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16, 2022
19 Views

核輻射產生的傷害,根本不能夠讓超級歐克獸人們受到傷害,畢竟超級歐克獸人們的超級再生,那可是心臟沒有了,只要在一定時間重新安裝一個心臟就可以重新活過來的。

Written by
banner

野獸之神看到遠方那浩浩蕩蕩而來的超級歐克獸人大軍,也是只能咬牙下定決心直接投降了。

畢竟已經是損失了三個泰坦了,如果要是這三個泰坦也損失在了這裏,野獸之神恐怕是想要死的心都有了。

這六個泰坦那可都是有着成神的潛力,現在一下子損失了三個,這自然是讓野獸之神感受到了挖心之痛。

當超級歐克獸人們來到這裏后,根本看不到任何生物。

「吼!吼!吼……」

「繼續沖!」

超級歐克獸人們根本沒有任何停留,繼續向著前方衝去。

這些超級歐克獸人們還以為敵人已經跑到了前方,便是毫不猶豫的向著前方追去。

另一邊,因為投降被傳送出去的野獸之神,出來后就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雙眼凄涼的看着前方,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培養的軍隊還有那三個泰坦,野獸之神就是感到一陣一陣的心如刀割。

「這一位同學,請不要沮喪,這一次雖然是被打敗了,但是現在你也要反省一下自己的不足之處。」一名老師對着癱倒在地上的野獸之神說道。

野獸之神聽了之後,就是想到了那從天而降的幾枚猶如炸彈一般的東西,在落下來后,瞬間產生的高溫還有爆炸的力量就是把周圍的一切化為了廢墟。

想到這些,野獸之神直接就是站了起來,向著學校圖書館走去,他要查清楚那到底是什麼武器。

而另一邊……

天宇學院的校長看着無數神明的眷屬在大戰,也是點了點頭。

不過當他看到了已經佔領了遺棄廢墟以及周圍大片領土的超級歐克獸人們,也是不由得細心觀察了起來。

在天宇學院校長看來,現在這些獸人佔領的地方可以說是現在整個新神中佔領最多的。

不過天宇學院校長也是發現,這些獸人們在不斷的自相殘殺着,並且他們的身體部位有的都是用稀奇古怪零件組裝起來的。

這也讓天宇學院的校長皺了皺眉頭。

「這是那個學生的種族,怎麼能夠讓他們自相殘殺哪!這樣子不僅會讓自己的信徒減少,而且還有可能從神位上跌落!」

不過天宇學院的校長在觀察了一段時間后,就是發現從土裏開始爬出來了一個個超級歐克獸人。

看到這麼一幕,天宇學院的校長瞬間也是感到不可思議,然後便是用着自己的神力探查了這一片大地下方的情況。

當天宇學院校長看到地下那一個個超級歐克獸人的胎盤,猶如種土豆一樣的在哪裏不斷的汲取着力量成長著。

天宇學院校長直接就是動用自己的許可權,用神力拿出來了一個剛剛死亡的獸人小子。

「恩,我倒是要看看這個種族到底是怎麼回事。」

天宇學院校長看着被自己神力包裹着的獸人小子,用着神力細細的感受着,著是發現獸人小子身上無時無刻在散發着一種猶如胎盤一般的生命孢子。

憑藉着自己的閱歷,天宇學院校長瞬間就是明白了,這些胎盤一樣的孢子就是代生這些獸人的母體。

接下來,天宇學院校長開始用着神力更加深入的開始了解這個種族的靈魂還有其他的東西。

天宇學院校長的神力一點點的抽絲剝繭著超級歐克獸人的本質,透過靈魂就是看到一個端坐在混沌王座之上,身體由無數星系還有宇宙組成的虛影。

王座下無數多元宇宙臣服,一道道恐怖的身影從多元宇宙中衝出,對着這一道虛影朝拜祈禱。

天宇學院校長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是開始在顫抖著,一股股恐怖的力量在無形中壓制着自己。

