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15, 2022
13 Views

退一步來講,就算杜雲手裡有一個億,也不敢隨隨便便拿出來幫姜菲菲,因為星運傳媒背後的金主,更加難纏,遠遠不是一個億就能搞定的。

Written by
banner

所以武輕川和杜雲又一次看向了沈奇,明顯是想讓沈奇出手。

放眼夏國,也只有沈奇才有這個能力,有這個魄力能把姜菲菲救下來了。

可沈奇卻明顯不想摻和進來。

「武會長,姜菲菲違背合同是事實嗎?」

「這,是事實。」

沈奇又問:「那姜菲菲是不是已經成年了?」

「額,是的。」

沈奇聳聳肩,「既然已經成年,而且知道合同的內容,那她就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不是很正常嗎?」

「姜菲菲加入傳統武學研究會難道僅僅是為了弘揚傳統武學嗎?這裡面的原因,你我都很清楚,既然她也在追逐利益,那就應該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

「不光是她,所有人都應如此。」

簡單幾句話就把武輕川堵得無話可說。

如果姜菲菲不是想要蹭沈奇的熱度,也不會來這裡拍攝短視頻。

不要說姜菲菲的出發點如何,網路上有這麼多宣傳正能量的視頻,為什麼她不去參與,偏偏要來找沈奇?

她的目的難道還不夠明顯嗎?

劉運知道沈奇在網路上的熱度,更明白這些熱度能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所以在沈奇拒絕他之後他就開始擔心沈奇會橫插一腳,如今看到沈奇表態,他頓時就鬆了一口氣。

「說得好!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沈奇先生,我還是那句話,只要你願意和我們星運傳媒簽約,我保證……」

「滾!你有跟我說話的資格嗎?」

沈奇再一次打斷劉運的話,只是瞥了劉運一眼,就讓劉運遍體生寒,剩下的話怎麼都說不出來了。

停頓幾秒后,劉運覺得自己又丟了面子,冷哼一聲,對著身後的四個男人喊道:「還愣著幹什麼?把姜菲菲帶走!」

「是!」

四個男人朝著姜菲菲和鄧婕走過去,姜菲菲臉色一下就變了,她在星運傳媒也有幾年了,對於劉運的手段也有很多的了解,之前是因為她的名聲讓劉運不敢輕舉妄動,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劉運抓住了她的把柄,她完全陷入了被動,一旦落入劉運手裡,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她想逃跑,她必須要離開這裡,哪怕是報警,承擔違反合同的法律後果,她也不願意落到劉運手裡。

但劉運的人已經衝過來了,而且都是人高馬大的壯漢,姜菲菲學的那點花拳繡腿根本不可能是這四個人的對手。

鄧婕也急了,拉著姜菲菲就往外跑,結果被一個男人一把抓住,隨手推到一邊。

姜菲菲也被鄧婕帶了一下,打了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又被一個男人追上,抓住了胳膊。

姜菲菲不肯就範,用力掙扎,但男人的力量很大,她根本不可能掙脫,隨後另外三個男人趕上來,把姜菲菲包圍起來。

杜雲看到這裡的時候終於急了,顧不上會有什麼後果,急忙衝上去想要阻攔,但他怎麼可能是這四個男人的對手,堅持了不到三秒就被推開。

武輕川有心動手,但問題是他代表了傳統武學研究會,如果在這個時候動手的話,劉運肯定會在這上面做各種文章,給傳統武學研究會帶來各種不好的影響,所以他不能出手。

「沈奇先生,我知道姜菲菲要為她的行為付出代價,但咱們難道就眼睜睜看著她被劉運帶走嗎?如果她被劉運帶走,等待她的絕對不是法律,而是某個人的一己私慾,難道這也是你想看到的嗎?」

「當然不是!」

沈奇身形一閃來到姜菲菲身邊,剛才還要動手抓她的四個男人頓時就倒飛出去。

「劉運,如果你現在報警處理,我絕對不會插手,但如果你想私自把姜菲菲帶走,我也絕對不允許!」 「奴婢伺候本就是本分,自己不觀察主子喜歡什麼,什麼都要問,若是我府中的奴婢這般做事情,早就被我亂棍打出去了……」常陽惡狠狠地說道,一副顧知鳶御下不嚴的模樣。

顧知鳶笑了笑:「本宮可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聽着就害怕。」

依瑪兒也符合道:「皇嫂心地善良,連螞蟻都捨不得踩死一隻,怎麼會打罵下人,四嫂,你這樣對待下人是不行的。」

好一個心地善良。

好一個連螞蟻都捨不得踩死一隻,當初對自己動手的,難道不是顧知鳶?難道是自己在做夢么?

