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53 Views

說著,劉寶國突然朝著三十裡外的妖獸群揮了一手。

Written by
banner

然後眾人都能感覺到空氣一凝,突然變得莫名的沉重,同時也感覺到身旁的空氣也變熱了一般,周遭的空間彷彿都被改變了一般,甚至都微微的有一點扭曲。

下一秒,城牆上的眾人就看到,對面的妖獸群上空出現了一顆顆巨大無邊的火球,每一顆火球一個足球場那麼大一般,徑直的朝著下方的妖獸群落去!

與此同時,只看到妖獸群中央發出了一道肉眼可見的波動,然後妖獸群的上空就出現了一道透明的空氣牆,將劉寶國召喚出來的巨大火球給擋在了半空之中,以空氣牆為界限,火球一會上一會下的,雙方就在那裡僵持起來!

看到此景,劉寶國眼神一凝,冷哼一聲,然後另一隻手卻再次一揮,火球下落的力度再次加大,而那堵空氣牆像是濕透了的紙一般,瞬間出現了幾個破洞,然後就有幾個火球趁此機會,突破了那個透明空氣牆,落在了妖獸群之中。

那幾顆火球在落到妖獸群里之時,突然爆炸開來,一陣刺眼的光芒瞬間在漆黑的夜裡亮起,將黑色的天空照得通明,幾個蘑菇雲頓時在大地上升起,像是小型的核彈爆炸一樣!

刺眼的光芒閃過之後幾秒,在城牆上的站立人群能清楚的感覺到腳下的大地不停的在震動,

緊接著,一道肉眼可見的空氣波來到了城牆這邊,而空氣波的巨大衝擊力甚至讓一些人沒站穩,直接摔倒在地上!

等眾人重新站起來,盯著前方妖獸群看的時候,紛紛不由得長大了嘴,臉上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只見那火球的爆炸之處,方圓三里之內的所有妖獸都被一瞬間湮滅,原地留下了一個深達幾千米的大坑。

回過神來的人們,紛紛用驚恐的眼神看向院長劉寶國站立的地方,望著劉寶國那輕描淡寫的模樣,心裡不由得生出了忌憚之情!

就在這個時候,劉寶國突然散發出自己半步人仙的氣勢,城牆上的一眾人員頓時感覺空氣一悶,身上彷彿壓了一座大山一般!

劉寶國那低沉的聲音響起:「大家也看到了,那些妖獸不足為懼,所以大家也不用害怕,只要大家安安心心儘力的的守衛潁川府,事後我會上報帝國,重重的答謝你們!」

聽著劉寶國那暗含威脅意味的話,眾人心中雖然不滿,但迫於劉寶國那恐怖實力的壓力,所以並沒有人敢開口說什麼! 說罷,劉寶國便不再理會在場的眾人,徑直轉身走向閣樓。

只不過在閣樓門前的時候,劉寶國的腳步停了下來,也不轉身,只是頭往後一轉,用仿若春日一般溫暖人心的笑容道:「還有,我忘了給大家說,為了避免出現軍心渙散然後有人逃跑的事出現,所以我要聲明一點,絕對不允許出現逃兵,要是被我發現那些人當逃兵了,定斬不饒!」

「如果你們不信的話,你們可以試試……」

聽著劉寶國這已經非常明顯的威脅的話,下面的眾人紛紛慌亂起來,不停的交頭接耳討論著什麼,對劉寶國不滿的情緒籠罩在參與守衛的一眾人員之中!

儘管心裡很是不滿,但卻沒有任何人敢站出來反駁劉寶國的話,畢竟劉寶國那恐怖的實力擺在那裡,因為誰也不想當那隻被敬猴的雞!

看到城牆之上紛亂不已,書院的導師們也下場來安撫眾人,平復眾人心裡那些不滿的情緒,畢竟大敵當前,要是萬一自己內部先亂了,那可如何是好!

