兵,悄悄往黑石嶺北側去了。

北側有條小路,可以繞道牛光天叛軍後面,李道力看著數百叛軍在糧車附近保護,這點人馬突襲叛軍不頂多大作用,但可以選擇用火攻,用大火引燃叛軍腳下枯草和糧草,讓叛軍後方失火。

將士們用身上帶著硝石火摺子,引燃枯草,大火很快就焚燒糧草,這可把牛光天嚇得不輕,連忙下令停止進攻,帶著部下來救火。

李道力火攻戰術果然奏效,聆敬陽在山坡上看著叛軍驚慌失措,和慕容屠說道:「這些叛軍可是真正的…」

「真正的啥?」

「真正的烏合之眾。」

慕容屠雖然不齒牛光天投降清軍,可也不允許聆敬陽說他以前的戰友是烏合之眾。

「他們不過是跟著姜瓖投降清軍,可不是烏合之眾。」

「那這些叛軍怎麼不學你,你看看牛光天的兵,還有一點精銳之師的樣子嗎?」

聆敬陽說的很有道理,也刺痛慕容屠內心,因為姜瓖屢次投降,大同府明軍早就是沒有廉恥之心,誰給銀子就給誰賣命。

軍中有多有志之士,也被姜瓖搞迷糊,一會兒大明,一會兒大順,一會兒又大清,究竟給誰打天下,在姜瓖看來並不重要,他要的是他的榮華富貴。

慕容屠還是不死心,說道:「我聽人說姜總兵不久前,可是擁護朱家藩王繼承大典,舉起複明大旗,後來投降清軍,可能是被迫吧?」

他不說還好,一說這個,聆敬陽愈發噁心姜瓖,沒有半點政治頭腦,竟然也混到大同府總兵這個舉足輕重的位置,真不知道朱由檢是怎麼識人的?

叛軍退下去,牛光天再也沒有信心和大順軍作戰,他的這些部下,只有百十個家丁有一戰之力,其他的都是混口飯的破落軍戶,這些軍戶還不像投降清軍的綠營兵,得到補給后,恢復戰鬥力。

他的這些軍戶就是一群爛泥扶不上牆,很多軍戶為了活下去,鎧甲,武器都賣了,至於軍事操練,更是荒廢很久。

很多軍戶都不知道應該去列陣,就算是投降大順軍以後,吃得飽穿得暖,這些軍戶也失去戰鬥慾望,得過且過的那種廢物兵。

牛光天和部將說道:「不能再往蔚縣去了,咱們回驛馬嶺。」

驛馬嶺距離黑石嶺和黑石嶺到蔚縣一樣遠,牛光天決定死守驛馬嶺,讓部下去蔚縣和附近靈丘請求援兵。

此時,他仍以為蔚縣還在自己人手中,只要獲得靈丘和蔚縣兩地援兵,這些糧草就可以送到安東中屯衛。

抵達安東中屯衛,全軍就地等待姜總兵領兵南下進攻太原府,不僅僅是他,大同府其他各地叛軍也在搜刮糧草,為進攻太原府和迎接清軍的到來。

叛軍很快就拖著糧車往驛馬嶺撤退,聆敬陽和慕容屠說道:「你是蔚縣守將,這附近你熟悉的很,往南有哪些地方可以防守?」

慕容屠告訴他,只有驛馬嶺易守難攻,或許牛光天帶著叛軍去驛馬嶺,聆敬陽笑笑,和老饅頭說道:「你帶人在大路上等著,我估摸著叛軍還不知道蔚縣被我軍攻佔,或許叛軍會有斥候往蔚縣去,不許讓一個叛軍斥候從大馬路上回蔚縣。」

老饅頭帶著一百多士兵去附近馬上路布防,聆敬陽領著其他部隊回到黑石嶺,李道力也帶著親兵回來,眾人決定在黑石嶺過夜,剛剛進入黑石嶺,張羅輔和冷如鐵帶著兵馬趕到。

聆敬陽有些意外,他倆怎麼來了,莫非是董大器就趕到蔚縣,可就算是董大器趕到蔚縣,這一來一回,也沒有這麼快就把援兵請來了。

冷如鐵不好意思和聆敬陽說起,他們也想到黑石嶺糧草,於是帶著部隊過來看看,這可把聆敬陽又氣又笑,不過有冷如鐵和張羅輔兩部兵馬的到來,聆敬陽不用等到蔚縣援軍,就有實力帶著部隊進攻驛馬嶺叛軍,把糧草搶過來。

只是天色已晚,聆敬陽還是決定在黑石嶺休息一晚,李道力和他說起,要是叛軍連夜撤走怎麼辦? 天空忽然就黯淡下來,但並沒有烏雲覆蓋,只是那顆太陽在蠕動,就像是要懷孕了一樣,鼓出了好幾個大包,詭異的低語響徹天地,僅僅一秒,凡是之前被太陽光照射的地方,有一個算一個,不管是人還是物,都陷入一種無法抗拒的瘋狂中。

包括李肆。

雖然他還保持着最基本的理智,可那種無形的恐怖,還是讓他忍不住渾身戰慄,並且在戰慄中身體在迅速腐爛,腐朽。

無堅不摧的天穹短劍在此刻都長了一層綠毛,開始扭曲,劍身之中甚至有未知的東西在孵化。

真是見了鬼!

