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20, 2022
23 Views

電話中的邁瑞語氣很嚴肅。

Written by
banner

只是花小蕊聽見后,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

對方竟然說他們沒按約定提交貨物?

這怎麼可能?

她們明明按照說好的日期交貨,今天正是合同上7月6號,不多不少,可對方竟然送他們違約?

「邁瑞,您確定沒有說錯?」

「還有,你們沒有按照約定提前交付定金,如今又倒打一耙,說我們公司沒有按照約定時間供應貨源?」

「開什麼玩笑?我們可是白紙黑字寫的明明白白,你這是在耍無賴嗎?」

花小蕊惱火了。

對方明擺着是在耍賴,這麼大的單子豈能會搞錯?

「No!No!Listentomefirst,okay?(不!不!你先聽我說好嗎?)」

電話中,邁瑞有些氣氛,沖着花小蕊大聲呼喊道。

花小蕊臉色被氣的煞白,但她一直在壓制自己情緒,要保持冷靜才行,事情尚未弄清楚,她需要邁瑞給她充分的解釋。

「好!你先說。」壓着心中怒火,花小蕊點了點頭,心平氣和的回應電話中的邁瑞。

「花總,不知道您那邊發生了什麼,但我這邊一直按照合同上所執行。」

「如有疑問,我現在把合同傳真過去,你過目后就自然會明白的,OK?」

電話中邁瑞沒有過多解釋,聽他的意思,都是按照合同來做的,所以沒等花小蕊開口追問,對方便將電話掛斷了。

「Why?」

花小蕊快被氣的發瘋,邁瑞直接掛斷了她電話,她抬頭看向門外的劉經理道:「立刻!馬上,將與凱傑簽的合同找出來,我要務凱傑公司傳真來的合同對質清楚。」

「是花總!」劉經理聽到花小蕊吩咐,他急忙轉身離去。

很快。

劉經理拿着兩份合同返回了辦公室。

其中一份合同,正是剛剛從國外傳真過來的凱傑公司那份合同。

「花總?」

「合同不對!凱傑公司的合同寫的是7月4號交貨,而我們合同竟然寫的7月6號,竟然相差了兩天!」

劉經理返回辦公室后,他露一臉的不可思議,急忙向花小蕊說明合同上的不同處。

花小蕊聽見后,神色凝重無比,她從劉經理手中接貨兩份合同一對比,除了日期以外不同,其餘的條款都一樣。

而且,上面都有雙方負責人簽字,還有兩家公司的公章,這絕對不會有錯的。

「這是為什麼?」

「一樣的合同,為什麼交貨日期會弄錯?」

花小蕊有火卻無處發泄。

白紙黑字寫的明明白白,其中到底問題出在哪了?

