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19, 2022
22 Views

四人稍作休整準備回程。

Written by
banner

她的好心情在一處官道茶肆戛然而止。

7017k 元旦三天假期一晃而過,葉靈和唐綿綿的出去玩計劃泡湯,宋柔準備在家陪着爸媽過三天的計劃也泡湯,但好在寧榮還在,她們四個還是她們四個。

再過了幾天,寧榮出院了,寧雅在看到女兒沒事後,早在第三天就離開了醫院,和助理匯合,出差忙公司的事情,程文華倒是再也沒過來,偶爾會讓人送來一些水果補品,寧榮對這些沒有好臉色,連東西都不是程文華親自選的,寧榮要喜歡那才怪了。

總之,在醫院接連躺了七八天的寧榮帶着好心情回家,不,是回宿舍。

「歡迎回來!」宿舍三人齊聲歡呼,這間小小宿舍的正中央,擺放着一張小桌子,上面放着一個鍋,裏面湯汁正在咕嚕咕嚕的冒着泡,鍋的周圍擺放着各種菜,香味撲鼻。

「來,慶祝我們寧榮平安出院!」唐綿綿拿起杯子,給大家都倒了一杯低酒精飲料,還是葡萄味的。

「我們還準備了小蛋糕,等下吃完火鍋再吃。」葉靈說着,那蛋糕還是李歡姐送的,是店裏買的最火的一款,中間有三層草莓果粒,上面也是一個個又大又新鮮的草莓,李歡姐給自家人做的的這個,放足了料。

「今天是個喜慶的日子,乾杯!」宋柔舉杯,其他三人跟上,開始下筷子,吃的東西很多,羊肉牛肉卷,還有蔬菜,菇類,海鮮,有些菜品還是唐綿綿叫家裏人帶來的,這頓飯吃的大家都很開心,要是沒有唐綿綿後來拿出來的補血湯,對葉靈來說,那就更好了。

「對了,還有十天就要期末考試了,你們三個?準備的怎麼樣?」宋柔慢悠悠的說着,從開始準備元旦晚會節目那天開始,宿舍四人就沒有正式複習過,雖然寧榮經常拿本書出去不在寢室里獃著,可宋柔會相信寧榮真的在看書?

估計有是在琢磨譜子。宋柔想的真對,每天都在琢磨樂譜的寧榮:!!

!吃吃喝喝玩玩很開心的唐綿綿:……葉靈:……

「所以說啊,你們三個沒了我真不行,拿我的筆記本去抄吧,至少要背熟,裏面有很多知識點都是我壓的跟考題相關,你們三個要是真認真複習了,及格沒問題。」宋柔拿起筆記本給三個人看,這是她這幾天又重新整頓出來的知識點,專門針對葉靈唐綿綿寧榮毫無基礎的人。

「……哦」葉靈應了一聲,說實話,她這些天不僅是書沒看進去,漫畫的存稿也沒了,她又的要開始拚命趕稿,總感覺沒得休,這一茬完了還有下一茬。

由於期末考試臨近,整個A大的學生開始為期瘋狂的十天,圖書館天天爆滿,操場小樹林,小橋上,等等風景處,人漸漸減少,大家反而各個都在寢室發奮圖強,在A大,連期末考試都過不了,那可就是真丟人了。

尤其是A大還是全國排名前十的學校,能夠考進這所學校的人,都不會讓自己丟人。

「啊!我要瘋了!!」葉靈頭上綁着一根寫着

「考試必勝」的紅髮帶,抱着筆記本開始發瘋,她看不進去啊,在前世,她都離開學校這個象牙塔多少年了?

唐綿綿頂着兩個黑眼圈,她現在只想好好摸一摸自己的大鼓,聽聽音樂,來一段抗拒學習的RAP,或者站在舞台上和樂隊的人一起上台都行,就是學習不行,她都努力過整個高中三年,怎麼到了大學,還要和學習過不去,學習就是一道坎啊!

不過,唐綿綿看向非常認真地在看書的寧榮,感覺這個寢室除了她和葉靈靈是學渣之外,寧榮要從三人學渣除名了?

