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25, 2022
27 Views

葉清苒捕捉到了這些,輕輕的點了點頭:「我也看到了,我覺得這是個不錯的職務,算是一步登天了吧。」

Written by
banner

可吳華卻陷入了擔心中,緊張的旋轉着手裏的鉛筆:「可程希希說的也是實話,我擔心……」

「社長,不用擔心。舞蹈學校都闖過來了,我會萬事小心的。」葉清苒真的不想失去這次機會,況且醫院裏的那一幕幕還深深的扎在她的心裏。

吳華終究還是妥協了,將偽造的簡歷遞到了葉清苒的面前:「那先祝你一切順利。」

葉清苒點了點頭,就轉身離開了這裏,然後在走到大門口時她的腳步遲疑了一下,門外一直等候着的阿勇不斷的回頭張望着情況,葉清苒一個側身躲進了角落裏。

她要想一個辦法從這裏走出去但也不能讓門外的阿勇看到,餘光瞥見照照的身影,腦海里立刻浮現出了一個計劃,拉着照照的手就走進了衛生間里。

照照一臉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人,但還是乖乖的脫下了自己的衣物,兩個人互換了一下,看着鏡子裏的自己,葉清苒隨意的撈起了自己的頭髮,扎了一個馬尾辮,帶上口罩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阿勇看着一閃而過的身影覺得有些眼熟,但衣物全然是陌生的也就沒有將這放在心上,繼續等待了起來。

計程車上的葉清苒看着漸行漸遠的風景,懸著的心終於落到了地上,滿意的靠在了椅背上,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包里的手機就振動了起來。

葉清苒有些慌張,但看着上面的號碼還是接聽了起來:「你好,凌諭。雖然只有簡單的四個字但墨凌諭還是聽出了話里疏遠的意思,低着頭趴在了方向盤上:「你能下來一趟嗎?我在你公司樓下。」

「我沒…沒有在公司。」葉清苒說話的聲音忍不住變得緊張了起來:「你怎麼突然在我公司樓下。」

墨凌諭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連忙換了一個話題:「清苒,我好想你啊,我也好累啊。」像是在自說自話,墨凌諭一直這樣喃喃自語的說着。

看墨凌諭並沒有追問自己的意思,葉清苒鬆了一口氣,握成拳頭得手指也鬆開了:「你是有些不舒服嗎?我聽你聲音有些不太一樣。」

墨凌諭以為葉清苒覺得自己是喝多了酒,猛地抬起了頭,直勾勾的盯着鏡子裏的自己:「我現在很清醒,我知道我在做什麼。」但越是這樣肯定的話葉清苒越是有些懷疑,但又有些無可奈何。

還未等她開口回答,電話另一端的墨凌諭就再一次說了起來:「清苒,原本我以為我的世界會漆黑一片,我也會沉溺在其中直到死亡,直到那一天我見到了你,你的笑容就像一束光一樣劃破了我生活里的黑暗,我努力的改變我自己就是為了能夠配的上你。」

葉清苒聽完這些話,最終還是選擇開口說了起來:「不是你配不上我,我是我配不上你,凌諭你很優秀,你會有更好得生活,沒有必要因為我而影響到你自己的生活。」

「我不要聽這些,無論你說什麼我我都不會放手的,我一定會讓你喜歡上我的。」墨凌諭不想再聽葉清苒貶低她自己對視話了,毫不猶豫的就將電話掛斷了,發動車輛離開了這裏。

躺在病床上的李歌雨聽着電話里小五的彙報,心裏慢慢的浮現出了一個計劃,不如借程希希的手除掉葉清苒這個絆腳石,立刻開口說了起來:「乾的不錯,你繼續盯着她的動作。」

聽着耳麥里傳來的忙音,小五看着前方的計程車,默默的點了點頭,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車裏的女人可是他的聚寶盆一定不能出現任何差錯。

李夢玉停下了收拾東西的手,看着點李歌雨的表情詢問了起來:「你有什麼好想法?」李歌雨嘴邊勾起了一抹神秘的笑容,趴在她的耳邊低聲說了起來:「我準備借刀殺人……」

聽完之後,李夢玉轉了轉自己有些酸脹的脖頸,滿意的說了起來:「我的女兒也太聰明了吧,這裏有五十萬我就不相信她還不動心。」李歌雨沒有猶豫就將銀行卡收進了口袋裏,將電話撥打了出去。

