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18, 2022
22 Views

身為母親,為了孩子,即便這輩子都要受苦受累,她還是會選擇隱忍下去。

Written by
banner

但這些對於宮玉來說都不是問題,宮玉直接道:「那咱就想辦法把你的孩子都帶過來。」

這徹底驚到夏文英了,也不管後背的傷是否還疼痛,夏文英都詫異地起身,不可置信地看着宮玉。

思想觀念不同,給她十個膽子,她也不敢像宮玉說的那麼做。

宮玉道:「大姐,你就直接告訴我吧!你還想不想跟李老七過下去?」

覺得這麼說可能無法讓夏文英GAI到她的點,她繼而改變一種說法:「就是說你對李老七還有沒有感情?這輩子想不想要擺脫掉他?」

夏文英睜大眼睛,浪潮般的情緒湧上心頭。

只是,那所有的思緒在大腦中過了一遍后,她還是苦逼地搖頭,「我,我不能給娘增添那麼多的負擔。」

她帶着三個女兒回來,往後家裏要養活她們四口,那不是要給家裏增添許多的負擔嗎?

宮玉汗顏道:「你考慮得太多了,你是在擔心錢嗎?」

的確,夏文英就是在擔心錢,養活她們四口是得花不少的錢啊!

宮玉看出了她的意思,意念一動,便以袖子遮擋,把空間里的金條取出來。

一根,兩根,三根,四根,五根。

欲安撫住夏文英,也只有銀子最實在了。

夏文英從沒見過金條,目睹那些金條被宮玉擺放在自己面前的床上,她的呼吸都慢了半拍。

一根金條能換一百兩銀子,五根金條,那不就是五百兩銀子嗎?

她們娘四口一年累死累活的種地,把地里的莊稼全都賣了,大概也只能收穫五兩銀子。

這五百兩銀子,夠她們娘四口種一百年的莊稼了。

宮玉道:「這些金條都給你,你現在還擔心錢的事嗎?」

夏文英更是不可思議了,「二弟妹,你說什麼?這些錢都給我?」

宮玉無所謂道:「給你啊!不就是五根金條嗎?別說你才有三個孩子,就是十個孩子,我都養得起。」

夏文英用了好一會兒的工夫平復下呼吸,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可是,二弟妹,你怎麼會捨得給我這麼多的錢?」

怎麼都想不通,她和宮玉今天才認識啊!

宮玉道:「因為你是文樺的大姐啊!看着你在李家受苦而不管你的死活,他回來后,我怎麼給他交代?」

這借口還不錯。

但其實宮玉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對於夏家之人,似乎從上一世起,她就將他們都當做家人了。

而家人之間,互相幫助,又哪需要什麼理由呢?

宮玉看着夏文英錯愕的表情,站起身說道:「大姐,一句話,你想不想擺脫掉李老七?若是想,我就幫你;若是不想,那你今後過成什麼樣,我都不會管。」

她說話爽快,做事果斷,全身透露出來的與眾不同的氣質更是莫名地讓人嚮往。

夏文英凝視着她,被她感染了似的,心潮澎湃地點頭,「我,我想。」

宮玉微微頷首,「那行,有你這句話,往後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 凌卿玥呵呵的傻笑,像極了隔壁的二傻子,爽快的從懷中拿出來滿滿一大包銀子,盡數拍在了桌案上,拿起一套《問情》,頗為讚賞道:「張童生的書,匠心獨運,妙筆生花,又引人深思,不錯,不錯。」

凌卿玥一個大男人,泰然的從女人堆里走了出來,有種鶴立雞群的感覺。

上了車,仍舊暈陶陶的。

香菱詫異道:「我看你給張童生扔下了一大包銀子,到底花了多少銀子?書有那麼好嗎?」

凌卿玥把《問情》遞給了香菱,邀功似的說道:「這張童生文采出眾,寫出來的書還是有可取之處的,我花一個月的月例錢買,值得……」

香菱倒抽了一口氣,一個月的月例錢就是一百兩銀子,這個凌卿玥,竟然花了一百兩銀子買書!簡直是大齊國第一敗家老爺們!!!

