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15, 2022
8 Views

「那你為什麼會在哪裏出現?」

Written by
banner

「我閑逛的。」聽到郭緋的話,上官顏斷定他不知道她的身份。

畢竟在禹城人人都知道第一權貴,上官家,有兩子兩女,卻沒有見過她們長什麼樣子。

而SG國際又不是誰都能去的。

梧桐路雖然會有人閑逛,但也沒有人會靠近盛極別墅。

就連的士接單都是停在遠遠的地方,不敢靠近。

「呵呵」郭緋輕笑幾聲,「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上官顏雙手一攤,「我可沒有這樣想。」話雖然是這麼說,但她的表情可不是那樣體現的。

這時,被上官顏打的壯碩男人,走了過來,仇視着上官顏一眼。

又湊近郭緋的耳邊,不知道說什麼。

上官顏很疑惑,這一下一下的,到底想要幹嘛。

聽完壯碩的男的說,郭緋面色徒然一變,冷冷看着上官顏,「放下你手中的槍,我給你留一句全屍。」

上官顏揚起小臉,一副你當我傻的表情,淡定道,「辦不到!」

越發覺得她不小心拿了席呈璃的劇本,這些話明明都是郭緋對着席呈璃說的。

怎麼現在全對她說了。

「拿下」郭緋一聲令下,又冷笑着說,「抓活的。」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老媽媽表示,小姑娘人傻說的話也糊塗,她怎麼一句也聽不懂。

還好,葉小小總會在旁邊再重述一遍,順便還吐槽一句,「能不能說話時體現你當代大學生的文化水平,讓她聽懂好嗎?」

葉夢歌聳聳肩,吐出舌頭表示「不是有你在嘛,我不用太費勁翻譯了」。

老媽媽一臉懵,心想功曹大人介紹的都是些什麼玩意兒,還能不能幫她把兇手抓出來訛一筆錢了。

慢慢地,她心態有點崩,已經不想再回答葉夢歌的無厘頭問題。

卻忽然聽見葉夢歌在旁邊斷言,「情殺!」

葉小小點頭,以示讚許。

葉夢歌繼續說,「以我多年看柯南的經驗來看,這一定是個情殺案,因為這房間沒有貴重物品,牡丹姑娘又不是很厲害沒必要花錢暗殺。」

老媽媽急忙問道,「那葉小娘子從那些胭脂里可看出了些蛛絲馬跡?」

「啊?我只是看那些胭脂好看,隨口一問,何況……」葉夢歌話鋒一轉,看向老媽媽的眼神涼颼颼的,「何況真有什麼也沒必要告訴你。」

老媽媽賠笑,「哈哈哈,葉小娘子說笑了。」

葉夢歌眉眼彎彎,「我沒開玩笑啊。對了,方才你說牡丹姑娘老相好在這裡,可否帶我過去看一眼?」

雖是求人的話語,葉夢歌卻是語氣平平分明是命令告知。

老媽媽卻著急打諢,「葉小娘子別亂說,我只說牡丹姑娘和二皇子是知音好友,時常來樓中看望姑娘。」

葉夢歌點點頭,表示你說得對,心裡卻想著葉小小身上的傷要怎麼報復回去才爽。

話正說著,兩人已經來到了一處廂房外,廂房位處偏僻此刻更是不見裡面有一絲動靜。

葉夢歌一腳把門踹開,只見當初匆匆一瞥的美男正卧躺在床榻上冷眼看著她。

「哈哈哈,原來老媽媽說的牡丹姑娘的相好居然是你。」葉夢歌大聲說道,恨不得樓下的人都能聽見這話。

一瞬間,氣氛微妙。

宴隨遇冷眸移開,轉到老媽媽身上,老媽媽當即就跪下了。

「二皇子,我……沒說過此話,都是她……」又想到葉夢歌是葉府大小姐,便生生止住了話語,如鯁在喉,鋒芒在背。

床上的男子身形頓立,高挑秀雅,一襲玉白色錦衣,綉著天水碧的回雲暗紋,衣擺上是翔鸞暗動。

唇角微微勾起,一雙桃花眼迷人微笑,眸底卻始終幽深一片,薄唇微啟,「你說的沒錯,怎麼驚恐成這樣。」

說完倒也不管屋中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人,直接走向了葉夢歌,攏了攏身上墨色衣袍,緩緩開口,「原來你就是葉夢歌。」咬牙切齒般說出口。