劉寶國走進了閣樓,關上門之後,煩躁的說了一聲:「來了就來了,何必躲躲藏藏的,不像個大丈夫!」

段志宏苦笑著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沒想到你居然還能查覺到我躲在你的閣樓里!」

劉寶國翻了個白眼,不屑道:「我好歹是半步人仙的修為,就算你隱藏了自己的氣息,我也能輕易的發現你。就更別說你還沒隱藏自己的氣息,我又不瞎,也不是要死了,哪能發現不了你呢?」

段志宏拱了拱手笑道:「是是是,院長您老人家老當益壯,我們這些小嘍嘍哪能入得了您老人家的法眼呢?」

劉寶國佯怒道:「滾,有什麼話趕緊說,別浪費老夫時間,我還趕著睡覺呢!」

聽到劉寶國那麼說,段志宏收起了自己的嬉皮笑臉,一臉苦笑的道:「既然院長你此前已經用實力震懾了那些心生退意的人,最後為何又要說那些威脅人的話,難道您老人家不知道這樣的話,很容易讓人不滿,甚至憤怒,這樣對我們後面抗擊妖獸並沒有任何的好處啊!」

劉寶國盯著段志宏看了好一會,最後嘆了口氣說道:「我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修仙者畢竟和凡人不同。」

「假如是潁川府的凡人參與這場戰爭的話,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因為只要我們抗擊不住,我們就都會死,而且我們身後的都是他們的家人,所以不用我說什麼,他們都會用命去抵抗妖獸的入侵!」

「但修仙者不一樣,在這裡的絕大部分修仙者,都是外來的人員,其中就包括了我們書院百分之九十八的學子,只有剩餘的百分之二是潁川府本地的!」

「至於其餘的散修人員,那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在前來參與守衛潁川府的三萬修仙者當中,本地的修仙家族或是學員加起來,總共不過五六百人左右。」

「而這五六百人,面對對面那五十多萬的妖獸來說,又有何用?而且根據後續的情報來看,還有無數的妖獸從草原深處趕來!」

「你活了這麼久了,也不再是哪些熱血的小青年,這麼多年來,想必你也看清了,除了少部分真正願意為人奉獻自身的以外。絕大部分的人,在不損害自身利益的情況下,還是樂意幫助其他人的。畢竟那樣,自己損失不了什麼,還能得到名譽,所以很多修仙者非常樂意去干!」

「但現實的問題是,只要觸及到了自己本身的利益,不論是誰,都會以自己的利益為先,更何況這是關乎到自己生命的事。」

「修仙者所走的每一步,都不是很容易的是,都是耗費了大量的時間,物質和各種各樣的痛苦才能走到這一步。所以在這事不關己,同時自己多年的苦修也有可能消散一空的情況下,你覺得,還有誰會留下來?」

「而且,只要不是壓倒性的實力碾壓之下,一個修仙者想要離開或者保命,那是非常輕而易舉的事!」

「所以沒辦法,我只能以絕強的姿態,向對面的妖獸攻擊,讓眾人認識到我的實力,以此來震懾他們!在之後,我再加以言語的威脅,讓他們害怕我,因此不敢隨意當逃兵!」

「在當逃兵之前,就得要先考慮能不能從我手下安全離開,修仙者也不傻,在面對巨大的壓力的時候,都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而且,我唱紅臉了,那麼剩下的就是你們的任務了,白臉就交給你們。」

「好了,我累了,你下去吧,注意安撫眾人,尤其是你那小師侄,剛剛我發現他對我很是不滿,要不是打不過我的話,我懷疑他甚至都有可能要來打我這個老頭子!」說罷,揮了揮手,示意段志宏退下……

聽完劉寶國先前的解釋,段志宏無奈的點了點頭,沒辦法,因為這就是現實,這就是人心,雖然說著不好聽,沒有那麼想象中的那麼高大上,熱血振奮人心,但這的確就是現實,殘酷的現實!

