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22, 2022
55 Views

「小狼哥哥,你還真是,誠實啊。」哈利原本以為,自己會崩潰的,結果自己比想象中平靜太多了,「沒有人,什麼目的都沒有的接近我嗎?

Written by
banner

斯內普叔叔是因為我媽媽,

你是因為我是救世主,

小龍因為我的血統,

海格也是因為我的父母……」

「最開始因為什麼重要嗎?」湯姆不是很能理解哈利的多愁善感,「你不是很開心嗎?有這麼多關心你的人。」

不論是什麼原因,在決定下來后,就會沿著這條路走到底,斯萊特林向來如此。

「他們是帶著目的來的。」哈利抱著自己的頭。

「沒有目的就是陌生人。」湯姆理所當然的說,「帶著善意和你交朋友,為了得到一個朋友。帶著惡意與你為惡,為了讓你心煩。想要從你身上得到利益,完成自己的願望,又或者因為利益關照你,甚至透過你看故人……這一切的一切,不就是這世界嗎?」

打破童話,湯姆直接把哈利拉到了現實。

「沒有人會無條件接近你,你不也在找符合你的條件——無條件的那個人嗎?」

「小,小狼哥哥,天色不早了,我先走了。」逃也似的,哈利走了。

「你對他太嚴格了,他才十一歲。」獨角獸首領把坐在樹上的湯姆叼下來,放到背上。

「十六歲的我,可不是什麼善茬。」湯姆想著奇洛身上那本筆記本,「我分出去自己當時所有的負面情緒,這幾十年來……」怕是成長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

上一次,估計是和海爾波爭鬥兩敗俱傷,才讓這小子撿了個便宜。

這一次,湯姆沉思,或許會去取魔法石?還是直接殺了哈利?

畢竟,哈利這麼得教授寵愛,可是讓他十分嫉妒啊!

所以,不要信任何人吶,哈利。

。 「你別過來,我不是哥哥。」

宋可人瀟灑的一把抓掉了自己頭上的假髮,一臉警惕地瞪着慕斯爵。

「我知道,你哥哥沒有你長得可愛,一下就能看出來。」

男人好脾氣的停了下來,面帶微笑地看着她。

一聽這話,宋可人微微撇嘴:「你不用對我花言巧語,男人的嘴,都是騙人的鬼!我本來就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

慕斯爵眼角微抽,這些話,女兒都是從哪裏學來的?

「可人,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

慕斯爵蹲在女兒面前,一臉認真地說道。

「要是求我原諒你,那是不可能的。我也不要和你一起回慕家住。」

宋可人想也沒想就開始拒絕,這三天,媽咪雖然什麼都沒說,但是從可人從她和三叔吵架的內容里,大概也猜到了,是混蛋爹地,想要讓她和媽咪一起搬回慕家。

「不是這個,是你哥哥讀書的問題。你也知道,等等之前,在幼兒園過得很不開心,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和等等一個學校讀書,這樣就能和你哥哥有個照顧?」

這話一出,宋可人眉頭皺了起來。

雖然她討厭混蛋爹地,但是哥哥那麼弱,要是一個人讀書,又被人欺負怎麼辦?

慕等等說話是恢復正常,可是哥哥那麼傻,萬一又被人騙了……

就在宋可人陷入沉思的時候,慕等等忽然從陽台竄了進來。

「妹妹,你就陪我讀書好不好?要是你不在,別人肯定會欺負我的。」

慕等等可憐巴巴地望着宋可人,眨巴著水靈靈的丹鳳眼。

宋可人本來就是典型地吃軟不吃硬,一看到哥哥要哭的模樣,立刻拍胸口道;「笑話,你可是我宋可人的哥哥,誰要是敢欺負你,我就把他打成火熊貓!」

宋可人一邊說,一邊兇巴巴的握緊拳頭,露出一副自以為很兇神惡煞的表情。

看到女兒這般模樣,慕斯爵心裏都快要被融化掉了。

而慕等等則是愧疚地低下頭,不敢去看妹妹的眼睛。

他一點都不想對妹妹說謊,他其實才不怕呢,他可是哥哥,以後就算和妹妹在一起讀書,那也是要保護好妹妹的。

不過爹地說,只有他這麼說,妹妹才會留下來。

他不想和爹地分開,也想天天看到妹妹,而且要是能和妹妹一起讀幼兒園,那他就可以告訴所有小朋友,世界上最可愛的公主,是他妹妹!

想想,慕等等還有點小興奮呢。

落在宋可人眼裏,看到哥哥忽然低頭,以為他又傷心了,她也跟着難受起來。

一想到她在那個櫻花幼兒園的遭遇,宋可人覺得要是哥哥沒有她,肯定是會被壞蛋欺負的。

「你難過做什麼,我又沒說不答應。我是你妹妹,和你讀一個幼兒園,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宋可人說着,主動拉住了哥哥的手。

「真的嗎,妹妹,你太好了。那以後我們就一起上學放學,好不好?」

「好吧,看你這麼可憐的份上,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

誰讓她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妹妹呢?

