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4 月 14, 2022
7 Views

「好像不能選座,估計我們的位置不是挨在一起的,那就等落地后再見。」

Written by
banner

秦舒說完這話,去拿票。

登機時卻被告知,自己竟然被升艙了。

貴賓艙跟普通艙環境和待遇千差萬別。

聽空乘人員說,如果她暈機的話,貴賓艙會沒那麼難受。

聽到這話,秦舒很高興地拉著兒子,坐進了貴賓艙里。

她先幫兒子系好安全帶,然後在低頭系自己的。

等抬起頭時,便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在她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只有一個鐘頭的時間,要尋找和奪回我們拿走的物件……

人魚的歌聲和他們的長相一樣令人難忘,歌聲婉轉,莫名讓人覺得心安。

穩定心神,艾達再次遊動,這次她游得更快了。艾達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人魚,找到需要自己解救的對象,然後儘快回到岸上去。

湖水因為艾達的攪動泛起了黑乎乎的水渦,人魚的歌聲也越來越清楚。渾濁的湖水中,出現了一塊大岩石,上面繪著許多人魚,想來是人魚狩獵,或者驅逐敵人的場景。

……別再拖延,時間已過去一半,以免你尋找的東西在這裡腐爛……人魚的歌聲還在繼續,且越來越清晰。

四下里赫然出現了許多粗糙的石頭蝸居,上面斑斑點點地沾著水藻。一些人魚從黑乎乎的窗戶里探出頭向外看,甚至有一些人魚早早就等在外面,手中還拿著長矛。

看到艾達出現,這些人魚突然變得躁動起來,一個兩個的舉起長矛,粗壯有力的魚尾拍擊著湖水,向艾達快速遊動。

他們的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黃色的眼睛裡帶著高昂的戰意。他們似乎將艾達錯認成了同類,還是從加勒比海域遠道而來的同類。

有朋自遠方來,雖遠必誅……

若是艾達變得和黑湖裡的人魚一模一樣,大概她直接就能渾水摸魚走進人魚的村落,但她現在的樣子怎麼看怎麼像來砸場子的。

黑湖裡的人魚,他們的皮膚呈鐵灰色,墨綠色的頭髮長長的,蓬蓬亂亂。殘缺不全的牙齒是黃色的,脖子上戴著用粗繩子串起的卵石。

他們的長相和他們的歌聲非常不匹配。

而艾達呢?她的肌膚光滑細膩,吹彈可破,金色的長發隨著水流飄動,身上的鱗片也折射著微光。

和這裡的人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兇惡的人魚就要殺到眼前了,艾達卻遲遲沒有舉起魔杖。她在想如果自己把人魚乾掉了,到底算不算是殺人,畢竟人魚可是有官方認證的。

沖在最前面的人魚舉起長矛就要刺,艾達猛地一抬手,一道粗壯的水柱直擊人魚的胸膛,直接將他擊飛。那人魚在湖水中打著翻的飛了出去,飛了好遠方才停下。

剩下的人魚齊齊止住了前沖的動作,他們愣住了,眼前這長得特別漂亮的人魚似乎不是同類啊,她的手中還拿著魔杖啊,這是人類?