葉夢歌有些失落,美男並沒有教訓老媽媽,只好就此作罷。

她上前使勁拍了一下宴隨遇的肩,「哎呀,你看你現在還生龍活虎地在這樓里吃喝多虧了我當日的一衣之恩,不然你就得風寒了。話說,你不應該請恩人坐下喝一杯酒嗎?」

宴隨遇:……我洛安民風何時如此剽悍。

站在兩人中間的葉小小則抬起頭看著他,似是在打量尋思。

不一會兒,老媽媽便退出了房間,走得悄無聲息。可是她不知道當日她會先被一波人打成殘廢,再被另一波人拔掉舌頭,今後都無法說話了,而這一切都是她皆有自取,自食惡果。

眼前三人正圍坐到桌前,宴隨遇右手支在鋪在桌上的錦布上,左手修長的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面,嘴角勾起一抹諱莫如深的微笑,一雙桃花眼緊盯著葉夢歌和葉小小兩人。

輕輕開口,語氣慵懶磁性又帶著一絲鄙夷,「葉大小姐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啊,憑藉葉老將軍和葉小將軍的名號混跡街頭,有勇有謀且義薄雲天,人送外號洛安小霸王。」

葉夢歌和葉小小忙著乾飯,閑暇之餘抬起頭來回他一句,「過獎了,你也不賴。」

大燕國雖不是歷史上的那個燕國,這位二皇子的身份倒也不用懷疑。風流成性,浪蕩公子而已,整日吃喝玩樂,流連於酒樓花樓各處街坊。可即便是這樣,街上仍有大隊伍排著隊要嫁給這個註定是渣男的人,葉夢歌甚是不解。

「浪蕩公子」宴隨遇卻也不惱,溫聲細語:「不算過獎,慢慢吃我不會向你們索要報酬的。」

葉夢歌停下筷子,正眼打量他,「我倒是希望你能索要報酬,既然吃飽了那就來談些正事吧。」

葉小小也端坐,儼然一副小大人模樣,可可愛愛。

「內史大人要我查出牡丹姑娘之案的實情,我不想查也得查,所以今日來詢問二皇子助我了解更多情況。」

「自然,我也樂於同美人交談。」

葉小小:?喘息了幾下后,感知到後方那好似向著此處趕來的多股氣息,敖烈正要撤離天斷谷。

突然一道空間波動。

一抹刀芒,出現在敖烈身前。

「那是誰的身體,怎麼有點眼熟?」

下一刻反應過來的敖烈突然嘶吼道:「大羿,是多神文一脈!」

又是一道刀芒飛過,龍首瞬間兩半,敖

《萬族之劫之劫難重重》第二百四十章殺敖烈 王耀拎著巨劍緩緩的走向了鋼鐵與竹竿,這兩隻怪物幻化成人,公然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顯然是已經積蓄好了力量與眾人展開決戰,這個時候王耀也不好在後面吞吞吐吐的。

咻~

一道漆黑的光割破空氣,直奔王耀轟殺而來,來者正是鋼鐵的黑暗光線。

王耀身後的大壯擋在了王耀的面前,手中的盾牌緩緩的釋放著白色的熒光,擋住了鋼鐵的這一擊。

「惡魔,你的對手是我!」大壯緩緩的走向了鋼鐵。

「可惡啊!」鋼鐵咬牙切齒的盯著大壯,他怎麼也想不到,在教廷個全軍覆沒的時代,竟然出現了一個聖盾守護者!

然而,教廷也並沒有全軍覆沒,他的種子一直在它們這群怪物不知道的地方緩緩的生根,發芽,將光明與希望再次帶到這片大陸上。

鋼鐵的殺手鐧被大壯手中的盾完完全全的剋制住了,直接被封鎖了一個巨大的殺招。

「這個交給我了!」大壯指了指鋼鐵。

「好,那我來打那個惡魔!」王耀掄起巨劍,向竹竿飛奔而去。

竹竿右手幻化出一把漆黑的長劍迎上了王耀,身為戰鬥型的惡魔,在近身戰鬥中自然不會弱於王耀。

開啟城主板面后的王耀四維屬性飛速增長,他的力量已經完全能駕馭這把八十斤重的巨劍了。

一把巨劍在王耀的手中,硬生生的打出了太刀的氣勢,他的攻速快的驚人,但又毫無章法。一劍又一劍的下劈與橫掃打的竹竿心裡直罵娘,這哪裡是交手,分明就是小流氓打架,一頓亂招呼。