不過,後來在聽到劉寶國調侃葉晨的話后,段志宏也佯裝怒道:「這小子,居然敢對院長大人您不滿?院長您放心,我回去這就收拾他,好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尊老愛幼!」

劉寶國白了段志宏一眼道:「滾滾滾,看見你們就煩,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我都這麼一把年紀了,難道我還會和他計較嗎?還算計我,生怕我遷怒於他,於是就先堵住我的嘴。」

段志宏尷尬的笑了笑,還想說點什麼的時候,劉寶國眼睛一瞪道:「趕緊給我滾,不然晚了我可就要後悔了……」

「是是是,我這就離開,不打擾院長您老人家了……」說著,段志宏笑著退出了閣樓。

鏡頭轉回葉晨等人這邊,在看到劉寶國離開了之後,葉晨這才不滿的開口道:「這算什麼?先是用實力震懾我們,接著再威脅我們,把我們當什麼了?既然我們選擇留下了,難道我們還會逃了不成?」

劉羽拉了拉葉晨的衣服道:「小聲點,不然等會被聽到了……」

看到劉羽一副畏懼的模樣,葉晨心中怒火一燒,大聲道:「聽到就聽到被,難不成還能把我殺了?」

劉羽無奈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道:「三弟,你先冷靜一點,你要理解院長他的苦心!」

「呵,苦心?苦心就是威脅我們這些守衛潁川府的人……」 看著熱血上了頭的葉晨,本就心中不快的林穎這時也在一旁微怒道:「夠了,葉晨,說了讓你冷靜一點,你就給我冷靜一點,你怎麼就是不聽呢?是不是要我親自出手讓你冷靜冷靜?」

感受到林穎身上發出來的寒意,頭腦發熱的葉晨頓時像被潑了一盆冷水一樣,只得砸了砸嘴巴,趕緊坐回了地上,雖然還想說什麼,但最後卻又憋了回去!

劉羽拍了拍葉晨的肩膀,看著鬱悶不已的葉晨,開口解釋道:「三弟,我之所以說要理解院長的苦心,那是有原因的。」

「怎麼說呢,人心這個東西吧,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因為你不知道每一個人的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對於同樣的一件事,一萬個人就有一萬個不同的想法!」

「的確,你我等人是下定決心了要守衛潁川府,也不會有想要去逃跑的那種想法。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其他人呢?你知道其他人心裡是怎麼想的嗎?你不知道!」

「之前的話還好,因為那時的我們在短時間內就消滅了那麼多的妖獸,儘管我們知道對面的妖獸數量很多,很強大,但是最終面對妖獸的進攻,我們勝利了,所以我們的自信心就增強了,覺得妖獸並沒有那麼的可怕。」

「其次,要知道我們這裡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練氣八級以上的修為實力,而這次入侵的妖鼠實力僅僅只是一二品左右,可就是這些實力低下,不起眼的妖鼠,卻讓我們損失如此的慘重!」

「所以這就讓人們很沒有安全感,因為誰都不知道接下來妖獸們還會使什麼手段,誰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就是下一個要死亡的人。所以當死亡真正的降臨在人們的頭上之後,選擇逃避,是每一個人生來的本能,」

「有些時候,一味地選擇退讓,安撫,激勵,對於現實的情況來說,並沒有任何意義。尤其是在這戰場上之時,仁慈,就是對自己最大的傷害。」

「只有恩威並施,才能有效的達到目的,假如院長他不事先以壓倒性地震懾眾人,而後再行威脅的話,那麼到時候必然會有人趁機逃跑。」

「因為那時的人們心裡並沒有畏懼之感,沒有畏懼,就沒有顧慮,到時候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逃跑,緊接著逃跑的人越來越多,最終就會形成潰敗之勢!」