「那你住我隔壁房間好不好,不然媽咪還要分開來接我們,很麻煩的,而且你也想天天呆在媽咪身邊,對不對?」 黑衣蒙面殺手跑到宮玉面前兩米開外的地方,便默契地一下剎住腳步,各各握著劍柄如臨大敵地盯着宮玉。

目睹宮玉臉上的面具,他們更加確定宮玉與那錦衣公子是一夥的,要不然,不會特意的隱藏面目。

看他們即將殺過來,宮玉快速地伸手阻擋他們,訝異道:「你們幹什麼?難道你們誤認為我和那些人是一夥的嗎?我告訴你們,不是啊!」

黑衣蒙面殺手不說話,繼續盯着她,隨時都有奔撲過來殺掉她的可能。

宮玉觀察着他們的動靜,又道:「各位大哥,我真的只是路過,麻煩你們別盯着我行嗎?我馬上走,馬上就走。」

黑衣人不聽她的,翻轉手腕,提着的劍就待刺過來。

宮玉「咦」了一聲,「奇怪了,你們怎麼都不相信呢?小女子不認識你們,也不認識他們,你們打打殺殺的,關我什麼事啊?把我牽扯進去,對你們也沒什麼好處啊!」

縱使她舌爛蓮花,那些黑衣人都呆愣著,絲毫沒有要退開放過她的意思。

一人忽然生硬地道:「寧可錯殺一千,也不可放過一人。」

宮玉聽他咬字的艱難,眼睛一瞪,「咦!難道你們不是大梁國的人嗎?咬字怎的那麼生硬?像是小孩子剛學說話一樣。」

這麼評判,她或許沒有多想,但那些人聽了,矇著面的臉色頓時大變。

開口說話的人咬了咬牙,殺氣凜凜地一字一句的道:「既然猜到了,那你今天就必死無疑了。」

「必死無疑?」宮玉聽得不舒服,「有沒有搞錯?今天過年耶!你們難道想讓我無法回去過年嗎?」

真是欺人太甚了,她和夏文樺不就是誤打誤撞的來到這裏嗎?怎麼就想殺掉他們了?難道她看起來是一個很好欺負的人嗎?

「上。」那人握著劍的手往前一舉,便發號施令。

跟那些人說話,他無意中就換了一種語言。

但宮玉聽懂了,像是這個世界和她以前的世界有什麼重合的地方一樣,那人說的竟然是——日語。

初次聽到,宮玉震驚不已,這是什麼狀況?難道其他國家跑到大梁國來侵犯了嗎?

然而,容不得她思考,得到命令的那些黑衣人就提着劍撲了過來,一個個跟死士似的,出手就是不要命的拼殺。

宮玉迅速避讓,口中道:「你們來真的呀!我都已經好久沒有殺人了,難道你們非得逼着我出手嗎?」

以前跟着隊友偶爾出任務的時候,她和隊友做的也是刀尖上舔血的事。而通常,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情況下,她們都會選擇讓別人去死。

宮玉沒有拿武器,暫時只是運用近身搏擊術躲避那些黑衣人的長劍,還沒有決定要不要殺人。

可她萬萬沒想到那些黑衣人攻擊了她,就勻出兩人朝她身後的廢棄房屋跑去。

夏文樺還在裏面換衣服,就這工夫,夏文樺應該還沒有換好。

宮玉眼角一動,心中一急,朝着那兩人的后脖頸就射出了兩把飛刀。她可以和這些人慢慢的玩,卻是容不得他們去殺了夏文樺。

是以,保護夏文樺的心思生出,她出手就狠而絕了。

那飛刀準確無誤地射到那兩人的大動脈上,那兩人行動的腳步一頓,下意識地伸手捂住那飛刀射中的地方,回頭不可置信地瞄了瞄,便倒到地上去。

看那二人倒地,其他人更是堅定宮玉是一個危險人物,必須除之而後快。

明白了這個事實,他們又加大了攻擊宮玉的力度。

宮玉眉頭皺了皺,眼中殺氣一閃,惱火地動了殺機。既然要讓她死,那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如此決定之後,宮玉出手間便沒有了顧慮。原本她以前學的就是殺人的手法,現在機緣巧合地得到水晶魔石里的能量,她施展出的招式更是有一種壓迫人的強大氣場。

