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09 Views

見韓楉樰昨天晚上也玩的很高興,韓小貝就更開心了,他就喜歡這樣,一家人開心的在一起的感覺,他想,要是能夠一直這樣就好了。

Written by
banner

能看到韓小貝這樣高興,韓楉樰也是開心的,正好今天她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再家裡好好的陪他一天。

韓楉樰覺得,今天容初璟好像並沒有任何反常的地方,讓她覺得比較得放心,可是,她不知道,這件事情,早已經在上京盛傳開了。

雖然,那些人,並不知道,韓楉樰和容初璟的身份,可是,這樣盛大的事情,還是成為了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而這樣的事情,也很快的,就傳到了韓楉榛的耳朵里了,這個時候,她正在自己的家裡大發脾氣呢。

「可惡,韓楉樰,你這個該死的賤人,你憑什麼?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韓楉榛將自己屋子的東西,都給扔在了地上,臉上滿是猙獰,眼裡也都是惡毒的目光,要是韓楉樰現在在她的面前的話,想來,她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韓楉榛的心裡,確實是很不甘心,她不明白,為什麼,韓楉樰都已經失憶了,為什麼容初璟還是喜歡她,一直陪在她的身邊。

甚至,還向韓楉樰求婚了,這樣的事情,對於韓楉榛來說,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對她來說,容初璟能夠在意她一點點,她就很心滿意足了。

「小姐,你這是要出門嗎?」

自從冰兒被抓了起來之後,韓楉榛就重新買了一個丫鬟回來,在自己的身邊伺候著,叫寶珠,因為,太皇太後送給自己的那些人,她也不能放心的用。

這會兒,見到韓楉榛出門了,寶珠就上前關心的詢問著,她剛剛在門外,就聽到了她在房間里發脾氣的聲音了。

「嗯,我等會兒要出門一趟,你去將馬車給我準備好。」

韓楉榛出門的時候,已經將自己的脾氣給收斂了,等在出現在別人的面前的時候,就有恢復了那副,大家閨秀的溫婉與端莊了。

寶珠聽了韓楉榛的吩咐之後,點了點頭,就下去吩咐了,不一會兒,就來稟告,說是馬車已經準備好了。

這個時候,韓楉樰還在和韓小貝一起,在家裡列他到時候,去白鷺書院的時候,需要用到的東西的單子。

雖然,成績還沒有出來,韓楉樰卻覺得,還是要早做打算的好,免得到時候,時間太緊了,來不及準備,遺漏了什麼,那就不好了。

「娘親,要帶這麼多的衣服嗎?」

韓小貝見韓楉樰,已經寫了好幾套的衣服了,不禁有些疑惑的問著,他記得,到了白鷺書院之後,應該是會發書院專門的衣服的。

「有備無患嘛,要是到時候,有什麼急用的話,也不用擔心了。」

罪無可赦 韓楉樰到是不在意,她覺得,自己又不缺錢,給韓小貝多買一些衣服,也沒有什麼關係的,而且,去了白鷺書院之後,就只能一個月回來一次了,她當然要好好的準備了。

「娘親,要是我沒有考上白鷺書院怎麼辦啊?」

見到韓楉樰這樣精心的為自己準備著東西,韓小貝很是高興,同時,心裡也是有些擔心的,要是到時候,他沒有考上白鷺書院,那不是很讓她失望嗎。

「沒關係啊,就算是這次沒有考上,我們還可以下次再來的,總是會有用的,而且,我相信,小貝這麼聰明,肯定會考上的。」

韓楉樰也不想給韓小貝太大的壓力,而且,她覺得,他現在還小,就算是真的沒有考上白鷺書院,也不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不過,要是考上了的話,就要早做準備了。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韓小貝心裡倒是輕鬆了許多了,覺得她說的也很有道理,要是今年沒有考上的話,那就明年再考,到明年的時候,他肯定就是會考上了。