「而在戰場上,只要一發生潰敗的話,到時候會發生什麼後果,不用我說想必你應該也知道是什麼了吧!」

葉晨眼神獃滯的答道:「妖獸勢如破竹,瞬間將剩下的人殺死。」

劉羽點點頭:「不但這樣,你想想,整個潁川府有多少人?整整250多萬人那。假如到時候我們沒有地方住妖獸入侵的話,那麼以妖獸那暴虐的本性,到時候潁川府這幾百萬人會有什麼下場?」

「所以作為整個潁川府修為最高的人,院長他是要對潁川府這幾百萬人的生命負責的。幾百萬認得性命,和我們這些人的感受,孰輕孰重,你可以好好想一下!」

「同時,你也可以想一下,院長的修為如何,要是他想走的話,你覺得對面的妖獸能攔得住他嗎?」

「但是面對這麼多的妖獸進攻,就算是院長,也不敢保證自己的生命無憂,所以院長他又為什麼要選擇留下來呢?不正是因為他是潁川府的最後一道防線,不正是因為他身後還有幾百萬人的性命?正是因為這沉重的責任,所以院長才會選擇那麼做!」

「所以不要怪院長這麼強勢,他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我們先試著去理解院長他,作為一個領導者,他們所要考慮的事情和我們是不一樣的!」

在聽完了劉羽這長篇大論的解釋之後,儘管心裡已經認同了劉羽的話,但葉晨心裡還是有著些許的不滿!所以也不在搭理劉羽,只得一個人在哪裡悶沉沉的坐著。

而看到葉晨的模樣,劉羽也是嘆了口氣,有些時候,有些事,是需要自己去理解的,旁人說得太多也沒多大作用,所以也不再去勸解葉晨,讓葉晨一個人在哪裡靜一靜,好好的想一想!

而篝火旁的其餘幾人,在經歷了這麼一番事情之後,也不在復之前那麼愉快的心情,每個人都安靜的坐在地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不知在想些什麼!

而就在這時,獃獃坐在原地的葉晨的耳邊響起了自己熟悉的聲音:

「叮咚,系統升級完畢,現在正式開啟修仙系統2.0。」

「叮咚,修仙系統2.0開啟完畢,歡迎繼續使用修仙系統,本系統將竭誠為宿主提供全方位的服務!」

聽到這熟悉異常的系統提示音,葉晨迅速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立馬進入到自己的意識空間。

一進入到自己的意識空間里時,葉晨就發現眼前出現了一個十五六歲,身穿洛麗塔裙子的少女,藍色的長發紮成雙馬尾,一副萌的不行不行的模樣。

葉晨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問道:「你是系統?」

「嗯吶,是的,你沒看錯,正是本系統!」

「你升級完了?之前你不是一副十一二歲的模樣嗎?為何現在你換了這麼一個造型?」

「是啊,我正式升級完畢了,至於你說的造型,本系統都更新到2.0版本了,造型自然得跟著換啊,有什麼不對嗎?怎麼?還是說你對本系統這個造型有什麼不滿的嗎?一段時間不了,葉晨同學你……」

聽著系統那暗含威脅的話,葉晨趕緊搖了搖頭道:「沒有,沒有,你的這個造型很好,我並沒有什麼不滿的地方,呵呵呵……」

系統白了葉晨一眼道:「好了,懶得和你鬼扯了,該說正事了!」

「正事?什麼正事?」葉晨一臉好奇的問道。

「檢測到宿主現在的所處環境和情況,自動觸發系統任務,任務數量三個。」

「叮咚,作為一名修仙者,要懷有仁愛之心,胸懷天下,以保衛蒼生為己任,任務一,擊退獸潮,保衛潁川府。任務成功,獎勵未知;任務失敗,抹殺宿主。」

「叮咚,隱藏在黑暗之下的生命跳動,只有真正的體驗過地獄,才能讓自己更加勇往直前。任務二,地獄降臨,使地獄降臨人間。任務成功,獎勵未知;任務失敗,抹殺宿主。」

「叮咚,有時候看到的,並不是真正的答案,真相永遠埋藏在伸出。任務三,最終真相,尋找隱藏在最深處的真相。任務成功,獎勵未知;任務失敗,抹殺宿主。」

「注,以上三個任務為傳說級任務,不得拒絕……」 看到系統接連頒布了三個任務,同時看到了這三個任務的內容之時,葉晨臉黑的向煤炭一樣,大聲的怒吼道:「我靠,系統,我是不是跟你有仇啊,你一出來就這麼玩我?坑爹吶你這是!」

