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28, 2022
29 Views

這一晚,葉思黎一夜無眠,守著漆黑的天空等待天明。

Written by
banner

同一間宅邸內,書房裡,秦丞手抬一杯紅酒,對王福說:

「二姨出事了,周夢卿的事情,你去做之後的安排。」

王福為難道,「可這件事怎麼能讓二叔滿意呢?」

這種大事,他可不敢不問。

「讓她陪葬。」秦丞冷靜道。

「啊?」王福驚了。

「所以,這件事交給你處理,」秦丞狹長的眼眸落在王福身上一秒,「這件事處理好了,你賬上多出來的那些錢我不會再追究。」

聽到這句話,王福像是被點了穴道一樣僵在了原地,豆大的汗從背上順著背脊滾落了下來。

秦爺竟然知道了!

他就說,自己那點小動作,恐怕瞞不過去。

卻沒想到……

不過,好在是秦爺也給了自己一條路走。

可這件事,到底要怎麼處理,才能算是「處理好了」?

王福顫抖著領命,出了書房,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險啊,太險了。

他摸出手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這才感覺自己稍稍冷靜了一點,聰明的腦袋瓜開始轉動起來了。

二叔那邊是一定要給交代的,但這要是合葬了……

行了,那就先這麼辦!

王福一拍腦門,扶著牆站起來,連夜跑出門辦事去了。

凌晨四點,王福帶著人敲響了葉思黎的門。

「周……葉小姐,起床了嗎?我要帶人進來了。」

「進來。」

一夜未睡的葉思黎勉強打起精神。

再過兩個小時,她就能得到自由了。

然而,葉思黎卻沒想到,一開門,便撞見王福凝重的臉色。

「葉小姐,抱歉。」

王福話音一落,他身後立即有兩個女傭上前,四隻手鉗住了葉思黎,隨後,王福拿出一支注射器,緩步上前。

「你們做什麼!」葉思黎看著王福手裡注射器的針尖,一瞬間就意識到了不對勁,「秦丞都已經答應把我交給警察了,你們又要做什麼?難道他反悔了!」

那個混蛋!自己就不該相信他!

她用力掙扎,卻發現抓著她的兩個女傭都下了大力氣抓著她,讓她連掙扎的幅度都很小。

王福卻說:「不是秦爺想反悔,是秦晴的母親出事了,葉小姐,委屈你了。」

說完,他便上前,緩慢而不可抗拒的將一支鎮定劑扎入葉思黎的皮膚,接著將無色透明的液體推入她的血管。

幾乎是針劑一拔,葉思黎整個人就已經軟了下來,倒在了女傭身上。

「把她帶走。」王福吩咐道。

他剛剛安排完把葉思黎裝好,正監督著人把她抬上車的時候,忽然,一輛黑色的轎車從遠處駛來。

「周夢卿人呢!」秦中權一臉肅殺地從車上下來,看向王福。

王福眼角瞟到秦中權兩鬢邊發白的頭髮,心裡便是一咯噔。

這一關要過,恐怕沒這麼容易。

於是他趕緊說:「秦爺說要讓她給秦晴小姐陪葬,這會兒……正要往墓地那邊送過去呢。」

他指了指葉思黎所在的地方。

秦中權卻道,「打開看看。」

「這……」王福一瞬間為難了起來,「這已經釘了釘子,現在撬開,恐怕會耽誤秦晴小姐下葬的吉時。」

「秦晴的吉時不會耽擱,她什麼時候死,我說了算!」秦中權話語中的恨意多得幾乎要滿溢出來。

秦晴雖然是他領養來的,但也是六歲時候就來了秦家,一直在在身邊養了十幾年。

當年他的親生兒子秦豪因為一個女人和他斷絕父子關係,後來更是帶著那個女人消失得無影無蹤,把他氣得夠嗆,妻子曾婉也突發心疾入院。

後來他為了讓曾婉心情好些,才從孤兒院里領養來了乖巧可愛的秦晴。

秦晴一到秦家,曾婉的病果真是一點一點好了起來。

秦中權看在眼裡,雖然他因為公事繁忙,在家時間不多,對秦晴了解不深,但始終認為,她是個好孩子。

可這樣一個好孩子,最後卻死在了周夢卿手上……

秦晴出事之後,他沒有對周夢卿出手,是因為他相信秦丞能夠處理好這件事。

只是因為曾婉身體不好,他一直不敢將這件事告訴她。

卻沒想到,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曾婉到底還是知道了這件事,也因此,住進了ICU里,現在生死未卜,短短壹夜,醫院已經下了三次病危通知書,眼看著,她人就要不行了!

他心痛得不行,因此更是恨不得把周夢卿碎屍萬段!

