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5 月 19, 2022
23 Views

「除了嚶嚶嚶?你還會幹啥?」通過精神印記,林長青抱着最後一絲僥倖問起來,萬一,對吧,萬一哪!!!

Written by
banner

「嚶嚶嚶~」小狐狸傳達出了它的話。

「吃?除了吃還會幹啥?會不會打架?」林長青有一種夢想破碎的感覺,自己的小白,自己的霸氣小白沒了。。。

「嚶嚶嚶!」小狐狸一臉興奮。

「喝?還有啥?」林長青臉色有點黑了。

「嚶嚶嚶~~~」

「睡?玩?然後沒了?」林長青臉色黑成了鍋底,自己這召喚過來的是召喚獸?還是祖宗啊?

小狐狸聞言,很老實的的點了點自己的小腦袋,看起來無比的呆萌。。。我特媽的想掐死你啊!!!

「好可愛的小狐狸啊,林長青!你這樣會弄疼小狐狸的!來,小狐狸,讓姐姐抱抱~~~」唐月此刻母性光輝也爆發了。

沒辦法,小狐狸雖然沒啥特長,但是長得可愛,萌人啊!女孩子對於可愛的事物幾乎是沒有抵抗能力的。

「嚶嚶嚶!」小狐狸一臉拒絕,並且無比嫌棄的給了唐月一個眼神,並用自己的爪子抱着林長青的小臂。

「!!!!!」老子想讓唐月老師抱都沒機會,你丫的身在福中不知福!

林長青很嫌棄的將小狐狸拋給唐月老師,對就是隔着好幾米,給拋過去的那種。

「嚶嚶嚶?」小狐狸張牙舞爪的在半空裏掙扎著開始了自由滑落。

「有你這樣當主人的嘛~小狐狸好可愛,摸摸~~~」唐月將半空中的小狐狸接在了手中,抱在懷裏,摸著那柔順的毛髮,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而小狐狸似乎覺得被人抱着好像挺舒服的,從一開始的略微掙扎變成了一臉享受,眯着眼睛躺在唐月的懷裏。

那小小的狐狸頭還時不時的往一些不該蹭的地方蹭。

這看的林長青眼睛都直了,我能說,我他么的好羨慕這色狐狸啊!

呵呸,色狐狸!!

……

本來林長青是打算要回去的,可是唐月讓他留在杭州里玩上一段時間。

說是她這段時間比較悠閑,就讓林長青陪着她逛逛杭州。

只是唐月那時不時望着小狐狸的眼神出賣了她。。。

唐月老師,難道在你心裏,我還沒有一隻色狐狸重要嗎。。。

唐月告訴林長青,其實小狐狸倒是其次的,主要是自從她搬到杭州后,她幾乎都沒有在這座城市遊玩過,正好他也在,就陪她逛逛街吧。

兩人帶着一個小跟班開始了逛街、游景、吃美食……林長青爽不爽不知道,反正小狐狸這幾天是真的爽到爆。

一大堆眼花繚亂的食物,可口,美味,忍不住。。。

唐月這段時間也發現了小狐狸,不,或者說是林長青的一些秘密,不過她也沒多問,誰還沒有個秘密哪。

次元召喚出來的召喚物,在人間逗留的時間是有限的,因為召喚出來的過程中還在不停的消耗魔能,但是林長青召喚出來的小狐狸是個例外,它可以一直逗留在人間。。。

就這樣,兩人一狐很溫馨的過了一個星期。

……

「我要走咯,唐月老師我會想你的。」林長青揮舞著小手,一臉不捨得的看着唐月。

「小白,要想我哦~~~」唐月直接無視了林長青,她輕輕揮着手對蹲在林長青肩膀上的小狐狸喊道。

小白是唐月給起的名字,林長青抗議過,可惜抗議無效。。。

「嚶嚶嚶~~~」小白叫了兩聲。

林長青這一陣相處,也懂了小狐狸的獸語:我會的~我會想念那些好吃的。

唐月老師,你的心給了一個沒有良心的小狐狸。。。

這不是我小白啊!!!我的小白還在召喚位面啊,小白~我想你了!!

……

「啊嗤!啊嗤!!」召喚位面,嘯天風雷獸懶洋洋的趴在地上用毛茸茸的爪子摸了摸鼻子,整張虎臉充滿了疑惑,自己這是感冒了嘛?咦,感冒是什麼?