常陽氣的那叫一個牙痒痒,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趙匡林的目光卻落在了宗政景曜的身上,不緊不慢地問道:「昭王如今有什麼打算?」

宗政景曜側頭看着趙匡林,他沒說話,懶洋洋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很顯然,不喜歡閑聊。

這種高冷的作風,讓趙匡林十分不爽,就是因為這樣,讓自己莫名的感覺,比宗政景曜低了一頭……

顧知鳶回答說:「能怎麼樣?守着這宅子,吃着俸祿,養老唄。」

說完之後,二人對視了一眼,紛紛笑了起來。

顧知鳶又說:「昭王對老六這麼好,老六肯定會護著王爺的,對吧,老六。」

趙匡洪被點了名,點頭如同搗蒜一般說道:「是,若皇兄有需要吩咐一聲就是了。」

頓時,廳中陷入了沉默了,宗政景曜,也算有錢,而且,趙帝的意思,只是不想讓宗政景曜繼承皇位,不代表不重用宗政景曜。

所以,趙匡林這句,有什麼打算,很明顯不合適的。

說的就像宗政景曜想要反抗趙帝一樣。

「王爺,戶部侍郎秦大人,前來拜訪。」冷風站在門口說道。

秦大人?

顧知鳶突然想起了秦曉曉。

宗政景曜說:「請。」

很快,秦大人抱着一副畫緩緩走了進來,身後跟着秦曉曉。

秦曉曉看到顧知鳶剛剛想要給顧知鳶打招呼,被秦大人瞪了一眼,頓時把一肚子的話都給吞了回去。

秦大人快速走到了宗政景曜的面前:「下官見過昭王,見過三位皇子,昭王妃金安,皇子妃金安。」

「免禮。」宗政景曜答。

趙匡宇的目光在秦大人身上掃了一眼輕笑了一聲說道:「秦大人的消息可真靈通啊,這昭王也剛剛立府,你就迫不及待的趕來了,知道的,是秦大人消息靈通,不知道的還以為……」

這話中有話的話,讓秦大人嚇得一腦門的汗水,立刻說道:「哎喲喂,殿下言重了,是下官前些日子在吳先生那裏看到一首詩,寫的絕美,便想請吳先生題字,吳先生說這首詩是昭王妃寫的,所以下官,便來請昭王妃為下官題字。」

秦曉曉接着說道:「王妃娘娘您是不知道,小女的父親,畫了一幅畫,被他稱為絕世佳作,但是一直沒有合適的詩句,題寫上去,他終日鬱鬱寡歡的,今日迫不及待的趕來了。」 龍魂秘境中的月亮,永遠都是又大又圓又亮。

皓月當空,穿過樹梢照射下斑駁的月影,讓昏暗的森林中多了許多盞指路的「明燈」。

血月草長在幾棵大樹的空隙間,月光正好照在它身上,它那幾片有人高的彎月葉片此時伸的筆直,正在一收一縮吐納著月光。

蘇子靜隨著他們一起,躲在避光的地方,守株待兔,等著獨角獸闖入他們的包圍圈。

從月亮剛冒頭,到現在的月上中天,已經過去了兩個時辰有餘,一直還沒見到獨角獸的影子。

蘇子靜等得很煩躁,知道獨角獸角要無私奉獻給宗門后,她就對獨角獸失了興緻。

要不是白純有地圖,知道回去的路,她真是一刻也不想在這兒多待。

脖子後面有些癢,她伸手撓了一下,扣下來一塊閃亮的東西。

唉!

蘇子靜嘆了一聲。

看樣子得加快進度了,這身皮已經要等不了了。

將手中的東西放進儲物袋中藏好。

眼角白光閃過,蘇子靜馬上反應過來,就地一滾。

「蘇師妹……」

白純驚慌的聲音同時響起。

蘇子靜一個鯉魚打挺站穩,發現自己剛剛蹲點的地方正站著一頭兩人高的獨角獸。

這隻獨角獸比上一隻高了半人,額頭的螺旋黑角尖帶著金光,修為已經到了三階後期大圓滿,隱隱有了要突破四階的感覺。

擦!