坐在工位上悶悶不樂的程希希看着屏幕上陌生的號碼,強壓下自己不耐煩的語氣詢問了起來:「哪位?」

「這算是誰惹我們程大記者生氣了呀。」李歌雨故意陰陽怪氣的說着,就是為了刺激電話另一端人的聲音。

果然程希希聽着這熟悉的聲音,忍不住吐槽了起來,可她也內有李歌雨想的那樣愚笨:「還能有誰啊,不就葉清苒嘛。」她倒要看看李歌雨要耍什麼花招。

李歌雨沒想到程希希這樣的上道,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她呀,對你我來說就是一個絆腳石,不如一腳把她踢開。」

程希希四處張望了一下,拿起桌上滿滿當當的水杯就朝茶水間走了過去:「我要是能把她踢開,還這麼生氣嘛?」

「讓葉清苒身敗名裂對你程大記者來說還不是動動手指的事情。」李歌雨的話像是在熊熊燃燒的火焰了澆了桶汽油。

程希希內心的陰暗終於壓制不住了,壓低聲音說了起來:「你有什麼好辦法?」

。 香菱等人離開了劉家,留下了一臉激動的劉氏夫婦,兩眼淚汪汪。

香菱回了家,發現自己回村這麼長時間了,自家院子裏竟然靜悄悄的,難道江氏還沒得着自己平安歸來的好消息?