……

大概是看出自己主人心情不好,小白很善解人意的用尾巴摩擦著林長青的臉頰。

「打架不會打,吃飯一個頂十個,除了賣萌,你還會幹點啥。。。算了,好歹也是自己第一隻召喚獸,就當養寵物吧。回頭你就陪着心夏,心夏應該會很喜歡的。」林長青拍了拍小白的腦袋,小白也很配合的揚起腦袋,一副很舒服的表情。

……

回家后,隨手將小白扔給了心夏,林長青就朝獵者聯盟那趕去,賺錢,賺錢啊!

就在剛剛,他買了3張光系、暗系跟召喚系的星圖之書,3張星圖之書花了30萬,對應的正好是這三個系魔法的中階技能光佑,巨影釘,契約召喚。

林長青手裏還剩下不到70萬。。。在魔都里連個廁所的一塊地面都買不起。

獵者聯盟在陸家嘴那一片,幾大勢力他們基本上在上海這摩天大樓區域佔據了一棟巨型大廈。

抵達獵者聯盟大廈,林長青順着電梯坐到了第五十層。

獵者聯盟大廳幾乎霸佔了這整個樓層,光是通往這裏的電梯就有十五部,人流量相當龐大。

獵者聯盟大廳周圍佈滿了液晶顯示屏,那裏呈現滾動的字幕,向這整個大廳的獵法師們呈現出全國各地的不同懸賞。

可以說,魔都的獵者聯盟大樓收集的信息是全國最全最廣的,乃至國外很多懸賞都會在這棟魔都獵者大廈中貼出,獵法師們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找到他們最稱心應手的懸賞和委託。

……

魔都市的獵者聯盟有着兩個大版塊,分別是城市獵妖人,野外獵法師。

城市獵妖人,顧名思義,就是專門解決魔都市的各種妖異事件。畢竟魔都那麼大,什麼妖魔鬼怪的都有。

城市獵妖人相當於魔都市的城管,不過這城管管的不是人,而是妖魔。

野外獵法師,就是要走出魔都安界,直面外面的妖魔,這種危險性極高,但是相對應的報酬也高。

林長青當然選擇野外獵法師了,魔都城裏雖然相對來說安全,但是給的任務報酬實在太少了。

簡單的任務有幾千塊錢,難一點的就幾萬,自己猴年馬月才能貸款買房啊!

這一年最起碼先把首付錢給掙出來啊,剩下的慢慢還。。。

野外獵法師就不一樣了,最低都是十多萬起步,甚至擊殺一些統領級的妖魔更是有上千萬的報酬!

在野外,自己小心一點基本沒啥事,碰到統領級妖魔直接就是大招伺候,他還真不信了,統領級的妖魔能抵擋住光暗天使的無限轟炸。 一整個上午,蘇小荷都在醫院,直到中午安千然吃過了午飯睡著了,她這才起身,轉頭對看護道:「我把然然交給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她,不要讓不相干的人進來欺負了她。」

「蘇小姐放心,這些慕先生已經交待過了,我會照顧好方小姐的。」

蘇小荷這才離開了,疲憊的進了電梯,眼看着電梯到了一樓,她抬腿就邁了出去,可身子還未站穩,就被一隻手拉了過去,「啊……」

蘇小荷的驚叫聲才起,就被另一隻手捂住了嘴,「別叫,是我。」

蘇小荷無語的瞪着齊墨川,不是高冷嗎?不是霸道酷嗎?

怎麼這些與跟她在一起的齊墨川根本不搭邊呢。

這一點也不高冷了,也不霸道也不酷了,就象是一個調皮的大孩子,因為嚇到了她而開心不已的樣子,讓她特無語。

「還以為你今天下午不上課了呢,怎麼這麼晚才下來?」

「然然才睡,齊墨川,你來這裏,有沒有通知霍叔?不然他就白等了。」

「有,走吧,送你去學校,不然遲到了。」齊墨川說着,就牽起了蘇小荷的手,他現在,特別的習慣在人前與她秀恩愛,而且越秀越自然,彷彿要是不秀,他就渾身不自在似的。

「你怎麼來了?」大總裁很忙,她是真的知道。

從他與漢丁頓先生談生意的場面她就知道他有多忙了。

每天要面對形形色色的人不說,還有辦公桌上那一大堆的文件,還要處理公司的各種突發事件,這些都是齊墨川的每天的日常工作。

普通人面對其中的一件都會忙得焦頭爛額,可是齊墨川卻很輕鬆的樣子,什麼到他的手上都變得簡單了。

「呆會你就知道了。」齊墨川微微一笑,可是笑容里全都是神秘的味道。

也成功的吊起了蘇小荷的胃口,「到底什麼事呀?」

「上車了告訴你。」

地下停車場。

車廂里有些昏暗。

可齊墨川也沒有開車廂內飾燈的意思,先是一歪身就湊近了蘇小荷。

蘇小荷緊張的一歪頭,「大白天的,齊墨川,你收斂點。」昨晚他就親了她,還讓她主動的親了他,這求親有這樣上癮的嗎?