這一股力量並沒有針對天宇學院校長,這只是這些從多元宇宙中衝出來身影無意識散發出來的威壓。

天宇學院校長著是十分艱難的抬頭看着那一道由無數宇宙組成的虛影,身為主神的尊嚴並不允許天宇學院校長低頭。

這一道虛影身影彷彿是感受到了天宇學院校長的目光,也是看向了天宇學院校長。

天宇學院校長看到那一道虛影看向自己的時候,整個世界直接就是化為了一個個碎片。

天宇學院校長也是不由得喘了口氣,也是不由得開始忌憚了起來剛才那一道虛影。

在剛才那一道虛影即將看向自己的時候,天宇學院校長感受到了一股從未感受到的危險。

如果要是那一道虛影看向了自己,天宇學院校長感覺,自己會被那下方無數多元宇宙碾為齏粉。

此時此刻的天宇學院校長,看着看着被自己用神力包裹着的獸人小子的屍體,直接就是用神力化為灰燼。

天宇學院校長在抽絲剝繭中,也是大概明白了一些這個種族的情況,可以說這就是一個為了戰爭和征服的種族。

而這個種族的靈魂中,著是被烙印下來了永遠要信仰並聽命於那一道虛影的真理。

不過,天宇學院校長對超級歐克獸人依然是有很多不能夠明白的,比如超級歐克獸人們身上的一種超脫萬物改變萬物的法則。

還有超級歐克獸人們如何晉級,他們死去后,靈魂還有身上所有的力量卻是會被牽引到一個未知的地方。

對於這些事情,天宇學院校長也是沒有怎麼糾結,畢竟再怎麼看這個種族恐怕都不簡單,並且也不是自己一個小小的主神能夠窺探的。

然後天宇學院校長就是開始查看,這個種族到底是誰的眷屬。

「李傑,剛剛覺醒神域,並且還是靈慧,前世未知,探知前世得出結論,前世大概可能是神皇之上的強者,探知中曾經出現過太上一詞,要探知準確的前世需要等待神域覺醒。」天宇學院校長看着關於李傑的介紹,也是在哪裏簡單的讀著。