「打開!」他對王福怒斥。

王福額頭上已經有汗滲出,他只能說:

「可這事兒,秦爺吩咐過我快些辦妥,不能耽擱……」

「你到底打不打開!」秦中權恨道,抬手就要打王福。

王福哪敢還手,只能閉著眼等著挨打。

眼看著,一巴掌就要拍下來。

「二叔,主宅的管家,恐怕還輪不到你來管教。」秦丞的聲音適時傳來。

他穿著一襲黑色西裝,熨燙得筆直的面料更襯得他整個人身形如松,面龐骨骼分明的輪廓勾勒出他的強硬氣勢,眼中犀利的神光更讓他顯得銳不可當。

他,才是秦家現在的掌權者。

。 羅四夕語錄:不要把自己的弱點,告訴任何人,包括你最親近,最信任的人,因為今天,他們是你最親近,最信任的人,但以後,隨著時間的變遷,環境的改變,你們之間的關係,有可能會滄海變桑田。

古代的妓.女,分為好幾種:宮妓,官妓,營妓,家妓,民妓五類。而其中,待遇最差,境遇最悲慘的,當數營妓。

宮妓,一群人伺候皇帝一個,雖然一輩子也不一定能被皇帝寵幸一次,但衣食無憂,吃喝不愁。

官妓,伺候的對象,都是達官貴人。這些人有權有勢,女人又多,所以對待女人方面,還算知道憐香惜玉。

家妓和民妓,雖然地位低下,受人歧視,但她們起碼能夠攢點私房錢,以後養老。

營妓則不一樣了,和平的時候,將士們無聊,拿營妓消遣;打仗的時候,將士們辛苦,拿營妓們慰藉。

營妓是沒有工錢的,也沒有節假日,也沒人憐惜,只被人當做泄.欲的工具。

營妓的來歷,最早可以追溯到春秋時期的管仲。管仲發明了營妓,來賺取金錢,同時讓軍隊中的男人發泄。不僅可以增加軍隊的戰鬥力,也可以緩解軍人的需求。

最早的營妓,是由官方自營的,主要是一些自願加入的農家女。她們被生活所迫,為了活下去,不得不加入其中。

後面的,由於當時的處罰制度,一旦某人犯法,全族受其牽連,所以很多犯罪之人的親戚子女,全部充軍。男的,被充作低等士兵。女的,就成了營妓。

這些營妓,按照姿色,被分為兩類。長得普通的,就給普通士兵服務。而漂亮的,叫做」美人「,專門給將領服務。

由於朝廷的改朝換代,導致很多的公主,以及後宮的妃子,也被充軍了。於是公主,嬪妃之類的,成了最高等級的營妓,專供高級將領服務。

比如北宋的王族,在開封被攻破之後,北宋王族的女子,幾乎全都被金軍抓走了,金軍把她們蹂躪的非常慘。金軍公開將這些女子,分給將領,姿色差一點的分給士兵。她們大多數,飽受摧殘,很難活下來。這其中,包括了著名的柔福帝姬在內的一些女子。

歷史上另一個大名鼎鼎的營妓代表,就是四大才女之一的蔡文姬。當初她被匈奴人擄走,也做了很久的營妓。當然,以她的貌美和才華,自然是最高等級的營妓。

營妓比起其他種類的妓.女,不但待遇最差,境遇最慘,連性命都堪憂。

和平的時候還好,打仗的時候,許多營妓,都是需要隨隊伺候的。軍隊打贏了還好。一旦打輸了,可以想象。落到了敵人手裡的女子的下場,會是如何的凄慘。有幸運的,繼續在敵國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倒霉的,恐怕在戰鬥中,直接被那些殺紅了眼的敵國士兵,順手就殺了。另外,留不留俘虜,就在當時的敵國統領的一句話之間。

「來者何人?此乃軍中重地,閑雜人等,一律免進!」剛到左右羽衛的大營前,我就被守門的士兵給攔截了下來。

幸好哥有楊廣賜的金牌,連皇宮都進出自由,這小小的軍營,自然不在話下。

我連忙拿出楊廣給的金牌,往前一送。

「啪嘰!」

「小人等,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天使,罪該萬死!罪該萬死!」四個守門的士兵們,看清金牌后,嚇得臉色都白了。慌忙跪下賠罪。

「行了,行了,不知者無罪!都起來吧!」我抬手道。

「謝天使大人大恩。不知天使大人前來,有何要事?我等也好通傳將軍。」一個小頭領模樣的士兵,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你們統領是誰?叫什麼?現在在不在軍營里?」

「我們大將軍姓楊,名左諫。已經出去巡查去了,不過很快就會回來。要不天使大人先到營中稍坐片刻,我們這就派人前去通知大將軍趕回來。」

我擺手道:「我這次不是來找你們大將軍的,既然他不在,那就不打擾他了。你們營里,現在級別最高的將領是誰,立馬通知他來見我。」

「是。天使大人裡邊請。」

「你,趕緊去通知楊將軍,天使降臨,讓他趕緊來迎接。」

我阻止那小頭領的帶路道:「不要領我去大帳,我是來替陛下挑選舞女的,直接帶我去安置營婦的地方。」

「是,天使大人這邊請。」小頭領不敢忤逆,連忙前頭領路。

我的個乖乖!這是人住的地方嗎?