齊墨川微微一笑,「系安全帶也要收斂點,那你是要違反交通規章的不想系吧?」

蘇小荷這才明白他為什麼靠近自己,果然他雙手一扣,只聽「咔嗒」一聲響,她身上的安全帶就扣好了。

蘇小荷微囧的看向了齊墨川,「說吧,為什麼來找我?」

「你是我老婆,我找你是天經地義吧。」最近,齊墨川越來越習慣自己這多出來一個老婆的事實了。

也喜歡這樣的逗弄蘇小荷,就從多了這一個老婆開始,生活都變得有滋有味了起來。

「快點說,別打岔,到底什麼事?」

「瞧你急的,就跟個孩子似的。」齊墨川低低笑,背在身後的一隻手突然間舉了出來,是一個漂亮的紅色的包着天鵝絨的精緻的盒子,「猜猜是什麼?」

蘇小荷一看那盒子就明白了,也想起來他答應送她的東西了,「手鏈,我這要還猜不出來,也不用叫蘇小荷了。」

「確定?」

「確定。」蘇小荷不以為意,昨天他才說要給她買手鏈的,所以,齊墨川不過是現在兌現罷了。

「我可是錄音筆錄了音喲,你要是想反悔也不成了。」齊墨川說着,就緩緩打開了手裏精緻的首飾盒子。

然後,就是一枚漂亮的紅寶石的戒指映入了眸中。

漂亮的,在這地下車庫的車廂里,顯得特別的耀眼,很好看。

她甚至能看到紅寶石折射出來的光影,打在周遭,漂亮的讓人捨不得眨眼睛。

「怎麼樣,你現在不用叫蘇小荷了,叫你什麼呢?」

「齊墨川……」蘇小荷聲音一哽,目光全都在紅寶石的戒指上,她不懂這些珠寶首飾值不值錢,但她知道,只要是齊墨川送給她的,就都是寶貝,是無價的。

「這個,是送給你平時戴着玩的,不然,手指上光禿禿的真不好看,來,我幫你戴上。」齊墨川說着,就親自為她戴在了左手的無名指上。

左手的無名指,代表了已婚的身份。

蘇小荷的指上多了這一枚紅寶石的戒指,蘇小荷就覺得都不知道要把手放哪裏了,左看右看,還是好看。

只是,在看着的同時,心底卻多了一抹憂傷。

齊墨川只是送給了她這枚戒指,但是並沒有說過這一場婚姻還差的那一個儀式還要不要舉行了。

然後舉行時是不是還要送她一枚婚戒呢?

又或者,這枚紅寶石的戒指就算是她的婚戒了,他壓根就沒打算與她再舉行婚禮呢。

其實,她也不是想要一個很隆重的婚禮的。

只是覺得,哪怕就只有他們兩個,有一個簡單的儀式也好,也算是她做一次完整的新娘。

可是齊墨川不提議,她是真的沒有辦法開口。

畢竟,除了結婚儀式以外,他該給她的,正在一點一點的給她。

「喜歡嗎?」齊墨川看着蘇小荷看了好看天了,這才放了心。

「嗯,喜歡。」

「那再看看這個,是不是也喜歡?」齊墨川說着,就象是變戲法似的,轉眼間又變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

「這次是手鏈了吧。」蘇小荷瞪了齊墨川一眼,真會耍花樣,害她剛剛猜錯了。

「嗯,是的,全新的。」

蘇小荷接過打開,可發現這條手鏈有點長,「要不要拿去修改一下?我不用戴都能感覺到有點大。」

齊墨川微微一笑,「這是我的,來,給為夫的戴上。」

「你……」蘇小荷一伸手就狠狠的掐了齊墨川一下,「你個流氓,你個壞蛋,我還以為是給我的呢,你又騙我了。」

「沒有吧,我只說是手鏈,其它的也沒說什麼吧?我有說是你的嗎?」

蘇小荷囧,要不是齊墨川已經送了她一個戒指,她絕對下車走人,這男人太壞了。

不過囧歸囧,她還是親自為齊墨川戴上了手鏈,然後,握着他的手左看右看了起來,「我一直以為男人戴手鏈會很娘,可是齊墨川,你戴着就沒那種感覺呢,好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