人魚從四面八方湧現出來,村落前的人魚越圍越多。他們對著艾達指指點點的,並用手掩著嘴竊竊私語。

艾達也在思考著對策,是和這些人魚進行談判,要求他們釋放人質,還是直接殺出一條血路,自己把人質搶出來好呢。

艾達恍惚記得有一個反恐部隊好像就是這麼做的,叫阿什麼來著,一時間竟有些想不起來了。

就在艾達準備喊話的時候,一個七英尺高的人魚遊了過來,他長著綠色的長鬍子、戴著鯊魚牙齒做的短項鏈。

新出現的這位人魚似乎是這座村落的首領,圍在村口的人魚紛紛讓開了一條道路。

七英尺高的人魚沒有和艾達進行談判,他只是示意艾達跟上他,然後便當先返回了村子裡面。沒有猶豫,艾達也跟著遊了過去,只是她並沒有收起自己的魔杖。

四周的人魚沒有再次攻擊艾達,他們把自己的長矛扛在肩上,仍舊好奇地打量著從他們身邊經過的美貌「同類」。

越往村子中間去,石頭蝸居也越來越多,有些蝸居周圍還帶有花園,有一扇門前拴著一個小格林迪洛。

在這位高大的人魚帶領下,艾達來到了似乎是小村廣場的地方,四周坐落著一些房子,房子前面漂浮著一大群人魚。

廣場中間的一些人魚在齊聲歌唱,正是艾達在村外湖水中聽到的歌聲。

這群人魚的身後聳立著一座粗糙的雕像:一個用巨石雕刻成的大人魚。在人魚石像的尾巴上,牢牢地捆綁著四個人。

羅恩、金妮、赫敏,另外還有一個看上去最多八歲的小姑娘。那是芙蓉的親妹妹加布里,她和她的姐姐一樣都有一頭銀色的長發。

在羅恩和金妮之間,艾達沒有任何的猶豫,在笨蛋弟弟和小妹妹之間,根本不需要猶豫。不過艾達確實沒想到金妮會出現在湖底,她連埃克托都想到了,單單就是忘記了金妮。

看著眼前的四位人質,艾達忽然覺得有些好笑。

加布里,那是芙蓉的妹妹,自然是芙蓉要營救的對象;四個人質中,克魯姆只熟悉赫敏,自然是要營救赫敏的。剩下的羅恩和金妮,艾達真想讓他們倆換一下,自己去救羅恩這個笨蛋弟弟,將金妮留給哈利。

四位勇士,克魯姆是救自己的心上人,艾達和芙蓉是姐姐救自己的妹妹,只有哈利是救自己的好基友。艾達的槽都不知道該如何吐起了。

此時正巧哈利也游到了人魚的村落,在人魚們的注目禮中出現在村落中央的廣場。

艾達沒想到能這麼快就看到哈利,她還以為第二個出現在這裡的人會是克魯姆呢。艾達不知道的是哈利之所以能這麼快游過來,是因為得到了桃金娘的幫忙。

哭泣的桃金娘也出現在了黑湖,她還給哈利指明了人魚村落的方向。哈利這魅力,真心沒得說,人鬼通吃。

哈利也看到了最先抵達的艾達,兩個人相互點頭,就算是打過招呼了。在艾達無語的目光中,哈利筆直地沖向了羅恩,又看了看羅恩身邊的赫敏,就是沒看另一邊的金妮。

幸虧金妮此刻還在沉睡,這要是看見了眼前的一幕,小姑娘該有多傷心啊!

操著老母親心的艾達游向了金妮,她發現綁著人質的繩子是水草編成的,又粗又滑,非常結實。

艾達對著哈利敲了敲自己手腕上的潛水手錶,示意他注意一下時間。正在解繩子的哈利點點頭,表示他知道了。

沒有像哈利一樣去解繩子,艾達直接用魔杖將水草繩子擊碎,順手接住上浮的金妮。艾達最後看了一眼忙碌的哈利,還有剩下的三位人質,便帶著金妮頭也不回地向上游去。

上浮的艾達根本沒想到哈利不僅沒有抓緊時間,反而是最後一個離開村落的勇士。更不知道哈利為了解開繩子,居然去管人魚借武器,哈利又忘了自己是個巫師的事了。

帶著一個人游泳是一件很累的事,幸好金妮是昏迷的,不會亂動,不然更累人。對比剛入水時,艾達現在更用力地擺動著下肢,尾鰭拍擊湖水時也更加用力,兩個人不斷上浮。

湖水中的光線越來越亮,距離湖面也越來越近,但一群格林迪洛卻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這群黑暗生物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樣涌了過來。

格林迪洛伸著長長的指甲抓向金妮,嘴裡露出尖尖的長牙,似乎是想將金妮、連同艾達一起拖回湖底,讓她們在湖底長眠。

「力鬆勁泄!」

艾達的無聲魔咒不斷擊打向四周的格林迪洛,可這些格林迪洛突然十分悍勇,一點也不畏懼艾達的攻擊,反而變得更加瘋狂!

不能這樣下去了,這麼拖下去根本不是辦法,誰也不知道一會兒還有什麼東西冒出來。在又一次擊退格林迪洛之後,艾達鬆開了抱著金妮的手。

岸邊的看台上,觀眾們焦急地等著。觀眾們只看到了勇士是如何入水的,還有中途退出的芙蓉,剩下的什麼內容都沒看到,現場直播了一場空氣。

觀眾們並不知道湖水中的艾達和金妮陷入了困境,他們只是習慣性地望向平靜的湖面,等著第一個躍出水面的勇士。

「看那!」看台上有人驚聲高呼。

安靜無波的湖面突然有了波動,接著就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飛出水面,軟軟的落在了距離看台不遠處的湖岸邊。

終於,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有人出來了!