偷襲!

蘇子靜可不管它修為幾何,怒火衝天,腦子一熱就沖了上去。

獨角獸身上熒光閃閃,蘇子靜近它身後感覺到周圍靈氣都在往它身上涌,就連自己體內的靈力也不例外。

眉頭微皺,難怪昨夜白純他們十幾個人對上那隻獨角獸會如此費力。

若這獨角獸有吸取敵人靈力為自己所用的天賦,那要是想殺它,必須要付出比平常多幾倍的力量。

她很快就竄到獨角獸腳底,四條短腿比她人還高不少。

踩著獨角獸的蹄子,拽著短毛爬上獨角獸的背脊。

速度快得出奇,等獨角獸反應過來時,蘇子靜已經一拳打在它的脖子上了。

「咴咴……」

獨角獸痛吼一聲,腦袋朝四處亂轉,黑角幾次差點打到蘇子靜。

她貼在獨角獸的脖子上,牢牢揪住它脖子上僅有的一束長毛,防止自己掉下去。

離獨角獸越近,蘇子靜身上靈力消失的速度就越快。

此戰必須儘快結束,不然到時靈力耗盡,自己只有被獨角獸捅個對穿的下場。

白純等人迅速反應過來,避開蘇子靜周圍,無數法術打在獨角獸致命的地方。

一道道傷口好了又出現,獨角獸無暇顧及背上的人,四蹄亂踢,想破壞白純他們擺好的隊形。

這些人都是身經百戰,合作過無數次的夥伴,很快就調整好隊形,對獨角獸發出下一波攻擊。

五顏六色的法術在周圍井然有序的攻擊著獨角獸。

蘇子靜將臉貼在獨角獸的脖子上,發現獨角獸每受一次攻擊,就會停止吸收靈力,將身上多餘的靈力用來修復傷口。

感覺到靈力已經停止流失,她趕緊藉此機會,將靈力都匯聚在右手。

拳頭中夾雜著靈力氣浪,將獨角獸的毛吹出一個漩,嘭的一聲砸在獨角獸的脖子上。

「咔嚓……」這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獨角獸行動一頓,慘叫出聲。

蘇子靜再接再厲,第三拳再次落下。

慘叫聲停止,獨角獸的脖子詭異的歪斜,腦袋無力的耷拉下來。

像喝醉酒一樣,東倒西歪,連撞幾棵大樹,卻也沒倒下,顯然在做垂死掙扎。

蘇子靜秉承著趁他病,要他命的想法,順著獨角獸的背部爬到後面。

白純等人立刻停止攻擊,怕誤傷到她。

蘇子靜倒掛在獨角獸的肚皮上,手中出現一塊巴掌大小,橙紅色的鱗片,對準白純教她的位置,猛的劃下去。

一粒瑩白的妖丹飛出,蘇子靜伸手接住,放開手中的獨角獸毛,穩穩落在地上。

快步離開時,身後的獨角獸轟隆一聲倒地。

「蘇師妹,你也太衝動了!」白純見獨角獸已死,小跑走過來對蘇子靜責備道。

蘇子靜臉色沉沉,低頭不語。

任誰在興頭上被指責也高興不起來。

「大師姐,蘇師妹是心急了些,好在沒出意外,你別罵她了。」張易連站在一側替蘇子靜求情。

「張師弟,現在不是護她的時候,剛剛有多危險你不是看不到,要是出了任何意外,我們怎麼跟周師叔交代!」

白純臉色難看,這個師妹,到底還是年輕,若現在不把這衝動的性子掰回來,以後遲早要吃大虧!

張易連同樣明白,再厲害的人,近妖獸身都是一件很危險的事,不到萬不得已,誰都不會用這種方法。

而且他們這支隊伍,一直以來都把隊員的安全放在第一位,也難怪大師姐會如此生氣。

張易連不再說話,退到一邊,將空間留給白純和蘇子靜二人。

「蘇師妹,我知道你藝高人膽大,但危險往往就在一瞬,你不可能每次都躲過。

而且我們這麼多師兄師姐在,還不到要你出頭的時候。

你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學習和累積經驗,不是該你盲目出頭的時候!」

雖然她出手狠厲,動作果敢,但白純依舊能看出來,蘇子靜的實戰經驗還是太少,若是稍加培養,以後肯定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只是現在不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