「榮榮,你看書好認真的啊?有沒有訣竅?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宋柔沒在,沒有人給我回答。」寧榮聞聲轉頭看了眼唐綿綿,冷漠搖頭:「我不會,你等宋柔回來。」唐綿綿嘀咕了一聲,剛好看清楚了寧榮課本的頁數,怎麼感覺這本書一直都沒有被翻過?

真實情況,寧榮的腦海現狀:這個詞好像不對,應該換那個詞語呢?旋律出來了,用哪種樂器……葉靈看不進了,她腦子很混亂,把書直接放在一邊,拿出數繪板開始畫稿子,勁頭就來了,今天不把這一話畫完,她不打算睡覺。

得了,一個兩個都不認真,唐綿綿一邊嫌棄,一邊拿出自己寶貴的平板,開始追更漫畫,時不時有人在群里聊天,她會跟着回復幾聲,偶爾從袋子裏拿出薯片吃,卡茨卡茨味道太好,唐綿綿這小生活過得不要太快樂。

從外面買來晚飯的宋柔:???她不就是去學校門口拿個外賣,寢室里怎麼就變了一個模樣,說好的認真看書呢?

說好的認真複習呢?說好的要考試及格呢?一個在畫畫,一個在玩平板,還有一個不認真觀察完全不知道在幹什麼,那本書從她出去是這個頁數,現在回來也是這個頁數。

「你們幾個複習完了?」宋柔忍不住問,對寢室里三個不喜歡讀書的人頭痛。

葉靈被這聲音猛然嚇了一跳,趕緊裝頭疼:「哎喲,我看書太久了,腦袋有點痛,就來畫漫畫休息一下。」信你個大頭鬼,看你畫畫的時候生龍活虎,一看書整個人就沒勁,跟一天沒吃飯似的,這狀態,宋柔說了幾次也沒用,算了吧。

「那你休息。」唐綿綿一看葉靈就找好理由了,她立馬也找了個,捂著肚子裝痛,還哎喲了兩聲,生怕宋柔沒看到她。

哼,這都能裝!宋柔好心問了句:「綿綿,你是肚子痛嗎?」唐綿綿高興的點頭,

「是的,老大,我因為肚子痛,所以才沒有看書,等下我好了點再看。」

「那行,今天晚上的晚餐你就別吃了,先多喝點水,我等下給你泡一杯紅糖水,來姨媽了就得要躺在床上好好休息。」

「不是,我……」唐綿綿完全沒有拒絕的餘地,被宋柔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如此厲害的老師,不說葉靈這個剛剛逃脫一節的心驚膽戰,就是寧榮也覺得不好了。 撲通一聲,梁軍被踹翻在地上,他眼前一黑,對方這一腳夠狠,踹的他七葷八素的。

「你找死?我現在就叫人弄死你。」梁軍大怒,爬起來就要叫人。

「你儘管找人,我皺一下眉頭算我輸,呵呵,我龍三少還從來沒有怕過人。」龍夜冷笑一聲,絲毫沒有把梁軍放到眼裏。

「你,你是龍三少?」梁軍吃了一驚,撥號的手頓時僵住了。

他不知道龍夜是誰,但他卻知道龍三少是誰,這可是北城一霸,而且他父親龍濟海和某位武道中的大人物關係密切,他自認招惹不起。

「如假包換。」龍夜眯着眼睛:「痛快點,把這三個女的都留下吧,不然今天誰也走不了。」

「龍少,剛才得罪了,但這幾位都是我朋友,你能不能給個面子?」梁軍的語氣已經不自由主的弱了下來,他清楚對方的身份有多高不可攀。

「給你面子?你他娘的是誰?我為什麼要給你面子?」龍三少瞥了他一眼,又是一記耳光甩了過去。

啪…梁軍退了幾步,他的臉色十分難看:「龍少,大家都是圈子裏的人,你別太過分了。」

「誰和你是圈子裏的人?滾。」龍夜又是一耳光甩了過去:「再不滾出去我就不客氣了。」

梁軍咬咬牙,他扭頭道:「你們別急,我現在就找人。」

肖琴和王舒彤臉色發白,她們認為梁軍已經是很厲害的人了,但她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在豐陵還有梁軍怕的人。