「沒想到居然是凱麗莎昨天和我說的那個十分有趣的人,不過確實是十分有趣,轉世者,恐怕這是比凱麗莎這小丫頭這個神帝轉世還有強大的傢伙,有可能會是至高嗎……」

天宇學院校長看着李傑的質料,又是拿出來了另一個關於李傑更加詳細的質料。

……

而另一邊的李傑,端坐在寶座上,透過超級歐克獸人們看着整個世界的局勢。

現在的超級歐克獸人在李傑看來,現在已經是慢慢的形成了一股恐怖的大軍。

無數超級歐克獸人覺醒晉陞成為了職業者,一個個獸人老大代生出來。

而原本被李傑從神域帶出來的戰爭獸人這個獸人老大,現在已經從獸人老大變為了有着幾十億獸人崇拜的戰爭老大了。

這個戰爭獸人也是擁有了半神的力量,身高也是達到了一百二十多米。

那些崇拜戰爭獸人的超級歐克獸人們,在戰爭獸人成為戰爭老大的時候,也成為了戰爭獸人的氏族,這也是必定的過程。

當這些超級歐克獸人們成為戰爭獸人的氏族后,身上也是發生了變化。

戰爭獸人為自己氏族取名著是猩紅氏族,象著着戰爭還有征服與殺戮。

崇拜戰爭獸人的超級歐克獸人們,身上都會出現猩紅色的紋路,也會變得更加狂暴易怒,但是力量也是變得強大了很多。

無數新生的超級歐克獸人們從遺棄廢墟中走出,向著四面八方進攻著。

機車小子們組成的獸人運送隊,開着巨大的機車還有汽車和巨大的飛船不斷的把獸人們給運送到遠方。

「嗚啊啊啊……沖啊!」

「撞上去,碾壓過去。」

「轟轟轟……」

獸人小子們組成的機車黨開着被塗成紅色的巨大機車,在森林中不斷的疾馳。

這些被塗為紅色的機車,在這些獸人小子們看來會讓機車速度更加快速,打出來的攻擊也是更加的響亮,威力更加巨大。

在俺尋思之力下,獸人小子們感覺塗上紅色顏料的機車跑的更加快,機器的聲音更加大,威力也會變強,那麼就真的會成真。

樹木岩石直接被機車撞為粉碎,機車上面安裝的機槍也是在不斷的掃射著。

超級歐克獸人們所過的地方著是充滿了瘋狂無序,周圍的一切被踏平。

那些新生的超級歐克獸人們,在不斷的接觸猩紅氏族后,也是成功開始崇拜起來了戰爭獸人。

戰爭現在已經是從遺棄廢墟中開始蔓延起來了,天空中無數獸人的飛船還有小型戰艦在天空中飛行,並且向著下方無差別的投放着攻擊。

根本不管下方根本沒有敵人,全部都是超級歐克獸人。

戰爭獸人正站在一處山巔上,看着下方無數的超級歐克獸人們在廝殺死亡,也是怒吼一聲。

「吼!」

戰爭獸人怒吼一聲后,身體上開始燃燒起來了黑色的地獄火焰,黑色的鱗片覆蓋在了戰爭獸人渾身上下,一顆黝黑深邃如吞噬萬物黑洞一樣的的眼球從戰爭獸人胸膛處睜開。

戰爭獸人身後,十二個燃燒着地獄火焰的黑色圓球哪裏靜靜懸浮着。

戰爭獸人雙手一伸,這十二個圓球直接就是化為了黑色的盔甲披蓋在了戰爭獸人身上,一把巨型的黑色巨錘也是穩穩被握住。

此時的戰爭獸人成為了職業者,並且還直接越過了地獄小子,成為了地獄使者。 「安平,你現在在家嗎?」

智能手腕上顯示的名字是韓叔。

這讓安平的心裏微微一驚。

因為,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有原身熟悉的人發來消息。

不過,安平在仔細回想了自己所接受的記憶碎片后,卻發現這個韓叔,好像是因為工作的原因調動去了其他市,只是偶爾會給安平發消息詢問一下情況,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回餘杭市了。

「我回餘杭了,給你帶了點東西,還有十分鐘就到你家。」

「今天是周末對吧?等會帶你去外面吃點東西…好久都沒見你了。」

對方明顯沒有給安平拒絕的機會,是直接奔向他家來的。

安平的神色愣了愣,腦海中迅速的回憶著關於這個韓叔的信息,這才有不少的記憶慢慢浮現了上來。

韓叔全名韓建東,是安平這個世界裏父母的朋友,在神啟時代來臨之前,兩家人就已經認識十幾年了。

可以說,韓建東是看着安平長大的,甚至說是乾兒子也不為過。

在他的記憶里,韓建東從小就對自己非常好,幾乎每次生日都會送安平想要的禮物。

當神啟時代來臨之後,韓建東和自己的父親一起加入了對抗怪物的隊伍中。

只不過那個時候安平的年紀很小,所以大部分時間只是和普通的民眾待在一起。

再後來,自己的父母因為一次行動的時候出現了意外,韓叔也因為各種原因非常的忙碌,很少能照顧到安平。等到秩序短暫的恢復下來,韓叔也因為工作原因被調走了。

不過,在韓叔走之前,倒是給安平把高中的學費全部交齊,而且把自己父母留下來的遺產全部留給了他,這也是為什麼安平可以繼續在餘杭二中讀書的原因。

因為足足有一年多沒有見面,所以安平對韓叔的印象已經有些生疏了。只是沒想到,他會在這麼一個時間點回到餘杭市而已。

「嗯,在家。」

在猶豫一番之後,安平還是選擇了回應。

畢竟他自己的的確確就是安平。

只不過是兩個世界的記憶融合到了一起而已。

對着韓叔,安平還是帶着些許的情感的。

退一步說,就算現在自己拒絕了,人家肯定還會抽時間約自己。

還不如順其自然的發展為好。

…….

…….

十分鐘的時間並不長,甚至還不到十分鐘,安平的手腕就再次收到了消息,讓他開門幫忙拿一下東西。

安平心情微微有些忐忑,最終還是打開了房門。

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四十齣頭的中年男人,但是看起來十分的幹練,做起事情也雷厲風行。

他的手上足足提了兩個非常大的袋子,而且在他的背後,還有一個很大的行李箱。

「來來來,搭把手。」

「都是給你從禹城帶的吃的,還有一些特產。」

韓建東明顯沒有跟安平客氣,在掃了他一眼之後,就迅速的把東西往安平的家裏搬了進來,臉上滿是輕鬆和久別重逢的歡喜。

安平默默的幫着忙,竟然莫名感到了些許的溫馨。

畢竟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他不論幹什麼都是一個人,突然有這麼一個人來關心自己,還會有點小感動的。

東西搬完,韓建東才慢慢鬆了口氣。

他倒也不跟安平客氣,直接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放在了沙發上,然後笑着打量起安平來。

「不錯啊,長高了。」

韓建東拍了拍安平的肩膀,力氣還不小。

他的表情一直都帶着笑意,並沒有發現安平任何的異常。

「我這段時間都回餘杭市辦公了,沒地方去暫時到你們家蹭住一下哈。」韓建東開口笑着說道。

安平愣了愣神。

在他的印象里,韓建東應該是不缺錢的人,而且當初還給自己留了一大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