香菱躡手躡腳的走到房門,輕輕一推,房門開了,屋裏仍舊靜悄悄的。

到了江氏和香蓮的屋裏,不在。

香菱又推開了褚夏的房間,剛推開一條門縫兒,就被人一把扯進了屋裏,身後的屋門「咣當」一聲關上了。

香菱嚇了一跳,抬眼,江氏手裏的雞毛撣子已經雨點般的落了下來,打在了香菱的腿上和屁股上。

打得香菱如猴子般的跳上了炕,求饒道:「娘,有話好好說,你放下雞毛撣子,打人疼!」

「疼,疼,你還知道疼?不疼我還不打你呢!」江氏惡狠狠的回道。

蹭的一下也竄上了炕,追着香菱攆著打,香菱只好躲在褚夏身後,沒想到一向護着她的褚夏也跟江氏一個鼻孔出氣,把她往江氏身前拉。

只一會兒,渾身上下挨了好多下雞毛撣子,打得香菱火燎燎的疼。

直到打累了,打喘了,娘兩個才停了下來,如鬥雞似的你看着我,我瞪着你。

良久,香菱才揉着生疼的屁股道:「娘,我不是把喜旺哥給救回來了嗎?你還打?」

不提還好,一提,江氏的火氣又上來了,用雞毛撣子指著香菱的鼻尖怒道:「有你長林叔他們在,哪有你顯擺的份?誰都不行,就你能啊!那深山是你能去的?」

「娘,你不能用人超前,不用人超后吧,咱家每天燒的柴禾可是喜旺哥砍的呢!」香菱理直氣壯。

江氏呼呼氣得說不出話,估計她也不知道如何反駁了,劉喜旺與自己家的關係特殊,不能見死不救,但聽說閨女瞞着她冒死去救,她本能的即擔心又生氣。

香菱小心的伸出手指,嘗試着碰了碰江氏的手指尖道:「娘,你是不知道我打獵的本事,你不信問長林叔,我厲害著呢!」

本以為能打動江氏,沒想到江氏一翻手,把香菱一把扯到了眼前,照着香菱的屁股又狠打了幾下道:「說!你以後還敢不敢進深山了?」

江氏打得可真不留情,打得香菱「嗷」的一聲慘叫,嘴裏立即求饒道:「娘,娘,不帶你這樣搞突襲的,疼,疼……」

「你還嘴硬不服軟是不是?」江氏氣得眼珠子都紅了。

香菱只好開口求饒,心裏則委屈的想着,自己以前也去過深山,只是江氏不知道而矣,以後若是再去,可不能讓她再知道了。

屋裏又傳來了兩聲慘叫。

屋外的男人和少女同時嚇得一哆嗦。

少女一臉擔憂道:「哥,要不咱回家吧?」

男人果斷搖頭道:「不行,現在向家四處造你的謠,咱家的幾處莊子他們都能找到,只有這裏最肅靜了,你也不會無聊。」

少女深以為是的點頭道:「是不會無聊了,只盼著嬸子待外人能和藹些。」

門「砰」的一聲推開了,香菱從屋裏沖了出來,手還揉着被打得生疼的屁股。

在見到院裏站着的一男一女,香菱立即站直了身子,故做賢良溫婉道:「蘇少東家,蘇小姐,你們怎麼來了?」

蘇沐尷尬的指著大敞四開的院門道:「我們也是剛到,剛剛敲了門,可能離得遠,你沒聽見……」

蘇沐這是看破不戳破,給香菱留了顏面。

蘇小曼好心安慰道:「沒事兒,我娘也老教訓我,總拿戒尺打我手板兒,有時腫得連飯碗都拿不住……」

香菱翻了一記白眼,心想這個蘇小曼就不能學學她哥,人家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

香菱自家沒有客廳,男客進女卧不太方便,香菱便將兩人讓到了大榆樹下的石桌石凳處休息,用粗茶碗倒了兩杯水,放在了桌案上介紹道:「這是炒麥蜂蜜水,嘗嘗看。」

本來不想喝的蘇沐拿起碗來喝了一口,覺得甜絲絲的,飽含着麥香味道,又掇了一口。

蘇小曼先是嘗了一口,便如同牛飲全乾了。

蘇沐放下茶碗,有些不好意思道:「褚姑娘,這次前來,是有事相求。」

「什麼事?」香菱狐疑的看向蘇沐,實在想不出來對方有什麼求助自己的,不會又是讓楊卿玥把做棉衣的訂單給他們吧。

蘇沐嘆了口氣道:「『蘇香錦繡』的生意很好,搶回了不少回頭客;楊籌辦把縫製棉衣的活兒分給了蘇家三成,向勝惱羞成怒,狗急跳牆,四處編排小曼的壞話,父親怕小曼聽了閑話心裏發堵,讓她出來散散心。」

香菱驚詫的睜大了眼睛,蘇沐說了這麼一堆話,暴露了幾個重要信息,一個是楊卿玥把棉衣的活兒給了蘇家三成;另一個是向家傳謠言敗壞蘇小曼的名聲;第三個就是,蘇小曼要住在自己家幾天。