「花總,這件事我們沒有錯,就算合同交貨日期不對,但我們的確按照合同上程序走的。」

「只是,如果這件事無法圓滿解決,我們的那批貨可就……。」

說道這裏,劉經理沒敢往下說。

按照雙方合同所說,他們可以拒絕一切賠償,同樣對方沒有任何損失,而他們卻要因為無法出售的貨造成不小的損失。

「不管了!」

「如果凱傑公司上訴,我們也不能幹吃啞巴虧,一定要奉陪到底!」

花小蕊咬了咬牙。

雙手各持己見,如果他們退出,那就要面臨巨額賠償,所以花小蕊不會便宜了凱傑公司。

「好!我這就吩咐下去。」

劉經理點頭,花小蕊既然都這麼說了,他當然要站在出來為自己公司維權。

隨後,劉經理率先離去。

而花小蕊一臉的愁容,來到窗戶近前看着外面高樓大廈,心想着如果有雷凌在,也許這件事就會變得沒有那麼複雜。

「這背後,到底是誰在搞鬼?」

「難道我二叔,不知道這合同有問題嗎?」

花小蕊咬了咬牙嘴唇,合同出了差錯,理應找她二叔對證,可如果追究到底,她二叔可能要面臨刑事責任。

所以,她才弄得這麼束手無策,但又不能幹吃啞巴虧。

「對了!」

「劉經理不是說,凱傑公司根本不存在嗎?」

「如果抓住這一點,會不會就可以翻盤?找出背後始作俑者?」

花小蕊突然靈機一動,回想到之前劉經理對她說的那些話,這才讓她找到了突破口。

……

夜色酒吧。

白天,這裏如同死靜,變得冷冷清清。

此刻,雷騰坐在吧枱近前,一個人喝着香檳,抽著雪茄,完全就是一種奢侈的消遣。

直到接近中午11點,方少卿與司徒岳兩人並肩出進入酒吧,來到雷騰的近前坐下。

「真它嗎晦氣!」

「沒有想到,花小蕊居然得到江都十二廠的幫助,早早就將那批貨趕出來了,而我們居然一點風聲都沒有聽到。」

方少卿明顯氣不順,今日出師不利,本以為可以輕而易舉拿下天鳳集團,誰曾想到天鳳集團早就有備而來。

這才導致他,只能讓人在合同上動了手腳。

沒錯。

花小蕊手中的合同沒有錯,錯的是雷騰給他的那份合同。

「厲害。」

「江都十二廠都能為天鳳集團所用,我還真小看了他們!」

雷騰聽聞,不由感到驚訝。

江都十二廠,那可都是有背景,從來不輕易對外開放的大廠子。

「管他呢!」

「現在只要拿合同大做文章,就算告不倒天鳳集團,也會給天鳳集團造成很大負面影響。」

「加上天鳳集團囤積了那麼多貨物,他們一時半刻也無法消化得了,到時候天鳳集團一樣損失巨大。」

司徒岳笑了。

他們的目的就是不斷給天鳳集團出難題,一點一點的拖着,遲早會讓天鳳集團關門大吉。

「想的太簡單了。」

「凱傑公司根本就不存在,如果她花小蕊抓住這一點,我們恐怕要引禍上身,一旦被抓住,你覺得我們誰能逃的掉?」

方少卿可不這麼想。

這樣拖着,對誰都沒有好處。

尤其,他清楚凱傑公司只是個虛頭,紙包不住火的事,他怎麼可能會坐着踏實?

司徒岳無言以對。

方少卿想的很周到,這可是在犯罪,一旦花小蕊找到證據,他們可是要面臨刑事責任的?

「立刻終止凱傑計劃。」

「這次算她走運,但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現在當務之急,我們要等雷凌出現,至於花小蕊,暫時不要去主動聯繫她,免得露出馬腳。」

雷騰眉頭皺起,喝了一口酒,瞥視一旁方少卿,決定這件事到此結束。

他可不想把自己搭進去。

凱傑公司只是空殼公司,若被查出來公司註冊法人與他有關係,那可就是得不償失了。

「就這麼算了?」

司徒岳不理解雷騰什麼意思。

這個計劃,他們可是佈置了很久,雖然現在出了一些紕漏,那也有扳倒天鳳集團的機會才對。

「廢話!」

「你沒聽方少卿說嗎?」

「再弄下去,我們全都要搭進去!」

雷騰惱火,面露不善的目光看向司徒岳,咬了咬牙,沉聲呵斥道。

「對了!我還有事,我先走一步!」

在雷騰呵斥司徒岳時,方少卿突然開口率先撤離。

「這小子走的這麼倉促,會不會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們?」

司徒岳皺眉,事情還沒有說完,方少卿卻率先離場,這不由引起他的懷疑。

「哼!」

「他那點小心思。我還能看不出來?」

雷騰冷哼。

現在花小蕊手忙腳亂,公司事情一大堆,雷凌又不在,正是缺人伸出援手的時候,而他方少卿不就是想要雪中送炭,趁機接近花小蕊嗎?

。 0390收個跑腿小弟

少白傻冷哼:「哼,咱們的賭局還沒完?」

「你沒錢,肉也賣了,還能賭什麼?」

「賭命!」

「賭命?好死不如賴活着,你年紀輕輕的幹嘛想不開?」

「尼瑪,少在這假慈悲,不敢賭就滾!」

「笑話,天下就沒有本公子不敢賭的。」

「那好,人命本無價,今對你就大優惠好了,亮出三十萬兩銀子瞧瞧。」

「啥?三十萬兩銀子?你好大的口氣」歐陽慧倫有些哭笑不得,接着說道:「再說了,你就是今天抄了這賭船,也拿不出三十萬兩銀子來。」

「沒錢,那就一命博一命。」

「青春年少死了多可惜,要不這樣吧,本公子呢,正好缺個跑腿的手下,你要是輸了以後就跟着我當個跟班的小弟吧。」

「想的真美,輸贏還不一定呢;你要是輸了的話如何?」

「條件一樣,自然是變身為奴供你使喚,或者這三千兩銀票送你。」

「好,賭了。」

少白傻眼珠轉了轉,直接應承了下來。

這貨是個急性子,說完便一把抓起色子扔進了海碗裏。

老話說的好,風水輪流轉,乞丐也有變富時。

大概是衰極福至吧,少白傻開始了轉運。

只見這色子,本是兩個五停了下來,最後一顆還在打轉,又轉了一圈后,要停下時好巧不巧的撞到了另外兩個色子,將其撞翻了一個面。

這下好了,三顆色子直接變成了三個六點的豹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