「叮咚,警告宿主一次,不得辱罵本系統,否則電擊懲罰一次!」

「你,算你狠。我不跟你一般見識。」葉晨手顫抖著,指著系統不甘的說道。

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深吸了一口氣,葉晨才慢慢開口道:「系統,咱們都這麼久的交情了,你用得著一升級完,就對我發出這麼三個任務嗎?獎勵未知也就算了,任務失敗居然是抹殺宿主,而且三個任務都還這樣!是要把我抹殺得連渣都不剩是吧!」

「擊退獸潮我就不說了,想必你也知道,我方就只有三萬多人,而對面的妖獸有五十多萬,而且後續還有源源不斷的妖獸前來加入其中,這個任務怎麼可能完成的了?」

「好,就算上面的那個任務還有那麼一丟丟的希望可以完成,那麼後面兩個呢?」

「使地獄降臨人間是什麼鬼?我一個區區築基中期的小嘍嘍,這是我能辦到的事嗎?難道是要我去城裡大殺四方,屠殺城裡的平民百姓,讓那裡變成人間地獄?別逗了好嘛?只怕我還沒動手,這城牆上的一眾修仙者,早就把我轟殺至渣了好吧!」

「還有那個最終真相,更是無法讓人理解好吧,說的什麼鬼一點頭緒都沒有好吧,想要我死你直說,沒必要這麼彎彎繞繞的好吧!」

面對葉晨的問話,系統板著一張臉,一本正經的模樣:「這是系統核心自動觸發的任務,與本系統無關,且任務的發布,不以系統的意志為轉移,請宿主知悉!」

知曉系統的一貫尿性,葉晨也不好在說什麼,畢竟每一次系統說是核心自動觸發的任務,基本上就沒有緩轉的餘地!

於是葉晨嘆了一口氣道:「算了,那既然這樣,除了第一個任務,其餘兩個你能不能給點提示?好歹也算是讓我死個明白啊!」

系統搖了搖頭道:「很抱歉,本系統不能為宿主提供有關這三個任務的任何線索,一切都得要靠宿主你自己探尋!」

聽到系統的話,葉晨差點就忍不住開口大罵,但一想到那個電擊懲罰,葉晨只得將自己心中的憤怒給壓了下去。

在憤怒的瞪了系統一眼之後,葉晨也懶得和系統多說什麼,冷哼一聲后就退出了自己的意識空間。

回到了現實的葉晨想到這三個任務,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惆悵的抬頭看向那沒有一顆星辰的夜空……

聽到葉晨嘆氣,劉羽轉頭看向葉晨,以為葉晨還在鑽牛角尖,剛想開口繼續勸勸葉晨的時候,葉晨就率先開口道:「二哥,你不用說了,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就好!」

說著,葉晨眼角不禁留下了一滴悲哀的淚水,為何別人家穿越都是那麼順風順水,一路靠著金手指走向人生巔峰。

為何偏偏就自己攤上了這麼個坑爹的系統,讓自己本就不愉快的人生變得更加悲哀。葉晨由衷的感覺到,現在自己的人生就像茶几,上面擺滿了數不盡的悲劇!

而劉羽等其他人在看到葉晨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淚水,還道是葉晨因為此前的那一千五百多人的生命感到痛苦,於是紛紛上前,拍了拍葉晨的肩膀,不停的安慰葉晨人要往前看,活著的人要為死去的人活著等等之類的鼓勵的話!

