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5 月 16, 2022
26 Views

說罷,便是朝著已然清理完現場的眾將士喊道:「歸隊!」

Written by
banner

……

之後,軍部也是按照中年將軍的命令,將這四具屍體送回了各自的家族去了。

結果嗎,不用說了,四大家族集體暴怒了!

咱們一個個來說~此刻,展家大堂,所有族人均來到了這裡,望著地面上被白布遮蓋住的屍體,盡皆緘默不言。

展家家主展玄重,此刻卻是一言不發的看著地上。

面目陰沉似水,知道展玄重的人都知道,這會兒的他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了。

所有在場的人,均是靜若寒蟬,根本不敢發出哪怕一點聲音。

最後,還是展玄重的二弟展玄翼開口了。

「大哥,節哀~」

他亦是一臉震怒的看著自己侄兒的屍體,但他還是強忍著,安慰著展玄重。

「真是不把我展家放在眼裡了啊!」展玄重呼出一口氣,面色卻依舊陰沉。

「老二,看來我們有必要展露下實力了。」說著,一雙眸子中閃爍出無盡的殺意。

「大哥,你想和星武總院開戰?」展玄翼有些擔憂問道。

「哼!」

展玄重重重的哼了聲,包含著無盡的怒意,怒聲道:「怕什麼,其他三個家族,情況和我們一樣,我想肯定也不會就這樣罷休的。」

「既如此,那麼我們四家便聯合一起,我倒想看看星武總院該如何!」說到這兒,他的眼神中,更是殺意暴漲了許多,氣勢也是直接在大堂內鋪散了開來。

「這個仇不報,我枉為人父!」

聞言,展玄翼便重重的點點頭,臉上也是一面決然的道:「好,那麼我便去準備起來,侄兒的仇一定會報的!」

……

盛家,一座奢華的大院內。

盛家主事人盛坤,滿臉心痛的看著已然死去多時的盛雪茹的屍體,旁邊一位婦人早已泣不成聲。

「小茹啊,為父沒能保護好你啊!都收父親沒用啊!」盛坤滿是心痛的呢喃道。

隨即雙眼一瞬間的銳利了起來,其內更是寒意森森。

「放心,小茹。你的仇父親絕對會為你報的,我盛家絕不能被這麼欺辱,我一定要讓兇手付出血的代價!」

隨後,緩緩的蓋上白布,站起身來,望著在座的族人,冰冷又強勢的朝著眾人道:「調集盛家所有可用力量,等待我的命令。」

「是,家主!」

所有人均是面色陰沉的很。

自家大小姐被殺,就是直接在抽他盛家的臉,這怎能讓盛家之人開心的起來。

「星武總院……」微眯著雙眼,盛坤滿臉殺意涌動,顯然他已經做好了和星武總院死磕的準備了。

……

單家。

單玉婉的死,可謂是牽動了整個家族所有人的心。

作為家主之女,自然是從小便是收到極大的關注。

而且因為是家主之女,更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現在回來的卻是一具冰涼的屍體,這如何能不讓單家上下感到憤怒!

家主單統一身殺意毫不掩飾的散發出來。

眼中的恨意更是充斥,死死的盯著自己女兒的屍體,低聲咬牙道:「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我盛家也要報此血仇!」

隨即傳令下去,命令所有盛家的可戰之士,盡皆進入待命狀態,只要他一聲令下,便是傾巢而出。

而柳家那兒,柳暮光的死,更是驚動了柳家的活祖宗,已經四百多歲的柳淵。

柳家偌大的會議室內。

柳家老祖柳淵坐於首位,一臉陰沉不發一言。

一旁的柳家現任家主柳司鴻,也是面色憤怒的坐於邊上。

對於自己兒子的死,自然是要數他最憤怒!

自己就這麼一個兒子,現在居然是白髮人送黑髮人,這如何能讓他忍得住不怒上心頭。

現在老祖宗出來了,那也就是說,他兒子的仇是肯定會報的。

沉默半晌的柳淵,這會兒終於是出聲了。

「知道兇手了嗎?」低沉的聲音赫然在這個時候響起。

從他的聲音中,在場之人,都是很清楚的感覺到柳淵的憤怒。

要知道,柳暮光一直是被柳淵看做是下一代柳家的繼承人,是要被重點培養的。

可現在,居然被殺了!

這是要斷了他柳家的未來啊!