「你,過來陪我喝一杯。」龍夜嘿嘿一笑,指著白暮雨。

「抱歉,我不認識你,這是我們的包廂,我請你出去。」白暮雨可不吃他這一套。

「暮雨你瘋了,這是軍哥都怕的人,我們惹不起呀。」肖琴吃了一驚。

「呵呵,讓她陪我喝一杯,我就讓你們兩個走,怎麼樣?」龍夜端起一杯酒。

「我替她喝,讓她們走吧。」陳宇走上前去。

「你哪位?」龍夜眉頭一皺:「不想死的滾出去,我現在不想殺人。」

「我說,我替她喝,讓她們幾個離開。」陳宇重複了一遍:「我的話不想再重複第三次。」

「你找死。」龍夜盯着陳宇,他的雙眼突然泛過一絲殺意,他右手一抓,一拳向陳宇襲了過來。

這傢伙的拳風剛勁有力,是位內家高手,至少已經是快突破武師的存在。

這要是對普通人來說,一拳能要了半條命,但可惜,他遇到的是陳宇。

陳宇一把將他的拳頭抓在手中,微微一笑道:「內家高手?你真的以為學點三腳貓的功夫你就無敵了?」

陳宇右手一握,龍夜感覺到右拳一陣鑽心般的疼痛,他慘叫了一聲,單膝跪在地上。

然後陳宇鬆開他的手,一記耳光把他甩飛了出去。

撲通,龍夜趴在地上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陳宇你幹什麼?你想死就去,別拉着我們呀。」幾個人頓時震驚了,這可是梁軍都惹不起的人物,可是陳宇為什麼敢直接動手?

「暮雨,你先出去吧,這事我來處理。」陳宇道。

「我不,我要和你在一起。」白暮雨連連搖頭。

「暮雨你男朋友敢向龍少動手,他已經是個死人了,你要跟着他一起死嗎?」肖琴尖叫道。

「對啊,梁總都不敢得罪的人,他敢動手?他是想死吧。」一邊的王舒彤嚇的面無人色:「他就是瘋子,肖琴我們快走。」

說完,這對姐妹也不顧白暮雨,兩人匆匆忙忙的離開了包廂里。

白暮雨走到陳宇身邊,拉了拉陳宇的手臂:

「你出去吧,一會兒可能會有點血腥。」陳宇微微一笑道。

「我不,我要和你在一起,這事是因我而起的。」白暮雨搖搖頭。

「你找死,你知道我爸是誰嗎?你知道我師父是誰嗎?」龍夜的酒勁被陳宇這一巴掌給抽的差不多了,他掙扎著站起來,一臉猙獰的說。

「不知道,也不在乎。」陳宇歪著腦袋問道:「你爸是誰?」

「我爸是龍濟海,北城龍先生你沒聽說過?」龍夜怒道。

「你爸是龍先生?」陳宇詫異的抬起頭:「你是不是還有一個妹妹,尿毒症,現在正在找腎源?」

「你怎麼知道?」龍夜微微一愣。

「呵呵,我怎麼知道?」陳宇怒極而笑:「你爸把手伸到我乾女兒的身上了,你說我怎麼知道?今天如果是別人也就算了,但龍先生是你爸,那你就不用走了。」

「你怕是找死吧。」龍夜大怒,他暴喝一聲,右拳一握,他的身上傳出一陣爆豆一般的聲音。

緊接着他一拳向陳宇的面部襲來,陳宇右手一抓,又輕輕鬆鬆的握住了他的拳頭。

龍夜右足在地下一頓,沉喝一聲,想掙脫陳宇的右手,但是他這奮力一拼之下卻沒有把手從陳宇手裏掙脫出來。

「你是內家高手?」龍夜吃了一驚,不自由主的抬起頭看着陳宇。

「呵呵,拳法不錯嘛,你師娘教的吧,這麼軟弱無力?」陳宇冷笑一聲,他輕輕一甩,轟的一聲,直接把龍夜給甩了出去。

撲通一聲,龍夜重重的撞到了一邊的牆上,他悶哼一聲,伏倒在地上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龍少,陳宇,大家有什麼事情好好談談,我們沒必要動手呀。」曹靜是真的急了。