雖然竹竿的力量屬性要比王耀高出一百多,但是現在卻被王耀毫無章法的壓著打;可惜的是,他雖然擁有了人身,但卻沒有人的勇敢,如果他選擇以傷換傷的與王耀交手,兩個回合就可以將王耀幹掉,而不是在這裡周旋。

另一邊,鋼鐵與大壯戰在了一起,魔法屬性惡魔鋼鐵的近戰能力也不弱,赤手空拳的壓著大壯在打,他的打法與王騰的如出一轍,像一個流氓一樣,兇猛的轟擊著大壯的盾牌,試圖將這討厭的盾牌打碎。

鋼鐵的智力明顯要比竹竿高上不少,他知道沒有了盾牌的聖盾守護者不足為慮。

嘭~

鋼鐵一拳將大壯擊退,後者手中的盾牌出現了一道淡淡的裂痕。

「手疼不疼!」

大壯得意的笑了。

「找死!」

鋼鐵怒吼著發出了一道粗壯的黑暗光線,直奔大壯的面門而來。

「哈哈,你這招對我沒用的!」

大壯舉起了盾牌。

轟~

鋼鐵怒吼著向前推著黑暗光線,光線的粗細度再次增加,威力也隨之增強。

大壯也看出了鋼鐵的目的,急忙使出了技能——舉盾。

淡淡的熒光剛剛從盾牌上釋放出來,盾牌便應聲

而碎。

轟~

黑暗光線轟在了大壯的胸膛之上,後者在倒飛中就噴出了一口鮮血。

-1000

一個鮮紅色的暴擊傷害緩緩的從大壯的身上緩緩的飄出,這一擊要了大壯的半條命。

「大壯!」

桃花村的第二高手阿姆伊沖了上來,手持魚叉擋住了前來補刀的鋼鐵。

阿姆伊這麼一喊,與竹竿戰在一起的王耀分神看了一眼,就這一瞬間被竹竿抓住了破綻。

竹竿一劍點在了王耀的胸口之上,直接打出了一個-200的暴擊傷害。

一擊之下,王耀的氣場泄了,竹竿的攻擊傾灑而之,王耀由進攻轉為被動防守。

與他毫無章法的進攻相比,他的防守更加毫無章法,竹竿打出五劍,就有三劍命中王耀,直接帶走了他小一千的生命值。

剛剛還意氣風發的二人瞬間落入了向下風。

氣急敗壞的王耀猛地將巨劍扔向了竹竿,面對飛來的巨劍,竹竿下意識的躲了一下,但是就這麼一躲,讓王耀擁有了一個逃跑的機會!

「ntmd,你從小就練劍的吧,戳的這麼准,你怎麼不去參加擊劍運動!tmd。」王耀一邊撒丫子的跑,一遍破口大罵!完全沒有了剛剛那高手的風範。

「鋼鐵,我去幹掉這小子!」竹竿留下一句話便向王耀追了過去。

桃花村的漢子們見王耀落荒而逃,飛快的沖了出來,打算攔住繼續追殺的竹竿。

「你們快跑啊,死一個也比死一群強,你們不是他的對手,全都去幫我兄弟!」王耀一邊跑一邊大吼。

竹竿看了看被大壯與阿姆伊夾擊的鋼鐵,輕蔑的揚了揚嘴角繼續追擊王耀;擊殺王耀,將這個小子吞噬,讓其成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已經變成了竹竿心中的目標。

「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竟然想做救世主,真是可笑!」竹竿開始放慢步伐,他將王耀當成了一個倉皇逃竄的老鼠,這場遊戲漸漸的開始了。

狼狽逃竄的王耀回頭一瞥,見竹竿放滿了追擊步伐,氣喘吁吁的臉上也掛上了笑容:真是一個頭腦簡單的傢伙,這也能過來追我!

得意過頭的王耀絆到一塊兒石頭,直接摔了一個狗吃屎。

卧槽!

完了!

摸爬滾打下的王耀飛快的起身,繼續向遠離村莊的地方跑去。

這麼近的距離,竹竿竟然沒有上來補刀,看來他真的將自己當成獵物了。

王耀逃跑的步伐越發的趔趄,竹竿追捕獵物的心理也被徹底的激發,此時的竹竿已經無法抑制心中那躁動的火焰,他要讓眼前這個人類在絕望之下死去。

竹竿忽然加速,一劍打在了王耀的後背之上。

-200

王耀的生命值再次下降了一點。

「艹!」

王耀猛地回頭看去,此時已經跑出了距離桃花村約兩公里遠的平原之上。

「渺小的人類,你就只會逃跑么?你這樣怎麼能算得上是勇敢的戰士!」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