泥胚破草屋,又低又矮,裡面陰暗潮濕,光線和通風,都差到了極點。而且,除了一張床,其他的啥都沒有。

床,還是原木做的,鋪的茅草。床上的被褥,單薄的像紙尿片。

這種被子,夏天還勉強可以將就,冬天豈不是要凍死個人?另外,一個不到三十平米的小房間里,居然擠了十二個女人。這冬天還好,夏天豈不是要被熱死?

而且,那些營妓們,此時不是在休息,而是在幹活,干苦力活。

有的在給士兵們洗衣服,鞋襪;有的被派去打掃兵營;有的在洗碗,洗菜,劈材;還有的,被白日宣.淫的士兵們蹂躪著。

大爺的!晚上伺候男人,白天還要干繁重的體力活,這是沒把這些女人們當人看啊!萬惡的舊社會!

養一頭豬,也得先把豬餵飽,讓它吃好喝好,快速長肉,然後再宰殺。而眼前的這些苦命的女人們,過的,真是豬狗不如啊!

我鼻子發酸,眼淚有些忍不住了。連忙低頭,用袖子擦眼睛,裝作灰塵迷了眼。

「去,把這左右羽衛營中所有的營婦,都給本公子找過來,有誰膽敢不放人,掖著,藏著,到時候陛下怪罪下來,可別怪我沒有提前通知你們。」

「是,小的這就去。」那小頭領猶豫了一下,躬身施禮道。

「咦?這不是皛賢侄嗎?怎麼來了,也不通知叔父一聲。」這時,一個男子的聲音,突然在我背後響起。

我聞言,連忙轉身,尋聲望去。

只見說話之人,年紀大約四十多歲,高一米七多,挺瘦的,留著八字鬍。身上穿著將軍制式的布甲,沒有戴頭盔。

他的身後,還跟著七八個人。那些人,形態各異,但都是神色冷厲,虎背熊腰的剽悍之輩。

賢侄?看來來人是認識以前的宇文皛的。可惜該死的宇文皛,沒有留記憶給我。來人既然自稱叔父,那麼應該是宇文皛的長輩。只是不知道是死去的老爹那邊的,還是小媽那邊的。

「小侄拜見叔父!」我連忙施禮道。

那人親切的扶起我,慈祥的笑道:「皛兒,你可是好久沒來看叔父了,今日一定要找個地方好好喝一杯,不醉不歸。哈哈!」

我連忙推辭道:「叔父,小侄今日有要事在身,恐怕得辜負叔父的心意了。不如等來日小侄有空時,另外做東,宴請叔父賠罪可好?」

「哦?皛兒,你今日來這左右羽衛營里,到底有何要事?說來聽聽,如果叔父能幫上忙的,一定鼎力相助。」

我笑著道:「陛下近日煩憂,所以特命小侄前來各部衛府,挑選上佳營婦,訓練成舞女,以供陛下娛樂。」

我湊到他耳邊小聲道:「叔父放心,等小侄訓練好舞女后,定不會少了叔父的那一份。另外,如果誰提供的營婦,能令陛下龍心大悅,這好處,嘿嘿,不用小侄說,想必叔父也是知道的。」

聞言,那人的甲子臉,笑成了一朵花:「哈哈。既然陛下有令,我等自當遵從。賢侄儘管挑選,看中哪個,儘管帶走!」

我故作為難的道:「這裡的營婦,連當官的都看不上,何況是陛下。要是陛下知道小侄,挑遍十二衛府,也找不到幾個合適的,這,恐怕陛下就不是龍心大悅了,而是,而是……。到時,小侄辦事不利,責罰在所難免,只恐連累各位叔叔伯伯們,一起受罰啊!」

看著在場的眾人,幾乎都是臉面色變。我心頭冷笑:你妹的,好的都被你們挑走了,剩下的歪瓜裂棗,就算穿上廣袖流仙裙,也是一隻野雞,變不成鳳凰。想撈好處,又捨不得投資,去死吧!

那男人的臉色數變后,終於大聲下令道:「傳本將軍的令,令軍營中所有的軍官將領,把領走的營婦,全都送來這裡,誰敢不從,軍法處置。告訴他們,只要前程保住了,還怕沒有女人嗎?」

我湊到那人的耳邊,低聲道:「叔父,放心,小侄也知道您的難處,不會叫各位叔叔伯伯們吃虧的。明日,龍心大悅之時,大批的賞賜,就會下來。到時,小侄的那份,小侄不要,全都孝敬給各位叔伯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