香菱翻開了書冊,只看了第一頁就一發不可收拾,發現裡面很多的經歷竟然與自己如出一轍,傻女、被欺、逆襲,遇到將軍……從此走上康庄大道。

讓香菱不開心的是,明明是凌卿玥纏著自己,在《問情》里卻變成了自己對將軍一見忠情,極盡討好之能事,妥妥的舔狗文。

香菱氣得衝出車廂就要找張童生算賬,被凌卿玥一下子給抱了回來,勸慰道:「娘子,淡定,淡定!!」

香菱氣惱道:「他這明顯是寫咱倆的同人小說賺人眼珠,寫就寫吧,還歪曲事實,我什麼時候給你跳舞唱曲了?我什麼時候給你洗澡搓背了?我什麼時候給你暖榻打扇了……」

凌卿玥忙安慰道:「娘子,他主要是為了寫咱倆情比金堅嘛,比天藝茶樓的話本子不是好多了?」

香菱眨了眨眼,雖然有些舔狗,但大方向還是不錯的,沒有過多貶低自己。

見香菱表情有些鬆動,凌卿玥忙裝一臉委屈道:「丫丫,跳舞唱曲、洗澡搓背、暖榻打扇這些事情,都是張童生憑自己想象寫的,認為這是尋常夫妻間應該做的事情。可我們一樣也沒做過。要不,從今晚開始,我們就像普通夫妻一樣嘗試下?是從洗澡搓背開始?還是從跳舞唱曲開始?」

香菱輕眯了眼道:「我看,這事可行……」

凌卿玥頓時歡聲雀躍,恨不得晚上馬上到來…….

.

馬車終於能動了,凌卿玥和香菱走了。

那些「瘋狂」買書的姑娘們也安靜下來了,紛紛走到張童生面前,攤開手掌,張童生每人給了一吊錢,全部發完之後不過十多兩銀子,又給了書齋掌柜的十兩銀子,張童生還凈剩了近八十兩銀子。

書齋掌柜對張童生一豎大拇手指道:「張童生,你真厲害!這麼一會兒就賺八十兩銀子,下一本話本子,你要寫誰呢?」

張童生胸有成竹道:「我下本話本子,要寫平樂公主與附馬爺褚之渙的故事,寫完之後賣給平樂公主。」

書齋掌柜的頓時一豎大拇指,這個張童生,還真是比無賴還無賴。

偏人家無賴得恰到好處,讓人心甘情願的出銀子,剛剛,凌侍郎不是笑得跟二傻子似的付了銀子?

還真是無賴不可怕,就怕無賴有文化。

.