「姑娘,韓楉榛又來了。」

就在韓楉樰和韓小貝在書房裡列這他們需要買的東西的單子的時候,穎兒就進來了,而且,帶來了一個並不怎麼愉快的消息。

「韓楉榛,她又來做什麼?」

聽到了韓楉榛的名字,韓楉樰的眉頭微微的蹙了起來,她已經從不少的人口中得知了,她們之間,可是有很多的,不可解開的仇結的。

而且,撇開這些不說,韓楉樰自己的心裡,對韓楉榛,也是很不喜歡的,也不知道,她這次又來做什麼。

「姑娘,她說,是來見你的,具體的,奴婢就不知道了。」

穎兒也同樣的討厭韓楉榛,說起她的時候,臉上也有著淡淡的厭惡和嫌棄。

「娘親,你不要去見那個壞女人。」

韓小貝在一旁聽到穎兒說,馬上就阻止了韓楉樰要去見韓楉榛的念頭,她忘記了,他可沒有忘記,那個女人,之前做過的事情。

「去跟她說,我不見她,讓他哪來的回哪兒去。」

對於韓楉榛,韓楉樰是真的覺得,自己和她之間,沒有任何可以說的事情了,而且,她是真的一點也不想見到她。

就算是韓小貝不說,韓楉樰也不會去的,更何況,這會兒,就連自己的兒子也不願意自己去見韓楉榛,那她就更加的不會去了。

得了韓楉樰的電話,穎兒馬上又轉身出去了,想要讓韓楉榛趕緊的離開益生堂。

只不過,沒一會兒的時間穎兒又急匆匆的進來了,這讓還在書房裡面討論的韓楉樰和韓小貝,都有些疑惑。

「這是怎麼了?」

穎兒有些喘氣,等她深吸了口氣,平復了一下之後,才急急地和韓楉樰說了外面的事情。

「姑娘,那個韓楉榛,說她一定要見到你,要不然,就不離開,不管奴婢這麼說,她都不聽。」

韓楉榛這樣的人,穎兒還真的是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好了,自己都說了那樣多了,她還能厚臉皮的留在這裡。

而穎兒的話,讓韓楉樰心裡隱隱的有些不高興了,覺得這個韓楉榛,不只是讓自己討厭,而且,還很不識相。

「小貝,你在這裡等著娘親,娘親出去看看。」

對韓楉榛的身份,韓楉樰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的,這會兒,她的身後有太皇太后在她的身後撐腰,他們益生堂的人,想要對她動手,顯然是很不明智的。

「娘親,我和你一起去吧。」

韓小貝當然是不願意讓韓楉樰自己一個人去的,在他看來,韓楉榛就是一個很惡毒的女人,而他的娘親,現在已經失憶了,說不定,就會被那個惡毒的女人給欺負了。

韓小貝是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所以,就想和韓楉樰一起出去看看,關鍵的時候,他還可以保護她呢。

「不用了,你就好好的在這裡待著就好了,你放心吧,娘親也不會輕易的就被人給欺負了的。」

韓楉樰笑了笑,她很高興,韓小貝能這樣的關心著自己,只不過,這樣的事情,她覺得,他還小,就沒有必要讓他見到了。

見韓楉樰很堅持的樣子,韓小貝就知道,她是真的不想讓自己和她一起出去了,想到,她雖然失憶了,可還是自己的娘親。

而自己的娘親,從來都是很厲害的,這樣一想,韓小貝也就放心了一些了,點了點頭。

「嗯,那好吧,娘親,我就不去了,不過,你也別被那個壞女人給欺負了。」

韓楉樰笑著答應了韓小貝,這才和穎兒一起出去了,才剛剛走到大廳的門口,就見到韓楉榛坐在了上面。

韓楉樰掃了韓楉榛一眼,然後,就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了,定定的看著她。

「韓楉樰,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嗎,客人來了,連一杯茶水都沒有?」

見韓楉樰還是這樣一副清冷的樣子,韓楉榛就覺得自己的心裡燃起了熊熊的烈火,可惜,無處發泄。

「客人,可是只那些受歡迎的人,你好像在我的益生堂里,並不受歡迎,自然也就沒有客人的待遇了。」

韓楉樰冷冷的看了韓楉榛一眼,她還記得,上次她來的時候,還在誠心的和自己道歉呢,這會兒,就又和自己針鋒相對起來了,這個女人,變臉還真的是很快啊。

「韓楉樰,你!」

沒有想到,韓楉樰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話來了,韓楉榛一時間氣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