自己家還有大哥褚夏在,這個,好像不太好吧。

蘇沐看出了香菱眼睛裏的為難,接茬道:「我家所有的莊子、鋪子,向家都能找到,這個讓向家找不到、妹妹又願意呆的地方,我們全家都想到了褚家。」

香菱一臉難色道:「我倒是十分歡迎蘇小姐,只是我哥哥在家,正當適婚年紀,蘇小姐住在我家,不大合適吧?」

蘇沐微微一笑道:「蘇小姐,我記得你家舊宅還空着,可以把妹妹和丫鬟安置在那裏。」

香菱臉色一怔,萬萬沒想到,自家的那個破房子,有一天會這樣的受歡迎,先是林月要借房子,因為沒有成功分家,所以遲遲沒有借過去。

現在蘇家又來「誠心」借房子,香菱若說不肯借,倒顯得小家子氣了。

香菱微笑着答道:「你們等一會兒,我進屋跟我娘商議一下。」

轉身回了屋中,香菱把蘇小曼要借住在舊宅的事兒對江氏說了,江氏詫異問道:「她一個千金大小姐,要住在咱家牆皮漏風的破房子裏?」

香菱篤定的點頭道:「蘇少東家說就圖個清靜,條件好壞不重要。」

江氏點了點頭道:「人家可是貴人,只要人家不嫌破,咱有啥不能借的。」

香菱點頭道:「好,我現在就去回了她們。」

香菱正要邁步往外走,一直沒說話的褚夏說道:「等等,」

香菱頓住了腳步,不明白褚夏是什麼意思。

褚夏躊躇了一會兒道:「香菱,人家蘇小姐畢竟是千金大小姐,住不慣破房子,住在舊宅也不安全,不如我搬回去住吧,讓喜旺和石頭一起陪着我住在舊宅,你們天天給送飯就成。」

「這…….」香菱有些不忍心,自家剛搬進新宅子沒多少天,褚夏就又要搬回去,又得折騰他一趟。

褚夏笑道:「別擔心我了,我的腿早就好了,周郎中說拄著拐可以短途走一走,只要不吃力就行,是你們老怕我腿瘸,不讓我下地。」

見褚夏執意如此,倒也不失為一個辦法,讓蘇小曼帶着個丫鬟住在舊宅,實在太不安全了。

江氏性子隨和,見兒子同意了,她也就同意了。

香菱轉身出了屋子,對蘇沐道:「我哥怕蘇小姐受委屈,提議由他住舊宅子,蘇小姐住我屋裏,我住我哥屋裏。」

蘇沐頓時長舒了一口氣,本來他還擔心妹妹的安危呢,如果和香菱住在一起,倒是放心了不少。

丫鬟和小廝把車上的東西卸了下來,全都抱進了香菱的屋裏,本來要留下兩個保鏢,被蘇小曼給趕走了,只留下個丫鬟柳兒。 胡天給秦祥林治好病後,跟他說了修路審批通過了的事。

秦祥林很爽快,當著胡天的面打電話給下面的人,安排他們明天就去胡家村做測量,然後動工開始修路修橋。

見事情解決了,胡天又跟他聊了一會兒,就告辭了。

這個時候已經快下午五點了,胡天給周小碧打了電話,約好了地方見面。

胡天開車到了約定的地方,等了沒多久,周小碧就過來了。

不過周小碧是開一輛小貨車過來的。

胡天見他辦事這麼快,心裡不禁也有些驚訝。

「天哥,弄好了,這車以後就是你的了。」周小碧把車鑰匙遞給胡天。

胡天拿著車鑰匙,驚訝的說道:「這車難道不需要過戶嗎?」

「這些事我都幫你搞定了,前幾天剛到的新車,你上去試試感覺。」周小碧笑著說道。

「好,我試試。」胡天轉念一想,以周小碧的能量,搞定一輛車還真不是什麼難事。

於是胡天上車開了一下這輛小貨車,發現還不錯,拉個幾噸東西綽綽有餘了。

試完車后,胡天對周小碧說道:「小碧,這車多少錢,我拿給你。」

「天哥,我怎麼可能跟你要錢,我爸要是知道了,會揍死我的。」周小碧笑著說道。

胡天沒有說話了,而是從車上拿下來了一個西瓜,然後用刀切塊,遞給了周小碧。

周小碧剛吃了一口,就驚訝的說道:「天哥,你們村的西瓜真甜啊,比我吃過的任何西瓜還要好吃。」

「是啊,我也覺得很好吃,既然你覺得好吃的話,那你就多吃幾塊。」胡天笑著說道。

「哈哈,我都想去你們村買一車拉回家慢慢吃了。」周小碧邊吃西瓜邊笑著說道。

「當然可以啊,等下你跟我回去,正好幫我把小貨車開回去,我摘一車給你拉回去慢慢吃。」胡天說道。

「好啊,沒問題。」周小碧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胡天拿手機在網上搜了一下這輛小貨車的行情價格,大概十萬塊的樣子。

於是胡天在手機上給周小碧轉了十萬塊錢。

胡天轉完錢后,周小碧就收到了簡訊。

「天哥,不是說好了不要給我錢嗎?」周小碧有些生氣的說道。

「那不行,親兄弟還明算賬呢,我必須要給你錢的。」胡天笑著說道。

「好吧,那我回家老頭子肯定會罵我的。」周小碧說道。

「你放心好了,他不會罵你的,這個事你不跟他說就沒事了。」胡天說道。

「也是啊。」周小碧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天哥,我們去找我朋友吧,她的公司在市中心。」

「好。」胡天跟周小碧一人開一輛車,往市中心去了。

到了目的地后,周小碧接到了一個電話,要他回去解決一點事,比較緊急。

周小碧把胡天領到了樓下,又叫來了一個保安帶路,然後他才向胡天告辭。

「天哥,我跟我朋友說好了的,你上去談就可以了,等會談完了等我一會,我先回去一趟。」周小碧有些抱歉的對胡天說道。

「行,沒事的,你先回去忙吧。」胡天揮了揮手說道。

「好。」於是周小碧在路邊打了個車,急匆匆的離開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