「老祖都已經查清楚了。」一旁,柳司鴻連忙道來。

「此人叫葉辰,是星武學院今年剛進入的新生。」說到葉辰這兩字后,柳司鴻頓時咬牙切齒的不行。

可見,他對於葉辰是有多麼恨了。

「葉辰~」柳淵眯著眼睛,輕嚼著這兩個字,瞬間雙眼豁然大睜,一陣厲芒豁然乍現。

「殺我柳家子孫,必須付出血的代價!」

此話一出,會議室的氣氛陡然凝滯了下來。

令所有人都忍不住重重的大喘了一口氣。

「老祖,但星武學院那兒?」柳司鴻還是有些顧及的,畢竟是星武總院,可不是其他什麼一般的學校。

「哼!星武總院又如何,如今大世降臨,他星武學院又豈能在肆無忌憚。」老祖柳淵冷哼一聲,面目威嚴的對眾人道。

「所以,是時候要與星武學院來了結一番了!」

……

。 大家坐下來一頓飯,賓主盡歡。

酒足飯飽,榮主任拍著江少國的肩膀,大誇江少國年輕有為。

讓江少國放心,這樣年輕有為又有魄力的年輕人,怎麼可能沒有出人頭地的機會。

這是變相的讓江少國放心。

帶著自己兩個兒子回了。

送走了榮主任父子三個,這會兒他們才算鬆口氣。

這會兒屋子裡四個人誰都不說話,氣氛異常尷尬,和剛才的把酒言歡比起來。

這會兒劉哥和江少國兩個人,反而還不如剛才配合默契的應付榮主任。

劉嫂子看了一眼屋裡這氣氛,拉起了江小小。

兩個大男人磨磨唧唧,還不如他們兩個女人。

兩個人這會兒反而像是生氣的小女孩兒一樣,別彆扭扭。

誰都不樂意先走出那一步。

「小小,走,跟嫂子去那個屋收拾一下,今天晚上你和嫂子睡,讓你哥和你劉哥睡。你們倆收拾你們倆的,我們可不管了!」

劉嫂子扔下一句話也不管兩個人回答不回答,直接拉起江小小就去了隔壁屋。

江小小一進屋就掩嘴偷著樂。

劉嫂子在後面給她屁股上輕輕的來了一巴掌。

「你個小沒良心的,我這是為了誰,你居然還沒心沒肺的在那裡笑我。」

江小小立馬一扭身,就和麥芽糖一樣粘在了劉嫂子的胳膊上,

「嫂子啊!我怎麼能沒良心,我最有良心,要不然我把心捧出來,讓您瞅一瞅。」

「哎呀,我遇到你這個小無賴,小賴皮,也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

兩個人立馬笑作一團。

兩個女人鋪了床,立刻就睡了。

也不管那個屋的兩個大男人怎麼尷尬。

江小小躺在炕上,聽到劉嫂子沉穩的呼吸聲,漸漸用自己的意識進入空間。

卻空看到空間的土地上已經冒出了新的秧苗,看起來顧傑看到自己的字條。

江小小去找字條的地方,果然已經不在。

架子上卻多了一張新的字條,上面龍飛鳳舞的寫了兩行字。

「小麥已經種上,你說的辦法很好,不過一定要注意安全,實在不行寧可不要錢,也要顧惜自己。盼歸!」

字體筆走龍蛇,鐵划銀鉤。

看到盼歸兩個字,江小小不由的嘴角勾了勾。

還真是神奇,兩個人之間也算是一種緣分,上輩子完全沒有交集,只處於暗戀狀態的自己,這輩子卻和上輩子暗戀對象成為了莫逆之交。

而且兩個人的這份交情,大概任何人都無法拆散。

江小小滿足的看了看田地里的那些綠油油的秧苗,這些秧苗代表著希望,代表著他們人生將無法阻擋的未來。

這裡所有的成果都有自己的一半。

雖然只有一半,可是忽然就像是有一個下屬一樣,有什麼事交代一聲,就會有人完成。

而且顧傑還是一個萬能的下屬,什麼事情交給他都可以放心,絕對會做到完美無缺。

雖然一開始她知道有另外一個人和自己共同享用空間,心裡有點不情不願,可是這會兒忽然覺得兩個人共有一個空間,也沒什麼不好。

其實還挺好的,讓未來的大佬每天給自己當牛做馬,這種感覺真是任何成就感都無法比擬。

江小小捂著嘴一回身,就看到了那棵桃樹。

看到桃樹的那一瞬間,不由得眼睛一亮,一直都以為這棵桃樹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成熟。

更多的時候,關注點已經不可能放在桃樹上面。

後來聽顧傑說才知道,原來空間里所有的工作都需要顧傑來做,顧傑已經用靈泉水給桃樹澆了。

以前那些青澀的桃子,現在似乎有些改變,她現在看到的這棵桃樹熠熠生輝,這種熠熠生輝,就像是整棵樹的周圍多了一圈金色的光芒,讓人看了就明白,這棵樹絕對是有大作用。

就像是以後看到的那些電影,電視劇里做完特效之後的寶物一樣。

樹上的那些桃子,現在全部都已經紅彤彤的。

每個都比一個拳頭還大,飽滿圓潤,最重要的是顏色的紅潤,讓人看了就垂涎欲滴。

江小小剛想摘桃子,卻發覺這個桃子跟前的葉子上面似乎有什麼字?

如果不是自己因為桃子的神奇,多打量了兩眼,估計都不一定會注意到。

輕輕的翻開樹葉,卻看到這顆桃子旁邊的樹葉上,居然寫著包治百病。

她又打量了其他的桃子,翻開旁邊的葉子,果不其然,其他的每一顆桃子的旁邊相映的都有一片樹葉,上面寫明了這個桃子的作用。

就像包治百病一樣,每一行字都包含了她所擁有的功能。

比如這顆桃子,上面就寫的是過目不忘。

那顆桃子後面寫的是力大無窮。

還有一顆桃子,後面寫的是百毒不侵。

最重要的是,她居然看到一顆桃子,後面寫著多子多福。

江小小沉思了一下,用她的理解來說,每一片樹葉相當於是解釋了這顆桃子的功能,也就是說這一棵樹上所有的桃子都具有不同的功能。

每一個桃子的功能都足以堪稱神奇。

可是這一棵樹上,每一顆桃子的功能都沒有重複,難道說這一顆桃子被吃掉之後,桃子就沒有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