韓楉樰可不管韓楉榛氣不氣的,見她臉色漲紅的樣子,心裡也沒有任何波瀾,輕輕的掃了她一眼。

「你今天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就回去吧,我可是很忙的,沒有時間,見那麼多的無聊的人。」

原本,韓楉榛是還想要說兩句的,結果,被韓楉樰這樣一噎,原本想要說的話都堵在了自己的喉嚨裡面,說不出來了。

韓楉榛雙手緊緊地攥在了一起,這才努力的讓自己保持了一貫以來的端莊,只不過,那有些猙獰的臉色,還是暴露了她這個時候,並不怎麼平靜的心情。

「哼,韓楉樰,你和我說這些,也是沒有用的,我聽說,昨天晚上,容初璟向你求婚了。」

聽到了韓楉榛的話,韓楉樰愣了愣,她有些不明白,這件事情,怎麼又和容初璟扯上關係了,而且,什麼人和她求婚,這和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見韓楉樰沒有說話,韓楉榛咬了咬牙,只不過,想到了自己來的時候,想好的事情,還是努力的鎮定了下來,繼續的開口了。

「恐怕,你還不知道吧,容初璟,以前喜歡的人,可是我啊,而且,他還給我寫過情書呢,對了,那封情書,你還見過呢,你現在是真的一點都不介意了。」

韓楉榛前段時間可是已經打聽出來了,韓楉樰已經失憶了,而且是什麼都不記得了,原本,她還想著,可以趁著這次的機會,好好的和她緩和一下關係,也好方便自己行事的。 可是,誰能想到,出了容初璟向韓楉樰求婚的事情,這樣的事情,讓韓楉榛覺得自己不能再忍了,必須要為自己打算一下了。

反正,韓楉樰這個時候,已經失憶了,就算是自己說什麼,她都是不會知道的,而且,韓楉榛相信,容初璟死不會和她說,他們之間,詳細的事情的。

這樣一來,韓楉榛就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就算是不能讓他們分開,至少,她也不能讓韓楉樰那樣的得意和好過。

「你可能還不知道,太皇太后可是很喜歡我的,前段時間,她還說,要將我許配給容初璟呢,你也知道,這皇家的婚事,可不是那樣的簡單的,到時候,就算是你真的跟了容初璟,那也不過就是個妾侍罷了。」

之前的時候,太皇太后確實是這樣說過的,只是,韓楉榛不知道,為什麼,近段時間,太皇太后卻沒有在提起這個事情了,這讓她更加的傷心了。

我道永恆 這樣的事情,韓楉樰還真的是沒有聽說過,原本,聽到這樣的事情的時候,她覺得自己是不應該在意的。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韓楉樰的心裡,還是因為韓楉榛的話,受到了一些影響,只覺得,自己的心裡現在有些酸酸澀澀的,這樣的滋味很是不好受。

縱然是自己的心裡不好受,韓楉樰的面上也沒有表現出來,依然還是一副風情雲淡的樣子,這樣,讓見到了的韓楉榛,臉色變了變。

「韓楉樰,你難道不生氣嗎?」

聽到了自己說的那些話之後,為什麼,她還是這也昂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這樣的神情,才是更加的讓韓楉榛氣急敗環的原因。

見到這樣,就好像是跳樑小丑小丑一樣的韓楉榛,韓楉樰收回了心神,也將自己心裡那酸澀的感覺給壓了下去了。

「怎麼,你今天來,就是為了和我說這些的嗎,那真的是很遺憾了,你也說了,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當然是不會在意的了。」

