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5 月 3, 2022
18 Views

「大學談戀愛的必備流程,談戀愛是要輕室友吃飯的。」吐出一口濁氣,葉子和忽然有些懷疑夏瑜是怎麼考上他們學校的?

Written by
banner

他們學校應該一般人都考不上。

「學長好!」

兩個跟在最後的人還在糾結,前面的兩個人已經和梁桓搭上話了。

以前梁桓給人的感覺很疏遠,可今天給人的感覺很像鄰家哥哥。

他依舊穿著那樣熟悉的衣服站在人群之外,只是目光的落腳點在夏瑜身上,對上視線後梁桓這才慢慢把手抬起來遞給夏瑜。

「打擾到你們了?」

「沒。」想起一路上室友們興奮的樣子,夏瑜誠實的搖頭。

每次軍訓結束后,他們都像是鑲在床板上了,怎麼都扣不下來。

可這次……

她們有點太反常了。

頓了頓,夏瑜想可能是這個學長的誘惑力太大了,畢竟是學校為數不多的神秘人之一了,入學兩年了,就算是學校有名的八卦小破站也沒有拿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坐在一家很適合自己口味的店裡,夏瑜舔了舔嘴角。

她生活的地方雖然在地域上劃分是北方,可餐食口味還是偏雲貴川一袋,麻辣是主要流行色。

在清一色的北方菜系裡,能找到這樣的味道也是實屬不易。

夏瑜有些擔憂的看了眼身後幾位明顯詫異的室友:「要不換一家?」

「不用了,多喝點水就是了。」

尋常吃慣紅湯鍋的夏瑜,第一次在自己的餐桌上看到鴛鴦鍋。

這也算是都照顧到了。

一頓飯,夏瑜終於體會到了那次意外之前的大待遇。

她的梁桓回來了。

吃的有點多,低頭看著自己已經高高挺起的肚皮,夏瑜努著嘴有些糾結。

這兩年為了有更好的身體學習,她在飲食上都以營養作為首選的。

自然是胖了不少。

回家后的一個暑假瘦了一點,本還想著軍訓能恢復到最佳體重,現在看來是無望了。

梁桓的舉動說明了一切。

他好像比較喜歡自己肉肉的樣子。

瞥了眼明顯特意給他們留二人空間的室友,夏瑜眼珠子轉了一圈,自以為沒人看到的偷偷在梁桓嘴角啃了一口:「要補回來的。」

「隨時歡迎。」

目送人離開后,夏瑜就被室友門的魔抓擄走了。

一晚上該交代的也交待的差不多了,除了一些梁桓的隱私問題,夏瑜基本都告訴了。

不知不覺收穫了好多羨慕的眼神。

躺在床上仔細想了想自己的過往,好像是比別人多了一些優勢。

接下來的幾天,夏瑜都被梁桓照顧的很好,也不知不覺脫離了群體。

吃完飯被人送回寢室樓下,夏瑜揚了揚自己手上的零食袋子:「你這樣真的會養肥我的。」

「養的起。」

坐在椅子上,夏瑜有些幽怨的看向明顯比自己更親密的幾個人,心裡泛起了酸澀。

當初來這裡的時候,她還信誓旦旦的和陳雪他們誇大海口,說一定會融入集體的。

可這才一周的時間,他們之間就好像開始漸行漸遠了。

「要吃嗎?」

「要的。」三個女生紛紛圍了過來,一臉神秘的湊到夏瑜跟前,拉滿了夏瑜的求知慾就是一個多餘的字都不透露。

百爪撓心。

夏瑜擰眉看著幾位室友。

她從來沒有一次性和這麼多人打過交道,而且陳雪和唐冰的世界里也只有她一個朋友,所以也從未有過這種被人排擠在外的感覺。

惶恐,張了張嘴卻不知道從何問起,只覺得有些唐突。

壓下心中的不耐,夏瑜招呼好人之後就爬上床在自己的小群里和人聊天了。

如今陳雪在戲劇學院、唐冰則是在遙遠的S省,三個人在一個群里偶爾分享一些日常。

夏瑜直到最近這幾天夏瑾時不時去戲劇學院串門就是想臨走前和陳雪多待一會,所以也不怎麼叨擾,群里只剩下一個唐冰和她遙相呼應。

「還沒和好呢?」

「瑜兒,我想分手了。」生活的重擔壓在身上很累了,唐冰也想勇敢一點接受這段感情,可這段時間和石喬相處起來也很累。

石喬覺得她不為他們未來打算。

可為了和他在一起,她已經用盡了絕大多數勇氣,未來她不敢規劃。

那樣家境的石家,怎麼會允許她帶著痴傻母親的女孩?

石喬的樣貌和學識丟進人群中也算是佼佼者,而她呢?