7017k 宮玉感覺陌生,面對他,就像是面對陌生人似的。

那一聲親昵的稱呼差點讓她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兩個小包子看看父親,再看看母親,最後相視一眼,機靈地跳下炕,穿上鞋子出去。

約莫是一個大男人不太顧得過來的緣故,兩個小包子自己做自己的事,倒是顯得挺獨立的。

所謂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大概就是這麼鍛鍊出來的。

夏文樺慢慢地走到炕邊,一雙眼睛宛如釘子一般釘在宮玉的臉上。

宮玉被他看得發毛,眼看他伸手過來要碰自己,便下意識地往後退。

夏文樺的手懸在空中,尷尬而心酸。

「玉兒……」他張了張嘴,終於輕聲呼喚出來。

宮玉拿一種戒備的眼神打量他,心中暗想自己這身體與他的關係。

夏文樺收起手,好不容易才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一點。

「玉兒,你躺了三年,現在終於醒了。」

「躺了三年?」宮玉一臉的懵逼。

凝神思索,她好像沒有這身體的記憶,她的記憶都是從現代帶過來的。

礦洞裏發生爆炸,又引起地火的噴發,她很肯定自己死了。

所以,她現在是……穿越了?

考慮到一個現實問題,她朝夏文樺道:「那我躺了三年,怎麼吃喝?」

夏文樺道:「你……不吃不喝。」

雖然他也很想喂宮玉吃點東西,但是宮玉睡得太沉,根本就張不開嘴。

「不吃不喝?」宮玉驚了,普通人不吃不喝地躺三年,還能沒事嗎?

她擼開袖子,看自己的手臂是不是乾枯了。

結果手臂嫩白如玉,非但沒有乾枯的跡象,還幾乎能掐出水來。

夏文樺心疼地問:「玉兒,你有沒有感覺哪裏不舒服?」

畢竟宮玉的魂魄在混沌空間傷得太重了,現在醒來,他都擔心會有什麼後遺症。

宮玉長長的睫毛垂下,兀自體察一下身家感受,然後搖頭,「沒覺得哪裏不好。」

「那就好。」夏文樺欣慰地找來鞋子,「那你要不要出去坐一坐?月兒和陽兒拔雞毛,你可以在旁邊看着。」

不知為何,都老夫老妻了,他還會激動得顫抖。

宮玉看看他拿過來的鞋,帶着點猶豫地移動到床邊。

夏文樺親自侍候她穿鞋子。

感覺到夏文樺碰到她的腳丫子,她忙拿腳往旁邊縮,「我自己來。」

覺得不熟悉,即便對方帥得人神共憤,她也會下意識地迴避。

夏文樺把鞋子遞給她,心酸地問道:「玉兒,你記不得以前的事了嗎?」

宮玉:「……」

以前的事,他是指這身體蘇醒之前的事嗎?

那她確實記不得了,這腦子裏面壓根就沒有那些記憶。

她苦逼地道:「是記不得了。對了,你是誰,叫什麼名字?」

夏文樺深邃而複雜的眼神看着她,內心深處做了許多掙扎,才終於讓自己平靜下來。

「我叫夏文樺,是你的夫君,你叫我文樺或者是夫君就好。」

他想好了,宮玉記不得以前的事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

從今往後,他加倍對宮玉好,讓宮玉不再有任何痛苦的經歷。

宮玉愕然地看着他,眼中都是不可置信。

夏文樺怔然道:「你怎麼了?」

宮玉張了張嘴,狐疑地道:「你……當真是我的夫君?」

記憶中,她沒有談戀愛的經歷。

現在穿越到這個世界來,又是夫君,又是孩子的,老天這是看她可憐,特意補償她的嗎?

想到夏青茵並非她親生,她怕同樣的事情也在這個世界發生,便多問一句:「還有,那兩個小包子,真的是……是我生的嗎?」

她坐在床邊,離夏文樺很近。

夏文樺心裏難受,沒忍住地抱住她,哽咽道:「玉兒不要懷疑,他們都是你的孩子,還有……我也是你的夫君。」

「呃……」宮玉推不開他,嘴角抽了抽,「可我……什麼都記不得了。」

口中說記不得,她心中卻不太承認,因為她有現代的記憶。

給她的感覺,她在現代英勇犧牲后,就穿越到這邊來了,所以夏文樺所謂的孩子都是這具身體生的,而夏文樺這個夫君也是這具身體的。

夏文樺擁着她,難過而又慶幸,「記不得也沒關係,只要你能醒過來就好。」

想要給宮玉補身體,他鬆開宮玉,微微一笑,道:「咱們出去,我給你做飯吃。」

「你還能做飯?」這簡直是寶藏男人啊!

宮玉不禁想到夏文楠,那也是一個能做飯的,或者說廚藝還不錯。

躺得多了,背有些酸,她不排斥出去,當即穿上鞋子下床。

屋外,微風輕拂,天邊的夕陽傾瀉下一片金黃色的光芒。

一眼望去,青山綠水,鳥語花香……倒是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

夏文樺在她後面,隨時準備攙扶。

他溫柔地介紹:「現在是五月,山上的樹綠了,花開了,風景很不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