葉晨知道,劉羽等人都誤會了自己,但葉晨沒有跟他們解釋什麼,也不想去解釋!

就這樣,經過妖鼠入侵的事之後,接下來的時間內一直很平靜。折騰了那麼久的人們也微微閉上眼睛,靜坐在那裡休息。

但這一次,卻沒有誰敢真正的沉睡過去,畢竟那一千五百多條生命的教訓在前面,所以就算眯眼休息,但是大家都還是打著12分的警惕!

很快,初日升起,溫暖的陽光灑滿了大地,光明重新照滿了大地。隨著一聲尖銳的哨響,將休息的人們給驚醒過來!

只聽見負責巡守的人員們大喊:「發現妖獸開始活動,請大家做好準備,迎接敵襲!」

聽到說妖獸開始進攻了,原本精神的不振的一眾人員瞬間清醒過來,趕緊結好攻擊方陣。儘管昨晚的事讓很多人心裡不滿,但畢竟妖獸進攻這件事都關乎到每一個人的生命,所以沒有一個人敢耽擱什麼!

很快,就在人們集結好了攻擊方陣之後,對面的妖獸也已經到了城牆之下!

還是和昨天的套路一樣,數十萬隻的低級妖獸沖在前面,抵擋著城牆上的修士發出來的攻擊。

很快,城牆下原本就是一副修羅地獄景象的,現在則變得更加的恐怖,無數的妖獸被各種各樣的土刺,樹木給穿插在半空之中,流下來的血水在低洼的地方已經可以淹沒人的大腿。

但五昨天不同的是,這一次,妖獸大軍不光派出了低階的妖獸進攻潁川府,同時也派出了八品以上的靈獸(相當於人類修士渡劫期的修士)開始攻擊陣法的防護罩。

很快,那明黃色的防護罩像是氣球一樣,一會頂出去,一會又被那些靈獸給壓進來,雙方不停的在哪裡僵持著。

但是,處在進攻妖獸群後方的幾隻靈獸這時也發出了自己的最強一擊,這些妖獸控各自控制著自己的法術,使之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威力更為巨大的融合發出。

然後準備好了之後,融合法術最後變成了一道黑色沁人心扉的光刺,徑直的向著防護罩攻擊而去。

在黑色光刺接觸到防護罩的時候,並沒有發生想象中的爆炸,而是只見到黑色光刺慢慢的融入到了黃色的防護罩之中。

緊接著下一秒,原本堅不可摧的防護罩像玻璃一樣,突然開始一片一片的碎裂,消散不見!

城外的妖獸見狀,也趁機而入,直接就飛到城牆之上,開始肆意的進攻旁邊的人類修士。

而也有一些妖獸直接飛過了城牆,想要直接進入到潁川府城區之中,開始屠殺那些凡人。

但是卻被守在城牆上的那些導師盯住,隨手一記法術就讓那些妖獸消散不見!

越來越多的妖獸攀上了城牆,人類修士這邊的進攻方陣也被無數的妖獸衝散開來,只能各自為戰! 儘管城牆上的戰鬥已經白熱化,但不知為何,明明實力最高的院長卻始終留在閣樓,彷彿對外界的戰鬥沒有感覺一般,一直不曾理會!

同樣,在先頭妖獸進攻到了城牆上之後,對面的那隻仙獸也沒有派出後續的援兵,趁機拿下潁川府。只是讓先頭的那些妖獸和人類修士不停的相互廝殺。

雙方好似約定好了一般,想要將戰爭的規模控制在一個範圍之內,所以同時雙方的各自頂尖的戰力都不對對方擅自發起攻擊!

話不多說,只見妖獸群衝上了城牆之後,葉晨等人也紛紛拿出了自己的靈劍,參與到和妖獸廝殺的隊伍之中!