「這至少是四級虛妄,不,五級!」

李肆一邊催動文明之火對抗,一邊施展【太清御神無上感應全十九篇】來轉移壓力。

這已經是大半融合了命運之沙后的至尊仙術,誤導效果相當牛逼,至少觀察者之前搞的三板斧沒能給他造成太大影響。

而此刻,李肆面對這種層次的污染,真的承受不住,於是果斷開啟命運誤導,誤導誰呢,當然是自己的好鄰居,界域級詭異,血沙漠了。

雖然過去這些年血沙漠一直規規矩矩,老老實實,從未逾越,從未給李肆製造一點的麻煩,但,死道友不死貧道啊。

僅僅是一瞬間,血沙漠就受不了了,大地在翻滾,是真的在翻滾,無數血色沙子飛濺,如濁浪排空,聲勢驚人。

然後,血沙漠就異變了,污染當量過大,相當於直接掛了。

血色的沙子被融化成了血水,血水化作血海,血海中升起一朵血蓮花,這血蓮花之中則是躺着一個小小的嬰兒。

李肆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大事不妙,污染太強了,他扛不住了,幾乎是在同時,他就覺得自己就是那個嬰兒,嬰兒就是自己,他沒有任何常規手段可以抗衡。

嗯,常規的。

在意識即將被湮滅的一瞬間,李肆果斷選擇一鍵全員歷史固化,這是他在之前就想到的,應對最糟糕反擊的,唯一有效的方法。

即,如果我打不過你,那就把你拉到我的陣營來。

誰規定的,歷史固化只能固化好人,自己人?

敵人也是可以固化的嘛,包括這種一看就大有來頭的詭異,界域級詭異血沙漠在一個照面就被秒了,可想而知,這一次那個觀察者放出來的,至少是天地級詭異,甚至是序列級詭異。

一睜眼,李肆坐在昏暗的石屋內,身體虛弱得讓他以為自己快死了。

但眼前熟悉的畫面還是讓他微微鬆了口氣。

好極了,歷史固化已經完成,他回到了故事的開頭。

四狗子死了,李肆來了。

「四狗子醒了,你與豬娃子,山娃子出去,在村裏撿些柴禾回來,小心點,別出圈。」

一個年輕人回頭看了看,微微一笑道,這熟悉的開場白。

是許申沒錯了。

李肆古怪的想着,順便還摸了摸四肢,還好都在,沒有大爐子,沒有天穹短劍,看似是從頭再來,但又好像不是。

瞅了瞅目前還是泥塑老太的趙青榭,這傢伙就縮在石屋裏面最黑暗的角落,這個時候應該正在上網聊天呢吧。

慢吞吞起身,李肆同時在心中開口。

「大爐子,在嗎,在的話吱一聲。」

沒動靜。

「狗子師兄,給你。」

小師妹白羽又適時送上棍子。

而豬娃子與山娃子已經打開門,一陣嗷嗷叫的冷風灌進來,吹得爐火都差點熄滅。

李肆眼睜睜的看着,走在最前面的豬娃子,他的魂魄直接被吹走了一部分,然後就直挺挺的倒下。

「擄魂鬼!」

沒等李肆反應過來,許申和季常兩個人已經閃電跳起,一個取出一盞油燈掛在門口,同時快速的往門檻上貼了三張符紙,至於另外一個則是把一張符紙貼在豬娃子的腦門上,隨後倒吊著就拎到爐火上方,順手灑下一把粉末,就見火光暴漲,直接淹沒了豬娃子。

「啊……」

一聲尖利的哭聲響起,一個人形詭物鑽了出來,奔著旁邊已經傻眼了的山娃子撲去。

但傻乎乎的山娃子忽然在此時快速抽出誅魔槍頭,又准又狠的戳中那擄魂鬼的心臟,轟的一下,火光燃起,那詭物在嚎叫中化為一團灰燼。

不過這灰燼隨即又被季常用一個袋子裝起來。

所有人都很熟悉這一切的樣子。

這可不像是歷史固化,更是記憶還原,哪裏出了問題?

帶着這樣的疑惑,李肆跟着豬娃子,山娃子出門了,他默默套上誅魔槍頭,給自己身上貼了一張辟邪符,但這一次沒有信息提升,大爐子完全不存在或者匿了。

但鋪面而來的颶風,還有小村外翻滾的黑雲,以及非常清晰的凄厲哭號,簡直比上一次經歷的還要真實。

「四狗子精神點,別東張西望,禁忌都忘了?」山娃子的聲音嚴厲又快速,最主要的是,上一次記憶里是他們三個人分頭走,這次居然要排成三角陣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