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6 月 11, 2022
18 Views

可想而知,公孫度被冊封為鎮西將軍,想當然要跟着袁術一同返回壽春。

Written by
banner

為此,公孫康向袁術請求道;「陛下,我父已然年邁不能遠行,末將願代替父親跟您一起返回壽春,您看行嗎?」

可想而知,袁術想都沒想直接就拒絕了;「自然不行,朕已封公孫恭與汝為正副郡守,爾等留下來好好守着遼東便是。」

袁術這樣做當然是有原因的,公孫度在遼東盤踞多年,他的威望是遠遠超過倆兒子的。

所以,袁術把他帶走作為人質,留公孫康和公孫恭倆小的管理遼東,這樣一來的話,整個遼東郡才不會出么蛾子。

收復整個幽州地盤后,袁術大可以放心培養騎兵了,此次繳獲了近十萬匹戰馬,袁術全都將它們交給太史慈和趙雲,讓他倆訓練騎兵。

而太史慈和趙雲倆人也沒有讓袁術失望,在返回壽春后,倆人便是訓練為袁術訓練出兩萬騎兵來了。

「公元200年春,聖帝袁術滅烏桓、除掉袁尚袁熙,降服遼東公孫,至此,幽、並、冀、青、徐、揚六州均歸仲氏旗下。」《仲氏帝國史記》

兗州,許都,丞相府。

當曹操得知袁術殺死袁家兄弟,佔領北方各州的消息后,硬是被嚇得倒吸起大口涼氣。

他領軍進犯冀州時,被袁術率軍重創,用了小半年時間才恢復過來元氣。

結果袁術倒好,在這小半年內,居然將北方四州都給拿下了。

可憐袁紹袁本初奮鬥大半輩子得來的家業,到頭來自己死後,兒子守不住,卻給袁術做了嫁衣。

曹操真可謂那叫一個來氣啊,倘若北方四州讓他拿下還好,可讓袁術拿下的話,他心中自然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了。