不像其他的人一樣各自為戰,葉晨等一行人相互配合,形成了一個小隊,像是狼入羊群一般,很快在妖獸群中大殺四方。

所以在城牆的上空之中,就可以看到這樣的一副景象,只看到葉晨幾人組成的那個小隊,硬生生的在妖獸群之中殺出了一片空白之處!

漸漸的,周圍的妖獸也發現了葉晨這幾個人不一般,所以越來越多的妖獸開始聚集到了葉晨他們這裡!這也讓城牆上的其他人壓力大減。

可是剛開始的時候還好,畢竟前來攻城的大多數妖獸實力都是只有一二品左右,對葉晨幾個築基期的來說,就像是碾死一個螞蟻一樣簡單。

可是後來,感受到了葉晨等人的威脅,所以連一些二三品的靈獸也參與到攻擊葉晨等人的隊伍之中。所以隨著時間的過去,同時消耗的速度大大增加,幾人也紛紛感覺到壓力越來越大!

包圍葉晨幾人的妖獸也越來越多,幾人活動的範圍也越來越小,就像是海洋裡面的一朵小浪花一樣,隨時都會被大海給淹沒,情況已經岌岌可危!

當然,在城牆上的其他人在發現了這麼一個狀況之後,也迅速趕了過來,想要支援葉晨他們這個小隊,但奈何妖獸的數量太多,無法突破進去,與葉晨他們匯合!

葉晨幾人背靠背站成了一個圈,將實力最弱的南宮雲和南宮雪二人護在中間。

看著圍著自己等人的那個越來越小的妖獸圈,葉晨不由得苦笑道:「看來這才剛開戰,我們幾個就得要留在這裡了!真是可恨啊,我還那麼的年輕,前途一片光明,真不甘心!」

劉羽也在一旁搭腔笑道:「誰說不是呢,我好歹也是帝國的二皇子,未來的帝國繼承人之一,但沒想到的是,今天我居然可能要涼在這裡。不過作為我輩修仙者,皇室子弟,當以護衛我大漢帝國百姓子民為己任,所以涼也就涼了,只是可惜在這場戰爭中沒能發揮多大作用。」

「哎,只希望皇妹她帶領前來支援的大軍能儘快趕到吧,不然到時候晚了,我們這邊的防線被突破,不知到時候城裡會有多少人喪生妖獸之口。」

李嫣然也在一旁看著葉晨說道:「請相公放心,我會保護好相公的,絕對不會讓相公你先我而死的!」

聽到李嫣然的話,葉晨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李姑娘,都這個時候了,我們就不要再開玩笑了好嗎?我葉晨何德何能,如何能做你的相公,以後還請李姑娘不要再這麼叫我了,對姑娘你的清譽不好!」

李嫣然的臉色瞬間一白,用不可置信的語氣問道:「所以,你一直都不相信我對你是真的?」

葉晨搖了搖頭道:「以前的話,我以為是李姑娘你覺得好玩,所以我就沒多說什麼。但現在面對這生死關頭,我不想再這麼誤會下去。實話給你說吧,我心裡沒有你,李姑娘!」

李嫣然獃獃的站在那裡,看著眼前的妖獸沉默了一會之後,頭也不回,聲音充滿了凄凌之意,顫抖的說道:「好吧,我明白了,原來這麼久以來,都是我自己一個人自作多情了。放心吧,以後我不會打擾你了!」

林穎也在一旁皺了皺眉頭,想要說什麼,但最後卻始終都沒有開口。

南宮傲天則不然,直接在一旁不滿的開口大聲道:「搞什麼啊,喂,都TM快要死了,還這麼煽情。能不能考慮一下我們這些單身狗的感受啊!」

「還有,這是演苦情劇嗎喂?現在我們處於無數的妖獸包圍圈之中啊喂,認真一點好不好?現在可是要命的時候啊拜託!」

「你們想死我不攔著,可是別拖我下水好不好,我TM還年輕,還沒享受夠這花花世界,我還想活下去,大家都是一個團隊的,所以行行好,請大家拚命一點,先打完仗再煽情可以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