凌卿玥滿心歡喜的等著晚上的到來。

到了晚上,看著大馬金刀坐在太師椅上的香菱,凌卿玥突然有一種不詳的預感湧上心頭。

香菱輕眯著眼開口說道:「相公,所謂兩情相悅,那都是互相的,你取悅我,我取悅你。唱歌跳舞和洗澡搓背,你選哪個?」

還用選嗎?自然是娘子伺候自己洗澡澡啦……凌卿玥小心臟都快跳出心口窩了。

做為回報,凌卿玥只能選擇給娘子唱曲跳舞。

忍著羞恥感,凌卿玥給娘子舞了劍,又吼了一曲《寒下曲》。

舞劍自然是颯爽英姿,唱歌卻實在是驚心動魄,不像是唱曲,倒像是在唱魂。

笑得香菱險些沒從床榻掉下來,上氣不接下氣。

終於唱完跳完了,凌卿玥兩眼放光道:「娘子,該你侍候我洗澡澡啦……」

香菱微微一笑道:「好呀,我給你東北洗浴一條龍……」

凌卿玥突然湧上來一股不祥之感。

很快,凌府上空,傳來了好一陣鬼哭狼嚎,凌卿玥生無可戀的看著被搓紅的胸口,一臉哀怨道:「娘子,我能反悔嗎?」

「啊—-」又是一聲慘叫。

雖然剛開始很疼,隨著越來越深入,凌卿玥突然覺得四腳百骸透著說不出來的舒服,險些沒睡在浴桶里。

從浴桶出來,凌卿玥親昵的靠在香菱的肩頭,如小媳婦似的呢喃道:「娘子,以後你天天幫我洗澡澡好不好……」

香菱翻了一記白眼道:「你想累死我不成?」

凌卿玥輕「哦」了一聲道:「娘子說的對,不能讓娘子一個人挨累,該好好歇歇了……」

凌卿玥一把把香菱抱了起來,作勢要直接放在了浴桶里道:「我來給娘子洗澡澡……」

香菱嚇得掙扎著跑了。

離老遠回頭,發現凌侍郎已經鑽進了被窩,老實的給娘子暖榻去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的閱讀地址:https:///186140/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最新章節、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寧暮、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全文閱讀、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txt下載、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免費閱讀、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寧暮

寧暮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親媽給老婆加特效有什麼問題、

。 饒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洛夫,也感覺腦子不夠用。

他知道陳凌不是在開玩笑。

既然對方如此挑釁,自己也沒必要不答應。

唰。

洛夫看著剛才那個黑人教官,道:「行,黑熊,你來跟他比比,好好招待,別讓他失望。」

說著,他嘴角露出一個不明意味的笑容。

黑熊秒懂,得意一笑道:「是!。」

剛才對方囂張無比,自己早就想動手,好好教訓對方。

現在機會來了,自己必須將對方揍得找不到北,否則都對不起教官的職位。

黑人教官從人群中走出來,來到一處空地上。

這傢伙身高接近二米,就算是隔著衣服,渾身的線條還是非常明顯,一看就是練家子的。

唰。

他猛然脫去外套,一身肌肉直接裸露出來。

這肌肉堅硬得如同岩石一般,非常嚇人,充斥著力量的味道。

黑熊對著陳凌勾手指,冷哼道:「來吧,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軍人。」

一旁的耿戰見這個傢伙身材比自己的表哥龍炎還恐怖,有些躍躍欲試,低聲道:「老大,讓我來打。」

不光是他,連丁野等人也想干這個黑鬼,紛紛開口起來。

「老大,讓我來。」

「老大,我可以打倒他,不用你出手。」

聽到這些話,黑熊感覺自己被藐視,臉色陰沉,恨不得馬上出手,好好教訓對方一番。

這時,陳凌掃了耿戰等人一眼,咧嘴一笑,道:「我自己來,這次,我要讓他們知道,炎**人,任何人都不能羞恥。」

「是。」

耿戰等人齊齊點頭,不再多說,下一刻,目光齊刷刷地看向黑熊,眼底精彩紛呈。

他們非常期待,看到對方被揍得爹媽都認不出來的樣子。

畢竟,以老大的實力,就算在場的教官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對手。

而這些教官並不清楚陳凌的實力,見干架準備開始,全都興緻勃勃,等著看戲。

黑熊是誰?他可是以強大的格鬥術著稱,是他們之中最強的格鬥大師,任何人與對方交手,都過不了十招就敗北

這下,這小子有苦頭吃了!

眾人目光煜煜,一臉期待。

其實,這也正是洛夫讓黑熊出手的主要原因。

以黑熊的實力,肯定可以秒殺對方。

如此一來,不僅可以打壓對方,還可以在各國特種兵面前,彰顯學校的實力,讓他們不敢造次。

陳凌當然知道這些人的異樣,但不以為意,慢悠悠地走到黑熊面前,笑著道:「別說我欺負你,你先出手。」

黑熊愣了一下。

自己還真沒見過這麼囂張的炎國人,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

在自己印象中,炎國人一向逆來順受,非常膽小,當然也有一些實力強大的人,但這些人絕對不敢囂張,無論在哪裡都是夾著尾巴做人。

而這小子卻反其道而行,狂妄之極。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