「袁公路,吾是絕對不會讓汝舒舒服服過日子的。」曹操如此咬牙切齒說着,站起身來,對身邊的諸位謀士道:「吾已決定起兵討伐袁公路,汝等有意見否?」

這小半年時間裏,曹操分別在兗州、司隸、關中等地招兵買馬,規模已經擴展到十餘萬,也是已經具備討伐袁術的資本。

曹操也是想好了,要麼自己滅掉袁術,要麼被袁術滅掉,袁術已經稱帝,本身手中漢獻帝,絕對不能跟袁術共存的。

曹操下令討伐袁術后,其麾下謀士們基本都沒有意見,畢竟有點兒眼力價的謀士都能夠看出來,袁術已然成患,若不能及時除掉,必然危險至極也……

郭嘉進言道:「丞相,若想要對付袁術的話,僅靠我們一家的話,恐為不妥。」

曹操聞言,頓時略帶欣賞的向著郭嘉看去:「哦?奉孝可是還有什麼妙計否?可速速道來。」

郭嘉道:「根據荊州方面細作早就傳來的消息,劉玄德攻打宛城失敗后,因害怕丞相責罰,已然投奔劉表。」

曹操咬牙切齒憤恨道;「汝提他作甚?那個虛偽的大耳賊,吾早晚要將他給碎屍萬段也。」

郭嘉笑道;「不,丞相,咱們現在還不是殺那大耳賊的時候,恰恰相反,咱們可以借天子之名,往襄陽下一道旨意,讓劉表派軍襲擊宛城和柴桑,咱們則派軍進攻鄴城和陳城。」

「如此四路大軍,定能夠讓那袁術首尾不能相顧,直至滅亡也。」

聽完郭嘉的這番計劃,曹操滿意大笑起來,伸出大拇指對着郭嘉道;「好啊好啊,奉孝,還得是汝才能夠相處這般完美的計劃。」

「好,就按照汝說得般,傳吾命令,派遣夏侯惇夏侯淵領軍五萬進攻陳城,于禁樂進領軍五萬進攻鄴城,另外再派梁習為使前往襄陽,知會劉表,讓他派軍進攻宛城和柴桑。」

……

襄陽城,荊州牧劉表,接見了天子使者梁習。

「陛下有旨,袁術大逆不道,特派丞相曹操領軍討伐,望漢室宗親、荊州牧劉表能夠相助,攻打鄴城和武昌。」

接到這般旨意后,劉表立即召麾下文武前來商議。

「諸位也不難看出來,曹操這是想要藉助吾手來除掉袁術,諸位看來該當如何?」

謀士蒯良進言道;「主公,這雖然是曹操欲借您手對付袁術,但是那袁術稱帝之後,勢力已達六州,若是咱們再不跟曹操聯手滅掉他的話,我們恐怕就會被他所滅啊!」

劉表若有所思點點頭;「嗯,先生言之有理,既然如此,那吾就派出兩路兵馬進攻宛城和柴桑,策應曹操?」

蒯良又道:「主公,黃祖領軍駐守江夏,您可以直接讓他帶領水軍進攻柴桑。」

「至於宛城,那劉玄德投奔您許久,還沒有建立任何功勛,反倒是需要我們為其提供各種糧草,正好新野距離宛城較近,主公可以派遣他前往!」

不提劉備還好,一提到劉備,劉表可謂真是一肚子來氣…… 此時直播間,觀看人數還在不斷上漲,不多時間已經衝到了一個億。

所有人都聚精會神的看著直播,同時手指不停。

啪啪啪!

不斷敲擊著鍵盤把彈幕打在公頻之上。

「咦,我感覺子彈蟻好噁心。」

「萬萬沒想到,子彈蟻居然還有第二形態。」

「雖然秦風變強了,但是我覺得子彈蟻技高一籌。」

「卧槽,子彈蟻居然還解鎖新模式。」

「樓上的話,然後我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樓上,請停止你的想法。」

「你們快看,子彈蟻居然翻滾著想去救同伴,難道他們還有思想?誰能給我一個完美的解釋。」

「靠!我感覺子彈蟻的智商居然和我打了個平手。」

「驚!一位網友在家中無聊,居然和螞蟻比較智商。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噗,卧槽,你們也太逗了,笑的我肚子痛。」

「這彈幕為什麼每次都轉移了方向!我就想知道為什麼子彈蟻會組成一個圓球浮在水面。」

「……」

官方直播間

許願看見網友的彈幕,自己也十分好奇,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隨即轉頭看向姚鎮華。

感受到了許願的目光,姚鎮華微微一笑。

「這是螞蟻的共性,或者說這是螞蟻的社會行為。

因為這種螞蟻十分怕水,所以一旦遇到水所有螞蟻就會抱團形成圓形空氣艙,外層的螞蟻和內層螞蟻會輪流換氣從而保持生存。

如果有沒換氣的螞蟻死掉,活著的螞蟻就會快速填補其中的空位。

聽到姚鎮華的解釋,觀眾又紛紛投向屏幕。

此時

原本已經是殘兵敗將的子彈蟻,紛紛被救了起,蟻球不斷壯大不多時間已經有兩米大小。

觀看直播的群眾,還沒有來的及興奮,又開始擔憂起來。

擔心的不止觀看直播的觀眾,還是現場凌霜。

此時的凌霜已經急的滿頭大汗,每次想飛身下去幫秦風,都被秦風阻止。

凌霜也知道,自己過去有可能幫倒忙,但是凌霜心裡只想和秦風一起共同進退,哪怕對方是不可戰勝的對手。

秦風拚命使用著霹靂閃電,一陣陣的火光不斷攻擊蟻球,每一次使用出技能都能帶走一小部分子彈蟻,但是每次有子彈蟻死亡,都有其他子彈蟻進行補位。

不行,不能在這樣繼續下去了。

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子彈蟻沒有滅掉,自己就先招架不住了。

此時秦風腦袋飛速運轉。

突然一道亮光從腦袋中閃過,秦風眼睛一亮。

有了

秦風停止了霹靂閃電技能,重新使用噴火技能,瘋狂的向子彈蟻噴射而出,而且火力比之前溫度更高,火柱更大,威力更猛。

所有觀看直播的觀眾,此時猶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姚鎮華都說了火焰對子彈蟻不起作用,況且秦風也是知道,現在又使用出了噴火技能,這是鬧那樣。