說道這裡,韓楉樰故意停了下來,見到韓楉榛的臉色,果然變得更加的難看了,這才接著繼續了。

「更何況,容初璟現在愛著的人,可是我,而且,他求婚的人,也是我,這和你,好像是沒有任何的一點關係的,我記得我說過,我這裡是不歡迎你的,感激離開吧。」

說完了之後,韓楉樰也懶得再和韓楉榛說閑話了,她覺得,她這樣的一個人,簡直就是想一個瘋子一樣,為了一個男人,就這樣到處咬人的。

這個時候,韓楉樰也算是看出來了,韓楉榛今天,之所以回到這裡來找自己,肯定是因為容初璟的原因了,而且,還是愛而不得。

很有可能,還是因為被昨天晚上,容初璟向自己求婚的事情給刺激到了,韓楉樰只要一想到,他居然還有這樣的風流債,心裡就有些不高興了。

尤其是,現在,這個女人,居然還找到了自己的門上來了,這就更加的讓韓楉樰覺得,容初璟是個麻煩了。

「當然不是了,韓楉樰,我今天來,可是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和你說的呢。」

見到韓楉樰站起了身來,像是要走的樣子了,韓楉榛也馬上站了起來,而且,還說了這樣的一句話,慢慢的靠近了她。

在靠近韓楉樰的時候,韓楉榛將自己臉上的猙獰都給收起來了,又變回了那個端莊的大家閨秀了。

可是,韓楉榛眼裡的惡毒,確實很明顯的,這樣的她,顯然也是不正常的,見到她越來越靠近自己了,韓楉樰暗暗的防備了起來。

「不管你要說什麼,我都不想聽了,也請你以後不要再來了,你喜歡誰,或者是誰喜歡你,這和我,都沒有任何的關係。」

這個時候,韓楉榛距離韓楉樰,也只有幾步的距離了,聽到了她的話之後,眼裡的殺意就再也藏不住了。

「韓楉樰,你這個賤人,我是不會讓你好過的!」

說出這幾話的時候,韓楉榛是咬牙切齒的,神情都變得猙獰了起來了,同時,從她的袖子里,一道銀光閃過,一把鋒利的剪刀,就握在了她的手上了。

沒有任何的思考和停頓,韓楉榛手裡的剪刀,直直的就往韓楉樰的臉上刺了過去了。

不錯,韓楉榛就是想要毀了韓楉樰的臉,而且,她覺得,比起要了她的命,這才是能讓她更加的生不如死的辦法。

每個女子都是在乎自己的臉的,而且,韓楉樰不就是靠著自己長了一張好看的臉,才將容初璟給勾引了的嗎,韓楉榛想著,到時候,她被毀容了,看看還有沒有會喜歡她。

想到那一天,韓楉樰因為被毀了容,被容初璟拋棄了,到時候,她一定會狠狠的嘲笑她的,而且,到時候,她可就是想對她做什麼,都可以了。

這樣想著,刺向韓楉樰的見到,就更加的堅決了,同時,韓楉榛還將自己的力道給加重了幾分。

「啊!姑娘小心!」

而在一旁的穎兒也看到了韓楉榛的動作,嚇得驚叫了起來,她有心想要上前幫助韓楉樰擋一下。

可是,韓楉榛的動作太突然,也太快了,她離韓楉樰,又有些遠,就算是上前,也不能將她的剪刀給擋下來了。

「韓楉樰,我早說過了,不會讓你好過的!」

眼看著,自己的見到就要落在韓楉樰的臉上了,韓楉榛就更加的得意了,甚至,臉上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來了。

而韓楉榛,早在韓楉榛靠近自己的時候,就知道她肯定是有問題了的,一直在暗暗的防備著,在看到她將剪刀拿出來的時候,也不覺得奇怪。

就在韓楉榛的剪刀快要落在自己的臉上的時候,韓楉樰一伸手,就牢牢地將她的手給控制住了,而那把,距離自己的臉,只有幾公分遠的剪刀,也成功的停止了。

「這,這不可能!」

見到自己居然被韓楉樰給阻止了,韓楉榛還是一臉的不可置信,就連臉上的得意之色都還沒有來得及收回了,這樣的兩種表情混在一張臉上,真是看不出的滑稽。

而韓楉樰,就趁著韓楉榛,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握著她的手,用她自己手裡的剪刀,狠狠的划向了她自己的臉。

當然了,比起剛剛韓楉榛刺向自己的時候,韓楉樰覺得,自己的力道還算是輕的了,只不過是臉上會留疤而已。

「啊,韓楉樰,你這個賤人,你做了什麼?」

韓楉榛還沉浸在,不敢相信,韓楉樰阻止了自己的震驚當中,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就感覺到了自己的臉上,很是疼痛。

