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5 月 7, 2022
14 Views

但這些方法,往往自身都會受到反噬,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Written by
banner

而這陣法,只是消耗靈力而已。

最為關鍵的是,這陣法簡單,他們就算不徹悟通宵,依葫蘆畫瓢卻也能做到的。

如此,可作為壓箱底牌來用。

他們的反應,鍾延能理解,出自仙域陣道老祖的陣法能簡單得了才怪。

「不過我不是修士,沒親自使用過,裘管家現在都要比我清楚其中門道,你們可以私下探討一下。」

甩了個鍋之後,鍾延邁步走向光團,「這裡面包裹的便是那道禁制靈力,還有除了部分流失的,你們剛剛輸送的靈力也都在裡面,可以吸收。」

裘融恍然,問:「這好像是火屬性的吧?」

鍾延:「經過陣法過濾,你們大可以吸收恢復。」

「如此甚好!」葛良笑道,將剩下的兩塊靈石還給鍾延,「這個延弟收回去。」

鍾延推擋開,「小弟豈是那般不會做人,諸位收下就是,也算延的一點心意。」

兩名扈從法師拱手道謝,他們雖然剩下一塊,那也是了不得收穫。

葛良三人也都笑著收下,沒再多說。

靈石,在青靈界,沒人會拒絕。

「這陣法先不用拆,你們可以再研究一下,我就不打擾你們恢復了。」

鍾延告辭離去,他現在全身難受,得好好洗個澡休息一下。

……「就用《斗破蒼穹》來封神吧!」

張明宇雙手在鍵盤上瘋狂敲打着,看起來就像是抽筋了一樣。

小了白了兔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宇哥哥,你這打字的速度好快啊!」

「還行吧,這不是我最快的速度,想當初……唉,陳年往事,不提也罷!」

因為腦子裏有完整的故事,所以張明宇只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四百三十六章就用《斗破蒼穹》來封神吧! 「我看你太累,沒忍心。」

顏所棲佩服!

沈虞臣關心起人來,魅力真的太大了。

她不得不承認,此刻近在咫尺的沈虞臣,真的帥到可以讓人尖叫的地步!

如果這傢伙都是裝出來的,一切都是為了他的目的,真的就有點可怕了。

因為,某種程度上,沈虞臣跟顏所棲是一類人,不達目的決不罷休。

他都說了要追她,然後揪出把柄和背後的身份,還沒有完成怎麼會放棄呢?

如今,沈虞臣披了一層溫柔的皮,但是隱藏在他背後的真正目的,一定是沒有變的!

他沒有再提及那些意圖,但是你不能當它不存在啊。

顏所棲打定主意,只要沈虞臣撩了她,就得反撩回去!

「你更累吧。」顏所棲心理嘆了一口氣,然後裝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樣:「不過都三點了,沈總你可以把我送到家門口么?」

沈虞臣意外了一下,沒想到話鋒一轉,不是讓他好好休息,結果又提出了要求。

沈虞臣點頭:「好,送你到家門口。」

到了家門口的時候,顏所棲回頭看着他,「要不沈總你今晚上就在我家休息,明早你還要來接送我,來回幾趟,就太麻煩了……前提是,沈總你不介意的話。」

互相內鬥的兩隻狐狸,各自盤算著。

但此刻如果有一個外人在,比如莫衍書莫桃花,絕對會驚掉下巴。

他就從來沒有見到過這種互相算計的,因為算計對方就行了,但為啥還要把自己也算計進去?

哦,不對,應該說,是用把自己也算計進去的方式,來算計對方。

嘖嘖,不愧是大佬,玩心機玩起來連自己也坑,跟常人就是不一樣!

但要是此刻的顏所棲和沈虞臣能清醒一點,也不會有那一句旁觀者清了。

陷在局裏的人,根本無法察覺。

因為在這一場局裏面,不知不覺,他們自己也成了算計對方的棋子。

比如沈虞臣由顧舟那兒得到情報,一心用溫柔的方式去對待顏所棲。

顏所棲想法更簡單,就絕對不能被動,老狐狸撩了她,就得撩回去!

兩人壓根就沒有想過,這一來二往的,互相會糾纏得越來越深!

所以,顏所棲都提出這個要求了,作為要用溫柔到底將顏所棲套路到手中的沈虞臣,怎麼可能不答應顏所棲的邀請?

沈虞臣點了點頭:「好的。」

顏所棲開心了,請沈虞臣進屋子。

顏所棲倒也不是邋遢的人,但最近被老狐狸的溫柔搞得有點神經衰弱,也沒來得及收拾。

一進屋子,才想起今早丟了一隻bra在沙發上。

顏所棲猛地衝過去,將各種雞零狗碎一把抱起來,就扔到自己的卧房。

不讓沈虞臣發現,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臉皮厚,可以解決任何問題。

顏所棲穩如一匹老狗,一點不覺得丟臉,反倒是打量起西裝革履的沈虞臣。

跟他第一次來她家裏一樣,不小的面積,因為沈虞臣的到來,顯得有些逼仄,而且漂亮的香檳色裝飾,也襯不起他的一身貴氣。

顏所棲道:「卧房很乾凈,沈總你就將就一晚上。」

「洗漱呢?」沈虞臣問得很實際。

顏所棲一個機靈:「我馬上去找!」

沈虞臣乘着顏所棲去找東西的功夫,一手解開西裝前的扣子,將西裝外套脫下來搭在椅背上,拉開餐桌的椅子,坐下。

又覺得不舒服,沈虞臣解開了襯衣的扣子。

顏所棲抱着給顏西辰準備的衣物出來,就看到平日裏連襯衣扣子都要扣到最上一顆的大總裁,不但解開了幾顆,還露出清晰可見的喉結和鎖骨。

袖口也挽到手小臂。

左手剛好搭在桌上,無名指戴着婚戒,腕骨凸出的手腕,帶著名貴的機械手錶。

梳得一絲不苟的頭髮,也散了,垂下好幾縷,半掩著狹長的邃眸。

跟平日裏嚴肅正經的沈虞臣完全不一樣,搖身一變成了邪惡病嬌的反派。

氣質,瀰漫上了一股妖氣,張力十足。

太特么帶感了!