不過很快吃瓜群眾就得到了答案,在火焰猛烈燃燒過後,噴水技能化為水線射向圓球內部。

此時蟻球,突然膨脹起來。

「砰!」

只聽見一聲巨響,蟻球內部突然爆炸。兩米多高的圓球,瞬間變的四分五裂。

秦風抓住時機,一個霹靂閃電直取蟻後腦袋,蟻后瞬間炸成了灰灰。

此時被炸的四分五裂的子彈蟻,突然沒有蟻后的指令,一個個的愣在原地。

「嘶嘶嘶~」

秦風抓住機會,噴水技能不要錢的衝擊著這七零八落的子彈蟻。

凌霜看到這個情景,也從樹上飛了下來,使用技能對子彈蟻進行著絞殺。

此時的吃瓜群眾,看著屏幕中追殺子彈蟻的場景瞬間心跳加速,臉色漲的通紅。

腦袋中,一遍又一遍思考復盤方才子彈蟻爆炸的場景。

心中頓時疑惑叢生。

為什麼蟻球會爆炸?

此時不少人已經敲擊著鍵盤,開始詢問著其他吃瓜群眾。

「卧槽,卧槽!有誰能告訴我子彈蟻變成的球球為什麼會爆炸!」

「同求,你們不知道,當時我看到這個情景都驚掉了下巴。」

「好特碼神奇,難道秦風還有什麼我們不得而知的技能。」

「樓上說的很有可能,我覺得一定是這樣。」

「太秀了,太殘暴了。」

「樓上正解,秦風簡直秀出了天際。」

「你說秦風這腦袋是怎麼長的,我現在還沒有明白過蟻球為什麼會炸。」

「秦風giegie太厲害了,我以後也要這麼厲害。」

「呵呵,女人,不管你多厲害,只要我兩根手指一動,你就得嗯嗯啊啊,這是規矩。」

「噗,樓上的,我覺得你還未動手之前,有可能已經被對方抓住把柄。」

「卧槽,這車開的我特碼措不及防,咋們能不能理智討論?」

「俺已經系好安全帶,快發車吧。」

「我才對一個路過的妹子說了樓上的話,現在自己上了警車,聽警察說我這種情況可能拘留一個月。」

「噗,哈哈,笑死我你們是要繼承我的花唄還是借唄。」

「靠!我就想知道,蟻球炸裂的原理,這特碼一套又一套,直接把我弄懵逼了。」

「……」

屏幕中彈幕橫飛,官方不斷篩選出問題。現在排名第一的問題,都是在問蟻球炸裂的原因。

許願尷尬看向姚鎮華,因為這個問題自己也不知道。

「其實很簡單,你知道熱脹冷縮這個原理吧。」姚鎮華看向許願問道。

許願點了點頭,小學都要學的知識,自己肯定是知道的。

「就因為子彈蟻不怕火,秦風通過噴火使蟻球外表溫度達到不可思議的溫度。

在然後利用蟻球密不通風的特性,往高溫的蟻球裡面注入冷水。

冷水遇到高溫形成水蒸氣,然後把蟻球撐開了。因為密封性太高了,所以產生了爆炸。」

姚鎮華的解釋,讓所有觀眾有一個恍然大悟的感覺,果然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實際原理很簡單,但是如果自己在那個緊張的情況下,是絕對不會這麼快想出這種辦法來的。

正因為如此,所有人更加佩服死秦風來。

此時秦風他們已經進入收尾工作,凌霜激動的打擺子,這可是彈蟻比龍級天災都厲害的子彈蟻。

隨即過頭,滿臉通紅的看向秦風問道:

「你怎麼想到這個辦法對付子彈蟻?」 懷着忐忑地心情,時鳶和沈悅一起回了喜旺村。

第一件事,便是去拜訪那位沈悅記憶中的老中醫。

然而不幸的是,這位老中醫已經去世了,如今住在這裏的,是他的兒子一家,兒子看起來也已經五六十歲的樣子了。

「你們要看病的話,我也可以給你們把把脈。只是我的醫術不如我爸他老人家,這是實話。」老中醫的兒子皮膚黝黑,姓胡,大家都叫他胡大夫。

時鳶和沈悅對視了一眼,沈悅用眼神詢問她要不要試一試,時鳶則點了點頭,率先開口:「那就麻煩胡大夫給我把把脈了,我最近身體有些不大舒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