她也有自己的顧慮和自尊,母親這一生受盡了外人異樣的目光,她不想再因為自己讓母親受人非議。

這段感情本來就是她強留來的。

不該讓家人替她承受過錯。

。 雲韻並不難找,柳席靈魂感知一開,雲嵐宗上上下下,就沒什麼可以瞞過柳席的。

柳席一步踏出,直接騰挪空間,環境猶如走馬觀花般變幻,下一瞬,已然出現在雲嵐宗後山懸崖之上。

抬眼望去,就見到站在懸崖邊上,俯視着雲嵐山的雲韻,清風撫過,長發飛舞,裙擺飄動,孤身一人,顯的有些蕭瑟。

柳席無語,旋即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擼了擼袖子,就要上前將雲韻打醒。

察覺身後的腳步聲,雲韻頭也不回,輕聲說道:「你還是來了。」

柳席惡狠狠道:「怎麼,不歡迎!」

雲韻可以聽出柳席有些生氣,可又能怎麼辦,柳席對雲嵐宗有恩,實力又如此強大。

柳席來了,就意味着雲嵐宗再無轉圜餘地。

派出納蘭嫣然,用來應對柳席的意圖已經很明顯了,雲嵐宗交給你,讓我們師徒離開。

畢竟,半步斗宗,哪裏是斗尊強者的對手,不是雲韻出手,已經是示弱的表現了。

「雲嵐宗交給你,我放心,可我不想,也不願看到雲嵐宗的消失,離開是最後的讓步。」

柳席走向雲韻,沒好氣道:

「你以為我組建勢力是為了誰啊,為我自己!我一個斗尊強者,又是八品煉藥師,在中州可瀟灑著呢!

有些亂象已經初現苗條了,還記得潛伏在你雲嵐宗,殺了你老師的鷲護法嗎?」

聽到鷲護法的名字,雲韻臉色一變,豁然轉身看向柳席,激動道:「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雲山還未做下惡事,在加瑪帝國還是受人尊敬的前輩,是雲韻如師如父的老師。

柳席頷首道:

「確實死了,可他不過是打手而已,他背後的勢力才是一切的黑手,這次丹會,對丹塔你也該有些了解的。」

雲韻點了點頭,雲嵐宗自先代宗主雲破天隕落之後,雖是有些封閉自守,對外界的信息缺乏敏感度,可像是丹塔這樣的龐然大物,還是有信息留下的。

見雲韻知道,柳席直接道:

「這次的丹會,魂殿的人也插手其中,殺戮煉藥師,派人搶奪異火,很是肆無忌憚,日後還會掀起更大的動亂。

不只是中州,甚至西北大陸也會牽扯其中,皆時,以現在雲嵐宗的力量,莫說是報仇,連能不能存續都是問題。」

雲韻愣住了,沒想到其中還涉及這麼多,一時感到有些茫然,不知所措道:「那該怎麼辦?」

柳席腳步一頓,鄭重道:

「將加瑪帝國各方勢力統合起來,將這些力量擰成一股繩,皆時才有希望自保,甚至於報仇。

而這次組建勢力,我也會以你為主,我希望你可以坐鎮加瑪帝國,日後才會有報仇的希望,而不是負氣離開。」

「以我為主……」

雲韻愣了一下,沒明白柳席的意思。

柳席解釋:

「我做一把手,但我還要去中州各處歷練,你做二把手,平時宗門事物交給你處理,加老,海老,法獁會長輔助。

你想要拒絕親手報仇的機會?」

雲韻下意識搖了搖頭。

柳席微微頷首,然後臉色逐漸猙獰起來,「這不就結了,讓你跟我鬧彆扭,真是不乖啊。」

本就距離雲韻不遠的柳席上前一步,一把摟住雲韻的纖腰將其拉過來,然後提起膝蓋,將雲韻按在大腿上。

抄起手就幾巴掌過去。

嘭!嘭!嘭!

因為有着稠布裙子的阻隔,這聲音聽起來有着沉悶,可柳席還是可以通過手感判斷,這驚人的柔軟,以及彈性十足的肉感。

趴在柳席腿上的雲韻這才反應過來,白皙的臉蛋一下子變得通紅,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同樣如此的還有……屁股。

『自己被打了,還是被打屁股,我不要面子的嘛?!』

反應過來的雲韻,羞憤道:

「嗯……住手……啊……別打了……先生……柳席……這是在外邊……有人看到怎麼辦……」

看到了就看到了,還有誰敢多管閑事,玩英雄救美不成……柳席又是幾巴掌過去,道:

「知道錯了嗎?」

雲韻都快哭出來了,不是疼的,主要是羞的,大腦一片空白,還能說什麼。

「嗯……知道錯了……」

柳席陰險一笑,得寸進尺道:

「既然知道錯了,那以後還敢不敢了?」

雲韻此時那還有平時的高貴冷艷,白皙的臉蛋紅的跟蘋果一樣,嗯嗯啊啊的只想趕快結束這一切。

「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柳席氣定神閑,「不敢什麼?」

雲韻腦子裏一片混亂。

「不敢……不敢……不敢不見你,不敢鬧彆扭了……」

柳席點了點頭,認可了雲韻的回答,然後又是一把掌過去。

嘭!

有裙子的阻隔,柳席看不見,不過想想也知道,應該是紅了,可能還有點腫……

這才放開雲韻。

獲得自由的雲韻,像只受驚的小兔子一樣,立即跳到一旁捂著屁股,狠狠的瞪着柳席。

「柳席,你混蛋……」

「嗯!」

柳席回瞪了過去,還作勢揚了揚手掌。

雲韻立即慫了,打又打不過,逃又逃不了,出了認慫還能幹嘛!

低着頭,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嬌俏模樣着實可人。

打也打了,氣也出了,人還是要哄一哄的……柳席理了理衣袍,臉龐之中,再次浮現一抹笑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