用手抹了一下,韓楉榛就看到了滿手的血,這才明白了過來,自己是被韓楉樰,用自己的剪刀,將自己的臉給劃破了,頓時尖叫了起來。

「韓楉樰,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居然敢划傷我的臉,我不會放過你的。」

想到自己的臉,居然被韓楉樰給劃破了,韓楉榛的心裡恨意滔天,只想現在就將她給殺了,可惜,自己還被她給抓著,就算是想動,也不能動,而且,自己的臉上還在留著血。

「哼,我要是你,就趕緊的回去找大夫給看看,說不定,還有的救,而不是還在這裡廢話連篇的。」

聽了韓楉榛的話,韓楉樰冷冷的鬆開了她的手,當然了,她臉上的傷,可是她划傷的,力道如何,能夠恢復成什麼樣子,她的心裡也是有數的。

只不過,韓楉樰是不會告訴她的,而且,也沒有任何的,要為韓楉榛治療的打算。

「你,你!韓楉樰,你好樣的,今天的事情,總有一天,我會還給你的。」

說完了之後,韓楉榛就要離開了,雖然她的心裡恨著韓楉樰,可是,她也明白,她說的對,自己這個時候,最重要的,就是先去找大夫,給自己看看臉上的傷。

韓楉榛也沒有想過,要讓韓楉樰給自己治療,她怕她,在給自己治療的時候,動手腳,那她才真的是完了。

「韓楉榛,我在最後的警告你一句,我這裡,不歡迎你,你以後,不要再到我這裡來了,這次,只是一次教訓,下次,可能就不會這樣的簡單了。」

說完了之後,韓楉樰也就不再理會韓楉榛了,自己也離開了,她想,這次之後,她應該不會再來找自己了吧。

「姑娘,剛剛真的是嚇死奴婢了,還好你沒有事情。」

這個時候,穎兒心有餘悸的說著,剛剛那樣的情況,對她來說,還真的是一件很驚心動魄的事情啊。

「哈哈,傻丫頭,你家姑娘,可不是那樣沒用的人,會讓人輕易的,就給欺負了。」

韓楉樰笑了笑,她能看得出來,剛剛這個穎兒是真的很擔心自己,也是真的被嚇壞了。

「那當然了,姑娘可是很厲害的,只是這個韓楉榛,真的是太惡毒了。」

想到韓楉榛剛剛做出的事情,穎兒覺得,這個女人,簡直比戲文里說的,那些惡人,還要的惡毒。

韓楉樰不想在提起韓楉榛,笑了笑,就轉移了話題了。

「今天嚇到你了,等會兒,讓蔣娘子多做一些好吃的,好好的壓壓驚,對了,剛剛的事情,不要告訴小貝他們。」

韓楉樰也是不想讓韓小貝他們知道了,會擔心,而且,她現在也什麼事情都沒有了,就更加的沒有必要了。

穎兒當然是不會反對韓楉樰的話的,馬上就應了下來,答應了誰也不說,這才離開了。

「娘親,你回來了,怎麼樣,那個壞女人沒有欺負你吧。」

見到韓楉樰回來了,韓小貝馬上就將自己手中的書給放下,關心的詢問著,就害怕韓楉榛會欺負了她。

「沒有啊,我是誰,怎麼可能輕易的就讓人給欺負了,小貝,你在看什麼書啊?」

韓楉樰笑了笑,不想和韓小貝說起這樣讓人心情不好的話題,就將話題給轉移開了。 韓小貝見韓楉樰沒有什麼事情,好像心情也沒有受影響的樣子,也就不再多問了,和她一起,說起了自己看的說起來了。

很快的,韓楉樰就將韓楉榛的事情,給拋在了腦後去了,對她來說,這也不過就是一件小事罷了,她還有許多的重要的事情要忙呢。

「對了,娘親,我們明天,成績就要出來了呢。」

這天,韓小貝和韓楉樰說起了這件事情,他就是看,這幾天她太忙了,怕她將這樣的事情給忘記了。

「娘親知道的,這樣重要的事情,就算是我忘了什麼,都不可能忘了這個的啊。」

韓楉樰笑著說道,這可是事關韓小貝的事情,她怎麼可能會忘記呢,當然是清楚的記得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