而且能夠一招解決的,她絕不會拖拉成兩招。

雖然她和那些黑衣人一樣都可以說是殺手,但比起那些人,她的行動更是敏捷,出手也更是狠辣。

意念取出一把匕首,宮玉反握在手中,身法就如閃電一般在那些黑衣人的中間穿梭。

幾個呼吸之後,宮玉停下身,那些黑衣人都不敢相信地看着她,各自的脖子上都有着一線刀口。

宮玉冷然望着他們,冰冷的眸子比這寒風還更加讓人覺得刺骨。

「砰……」

堅持一會兒,那些黑衣人就都一一倒地。

夏文樺開門出來,正好見到宮玉宛如地獄修羅一般立在他們當中,其手中的匕首還有一線血絲流下來。

手法太快了,她的匕首上都差點一塵不染。

「玉兒。」怕宮玉發生危險,夏文樺掃了一眼,便心慌地跑過去。

宮玉聽見他磁性如天籟般的男低音,回頭看見他,便撲進他的懷裏,口中喊道:「二哥。」

平心而論,她不想殺人的,如若不是那些人逼迫她,即便猜到那些人是別國來的侵略者,她也不想參與到那些國與國之間的爭鬥當中去。

再活一世,請容她自私一點,過一些悠閑的田園生活。

夏文樺感覺到她肩上的顫動,擁着她,讓她的腦袋靠在自己堅實的胸上,安撫道:「玉兒,沒事了,沒事了。」

哪怕宮玉殺人,他也不覺得宮玉可怕。相反的,他覺得宮玉很堅強,和任何別的女人都不一樣。

但也可以說是他出來得晚了,才會致使宮玉一個人面臨那麼大的危險,覺得對不起宮玉,他更加的心疼宮玉。

宮玉聽着他胸口那顆有力地跳動心臟,鼻頭哽咽道:「二哥,我不想殺人的,是他們逼我的。」

夏文樺「嗯」了一聲,「我知道,沒事了,玉兒做得很好,要是他們再逼你,咱們再跟他們拚命。」

不得不說,他的安撫很有作用,宮玉靜默了一會,波瀾起伏的心情就平靜下來了。

說實話,宮玉不怕殺人,可她真的不想殺人。同樣的事情再發生第二次,她還是會像開始那樣有所遲疑。

此地不宜久留,二人想走。

猝不及防地,那個錦衣公子竟然跑到他們前面不遠的地方……

。 樊家的老爺也是做得出來,在被抓捕入獄前,修書給了樊氏,讓她幫着求一求謝遺江,好歹讓謝遺江念在夫妻情分上幫自己一把。可樊老爺沒有想到,樊氏在謝遺江跟前已經失了寵愛,如今地位一落千丈,謝遺江沒休了她已是格外寬容。

拿到家書的樊氏痛哭失聲,毫無辦法,幾度昏死過去。

謝依依和謝霏霏過來問安,乍然聽說外祖父出了事情,也都急了,謝霏霏道:「外祖父也真是的,他已經是寧城裏數一數二的官兒,要什麼沒有,何苦來由的弄出這些事情來。這下好啦,還說指望跟爹求情,爹若是知道了,還不罵死娘才怪!」

「外祖父實在糊塗!」謝依依連連嘆氣,她也無計可施。

樊氏見連一向聰明的謝依依都沒辦法,心中更是絕望,越哭越大聲,眼淚止都止不住的落。

「娘,實在不行,咱們去求一求東亭侯爺?」終究母子連心,謝依依見樊氏哭得這般傷心,不得已建議。

她是很不願意勞動東亭侯府的,怎麼說,那都是自己未來的夫家,還沒嫁過去就求到了夫家人頭上,說出去,一是名頭不太好聽,人人都會以為她是個事兒精;二來,母家出了變故,她們廷尉府同東亭侯府開親已是高攀,越發顯得低人一等,以後嫁過去,還不知道要被夫家人怎樣看不起,謝依依幾乎都能想到,會有多少閑言碎語等著自己。

她雖然給了建議,但只念著母親能顧忌自己未婚,多少留些顏面,駁了這提議。

如此一來,面子和孝義都有!

但樊氏已經是六神無主,得了這個建議,頓時止住了哭聲:「真的可以?侯爺會幫忙嗎?」

「哎!試試吧!」知道逃不過去,謝依依認命的閉了閉眼,只是心中對樊氏止不住的失望。

謝霏霏看了看母親,又看了看姐姐:「這事兒母親和姐姐都不好開口,帶着我去吧,由我不經意說出來,母親呵斥我一番,順帶就說了緣由。」

「好!」難得謝霏霏有一次肯動腦子,謝依依立即點了頭。

有謝霏霏開口,一切都好辦很多,她也不會落人口實。

可幾人盤算得很好,唯獨沒有料到,溫家如今比他們還慌。

沒別的,溫宿跑了。

溫家人扭着他去下聘禮,在謝家受了裴謝堂一番冷遇后,溫宿想着自己錯過了謝成陰,如今又要娶一個不喜歡的謝家大小姐,這個坎兒是怎麼也邁不過去,越想越不是滋味兒,當夜思來想去,留在京城,這個婚事是如何都躲不掉的,索性半夜爬了起來收拾了一些細軟,天還微亮,就趁著城門剛開跑了,對家裏連個交代都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