眼前的這兩位她都得罪不起,現在兩人在這裏大打出手,不管是誰傷了她都有麻煩。

「陳宇,你就是陳宇?」龍夜勉強站起來,硬生生的把喉嚨的一口鮮血咽下去。

「沒錯,我就是陳宇,你認識我?」陳宇詫異的看着龍夜。

「呵呵,姓陳的,你知道我師父是誰嗎?」龍夜獰笑道。

「我還真不知道,你師父是哪位?」陳宇又問。

「我師父是宗師牧成蒼,他已經受余氏之邀,後天就到豐陵,到時候就會向你下戰書。」龍夜哈哈大笑:「姓陳的,你活不過三天。」

一邊的曹靜吃了一驚,宗師啊,對她來說可是神仙一樣的人物,她平時根本接觸不到了。

這麼厲害的人物現在居然要向陳宇下戰書了,那陳宇能不能撐過去?

。 聽到店小二的話,南宮玥好奇的看向他,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約了人?」

店小二撓撓頭,憨憨一笑,道:「小的哪會知道您約了人!只是來百味齋的客人大多都是跟人有約,小的就胡亂猜測了一下。」

「原來是這樣啊!」

南宮玥點頭恍然大悟。

見她再沒別的吩咐,店小二將她引到了二樓的雅間里,恭敬的道:「不知您是想現在點菜,還是等會兒人都來齊了在點?」

「等會兒吧!先上一壺你們著的好茶來。」綠萼說道。

店小二得了吩咐后,轉身出了雅間。

南宮玥站在雅間中,好奇的左看右看。

這雅間布置的十分精緻,牆上掛著山水畫,還有一扇畫著『四君子』的梨木屏風。

屏風上的「四君子」雖不是什麼名家之畫,卻也看得出作畫之人頗有底蘊。

紅梅,探波傲雪,高潔志士;蘭,深谷幽香,世上賢達;竹,清雅澹泊,謙謙君子;菊,凌霜飄逸,世外隱士。

其中意境,隱隱顯現。

再看雅間中的其他擺設,也大都精緻有品位。

可見這百味齋的老闆一定是個非常有趣,而且財大氣粗的人。

「糖葫蘆誒,賣糖葫蘆的來了!」

南宮玥正猜測著百味齋背後之人,窗外突然響起一聲響亮的叫賣聲。

她立刻走到窗邊,推開窗子向外看去。

只見一個穿著短打的男人,扛著一根棍子,棍子上插滿了紅艷艷的冰糖葫蘆。

綠萼這是走到她身邊,笑問道:「小姐,要不要奴婢去給您買一串?」

上次小姐出門就想吃來著,可惜因為怕耽誤時間,就沒讓她去買。

「那我要兩串!」南宮玥笑眯眯的舉起兩根手指,在綠萼眼前晃了晃。

「好!」

綠萼笑著應了一聲,就要轉身出雅間。

南宮玥歪頭想了想,又說道:「讓他將另一根包起來!」

「嗯?為什麼啊?」綠萼詫異的站住腳步。

「讓你包起來就包起來,問這麼多幹什麼?」南宮玥噘嘴不滿的說道。

綠萼無奈,只能點點頭答應下來。

南宮玥重新趴在窗邊向外看去,街上人來人往,有穿著綾羅綢緞的富家子弟,有普普通通的平民,也有衣不蔽體的乞丐。

她靜靜的看著街上的人,有種茫然的感覺。

就好像,街上的人都是活生生的人,而她只是一個小小的看客,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消失在了天地間。

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南宮玥蹙眉甩了甩頭,將那種荒謬的念頭趕出腦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