顏所棲自認為不是一個顏控,平日裏能頂着沈虞臣這張臉面不改色,但是此刻,她投降!

沈虞臣比她想像得還要有魅力,還要帥!

「沈總。」顏所棲愣了好幾秒,才喊他的名字。

。那個戴眼鏡的斯文男睜眼睛摘下來,吹了吹上面的灰,又重新帶上笑呵呵的說道,「是少廢話,我們也是有職業道德的……」

「對我們也是有職業道德的,無論你給我們多少錢,我們都不會出賣雇傭我們的人,不然以後誰還敢雇傭我們呀!」

……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135章打臉 「什麼意思?你們到底要對我做什麼?你們現在就是在挑起大唐的毀滅。」

吐蕃王子聽見李恪的話,連連朝著後面的位置退去,臉上充滿了驚恐。

「父皇,我想我這樣做,您應該不會怪罪我吧?」

李恪朝著李世民的位置,拱了拱手詢問道。

「不會,寡人早就想這樣幹了,只要有你在,寡人內心就是踏實的,比之前朝堂之上有文武百官,寡人都踏實。」

「你做的很對,寡人支持你,以後你就大膽的去干自己想要乾的事情,其餘的事情寡人給你撐腰。」

李世民大手一揮,注視著面前的李恪,語氣之中充滿了肯定的意味。

「哈哈哈……那就好,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能放手去幹了。」

「吐蕃王子,你現在不是說要攻打我們大唐嗎,我一會就把你的頭顱掛在大唐城池的邊境,讓那些外面的士兵都看看,這就是挑戰大唐的下場。」

李恪回答了李世民之後,緩緩的蹲在吐蕃王子的面前說道。

「不可能,你肯定不敢這樣做,我可是吐蕃的王子,你們要是這樣做,一定會失去整個大唐的。」

「吐蕃一定不會放過你們,一定會在你們大唐的土地上踐踏。」

吐蕃王子注視著李恪堅定的神情,滿臉不相信的說道。

「既然吐蕃王子不想吃最後的一頓飯,那韓凌,現在就動手。」

李恪緩緩的站起身子,然後轉身看著門口的韓凌喊道。

「等一下,我吃,我吃。」

聽見李恪的話,吐蕃王子連忙趴在地上,開始啃食地上的食物。

看到吐蕃王子的動作,在場的所有人都露出了喜悅的神情,就連李世民臉上也露出了久違的微笑。

「你也有今天,你剛才不是還挺能說的,現在怎麼不說了?」

「在我們大唐的土地上,你還敢這麼囂張,難道欺負我們大唐沒有人了?」

林大夫看到吐蕃王子一臉狼狽的樣子,朝著面前的位置走了兩步,滿臉氣憤的說道。

吐蕃王子哪裡還有觀察林大夫的功夫,一直抓著地上的食物,朝著自己的嘴裡送。

「好了,現在你應該也吃飽了,是時候該上路了。」

李恪看著吐蕃王子已經到達快吃不下的程度,語氣平和的說道。

「我還能吃,我還沒有吃飽,再給我一點時間。」

吐蕃王子緩和了一下自己的聲音,然後盯著面前的李恪說道。

「你現在就算是撐死在這裡,能耽誤多少的時間?無非就是我們等你一會的功夫,到時候你還是要死。」

「你說你現在到底是圖個什麼?還不如直接給自己一個痛快,免得受這麼多罪。」

李恪面對吐蕃王子的動作,嘴角微微上揚,不慌不慢的解釋道。

「李恪將軍,你說的對,老夫支持你,不管你做什麼事情,老夫都支持你。」

林大夫面對眼前的情況,在聽著李恪的說辭,高高舉起自己的雙手喊道。

聽見林大夫的話,李恪臉上露出一抹尷尬的神色。

林大夫都已經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子了,竟然因為這麼小的事情,做出那些孩子才做的事情,也真是讓人有些琢磨不透。

「皇上,皇上……」

就在此刻,環境一度陷入尷尬的時候,長孫皇后忽然跑了出來,帶著一副哭腔喊道。

聽見長孫皇后的喊聲,李世民有些疑惑的轉身,朝著長孫皇后的位置看去。

長孫皇后此刻踉踉蹌蹌的連滾帶爬,跑到李世民的面前,抓住了李世民的腳脖。

「你出來幹什麼?這是朝堂,後宮不能參政你不知道嗎?」

李世民注視著長孫皇后的面容,加重自己的語氣呵斥道。

「皇上,無忌有什麼錯,我們可以慢慢的探索,但是你不能只是憑藉李恪的一面之詞,就直接殺了無忌啊!」

「無忌為了您,為了大唐,為了黎明百姓也是操碎了心,現在您這樣做完全就是過河拆橋啊皇上。」

長孫皇后注視著李世民的面容,提高自己的語氣喊道。

面對長孫皇后的話,李世民緩緩的閉上眼睛,然後深吸了一口氣,腦海中也開始思緒起來。

李恪又開始陷入了困境之中,什麼叫自己的一面之詞,自己好像什麼都沒有說,長孫無忌混到現在的境地,完全就是他自作自受。

「寡人的話已經說出去了,現在讓寡人收回成命,完全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李世民睜開眼睛,加重自己的語氣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